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谁是新中国写“检查”最多的大将?

2011-07-29 14:08:49 作者: 搜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王宇红]:像张国焘肃反扩大化的时候,我爸爸讲过,我是10几岁很小,他可能也知道我听不大懂,但是他也跟我讲。[王宇红]:有一个警卫员回忆文章中写的,我们家院子里有梨树,文化大革命之前我们家有很多枪,长枪短枪,文化大革命都收走了。

[王宇红]:后来我的父亲一心要回延安,要找到党。最后打到剩他一个人的时候,最后的兵、将全都没有了,他越过腾格里沙漠,我最后看地图找这段,在过民勤县的时候,因为也没有吃的,什么都没有,他就昏死在沙漠里了。后来好像有个电影也在写这段历史,但是我没有看过。这时候就有一个老乡,有人说是一个小商贩把他给救了。这段历史我父亲没有给我们过,但是后来我知道,到解放以后我父亲一直在找这个人,有名有姓的,当时托兰州军区,托部队找这个人,一直没有找到。到我父亲1974年去世以后,我母亲还在找这个人,也找不到,找不到这个人,也找不到他的家人。有的人就说,当时可能是神仙救的。

[主持人]:就有点传奇了。

[王宇红]:对,找不到了。还有一个故事,1944年11月的时候,我父亲当时受毛主席嘱托,组建河南人民抗日军和河南军区,1944年的时候任司令员。1944年底他离开延安南下,这段回忆是当时给我父亲做警卫工作的叔叔,他现在在天津,我也听他讲过,但是他在这本书的回忆录里也写了这一段。到了1945年2月8号,他们就走到山西南边的中条山,刚刚翻过中条山,要渡过黄河,当时很冷,黄河里都是大块大块的冰,回忆录上写的是,波涛滚滚黄河水,掀起很多巨浪,无数漂浮的大冰块从上游撞击过来,互相撞击挤压,发出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王宇红]:当时他们到那个地方,三面环山,一面临水,上没有村庄,下没有店铺,后头还有日本鬼子在追,当时的情况特别紧张。正在这个时候,看见黄河对岸过来一个人,一个挑着担子的老乡。他们说“快看,有一个老乡挑担子过来,赶快问老乡”。老乡说冰桥很快就会冲散了,你们要过的话要赶快。当时就给他讲一些革命道理,当然也给他钱,老乡才说出来。当时就命令部队赶快过黄河,几千人就这么过去了,刚刚过去就听见一声巨响,冰桥一下就没了。这时候日本鬼子就追过来了,只能看着黄河打几枪。这个故事在当地变成了一个传说,就叫龙王架冰桥。

王树声28岁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 从农民成长为大将

[主持人]:这也说明王树声大将当时的带兵能力,包括他的精神感染着一些人,慢慢传诵下来就变成传奇的故事。我们说王树声大将带出的部队也有很多故事可讲,因为他的“能攻善守、智勇兼备”的美誉,一直在老百姓的心中传诵着,王老师您有没有在王将军的文集里面,听说过他的经典战例,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

[王宇红]:红四方面军是一支特别能打仗的部队。红四方面军的军训词是“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那时候我到四川的通乡县,有一个红四方面军的旧址上面有军训词。我父亲的革命历程可以反映出四方面军历程的一部分。红四方面军是成立于1931年11月7日,到今年是成立的80周年,这支部队诞生于鄂豫皖根据地,发展壮大在川陕根据地,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27年的黄麻起义和1929年的“商南起义”和“六霍起义”,所以我们叫鄂豫皖,等于是湖北、河南、安徽,在三省交界的地方,大别山区的地方。

[王宇红]:这个历史再追溯就到我的家乡,湖北省麻城市乘马岗,原来叫乡,现在叫镇。那个地方1926年诞生了农民协会,1927年有了县,农民自卫军,后来又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从农民起义,当时就是红英红缨枪、梭镖,最后离开川陕根据地的时候已经发展到数十万人的部队。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我的父亲参与领导了黄麻起义,创建了鄂豫皖苏区和川陕苏区,创立红四方面军,从鄂东军开始,是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第二路的副司长,从团长、师长、军长,后来到了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在当副总指挥1933年的时候他只有28岁。在父亲百年诞辰的时候,中国科学院编了一本《王树声文集》,这里面有很多故事。

[主持人]:都是他打仗的故事。

[王宇红]:也有他解放后的。我看了看,他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吧,等于这支部队,当时他们那些人的讲话,就是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最后发展成为一个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主力红军,所以这个过程要现在说是挺伟大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挺了不起的。

[王宇红]:挺了不起的过程。有一篇文章,王宏坤上将,我称呼他是四叔,等于他和我们家是亲戚,是我们王家的亲戚。他在里面有一篇文章写的,那就是很真实的了。我父亲刚刚去打仗的时候,也不会,有很多东西也不懂,只有在战争中慢慢学习、慢慢摸索,很艰苦的过程。他举了一个例子,1932年的时候,红四方面军从鄂豫皖根据地到四川去,那时候我爸爸率领73师,当时张国焘跟着这个师行动,我四叔王宏坤率领十师,他也是十师的师长,陈昌浩是跟着他活动的。下了秦岭就看见西安坝子,他说这时候杨虎城知道了,以后就急了,赶快派他的部队去堵截红军。杨虎城派的是陕军精锐部队,我爸爸当时率领的一个团,打到这个地方,把前面部队打回来了,这时候张国焘就急了,因为前面团打到这个地方,再过不去的话,整个大部队都过不去,紧张得不得了。

[王宇红]:这时候王宏坤就说,他当时负伤了,伤还没有完全恢复,等于还没有在前线领着部队,这时候陈昌浩说你赶快指挥一个团去救,然后让我爸爸的团撤回来。当时书里描写的比较有意思,来敌是陕军的精锐部队,地形对他很有利,一开始我父亲大意了,他们没有让自己的主力团做前卫,相反让最弱的一个团走在最前面。敌人是有备而来,结果前面被打回来了,敌人就趁机堵住了我军前进的道路。这时候顿时我军的状况很危急,张国焘急得不行,王树声紧张了,感觉压力很大,陈昌浩命令把部队撤下来,这时候我爸爸倒很镇定,他回答说,这个团不行,我还有主力团,说着,带着主力团冲上去了,结果打开了通道,打个大胜仗。因为当时他还有病、有伤,还没有恢复,正好让他去,他领着团就去了,到那儿以后战斗结束了,结果还打了一个胜仗。

责任编辑:唐晓东
来源: 人民网
1 2 3 4
相关推荐: 新中国大将检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