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李敖揭露李登辉背叛共产党 八年后获中共证实

2012-08-01 14:58:5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李敖还说:当年,李登辉是个十足的共产党变节分子,并且以出卖同志来做晋身之阶,太可耻了。

本文摘自《李敖大传》,作者:汪幸福,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1988年3月,香港《广角镜》月刊发表了一篇《李登辉是中共地下党员》的文章,文中说,李登辉在台湾大学读书期间,经吴克泰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李登辉后来对政治失去兴趣,希望退党,中共在台的党组织经过研究后,同意李登辉退党,并由一个叫许懋德的党员与李登辉倾谈退党的有关事宜。中共组织希望李登辉退党后,不能泄露共产党内部的情况,李登辉同意了,后来也确实信守诺言,没有出卖同志。不过,与李登辉一同参加读书会的人,后来却被国民党特务机关捕获,并予以处决。直到1965年,李登辉才到台湾特务机关办理“自新”登记。

文中还说,国民党“国安局”局长周中峰还对李登辉作过劝告,希望他做教授,不要做公务员。岂料,过了20年,李登辉还是干了公务员,而且做了台湾公务员的大老板。

这位作者还说,李登辉曾经把他如何加入共产党,以后又如何退党的种种经过,亲自向蒋经国作过详尽的报告。

《广角镜》月刊发表此文后,台湾《进步时代》杂志又刊出了一篇《他曾经是中共党员,却当上国民党主席--李登辉为何能全身而退》的文章,内容与《广角镜》月刊上的文章大抵相同。

李敖看到这几篇文章,颇感兴趣,并激起他去考证李登辉历史的兴趣。在李敖看来,凡变节者就是变色龙,就不是好人,共产党的叛徒,没有一个好东西。李登辉很可能是中共的一个大叛徒。

他作这样推断的理由有三:

其一,李登辉如果将其加入共产党组织的经过亲口向蒋经国作了报告,不可能没有泄露共产党组织的情形。不然,李登辉就是“知匪不报”。他既向蒋经国报告自己加入共产党组织的经过,必然要出卖组织和其他人。

其二,蒋经国既知道李登辉加入过共产党,国民党情治机关必然有李登辉的秘密档案,情治单位也一定会把李登辉出卖组织的材料、档案一并呈给蒋经国。

其三,李登辉如不出卖同志,在特务机关是绝对过不了关的。

李敖说话、写文章,极重证据。他决定将李登辉叛卖共产党党组织的证据找出来,然后昭告天下。

几经努力,他终于找到了一本国民党“国家安全局”的机密资料--《历年办理匪案汇编》第一辑。这本资料中的第186--190页中,清楚地记述了当年中共台湾大学法学院支部被特务机关破坏,共产党人叶城松等人被抓捕的经过。其中,当时的支部书记叶城松就是由李登辉介绍,于1947年10月加入党组织的。此案一共15人,叶城松、张壁坤、胡沧霖、赖正亮、吴玉成5人被判死刑,蔡耀景、李显章等10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和有期徒刑。

此案的原介绍人李登辉,却安然无恙。

很显然,叶城松等15人被逮捕,都是李登辉叛卖的!

1988年10月3日,李敖在《乌鸦评论》第一期上发表了《共产党李登辉出卖同志的官方证据》一文,将李登辉加入共产党直至叛党的经过首度公开,李登辉的丑恶嘴脸,暴露于世。

李敖的文章,在台湾岛上引起轰动。同时,也使国民党及李登辉极为愤怒。李登辉心里虽极恨李敖,但李敖提出的官方文件和其它证据十分有力,李登辉又没有办法,只好把恨记在心里。

李敖的文章发表不久,原国民党大特务、情报局督察室主任谷正文很快看到了。谷正文早年也参加过共产党,后叛党参加国民党特务组织,40年代末去台湾,50至60年代,台湾地下共产党组织有不少是由他主持破坏的。

谷正文认为,李敖的文章,全是《九十年代》、《广角镜》、《进步时代》等刊物所误导,与实际情形不符。1988年9月25日,谷正文还给李敖写了一篇《李登辉并无共产党背景》的文章,对李敖的文章进行了反驳。

谷正文在文中说,李敖的文章是“张冠李戴”、“所获的说法全是间接的”,造成这种原因,是李敖完全不明白台湾情治机关当时破获“共产党组织的实际情况”。

谷正文还说:当年在台大的共产党组织,仅有法学院一个支部,其中党员王明德等6人系自新,并向特务机关提供了许多线索,保密局据此破获了《光明报》及省工委以下全部党组织,其中并无李登辉。

谷正文在文中还说:当年在嘉义县捕获叶城松时,叶供认系台大法学院支部负责人,其入党介绍人为“李登辉”,但那个李登辉系嘉义县籍,并不是台大农学院的学生。那个李登辉早于1949年逃到大陆。那个李登辉与现在的李登辉显系同名之误。如果叶城松的入党介绍人系现在的李登辉,怎么能逃过1949年8月的大逮捕?怎能逃过1954年的逮捕?现在的李登辉于1950年公费留学美国,如是自首,绝不可离台,也不可能在1951年回台湾,1954年更不可能在台大任教。

1988年10月16日,李敖写了一篇反驳谷正文的文章,再次用事实肯定当年出卖叶城松等人的李登辉,就是现在在台上的“总统”李登辉。

李敖还说:当年,李登辉是个十足的共产党变节分子,并且以出卖同志来做晋身之阶,太可耻了。

谷正文看了李敖的文章,仍不服,于1988年11月3日又给李敖写来一篇《请寻找另一个李登辉》,再次反驳李敖的说法。

谷正文还在文末作了两个肯定:如果李登辉是脱离共产党,绝没有出卖同志;现在的李登辉没有共产党前科,相信此事一定会有证明,只是时间的迟早而已。

李敖不赞同谷正文的说词,于10月16日再写了《共产党李登辉种种》一文,驳斥了谷正文的说法。

有趣的是,李敖揭发李登辉早年加入共产党后又叛党的几篇文章,被人打印四处送发,还有的人将它装入白色信封,然后送到一些居民的信箱里。1988年12月中旬,还有一“立委”将李敖拆穿李登辉的几篇文章配在匿名传单后面,送到“立法院”,放到“立委”在研究室的专属坐位上。

12月14、18日,台湾《自立早报》、《中国时报》均在显要位置报道了此事。显然,李敖揭开李登辉背叛共产党,出卖党内同志的行径,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李登辉有口难辩,最后,只好以“不做解释处理”。

1995年7月,李登辉不顾祖国大陆及台湾各界的强烈反对,跑到美国去搞分裂中国的活动。7月24日,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一篇鼓吹分裂的自白-一评李登辉在康乃尔大学的演讲》,首度向外公告李登辉是共产党的叛徒。只是,祖国大陆官方的证实,与李敖的揭露隔了整整8年! 

责任编辑:王翔
来源: 凤凰网历史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