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林彪成为军事主官后第一次打败仗在何时?(2)

2012-07-20 10:36:3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933年12月25日,林彪的红一军团在李德的指挥下被调往中央苏区北线,与装备精良的敌军展开了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的正规战。结果,红军损失惨重。这是林彪在反“围剿”中的首败。接着,在凤翔峰战斗中林彪率红一军团再败,伤亡达1100余人。

第四次反“围剿”:林彪消灭了陈诚的王牌师十一师

1932年6月,蒋介石在江西庐山召开豫、鄂、皖、湘、赣5省“清剿”会议,确定“军事与政治并重”、“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进攻红军“方略”。不久,国民党在武汉成立“剿匪总部”,蒋介石自任总司令,他调集81个师,共63万人,向中共领导的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围剿”。根据战前部署,蒋介石决定采取逐次转移重点、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即首先集中兵力进攻鄂豫皖、湘鄂西两个革命根据地,待得手以后,再转移兵力完成对中央苏区包围,以达到围歼中央红军的目的。

1932年7月,国民党以30万兵力,首先对鄂豫皖苏区发动“围剿”。尽管红四方面军4。5万名将士英勇奋战,给来犯之敌以沉重打击,但由于种种原因,四方面军没能取得“围剿”的胜利。10月,除部分红军留在原地继续打游击外,红四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被迫放弃鄂豫皖根据地,越过平汉铁路,向西转移。

在进攻鄂豫皖根据地同时,蒋介石还调集10万军队,向湘鄂西苏区进攻。由于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书记夏曦一味执行“左”倾冒险主义路线,采取单纯防御的作战方针,令红军分别把口,困守内线,与敌人打硬仗、拼消耗,致使红军完全陷于被动。1932年10月,湘鄂西苏区的红军不得不放弃根据地,仓促突围西进,向湘赣川黔边境转移。

在“围剿”鄂豫皖、湘鄂西两个苏区得手后,蒋介石即把“围剿”重点转向中央苏区。1932年12月底,国民党集结30多个师,组成左、中、右三路军,采用“分进合击”的战术围攻中央红军。

1933年1月,陈诚指挥中路军12个师约16万人,分3个纵队向南丰、广昌一线推进,企图将中央红军聚歼于闽赣边界的黎(川)、建(宁)、泰(宁)地区。此时,国民党投入“围剿”中央苏区的总兵力已达三四十万人,而中央红军只有7万人。执行“左”倾路线的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已从上海迁入中央苏区,毛泽东被剥夺了军事指挥权,离开了红军的领导岗位。面对敌强我弱的态势,担任前敌指挥的红军总政委周恩来与红军总司令朱德虽多次提出应以“运动战”歼敌的正确意见,但苏区中央局仍迭电红一方面军总部,要求红军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强攻赣东的南丰、南城,进而威胁和夺取抚州和南昌等中心城市,以实现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2月12日,周、朱在红军主力强攻南丰不利的情况下,当机立断,决定撤围南丰,实行战略退却,改强攻为佯攻,以一部分红军伪装成主力向黎川运动,以钳制迷惑敌人,而将主力部队秘密转移至根据地东部的东韶、洛口地区,伺机歼敌。守南丰城的敌人向陈诚求援,陈诚即派罗卓英第八师沿宜黄大道开进救援,并派第五十二师、五十九师,由五十二师师长李明指挥沿乐安山路东进救援。

林彪率红一军团主力隐蔽集中于黄陂以北地区,准备中途伏击五十二师和五十九师。红军悄悄进入伏击地区后,林彪亲率战斗力最强的红十一师据守一道山沟,以防敌人逃跑。当敌五十二师进入我军的伏击圈时,林彪便下达了攻击令,红军冲下山去,将敌人分割包围,经3小时激战,全歼五十二师,师长李明被击毙。随后,敌五十九师也被我右翼部队包围,经一阵激战被全歼。

1933年3月20日,陈诚的王牌师十一师进入东坡的草台岗,林彪在草台岗设伏,指挥红一军团主力等部队对十一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十一师拼死抵抗,我军伤亡惨重。林彪决定动用预备队红九师,李聚奎率红九师冲向草台岗,敌十一师师长肖乾在混战中受伤,十一师群龙无首,很快全师覆没。

至此,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被彻底粉碎,我军共歼敌3个师俘敌万余人。蒋介石对此极为伤心,他在给陈诚的“手谕”中写道:“惟次挫失,惨凄异常,实有生以来惟一之隐痛。”第四次反“围剿”后,中央苏区的地域扩大到湘赣闽粤4省,红一方面军发展至10万人左右,赤卫队发展到20万人。中央苏区进入全盛时期。

第五次反“围剿”:林彪拼死奋战

1933年9月,蒋介石自任总司令,调集100万军队,200架飞机,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空前规模的第五次“围剿”。其中,以50万兵力,用于直接进攻中央革命根据地和红一方面军。国民党军队采用持久战和堡垒主义相结合的战术,以守为攻,趁机进剿,层层巩固,节节进逼,在苏区周围广筑碉堡,同时强调“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厉行保甲制度和“连坐法”,加强特务活动,对占领区实行血腥镇压和欺骗利诱相结合的政策。红军反“围剿”的形势十分严峻。此时,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掌握红军的军事指挥权。他们完全放弃了红军在过去几次反“围剿”中所采用的积极防御战略和运动战原则,实行“左”倾冒险主义的进攻战略,致使红军在反“围剿”伊始就陷入被动局面。9月下旬,国民党军占领江西黎川。博古、李德等人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口号,命令红三军团与红五军团组成东方军收复黎川。红军在洵口取得胜利后,博古、李德等即夸大此战的普遍意义,并引以为据,贸然命令红军攻打黎川东北的敌人的坚固阵地硝石、资溪桥。结果,红军连战不利。至11月中旬,红军已连续作战近两个月,在敌军主力与堡垒之间辗转往复,东奔自突,不仅未能打败敌人,反而使自己陷于被动局面。

1933年12月25日,林彪的红一军团在李德的指挥下被调往中央苏区北线,与装备精良的敌军展开了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的正规战。结果,红军损失惨重。这是林彪在反“围剿”中的首败。接着,在凤翔峰战斗中林彪率红一军团再败,伤亡达1100余人。战后林彪上书李德、博古,应改变战术,将阵地战变为运动战,但李德、博古根本不听。

4月上旬,国民党集结11个师,向中央苏区的北大门广昌进攻。“左”倾领导人提出“为保卫广昌而战”和“不让敌人侵占苏区寸土”等拼命口号,命令林彪的红一军团和彭德怀的红三军团等部队死守广昌。红军将士血战18天,伤2万余人,死4000余人。最后,红军被迫撤出广昌,随后建宁等地也失守,中央根据地的北大门被打开。

7月上旬,蒋介石集中31个师,分兵6路,向中央苏区的中心地区逼进。博古、李德又采取“六路分兵”、“全线抵御”的错误方针应敌。红军处处设防,节节抵御,结果,疲于应付,损失极大。林彪和聂荣臻冒死决定,不遵照李德的命令,打一个运动战。9月2日林彪指挥红一军团等部队,秘密运动,预先隐蔽埋伏在温坊附近。然后用少量兵力诱敌第三师脱离堡垒群,当第三师进入伏击圈时,红一军团一阵猛打猛冲,全歼了第三师两个团。第二天,敌第三师残部和第九师闻讯离开堡垒工事又向温坊进犯。林彪指挥部队又将其包围消灭,共歼敌4000多人,俘敌2400多人。接下来,林彪还想再打胜仗,但已没机会了,因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整个败局已定,他也无力回天。

9月下旬,国民党军逼进兴国、宁都、石城、长汀、会昌等地,中央根据地越来越小,红军在内线作战已无法打破敌人的围攻。此时,红军除了放弃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外,已别无他策。10月10日晚,中央机关和红一方面军8。6万多人,向红二六军团所在的湘西转移,开始了艰难的长征之路。

责任编辑:王翔
来源: 世纪风采
1 2 3
相关推荐: 林彪败仗第一次军事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