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中印之战:解放军七天强行军抄了印军后路

2011-07-21 10:33:44 作者: 搜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线第一战役的战场选在克节郎河谷,入侵这个地区的印军第七旅下辖四个步兵营,配属炮四旅两个营,旅长为约翰·帕拉希拉姆·达尔维准将。我方参战的部队是西藏军区四一九部队所属一五四团、一五五团、一五七团和国防第十一师三十二团二营,配属军区炮兵三○八团。

为争到“切尾”任务,十一师师长余政泉胸有成竹地摆出了四条清晰的理由

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西藏军区前指于11月8日在达旺指挥部召开参战部队指挥员作战会议。

张国华司令员传达了中央军委的意见后说:“刘帅提出'八字'打法很好,完全符合战场实际情况。但是在高山密林峡谷地区作战,困难是很多的,尤其是'切尾',任务非常艰巨,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人少了穿插没用,人多了穿插更困难。加上地形不熟、道路不明,又没有准确的军事地图,是一块硬骨头哇!事关战役全局,谁来'啃'?”参加会议的各师师长都争先恐后,争着要“啃”这块“硬骨头”。参加过长征的十一师师长余政泉坐不住了,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代表红军师全体指战员坚决要求军区前指首长把迂回'切尾'的任务交给我们师。”唯恐争不到这块“硬骨头”,他胸有成竹地摆出了四条请战理由:“一是克节朗战役,我师大部队没有赶上,全师官兵求战心切;二是我师现在的集结地在最前边,机动便捷,可以争取时间;三是我师在解放战争和甘南、西藏剿匪平叛中,曾多次实施远距离迂回奔袭作战,有实战经验;四是我师已于11月1日凌晨5时由三十三团郑甸武副参谋长和侦察股长宋全纬率领29人的侦察分队化装成印军,深入敌侧后勘察地形道路。”张国华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余政泉说:“老余呀!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么。告诉你,这块硬骨头我早就派给你们了。”其他在座的同志都将羡慕的目光投向了余政泉。张国华定了定情绪,对余政泉下命令道:“你们师的任务,是从敌人右翼迂回,插入到邦迪拉与德让宗之间,务必于11月18日晨零时通过拉洪桥,到达拉洪截断公路,形成对内对外正面阻敌北援南逃。”接着,张国华对从青海刚调入的兰州军区五十五师师长王玉琨(原第十一师参谋长、陕北老红军)说:“老王呀!你和四一九部队长柴洪泉组成联合指挥所,统一指挥一五四团、一五五团、一五七团、一六三团、一六四团、一六五团、山南军分区,炮三○六团、三○八团、五四○团及工兵一三六团,攻歼西山口、申隔宗地区之敌。”王玉琨表示:“请军区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然后,张国华对四一九部队长柴洪泉和山南军分区司令员郭志贤说:“你们是西藏军区进藏最早的老部队,担任'剖腹'和'击背'的任务也不轻松,只能打好,不能打坏。”张国华环视在座的其他人后,命令道:“各部队务必在11月17日到达指定位置,18日早上7点钟,全线开始向入侵印军发起总攻,首先由五十五师3个步兵团在3个炮兵团支援下开始向西山口之敌进行攻击,先打掉印军这个'铜头'。”

军区前指作战会议结束后,各部队便进入紧张有序的战前准备工作。

十一师率领三十二团、三十三团及直属通讯、炮兵、工兵等分队于10月24日、25日先后到达集结地东新桥西北侧一个叫劳·次姆的地区。这里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掩映在浓密的森林里,不过早已是人去屋空。河对岸不远处便是西山口,印军重兵把守,人员、车辆来来往往,严密地监视着我军的行动,并不断向我军进行袭扰性炮击。

为了监视西山口印军的活动情况,师指决定各营、连,派出观察哨,师、团组织观察所,形成对敌观察网。我和侦察连连长杨鹤鹏率6名侦察员在师指挥所西北建立起师观察所,昼夜观察印军的活动情况。从10月28日至11月8日,西山口印军向我集结地共发射炮弹788发,最多时一天一夜打180发,打在师指挥所周围的炮弹就有318发。白天,印军只要发现我集结地森林冒青烟(做饭的炊烟)和晚上火光(做饭烧水),便像下冰雹似的向我军开炮。开始几天造成我军严重伤亡,后经加修工事,深挖猫耳洞,改造锅灶为无烟灶,控制烟火等,我军再无人员伤亡。

责任编辑:唐晓东
来源: 凤凰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