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列主义的顶峰[1966年]

2013-10-23 16:29:30 作者: 安娜.路易斯.斯特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谈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斥“争夺继承”的谬论

毛主席不断作出指示

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事例

学习为人民服务

工农兵掌握哲学

旧的教育制度应该改革

七亿批评家

【本刊讯】香港《文汇报》八月三日译载美国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一篇谈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文章,摘要如下:
  
《人民日报》六月八日的社论说,“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迅猛发展,引起了世界的震动”。我的朋友来信问:“究竟发生什么一回事?这些整肃是什么东西?”要充分答复这个问题,现在还为时过早。因为文化大革命涉及许多部门,而且每天增添新的项目。但有一些事情却是可以谈一谈的。

斥“争夺继承”的谬论

这不是“争夺继承”,而是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是由毛主席亲自领导的。这不是含有任何流血意义的“整肃”,但有些人也许由于滥用职权而被调动职务。在这件事上面的决定,不是专断的,而是经过中国人认为是世界上所发明的最直接的民主方法的调查。
  
自从“人民民主专政”于一九四九年在国家及国民经济中建立之后,十六年来,和在党内外的反对毛泽东路线并试图代之以他们的反党路线的一小撮“资产阶级分子”的斗争便已在继续进行。由于他们具有专门的能力,窃据了在学术、文化及教育部门中的领导地位,并且直接和间接地散播他们的观点。

毛主席不断作出指示

毛主席象惯常一样,给敌人充分的时间改正错误,或者去充分地暴露自己。他不断的作出指示。一九六三年,他指出,各种艺术形式——戏剧、电影等等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他还说: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艺术,岂非咄咄怪事。一九六四年,他在全国文联和所属各协会整风时又指出,十五年来,这些协会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执行党的政策,“做官当老爷”。
  
与此同时,一些关于革命艺术的突出事例已开始出现,例如现代京剧《红灯记》、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泥塑《收租院》,以及音乐节“上海之春”。许多作家去和工农兵一起生活,并在他们当中发现英雄的典型;《欧阳海之歌》是今天中国最受欢迎的小说。
  
对于正在出现的新艺术,我必须在以后的通讯中详述,但在这里可以简单叙述一下反对的势力。历史艺术或文化的“权威”说,“研究古的东西,为的是模仿过去的大人物;你永远比不上他们,但这可以使你成为有文化的人。”文化大革命认为,去掉这些用他们对知识的垄断来支配你的“权威”。研究古的东西,但不要模仿他们。你可以从这些古的东西知道过去,今天是从过去中发展起来的。你的工作是学现代的;深入研究,向创造文化的工农兵学习。从这里发现你的英雄,并且用今天的形式去表现他们。如果贝多芬今天对人民有用处,他仍然存在,并且受欢迎。但你的任务不是去抄袭贝多芬,或者硬搬沙皇的芭蕾舞。你的任务是去创造在你周围的生活的新的旋律。正如毛主席在《沁园春》词里所说:
  
“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普遍学习毛泽东思想——我在下面将详细谈到,已使全国各地的人民认识到中国的历史和中国革命所面临的危险,无论是表面伤害或暗中破坏。因此,当那些人嘲笑在艰苦日子中成立公社进而继续嘲笑农民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时候,人民即起来反击他们,而文化革命便告开始。
  
由去年十一月起,报纸上出现许多文章都是批评吴晗和邓拓,并且广泛包括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在内。他们多年来由北京市委所包庇的事实,导致把这个委员会改组,同时亦轮流把其他党机构进行改组,例如北京大学。
  
文化大革命的直接目的,就是要使人民在意识形态,文化和教育中建立他们的专政,正如他们十六年前在全国和国民经济方面的做法一样。要做到这点,他们必须推翻资产阶级学者的权威,这些学者正利用他们的学术地位去破坏革命。这是一场为了争取下一代的斗争。
  
文化大革命长远的目的是改造人的思想,这次革命是要把数千年来由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所造成的旧思想、旧文化改变过来,而由适合去建立社会主义和后来进展为共产主义的新思想、新文化所代替。
  
毛主席是善于掌握时机的。这次文化大革命在十六年前那些文盲的农民是不会做成的。它要等候到直至中国广大民众学会了写字和读书以及掌握发明机器的技术,并创造革命艺术的先例和自己开始去写哲学。
  
中国文化大革命达到高潮的前奏,就是人民学习毛泽东思想的运动。在一九六五——六六年的冬季《人民日报》用许多篇幅,去刊登人民和许多组织由于学习毛主席著作而改变了他们的世界观以及工作效能更大的事迹。西方报纸恶意地把这说成是“个人崇拜”和“神化毛泽东”。中国人没有把毛泽东思想说成是个人的,而称之为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毛泽东在四十年来已把这种思想加以发展,而这种思想将会活在他的精选著作中。这种著作就是:当代马列主义的顶峰。

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事例

中国报纸最近所刊出的报道,均强调出人民在学习了毛泽东著作后在日常的工作中获得了帮助。例如:一个公社的大队所种的农作物,几乎每秋都会被洪水冲毁的。但当该大队学习了毛主席的《矛盾论》后,就能分析出“主要矛盾”和调整播种的时间,种子的类别以及灌溉的方法,因而能够使农作物在洪水泛滥前获得收成。另一个例子是:一个只读了四年书的三十岁木匠,通过了学习毛泽东思想而在北京组织了其中一个最佳的木工队,并且还成为一名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的会员,一位普及科学的讲师和一本有关木工问题长达十万字教科书的作者。
  
又例如在上海一所医院的年青外科手术医生,在治疗灼伤时所取得的生还率比英美最佳的治疗还高,西方对此表示了怀疑。当那些医生把他们的成就归因于学习毛泽东思想时,西方国家会加以嘲笑。此外,当一名世界乒乓球冠军球员就他如何用学习毛泽东思想而取得胜利写了一篇文章时,这种怀疑的笑声就完全变为挖苦的嘲笑。
  
我初时也是不大相信的。对于那些到毛主席故乡访问的人在留言簿上所写的一切言词,我衷心表示同意。那些人写着:“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当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和“中国是世界革命的灯塔,而毛泽东就是那明灯”。但是,我并不相信学习毛泽东思想能够帮助去使农作物丰收。因此,我便到珠江三角洲上的劳动大学访问,那里的学生已把该地贫瘠的山地开垦为一个公园。他们对我说:“当然,我们在动工时是学习了毛主席的著作的”,当时,这不能使我心悦诚服。因此,我便用恐怕是不礼貌的讽刺话问他们:“当你们读毛主席有关这方面的著作时你们是在什么地方?你们是坐在那些贫瘠的山地上抑或是先建一间茅屋呢?”他们很有礼貌地回答说:“我们是在我们设在县城的办公室内读毛主席的著作的。第一个步骤是由县党委决定去开垦这个地区。当时有许多‘权威’反对说,树本在那样的土壤中是永不会生长的;另一些反对者说,这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当我们学习了毛主席的著作后,我们明白到我们要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要去开垦这个地区和用事实去完成把荒山变为良田的任务。因此,由于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所以我们就能够做到了”。这个决定使县城的机关工作人员参与三年的义务劳动,他们由此而证明了树木能够在那些山地上生长;后来,他们便注册为一所劳动大学的学生。在这时,我就看得出毛泽东思想是怎样能够产生实际的成绩了。
  
我已经决定去学习毛主席的著作。当我阅读毛主席的《实践论》时,我开始有所领会。我在写我的体会前先要说明一下:在六十年前我在芝加哥大学花了三年的时间去投考哲学博士的学位,而所得的结果就是使我憎厌了哲学,因此,我从此不想再去阅读一本有关哲学的书。我特别讨厌它们所谓的“认识论”或“知识理论”,这是一种无聊的、乱七八糟的说法。
  
现在,毛主席的《实践论》,仅以十四页的文字就写出了全部认识的理论,而文句又是一名农民也能了解明白的,甚至如果对一个文盲的农民读出来他也会了解的。这样的一个农民在听了之后将会立即感到获得了表扬和嘉许。他会明白到:每次当他掘地或收割时,这就是人的认识的开始,但这只是开端而并非是末端。我就在《实践论》的十四页中学到了一切。
  
但是,毛主席的著作是包含有数以百计文章的。大多数人在开始学习毛泽东著作时所学的三篇文章名为“老三篇”,这甚至在小学和可能在幼稚园也要介绍。艾黎告诉我,他无论去到那一处乡村,他都会发现到许多既不会读书也不会写字的老人很用心学习毛主席的“老三篇”,因此他们都能背诵得出来和能够在一起进行讨论。艾黎说,这种学习的结果,在人的品德中已创造出奇迹;同时,许多争吵的邻居和家庭亦已改善了他们的关系。

学习为人民服务

“老三篇”提出了生活的基本原则,儿童懂得“为人民服务”,这种服务是向全世界的,不分国籍或肤色,这些原则将一代接一代地传下去。工作上的成功方法一般是从毛主席的其他四篇文章中寻找的:《矛盾论》、《实践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和《人的正确思想是从那里来的?》如何运用这些原则的例子是不胜其数的。
  
在一所学院教授英语的一位美国朋友对我说:“我教的年轻人大部分来自贫下中农的家庭,这是最革命的阶级。”在一次自我批评会上,其中一位青年说:“我是家里第一个获得教育的人。当我到北京进一所大学学习外文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成了大干部,把家庭的地位提高了。但当我阅读毛主席的著作时,知道了这种思想是错误的,它会把我带回资本主义去。我获得教育不是为了提高家庭的地位,而是为人民和世界革命服务。克服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习惯思想是我最感困难的事情,这种思想是中国历代以来所存在的。”
  
在“学习毛主席思想”的很多事例中,体会“为人民服务”的深刻意义是主要的成果。一位姓高的盲农妇诉说了她的失明是如何和她不幸的婚姻结合在一起,她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并企图自杀,但被邻居们阻止了。后来一位刚从学校出来的女青年给她读了毛主席的著作,使她懂得了生活的目的,并和家庭及邻居发展了友好和互助的关系。除了这个关于个人理解的例子外,其他很多人都从毛主席的著作中得到了指示。一位姓方的货仓管理员为了做好他的工作来“为人民服务”,他开始研究使货仓里的货物不变坏的方法,他所发现的很多方法都被推广到其他货仓去了。
  
最先制造“人造胰岛素”的科学家们认为他们曾经在学习毛泽东思想中获得帮助,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有一个熟悉中国轻工业情况的朋友告诉我:职工们共同学习毛泽东思想,已经产生“惊人的突破成绩”。
  
工农兵掌握哲学

最重要的不是农业或工业的成果,而是这个事实:工人、农民、士兵和学生纷纷在中国每一个报纸和杂志发表哲学的文章,语言流畅,分析明确,列举具体的材料和科学的论据。
  
《哲学研究》杂志发表了工人、农民、士兵和革命干部在研究毛主席著作所写的一百篇哲学文章。各式各样的日常工作,均当作一种科学来处理,才能掌握科学的规律,因而才能够改进科学的技术。
  
若干年前,中国人口大部分仍然是文盲,如今在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和共产党的世界观的武装下,自动自觉地寻求不仅国家和经济的,而且成为文化、教育和艺术等的整个上层建筑的主宰者。
  
美国的一个朋友写道:“我对于革除北京大学校长的职务,表示遗憾。”北京大学的学生们并不认为遗憾;他们敲锣打鼓,拿着花环游行到天安门欢呼起来了。我的消息是由一个美国教员提供的:
  
北京大学革命运动的第一炮,是在校长被革职数天以前打响的。有七个人张贴了大字报,指责北京大学党委跟邓拓集团积极勾结并严重地阻挠学生们所作的批评。随后展开了数天的激烈的争论,上述的大字报署名者七人被恶毒地抨击为“反党”。六月三日,北京市委改组,同时北京大学的新党委名单也发表了。由此观之,最高当局支持了学生提出的指责。
  
来自邻近学校和学院的学生,以及北京各工厂的工人——共有数以千计的人数——进入杨柳成行的古老的北京大学校园,敲着锣,呼口号,支持教职员和学生们展开的批评。一所小学的学生们步行五公里去欢呼喝采。同时,学生和教职员们对于他们认为不妥的东西便展开批评。这通常采取了大字报的方式,大字报是写在彩色的纸上的。不久,这座庞大的灰色的建筑物,被贴满了红色、粉红色、绿色和黄色的大字报。没有人上课,因为每个学生都去参加这个严肃的运动,讨论大字报并提出他们自己的意见——关于观点的和关于有牵涉的人的。
  
“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一年前已在北京大学开始,但它没有搞出个名堂,因为该大学的党委对所有的批评者作出一种报复的反击。在这个时候,党委本身受到攻击,而久矣乎受到压制的批评者抒一口气了。积累起来的证据显示:陆平集团一向歧视工人和农民出身的学生的就学权利,他们从入学考试至毕业后分配工作都受到妨害。在法律系中,陆平集团要求学生研读一千五百本古书然后发表意见,去冲淡学生的不满。他们曾把一个研究生拖下讲台,因为他试图揭露他们的阴谋。所有这种事情,现时已揭发出来了。现已展开讨论当前的局势至一连串的问题:如何建立一所施行“真正社会主义教育”的大学?如何培养一种新的知识分子,而这种新的知识分子不会在一个世代之内变成一种新的特权阶段的一部分。

旧的教育制度应该改革

一般认为:中国目前的教育,是古时封建教育和一些西方资本主义的概念加上一些苏联方法的混合体。同时苏联的教育方法是来自西方的。“在世界上,还没有建立社会主义教育的真正制度。我们需要创这样的制度。这是问题的所在。现时,这个讨论在全面地展开。”
  
有一个朋友的十二岁女儿在一个早晨告诉她的母亲说:“我们今天没有上课;我们要进行批评了。”她自豪地解释说:每个人可以批评授课的方法,他们喜欢或不喜欢教员的是什么东西。“这不是一种敌意的批评,而是为了每个人的好处,因为教员不是敌人哟。”她知道各种的“矛盾”,如毛主席所教导的。
  
在一所大规模的中学,学生们指出校长经常讽刺人民公社、大跃进和共产党报纸的准确性。这个人是否仍然当校长,迄今还未获悉;他一定会知道:学生们是有长久的记忆力的。来自学生的书信,指责这种考试制度是一种封建制度加上资产阶级残余一种学阀制度。在颁布延迟六个月招考大学生的命令以后,上述的函件纷纷发表出来了。有人建议:高中毕业的全部学生应要立即下乡下厂,以便取得他们升学的批准。这不是按照“高分”——而要得工农的批准。上述的建议是由毕业班本身提出的。

七亿批评家

《人民日报》六月八日在题为《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的社论中说:“有人说,‘中国七亿人都是批评家。’不管说这句话的是什么人,不管他们对这件事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这句话反映了一个事实……”
  
中国的教育、文化和政策制定机关抽出平时工作时间的一半来讨论他们的机关是否有存在的理由,如果有的话,是什么理由和如何存在下去?这件事情再也不使我感到奇怪。《人民日报》后来在六月十七日说:“这个移风易俗的任务是人类史无前例的。”我对此也不感到有什么奇怪。(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完)
  
原载《参考消息》,出版日期:1966.08.10~1966.08.11

责任编辑:张斌
来源: 参考消息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