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1981年审判江青林彪集团时为何由秘密走向公开?

2012-08-10 10:41:3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彭真说:“另外,公开审判好。罪行证据都公布。”邓小平认可道:“这个起诉书可以用。这次会议后,要扩大范围,征求党外人士的意见。”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文摘自《今古传奇·纪实版》2007年第6期,作者:佚名,原题为《1981: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缘何由秘密走向公开》

审判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准备工作已拉开大幕,但党内在怎么审、何时审、审哪几个人的问题上,迟迟未能作出决断。胡耀邦、彭真等人都认为。要将两个反革命集团的罪恶同毛泽东的错误分开

1980年夏天,全国“两案”审判工作机构均接到一份密级极高的指示: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秘密审判。

1979年8月的全国“两案”审理座谈会后,审理的准备工作已拉开大幕。但党内在怎么审、何时审、审哪几个人的问题上,却未作最后决断。

9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由华国锋主持,邓小平摆开了自己的观点:“……有些人罪很大,是要判无期徒刑的。判刑人的多少,判几个人,要看罪行。黄、吴、李、邱,还有陈伯达可算一案。王、张、江、姚也作为一案。把他们作为篡党夺权、阴谋政变的集团案子来处理,按集团案把起诉书写出来。审判的时候要注意把祸国殃民的罪行写出来就行了……”

胡耀邦接过话茬儿:“我们就是要起诉他们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篡党夺权,祸国殃民,这是由头。”

1980年3月19日,刚恢复不久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意见,提出一个审判方案,准备报政治局常委审批:

第一,正式确定按“集团”进行审判;

第二,起诉书、证据都要确凿,站得住脚……;

第三,从现在起搞好预审。让被告讲话,从中摸清他们的思想情况,以便有的放矢;

第四,在起诉前。把起诉书发给被告,争取被告不仅自己服法,而且出来作证;

第五,根据中央的建议,成立“两案”审判指导委员会;由彭真、彭冲担任正副主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江华、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火青、公安部部长赵苍璧及中央纪委的王鹤寿、中央军委的杨得志等同志参加;

第六,组织特别法庭进行审判,针对这些案犯掌握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不公开审理。4、5两个月准备,6月初审判,7月底全国人大五届三次会议前结束……林彪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起诉,江青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

1980年3月底,又一项“绝密”等级的决定由中央书记处作出。这项决定是:一、现在“两案”领导小组对案子抓到底;二、中央政法委员会抓“两案”的程序,要严格按司法程序办事;三、对“四人帮”案要专门组织一个预审班子,由公安部负责……;四、彭真同志讲;审判委员会主任他不宜担任,12年没工作,不了解情况。从分管政法的角度他可以管一管。

在这四条决定背后,还有一次来自于胡耀邦、彭真等领导人之间关于此案的热烈讨论。

彭真讲:“对这帮人要有充分的估计。他们做了多少坏事?他们知道,我们不知道。按司法程序办事……要通过预审先核对事实。在会上决定的事,要弄清是谁提的方案,谁办的,谁拍板的,要搞得清清楚楚……一定要经过预审来核实。还有口供问题,法律上有证言,但我们办案一定要重视证据,只有口供没有证据不能定。”

他又说:“假定‘四人帮’罪行有一百条,挑最重要的二三十条就可以了。”

“有些事情牵涉到毛主席、周总理批的怎么办呢?”王鹤寿提出问题。

“首先要把问题搞清楚。”彭真回答。

胡耀邦讲:“审这个案件,是非常严肃、很有意义的工作,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要为维护党纪国法作出典范。这项工作的意义不亚于写《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义,具体有以下几条:

一、罪证要周密有力,人家考不倒。最重要的是要同毛主席的错误分开。这样做,符合历史的真相。

二、对罪犯要做好分化瓦解工作。要让他们认罪服法,要让他们中有的人能站出来讲真话。

三、处理要妥善。自始至终不要在生活上搞虐待。有些人还可以不判。有些人放出去也不要紧。”

彭真最后又讲:“……起诉书应当以证据做后盾,以预审作基础。四道程序把关,公、检、法是三道关,中央领导小组是第四道。现在的起诉书(草稿)不能拿出去,要把罪行列出来。……有不少是路线问题,我们是审理罪行的,路线问题我们管不着。公、检、法没有资格审查党的路线问题,也不应过问这个事……

从事实做起,只有事实,案件才靠得住。一定要注意三条:一是要客观,二是要全面,三是看本质。全面有两种,一是历史的全面,二是现实的全面。

要有个专门班子看原始材料。现在看原始材料的同志,将来审判时可以当顾问。必须把好人办错事和坏人办坏事区别开来。不历史地全面地看问题是不行的……”

但就在工作展开后不久,中共中央书记处那份“秘密审判方案”就下达了。

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头子。一个是前接班人,一个是“第一夫人”,邓小平看清了处理这些问题对历史和未来的特殊意义。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世界发布消息: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

1980年3月30日,全军“两案”审判工作会议召开。史进前副主任代表“两案”审判领导小组作了紧急布置。

于是,有在押案犯的单位专案组,接到迅速接触案犯的通知。总参、总后、空军、海军接到4月底前写完黄、吴、李、邱等人罪行材料的指示。林彪反革命集团案办公室各组,领受了加速进程的任务。就在这一天,对林彪反革命集团案审判方案(初稿)形成:

鉴于被告都是军人,需要组织特别军事法庭进行审判。法庭名称拟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

鉴于本案被告人较多,有的原职务较高,建议军事法庭由13人组成。拟请杨得志同志或粟裕、韦国清同志任庭长。拟以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名义起诉,并由12人出庭支持公诉。林彪反革命集团案,受审被告拟定25人,是一次审完还是分两批审完考虑了两个方案。不公开审理,最后宣布判决时,拟组织万余人参加大会……

以上方案在中央批准同意后,由有关单位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法律规定任命。

这份初稿,迅速报到新成立的“两案”审判指导委员会,并逐级上报到中央待批。

1980年8月,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在会见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时说:“这次审判将严格按照法律要求进行,但由于涉及到许多国家机密,所以将在内部进行,至于哪些情况公布于众,将由领导核心政治局常委会来决定。”

1980年秋天,审判继续推迟进行。

邓小平在统一党内的思想之后,他认为必须认真解决另一股“左”的力量。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是审判工作突破思想禁区、材料禁区、人的禁区和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关键。

要全面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不仅涉及对毛泽东晚年的评价,还要涉及毛泽东的接班人华国锋在任党中央主席后工作上的失误。这次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头子,一个是前接班人,一个是“第一夫人”。邓小平看清了处理这些问题对历史和未来的特殊意义。也就在这时,审判工作由秘密审判到公开审判有了转机。1980年9月4日,中央书记处开会制订出新的审判方案。

1980年9月8日下午3点,华国锋、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胡耀邦以及新当选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等人,走进福建厅。彭真正式向政治局委员们宣布:“10名主犯的罪行基本查清了。一边是黄、吴、李、邱加江腾蛟。谋害毛泽东有江腾蛟,他是‘三国四方’会议确定谋害毛泽东的指挥官。一边是‘四人帮’加陈伯达。陈伯达同林彪、江青两个集团的罪行都分不开。5加5共10个人。送常委的起诉书(草稿),拟判10个人。除江腾蛟外,9个人都是举世瞩目的。其他人另外审判,由最高人民法院、地方法院和军事法院分批陆续审判。

责任编辑:王翔
来源: 古今传奇·纪实版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