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私人翻译反思斯大林之死:是谁教我们自相残杀(2)

2012-07-05 09:30:55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时的许多人,其中也包括我,慢慢地产生了怀疑。似乎什么事情不对头,似乎又要教我们自相残杀。有人,但当然不会是斯大林——他是大元帅,总司令,“各族人民领袖”,正处在成就和荣誉的顶峰。

斯大林之死,我感受到十分难过。因为,对我而言,他不仅是国家领导人,列宁的忠实学生,创造了我们在战前、战争期间和战后生活中所有的一切。我属于直接接触他的少数人之一,曾经坐在他身边,认真倾听他说出来的每个词,努力将他的意思连同全部的语气和音调传达给他的谈话对手。被他排斥之后,我甚至没有感到难过。与我国人民,全人类所承受的无可弥补的损失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我自己没有能够赢得他的留恋?我也没有伤心,虽然我知道,这个孤独、病态般疑心重重的人,连对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儿子根本都从不曾有过留恋之情。我们大家都把自己当作他收留的孤儿。我曾经相信,那个半人半神的形象,就像宝贵的遗物一样,将永远留存在我的记忆中。他曾经给了我莫大的荣誉,使我能够在他的身边工作。那四年时间恰似一个瞬间。

苏共二十大沉重地打击了这些观念。当我最早听到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之后,我不愿相信那里面所讲的一切。但是,一旦深入细节,在脑子里检视斯大林镇压的受害者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见证,我觉得自己被那个已经推倒的偶像严重欺骗了。

党的二十二大我已经能够比较平静和清醒地接受:我们所有人,包括全党,全体苏联人民成了一场大骗局和大蛊惑的受害者。幼稚的大众相信了那个无法实现的幻想,但神化的对象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后来,当我开始回忆战时见证过的人和事时,我对自己所听到、所看到的尽量保持客观:避免多余的感性,严格尊重自己所理解的事实。

现在,当我们面临着新的一波揭露斯大林暴行的风潮时,当他建立的体制不仅对我国、而且对其他国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不断被揭露出来时,我认为,在谴责和痛斥斯大林时代的血腥事件时,客观地讲述所经所见的人事也同等重要。

根据我的观察,远非贝利亚一人对女性有着病态的胃口。杰卡诺佐夫的第一次降职也是这个原因。而战争结束之后,他引诱了与莫洛托夫常来常往的一个高级官员的女儿。这次,斯大林没有保护自己的亲信。杰卡诺佐夫受到了党内的处分,并且被从人民外交委员部解职。

但是,正像我们这里“任命制官员”一般情形一样,没有让他落得太低:他得到了无线电委副主席的位置。不久,他又开始新的升迁。他的一个朋友——梅尔库洛夫,苏联境外资产总局的局长,将杰卡诺佐夫任命为自己的第一副手。外资局不仅仅管理着战后我国得到的庞大的战利物资,并且事实上鼓励了在东欧国家进行的有组织抢劫。从那儿,整栋的别墅和宫殿为高官和高级军事将领们运了回来——先分解成块,而后在莫斯科郊外装配起来。置于汽车、雕塑、名画那更是不在话下,一般这些东西都是用整列的火车装运回来的。战后某些无产阶级官员之间出现的所谓“个人收藏品”的源头正在这儿。资产局的行动为战后东欧国家的后续发生的灾变播下了种子。

责任编辑:王翔
来源: 环球网
1 2 3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