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朝鲜战争回忆:你可知道汉城最好的时节?

2011-07-27 17:27:13 作者: 搜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金日成发布了命令:“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协同发动强大的攻势后,已在1951年1月4日解放了我国首都汉城。11月25日,在沈阳专家招待所,由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监督,我和苏联空军28师师长阿列柳亨签字接收苏联空军28师的装备:

40万难民大逃亡

入夜,炮声开始接近汉城,大多数人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路上,难民的脚步声,车辆的行驶声不绝于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天亮后向南逃难,然而比这些人更为急迫,总统李承晚在天亮前就离开汉城,逃往南部的水原。这位总统认为,如果人民军俘虏了他,他奋斗终身的“谋求朝鲜独立”的事业将化为泡影。

27日早上六点,KBS广播的早新闻开始播音,播出了政府机关迁往水原的消息。广播给了汉城市民极大的冲击,街上到处是手提头顶行李的市民,夹杂着叫骂声、哭喊声,涌向车站。汉城南下的首趟列车是早上七点发车,挤满、扒满了人的列车准时出发了。挤不上去的,动用了自行车、牛车,有的干脆步行,百姓混杂在溃败的军队中间往南逃散。据记载,那一天从汉城逃离的难民有40万之众。很多没有挤上列车的人把站台挤得满满的,等待着下班八点的列车。但事实上车站并没有准备下一趟班次。

在人们目送走第一趟列车开出的时候,李承晚的专列已开过大田进入金泉。这里如画的平静还与战争无缘,几小时前的炮声、紧迫感像是做了一场梦。

与此同时,被美军顾问团团长威廉 罗伯特准将称为“亚洲之雄”的南朝鲜陆军在战争爆发时的表现,与其说是让顾问团失望,不如说是让美国人震惊。战场上滂沱大雨中,到处可见已经不成建制的南朝鲜军队在向南逃。伦敦《每日快报》的西德尼 史密斯是首批抵达战地的记者之一,他对南朝鲜部队退却的场面作了生动的描述:

我看见一些卡车上的高级指挥官坐在士兵中间,带着雪白的手套,一只手握着佩剑,另一只手擎着树枝做雨伞。离奇的现象到处可见:一些南朝鲜人在前线骑着军马逃跑,牲口被枪炮声吓得挣脱缰绳或者扬蹄跺脚;南朝鲜士兵用枪逼着老百姓脱下衣服,穿在自己身上遮住军服,以便混杂在逃难的人流之中,军官则站在一边无动于衷。美军顾问团不得不在发给麦克阿瑟将军的电报中说:“无论从军事形势上还是从心理上看,南朝鲜陆军已经完全垮了。”

汉城市内更加混乱,在车站上等车的人们发现半天不来车,一起涌向车站办公室。市内流言横飞,有人说金浦机场被占,有人说某要人被杀啦,某军官被抓啦,甚至还有说总统府被占领了。收音机里仍在播发“胜利在望”的消息,但是市民已察觉到汉城即将成为战场了。他们一起涌向汉江人行桥,可越往南越堵塞,桥的入口有卫兵把守,有特别通行证和军队政府的车辆优先通过,桥畔满是逃难的人,他们顶着酷热等候过桥。

桥上正在通过两辆军用卡车,车中装着南朝鲜银行所保管的金块1.5吨、银块2.5吨,金银的转移是经银行总裁具镕书和国防部第三局金一焕局长协调好的,装了384个木箱,从南朝鲜银行的地下金库转移出来,15名士兵和2名银行职员组成护送队,他们在队长洪九杓上尉的率领下,汗流浃背地随车过江了。

27日中午,人民军突破了南朝鲜布防的“仓洞防线”,天一黑,人民军便大规模渗透到了整个防线的后方,南朝鲜最后一道防线“弥阿里防线”也彻底垮了。

提早炸桥 炸死800人

按照周密制定的汉城防御应急计划,汉城以北的每个重要桥梁和公路都应在危急时刻被炸毁。但是,在南朝鲜军队一泻千里的溃败中,计划上的任何一个字都没有被执行过,防御应急计划等同了一张废纸。但是,有一座大桥的炸毁计划却执行得很坚决,这就是汉城以南汉江上唯一的一座大桥——汉江大桥。这座大桥是汉城通往南方的唯一通路,是南朝鲜军队撤退和难民转移的生命线。为了阻断追赶而来的人民军,28日凌晨2时,在大量难民和溃败的军队仍拥挤在桥上时,这座桥被毅然决然地炸掉了。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弗兰克 吉布尼曾目睹了汉城的这个地狱般的夜晚。他在记录中说:我和我的同事坐在一辆吉普车上,用了很长的时间才从被难民和车辆塞满的汉城街道上挣脱出来。然后在公路上和头上顶着包裹的难民艰难地往南走,最后我们的吉普车终于上了大桥。在大桥上,吉普车寸步难行,前边是一队由六轮卡车组成的车队。我下了车,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走不动,但我发现桥面上被难民挤得水泄不通,没有我下脚的地方。我回到车上等候。猛然间,天空被一大片病态似的橘黄色火团照得通亮,前边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我们的吉普车被气浪掀起有七英尺高。当时,我的眼镜被炸飞了,满脸都是血,什么也看不见。等我能看到周围的物体时,发现断裂的桥面上到处都是尸体。

事实上,炸桥之时桥上有 3 列车辆长队和难民混杂在一起;桥北侧的大道上,排成 8 列的车辆和炮车,军队和难民混杂在一起,挤得寸步难移。据事后查明,这次爆破,难民、军队、车辆和两节桥梁一起被炸飞,夺去 500-800 人的生命,同时切断了南朝鲜军队主力的退路。

过早地炸毁汉江大桥,给南朝鲜军队带来“灾难性后果”。汉江大桥被炸时,南朝鲜军队的主力第2、第3、第5、第7师和首都师都在汉城的外围防线,还有相当的战斗力。上午 6 时,美军顾问团用渡船逃出汉城时,这些部队还在利用汉城周围的山丘进行防御。但是,当他们知道汉城东门的防线已被突破及汉江桥被炸毁的情况后,便争先恐后地撤退到江岸。然后,利用筏子和渡船,或者游泳渡过汉江。这些仓皇渡江的南朝鲜士兵几乎丢弃了所有的装备。

后来的事实是,炸毁大桥后10个小时,北朝鲜人民军才进入汉城市区,12个小时后才到达汉江。如果炸桥时间推迟几个小时,南朝鲜的两个整师和大部分物资就可以过江了。据史料统计,战争爆发时,南朝鲜军队有9.8万多人,6月28日汉江大桥炸毁后,逃过汉江的南朝鲜军队仅剩下2万多人了。虽然后来南朝鲜军事法庭以“炸桥方式不当”为罪名,枪毙了负责炸毁汉江大桥的工兵处长,但这次事件给南朝鲜军队心理上造成的影响长时间难以消失,正如《美国陆军史》中所言:“南朝鲜部队从此便以惊人的速度崩溃了。”

责任编辑:唐晓东
来源: 搜狐文化
1 2 3 4 5 6 7 8 9 10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