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文化产业 / 正文

《唐诗排行榜》引热议 网友表示李白压力大

2011-11-16 16:39: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唐诗谁该排第一? 《黄鹤楼》夺魁引争议

近日,一本名为《唐诗排行榜》的图书引来了诸多纷争。在书中,作者把唐诗按照现代统计学的方法,通过历代选本数据、评点数据、论文引用数据等,经过处理之后得出的综合分值排名。

在最终的排名之中,崔颢的《黄鹤楼》排名第一,而妇孺皆知的《静夜思》仅排在第三十一位,杜甫的《登岳阳楼》排名第五。

排行榜出来后,引来网友的批评,很多网友认为把唐诗作为娱乐工具是对唐诗的不尊重,也有网友恶搞排行榜,称:“李白感到压力很大, 王维认为排名神马都是浮云,白居易承认夺冠有困难”……

唐诗究竟能不能排行,量化的标准是否可以适用文艺研究,对此,北京大学古代文学教研室教授杜晓勤表示,量化是一个手段,虽然未必能反映出艺术的本质,但同样也未必不可以作为一个辅助的方法。而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则表示,对于经典,不必只有一种神圣和敬畏的态度,而应该是多元化的。

排行榜可以分得更细

据了解,给唐诗排座次,其标准主要有四个:历代选本入选唐诗的数据、历代评点唐诗的数据、20世纪研究唐诗的论文数据和文学史著作选介唐诗的数据。每组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后,再加权求和,根据计算机计算出来综合分值排名。

《唐诗排行榜》的作者、武汉大学教授王兆鹏曾表示:“这个排行榜,反映的只是历史上对唐诗的态度与认识,而不是当下人的观点,并没有用这个排行榜颠覆、替代读者心目中的唐诗排行榜的想法,这个数据与每个人的文学审美无关,只是从统计学的角度提供一个参考。”

对此,杜晓勤说:“其实,在之前王兆鹏曾经发表过一篇论文,内容正是哪些唐诗在后世的引用率最高。挺有意思的,作为一种尝试性的研究,也没什么不好,而且也应该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那么这种排行究竟是否可信?杜晓勤说:“第一,诗的体式不同,对它的评价肯定也不同,第二,每个时代的审美趣味不同,也会影响到对一首诗的评价,因此,用一个统一的数据来表示,能说明一些问题,但不尽准确,所以,不必太较真。如果把唐诗分得更细一点,不同的体式,不同的时代,各有排行,可能会更好一点。”

 

数据计算下的文学

用数据来计算文学,这也是许多网友批评的根源。当文学变成一堆冰冷的数据,文学还是文学吗?有批评者认为,即便是真要排行,也应该用文学的方式。

对此,杜晓勤表示,“量化是一个手段,虽然不一定反映出艺术的本质,但是作为一种辅助也未必不可。实际上,在这个排行榜中,那些排行前几名的,应该引起我们的重新审视。”

正如网友们质疑的,所有人耳熟能详的《静夜思》只排在三十一位,而稍显生僻的《黄鹤楼》却能高居榜首。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杜晓勤说:“这个排行并非评判好与不好,而是评判某些诗在历史上受关注的程度。今天的人们所熟悉的那些诗歌,其实都是在现代的审美标准下形成的。所以,今天人们喜欢的,可能在历史上并不那么受欢迎,反之亦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别,我们的审美趣味是如何变化的?这可能正是我们要思考的,也正是这本书的作用所在。”

古人喜欢什么样的诗歌,今天的人们又喜欢什么样的?究竟是什么影响了我们的对于诗歌的评价,在排行榜的争议背后,其实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关注。

商业化时代的必然

实际上,很多争议都来自排行榜这个形式,排行榜本来是商业化的产物,如今各种排行榜往往都是和市场、商业、利益甚至黑幕挂钩。因此,把唐诗也排行,似乎有吸引眼球提升关注的嫌疑。

杜晓勤说:“我认为,这本书并不是纯粹的学术著作,是出版社将学术研究成果商业化、娱乐化的产物,所以就不必用严格的学术标准看待它。可能出版社本身有市场效应方面的考虑,排行榜这种东西又和当下的消费趣味吻合,更加能迎合文化市场的需要。古代出版业也曾有过不少博眼球的事情。”

商业和文艺,总是能引起诸多的争议,杜晓勤说:“学术研究和流行文化之间当然存在着界限,但在当今社会二者难免有所交集。因为商业社会和普罗大众总会给学界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学者愿意顺应流行文化要求,满足大众娱乐需要,无可厚非。”

实际上,如今被捧为经典的文艺作品,在当时它们所处的时代,未必就一定代表着高雅和殿堂式的创作,而流传千古的作品,更能代表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以市场为主导的研究固然不可,但是学术研究结合市场潮流,也未必就一定不行。倘若所有的学术研究都只能放在书斋中,束之高阁,不为人所知,岂不是另外一种误区?

恶搞并不可怕

给唐诗排行遭遇批评,并非独有,近年来,诸如“孙悟空和观音是恋人”,诸葛亮是“中国最虚伪的男人”,林黛玉葬花是“行为艺术”,梁山一百单八将是“恐怖分子”等无不引来骂声。

恶搞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有人义愤填膺,也有人乐此不疲。那么,究竟可不可以恶搞?陶东风说:“可能是我们的教育把那些经典弄得太过苍白、刻板,所以会出现游戏、恶搞的东西,这或许是一种反抗吧。”

艺术原本是精神性的财富,每一个人对于经典的理解和态度也并不相同,陶东风说:“有人尊重,有人游戏,都无不可。经典不应该只有一种神圣和敬畏的态度,对于经典的理解和态度,应该是开放的,多元的,有人尊重,也可能有人不以为然,这都很正常,也是现代社会的基本特征。如果对经典只能有一种态度,那才有问题。所以,恶搞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恶搞,或者只有恶搞。”晨报记者 周怀宗

 

责任编辑:大梨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