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隔离审查“四人帮”内情

2011-07-28 14:59:03 作者: 搜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经部分中央领导人提议,发起组织“童怀周”编辑出版《天安门革命诗抄》的汪文风,被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据江青、王洪文等人的交代,以及一些当事人的揭发,1976年4月4日下午和晚上,华国锋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

江青的头发是墨黑墨黑的,很多,很浓,完全不是外面所流传的说她是个秃子,戴着假发;她的体态丰满,看上去只有50多岁,也不是像外界所流传的她在自己身上,这里用了橡皮垫子,那里用了橡皮垫子。社会上流言之谬误,社会上流言之不可信,虽则反映着广大干部、群众对江青的仇恨,但终归是不合乎实际的。

后来在一些聚会上,常有人因为得知我的这段历史,向我询问有关江青的情况,凡涉及到人身侮辱性的传闻,我都给予了实事求是的说明。我认为跟“四人帮”的斗争,是政治斗争,是严肃的事情,搞那些败坏对方的小动作没意思。

被隔离的江青用餐时,总是用瓷勺盛了米饭,再用筷子夹一箸荤菜,一箸素菜,盖在勺里的饭上面,大口大口地吞食,颇似上海饭馆里吃盖浇饭那样的吃法,且吃的非常香。后来在询问过程中,江青对我们说,她之所以要吃好养好,为的是跟我们的“修正主义”进行斗争。

整个讯问谈话期间,和江青的交锋是比较多的,那情景难以淡忘。每次找她谈话时,她都要换上干净衣服,总是抱着一叠材料,拿着水杯。到场后,先把材料放在左边,再把水杯放在右边,然后端坐在专门为她准备的瓷凳上面,然后用双手往后捋一捋头发,搓搓面颊,还以两手的食指用力地在鼻沟处挤一挤,稍稍仰起下巴,开口说:“开始吧。”仿佛是她在主持会议一样。然而每次都这样斯斯文文地开始,可说着说着就无理取闹起来。

最初见面时,江青见我们几个人衣冠寻常,也没有哼哼哈哈的官样腔调,就先向我们摆起谱,端起架子来:“你们要问‘文化大革命’的事么?告诉你们吧,我所参与的,都是党和国家的高级政务;我所经历的,都是党和国家的高级政治生活,这些都是高级政治人物的活动。这些,你们能问么?敢问么?我说出来,你们敢听么?所有这一切,你们敢干预么?敢管么?敢么?敢么?敢么?

我当时感到,一定要震慑住她的嚣张,以后的讯问才能顺利进行,便严词指出:“江青,我们是中央派来审查你这个案子的,这个问题首先你必须认识清楚。因此,有关你和你的同伙的一切罪行,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向我们交代。你不交代别人要交代,别人交代了就不算你的交代了。凡是涉及到你们所犯罪行的一切事件,一切人物,所有情节,我们都有权利问,有权利听,有权利管。“她的气焰被压住了一阵,可过了一会儿又发起进攻:“毛主席说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你怎么看?”

“林彪是你的好朋友吧,你跟他一起搞了文件,你还专门为他拍了假装学习毛主席蓍作的照片,你怎么说呢?”我们反问。“我是反对林彪的!”她嗓门提高了。我们随即点出:“那是因为后来你们互相争夺权位!”她顿时语塞。

接着我们说:“按照你讲的,你总是正确的,可是为什么你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呢?”她急促地喘着大气,不服气地自言自语地说:“哼,这是毛主席说我的话,你们又用毛主席说我的话来整我!”

“我还是有朋友的,我还是有知心朋友的!”她又嚷嚷起来。我们问:“哪一个算得上你的知心朋友呢?”她想想,撒泼耍赖说:“我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了你们,你们又可以去抓人啊!刽子手!” 虽然谈话时这种情况居多,但也不全是如此。有时候江青会突然软下来对我们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你们打狗也得看主人啊!”其中含有乞怜的意味,当然也含有把责任往毛主席身上推的用意。

责任编辑:唐晓东
来源: 搜狐文化
1 2 3 4 5 6 7 8 9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