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冷瘴害人:高原反应在唐蕃大战中

2011-08-04 10:30:45 作者: 于赓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关于唐蕃战争,历来研究者颇多,但是对下面这个问题研究者给予的关注并不充分 ——青海是唐蕃战争的主战场之一,双方拉锯般进出于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军队难道会不受海拔、气候变化的影响?

自古以来,疾病与战争就有密切的关系。例如马援南征交趾,遭受“瘴疠”侵害,士卒死亡十之四五,学术界更有观点认为正是他的南征给中原带回来了恶性疟疾;诸葛亮“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据说就是为了避免“瘴气”;英帝国靠海军争霸世界,一度却因为水兵坏血病而导致舰队战斗力急剧下降,直到1747年海军军医詹姆士·林德(James Lind)寻找到以柠檬、酸柚汁治疗的方法,才使得英帝国海上霸权得以维系。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不胜枚举。

唐朝对吐蕃的战争也是典型的例子。关于唐蕃战争,历来研究者颇多,但是对下面这个问题研究者给予的关注并不充分 ——青海是唐蕃战争的主战场之一,双方拉锯般进出于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军队难道会不受海拔、气候变化的影响?

作者觉得,参展双方都受到了疾病的困扰,双方的拉锯格局很大程度上有意无意中服从了自然规律的安排。具体举例来说,比如唐军就受到了高原反应的制约。

我们首先来谈谈高原病,高原病(High altitude disease)种类繁多,主要有心脏病、肺水肿、昏迷、红细胞增多症、血压异常症、病窦综合症、神经与精神异常、缺氧性颅内高压综合症、指甲凹陷症等等。

至少从汉代开始,中国已有关于高山病的记载。《汉书》卷96《西域上·罽宾》:“(赴槃宾国)又历大头痛、小头痛之山,赤土、身热之阪,令人身热无色,头痛呕吐,驴畜尽然。”大小头痛山在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西南,(注:复旦大学历史地理所编《中国历史地名辞典》,江西教育出 版社,1988年,第268页。)属于葱岭山脉,葱岭海拔之高众所周知,《汉书》所记载的病症是典型的高山病病症。

对于高山(原)反应发病原因,古人进行过各种解释,如中毒说、(注:例如《通典》卷193《边防典九》“渴槃陀国”条引宋膺《异物志》:“大头痛、小头痛山,皆在渠搜之东,疏勒之西。经之者身 热头痛,夏不可行,行则致死。唯冬可行,尚呕吐,山有毒药气之所为也。”前文已经说过,大小头痛山上的症状是高山反应,这里却被当作“毒药气”,另外吐蕃人也把高山反应当作中毒,11世纪波斯文作家加 尔迪齐(Gardizi)《记述的装饰》中记载了西域前往吐蕃的道路,其中写道:“说到去吐蕃的道路,那是从和阗去AI.shan,而且是顺着和阗的丛山 走……顺着这些山可到AI.shan。往前走是一座桥,从山的这边搭向另一边。据说,桥是和阗人在古时候修建的。山从这座桥一直绵延到吐蕃可汗的都城。走 近这座山时,山上的空气使人喘不过气来,因为没法呼吸,说话也变得困难了,许多人就因此丧命,吐蕃人把这座山叫做‘毒山’。”转引自王小甫《唐、吐蕃、大 食政治关 系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第33-34页。)鬼怪作祟说等,(注:例如《洛阳伽蓝记》卷5:“(惠生、宋云等)至不可依山,其处甚寒,冬夏积 雪。山中有池,毒龙居之。昔有商人止宿池侧,值龙忿怒,咒煞商人。”(杨衒之撰,范祥雍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不可依山既然冬夏皆积雪不化, 那么其海拔之高就可想而知了,笔者认为这里所谓的“毒龙”就是指高山反应,毒龙所害乃是外来宿止的商人,这符合高山(原)病特点——发病者多为外地初上高 山、高原者。很可能以前就有外来者不明不白死在这里(其实是高山病发导致死亡),当地人不明就里,以为水池里有什么怪物害人,于是演变出“毒龙”的故事。

不过,最通行的还是瘴气说。例如《高僧传》卷3《宋黄龙释昙无竭传》:“登葱岭、度雪山,障气千重,层冰万里”,此处“障气”应通“瘴气”。《通 典》卷190《边防典六》记载吐蕃地理时云:“山有积雪,地有冷瘴,令人气急,不甚为害。”这一说法被后来许多著作沿袭,例如《唐会要》、《册府元龟》以 及郑樵《通志》等。

“瘴气”说摆脱了迷信色彩,但仍然是一种错误认识。这种说法认为高山(原)反应不过是瘴气的一个种类而已,古人经常使用“瘴气”这个 词,甚至到了滥用的地步,日本丹波元简著《医賸》卷中统计瘴气名称计有四十多种。(注:收入皇汉医学丛书,陈存仁编校,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1993年。)冯汉镛先生认为中国古代医书中所说瘴气多数情况下指的是南方热带病,包括疟疾、痢疾、温病、脚气、沙虱病、中毒、喉科病、痈疽、指头感染、脱发等,而“冷瘴”一词实指青藏一带的缺氧综合症,(注:《瘴气的文献研 究》,《中华医史杂志》1981年第1期。)前揭左鹏先生文章亦持同样观点。杜佑所说的“令人气急”符合高山(原)反应中呼吸不畅的状况,而所谓“不甚为 害”,大概是因为唐人经常与吐蕃人打交道的青海湖地带海拔一般都在3200米左右,高山(原)反应不像在喜马拉雅山、兴都库什山上那么致命。但是这也不是 绝对的,《唐故工部尚书赠太子太师郭公墓志铭》记载墓主郭虚己“天宝五载(746),以本官兼御史大夫、蜀郡长史、剑南节度支度营田副大使,本道并山南西 道采访处置使……前后摧破吐蕃不可胜纪……七载,又破千碉城,擒其宰相。八载三月,破其摩弥、咄霸等八国余城,置金川都护府以镇之。深涉贼庭,蒙犯冷 瘴,夏六月,舆归蜀郡,旬有五日而薨。”

“金川都护府”似不见 于传世文献,不过唐代有保宁都护府,该都护府是天宝八载郭虚己、鲜于仲通破吐蕃摩弥等城后设置,此事与郭虚己墓志所述“金川都护府”设置过程吻合,而且管 辖区域与“金川都护府”亦重叠,由此估计该都护府初设时名为“金川”,后改名“保宁”。关于保宁都护府问题,郭声波撰有《唐弱水西山羁縻州及保宁都护府考》(《中国史研 究》1999年第4期),他考证了保宁都护府设置时间和治所(史书记载保宁都护府治故洪州,郭声波认为“洪州”为“拱州”误),认为在今四川省马尔康县梭 磨河,查《分省中国地图集》第146页“四川省地形图”,可知这里海拔至少在3000米以上(中国地图出版社,2002年)。)

郭虚己作战地点在川西高原,是青藏高原的一部分,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肺水肿、心脏病等高山病在这个高度上有可能发作,郭氏大概就是因此而丧命,可见唐人也意识到“冷瘴”能害死人,不独“令人气急”那么简单。

综合以上可以看出来,古人对于高山(原)反应缺乏正确的了解,要正确把握该病的发病机理必须要有关于“氧气”、“气压”的知识,这对古人未免苛求了。

责任编辑:唐晓东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