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斯大林逝世前一天已失势:中央高层威胁兵变

2011-07-14 16:38:09 作者: 李涛 姜晓东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斯大林通常在莫斯科近郊的孔策沃别墅招待官员。在1952年底,斯大林还腾不出手来对付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当时克里姆林宫收到一封署名为莉季亚·季玛舒克的告密信。赫鲁晓夫自己在回忆起“医生案件”时,似乎并不愿意谈得很深入,只是说那些医生是斯大林怀疑心的牺牲品。

莫洛托夫和米高扬自然看出了自己失宠的事实,不断托人打听斯大林的行程,有意制造和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电影院的“巧遇”。莫洛托夫和米高扬试图通过在晚餐会上的好表现重新博得斯大林的好感,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败了斯大林用餐的兴致。到最后,斯大林干脆明白无误地告诉周围的人,别再让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出席孔策沃的晚餐会了。斯大林对莫洛托夫和米高扬不再信任。

一想到那些失信于斯大林的官员们的可悲下场,比如沃兹涅先斯基和库兹涅佐夫,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就不由毛骨悚然,在重返晚餐会失败后,二人只好接受了残酷的现实,静待厄运降临。

不过,在1952年底,斯大林还腾不出手来对付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当时克里姆林宫收到一封署名为莉季亚·季玛舒克的告密信。告密信直指那些在克里姆林宫中工作的医生,这个自称莉季亚的女人说,以斯大林的内科医生维诺格拉多夫为首的一些医务工作者,一直利用职能之便,不动声色地陷害政府要人。

斯大林看罢这封信后怒不可遏,当即将主席团的成员召集到克里姆林宫。告密信,不管是否署名,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前苏联都不是新鲜物什,它可以是无中生有,可以是造谣诬蔑。斯大林用激动的语调读完这封信,在场的官员一个个缄默不语,他们不知道告密信所说是否属实,但他们本能地察觉到,一场关于医生的“大清洗”即将展开,当然,清洗的对象不只是医生。

与会的主席团成员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被这场“大清洗”牵扯进去,在斯大林时代的克里姆林宫,地位越高,人越危险。在疑心重的斯大林那里,凡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斯大林知道自己的老同事、老伙伴中不乏觊觎国家大权的,认为这些人大有可能买通克里姆林宫的医生,谋害他堂堂国家总书记的性命。

维诺格拉多夫医生很快被逮捕入狱,一些在克里姆林宫名望甚高的医学教授也未能幸免。斯大林亲自参与了对医生们的审讯,这些医生万万想不到,这个自己曾尽心尽力照顾、救治过的人,竟会摆出凶神恶煞般的面孔。在斯大林的命令下,医生们被铐上了手铐,遭受酷刑拷问。没多久,医生们就都像斯大林希望的那样,一一“招供”。

1953年1月3日,这起“医生案件”的审讯结果在前苏联的各大报纸上披露。若干和克里姆林宫打过交道的医学教授都被看作是美国人派入前苏联的特务,被认为是奉西方国家的命,来谋害前苏联领导人的性命。那因心脏病突发而英年早逝的政治家、斯大林的女婿日丹诺夫,以及死于酒精中毒的、经常到孔策沃别墅参加晚餐会的谢尔巴科夫,都被说成维诺格拉多夫等人害死的。《真理报》信誓旦旦地称,这些用心险恶的医生大多是犹太人,通过一个国际性的犹太人组织和美国方面联系,并称若不是被揭发得早,这些黑心医生还会对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等军事将领下手,旨在破坏前苏联的国防建设。

责任编辑:唐晓东
来源: 搜狐文化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