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十字军之殇” 尼科波利斯会战(1396)

2014-05-14 19:07:24 作者: 阿里斯托克勒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尼科波利斯会战被广泛视为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的覆灭,十字军在尼科堡的失败使保加利亚的希望幻灭。这也是十字军最后一次东征。损失惨重使得十字军东征划上了一个相当耻辱的句号。此次参战的无数欧洲名门的贵族骑士死伤惨重,只有少数人得以逃脱,而他们显赫的战旗和家徽都成了奥斯曼帝国的战利品... 土耳其人在尼科波利斯的胜利使以后欧洲人联合抵抗土耳其人的信心丧失,土耳其人得以继续对君士坦丁堡施压,并牢牢控制着巴尔干半岛,对中欧的威胁更加明显。

公元1396年匈牙利国王,卢森堡大公西吉斯蒙德(Sigismund of Luxemburg  )在西方十字军联军的支持下,发起了了第二次保加利亚战役,试图从土耳其人的手中攫取东欧...(此前由于该大公的错误战略,使得东欧尽数落入奥斯曼帝国之手)。

西方联军跨过多瑙河,攻克了两座城市,杀光了驻守的土耳其军队(包括战俘在内!土耳其人大为震惊),然后向中保加利亚最大的城市尼科波利斯(Nicopolis)前进。然而,之后西方联军缓慢的速度(十字军的老弊端)使得土耳其人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应。奥斯曼苏丹“雷电”巴塞耶特命令其驻欧洲军队在亚洲主力到来前不得擅自出击,他自己则召集亚洲军队跨过达达尼尔海峡并最终在军事重镇安德里亚那堡(Adrianople,很讽刺的地名,这里阵亡过一个罗马皇帝...)集结起自己的全部力量。之后巴济扎得率领军队通过强行军逼近了尼科波利斯,当西吉斯蒙德的侦察骑兵发现土耳其人的时候,他们距离尼科波利斯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

巴济扎得的土耳其军队以及塞尔维亚盟军的总兵力可能与之相差不大。但是他们彼此的兵力组成大为迥异,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局。

土耳其方面采用的是已经逐渐成熟并经受过蒙古人考验的“奥斯曼军事体系”。

西帕希(Sipahi):  奥斯曼土耳其从为数众多的突厥部落中异军突起并非偶然,除了出色的君主层出不穷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实行的Timar制度。Timar制度跟欧洲的封建制度非常相似,即土地被分成小块(Timar)给领主,而领主们则为苏丹提供军事服务。然而,Timar制度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在早期(也是该制度最成功的时期),被分封的土地不具有继承性。一旦土地所有者死亡,土地会被收回。地主的儿子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服军役)来获得新的土地。可以想象,随着人口的增加(包括出生和外来人口的进入),就需要征服新的土地,成为一种征服的循环总之,这支封建骑兵是奥斯曼军早期的主力,其中包括突厥传统的使用弓箭的轻骑兵和身披锁子甲使用长矛的重骑兵。

西帕希骑兵如果不能在战场上表现卓越而退役,等代他们的会是相当穷困的田间生活---剑与土地的制度下,奋勇杀敌是最好的选择。 无论是吃苦耐劳还是遵守纪律上,西帕希比他们的欧洲同行实在好太多了....  欧洲的骑士老爷们仗着家世横行四方当刺头的时候,西帕希作为军力被牢牢握在苏丹手中...

图2:1,土耳其矛兵,15世纪。2,西帕希骑兵,15世纪。3,土耳其重步兵(非耶尼切亚,后者此时尚以小规模弓兵组成)

近卫骑兵:没有哪个君主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在那些封建领主身上,一支自己掌握的近卫军是必不可少的。西帕希骑兵就是苏丹自己掏钱组建的亲卫队(和西帕希不同,他们拥有更好的训练和装备,同时在财政上完全依赖苏丹),其成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兵种基本上完全是锁甲重骑兵。

很多人错误的把西帕希和近卫骑兵混为一谈,实质上二者是完全不同的。

耶尼切亚近卫军  Janissaries

奥斯曼帝国军队中最有名气的自然是大名鼎鼎的耶尼切亚军团,也被称为“新军”。其组建方式是从基督教村落里面挑选7到10岁的儿童,送到军营里面进行10年的严格训练而成。理论上不要求他们皈依伊斯兰教,不过多数最终还是成为了伊斯兰教徒。耶尼切亚军团是苏丹的私人财产,或者说士兵实际上是奴隶。 在耶尼切亚军团出现的最初两个世纪里,他们是苏丹最可靠的军队,对于自己的主人具有无限的忠诚。然而跟历史上其它类似军队一样,随着中央权利的衰落,耶尼切亚军团开始演变成king-makers,就像千年前古罗马的前辈Pretorians一样。 具有严格纪律的耶尼切亚很少有逃亡的现象,阿尔巴尼亚英雄Scanderbeg大概是唯一有名的一个例外。而耶尼切亚如此忠心耿耿的原因除了10年的军营训练外,巨大的利益回报也是一个关键因素。早期的苏丹们几乎是习惯性的从耶尼切亚军团中挑选各级官员(甚至包括维齐尔---伊斯兰国家的一种高官,大维齐尔几乎是相当于宰相了)。统计表明在14,15和16世纪,三分之二的奥斯曼帝国grand viziers来自这些基督教奴隶们。正是这些锦绣前程吸引着耶尼切亚战士们前仆后继地战斗到最后一刻。由于训练有素,耶尼切亚军团成为奥斯曼帝国军事机器中最可怕的部队。耶尼切亚军团的主体是使用弓箭的轻步兵,当然作为从小训练的战士,他们在肉搏中同样是可畏的对手。然而,在1396年,耶尼切亚军团的规模还很小。在尼科堡战场上,可能只有一支千人左右的力量,对战局无法起到足够的作用。  在中后期,耶尼切亚开始使用火枪,同时随着军力的扩大,开始逐渐走向腐败和堕落(中后期许多穆斯林权贵将子嗣伪装成基督徒送入,以求闻达.... 他们开始学前辈马穆鲁克操纵朝政,直至被忍无可忍的苏丹剿灭...)

图2:1.沃伊尼克(voynik,或作voynuk)步兵,死囚兵?炮灰兵?来自被征服的瓦拉几亚(特兰瓦尼西亚,就是吸血鬼的传说和德古拉大公那片土地...),1500年 2,耶尼切亚弓兵,1500年。(不要以为是弓兵,就可以在近战上占便宜了,事实上从小训练的战争机器耶尼切亚作战能力接近恐怖...)3,北非弩手,16世纪

后期的耶尼切亚多由身强力壮的高加索白人组成,他们也把持了奥斯曼帝国相当多的官位...不过尼科波利斯会战时,尚由巴尔干地区的基督教家庭被征血赋而来。

塞尔维亚骑兵  作为巴济扎得的臣民,塞尔维亚王子斯特凡·拉扎列维奇率领的塞尔维亚军也出现在尼科堡战场上。其主体是欧洲式的封建重骑兵。塞尔维亚骑兵在巴尔干地区颇有威名,是巴济扎得手下一支强大的力量。不过信仰基督教的塞尔维亚人忠诚值得怀疑,巴济扎得只有在面对匈牙利人的时候才能放心使用他们,因为民族仇恨在这里会压倒宗教认同。后来证明,塞尔维亚骑兵是一支完全可以信赖的强大部队。

除此之外,奥斯曼军队还拥有一些雇佣的(或者是跟随军队抢劫的)杂牌步兵弓箭手和骑兵弓箭手,不过他们显然不是主要力量。

综合而言,尼科波利斯战役中的奥斯曼军队主体是典型的轻重骑兵混合战术系统。这样的部队并不少见。一千多年前卡尔海战场上帕提亚名将苏雷那斯的那支部队,一百多年前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骑兵,在战术角度上看,跟1396年尼科堡的奥斯曼军队没有什么分别。随着强大的耶尼切亚军团的崛起(补充了奥斯曼军队的短板---当世最强横的步兵,同时提供了保持长期优势的弓兵。),奥斯曼军队的战术系统将更加完善,不过这是尼科堡战役之后的事情了。

欧洲联军方面, 除了作为主力的匈牙利骑兵,基督教联军当中的另外一个组成部分是来自西方的十字军骑士。其中主力则是来自法国的骑士。6000名西方骑士仅仅占到匈牙利骑兵总数的1/10而已,然而他们很可能是尼科堡战场上战斗力最高的部队。原因则是装甲技术的发展。 前面说过,新式的板甲(plate armor)取代锁甲(mail armor)的革命发生在14世纪末到15世纪初。而西方的法国无疑是走在欧洲前列的国家。尼科堡战场上的其他重骑兵,不论是匈牙利人还是土耳其人或者塞尔维亚人,都还在使用锁甲。而法国骑士们则有可能已经装备了板甲。早在克勒西和普瓦迪埃战役中,最好的英国骑士的铠甲跟法国人比起来“就象是叫花子”,而到1415年的阿金库而战役中,法国步行骑士们几乎全部都使用板甲。1396年来到尼科波利斯的法国骑士们大多来自富有阶层,因此也就更可能率先换装昂贵的新式铠甲。另一方面,处于百年战争间歇的法国人毫不缺乏战斗经验。后来的战斗证明,尽管之前和之后都被英国人打的落花流水,法国骑士在面对东方的土耳其人的时候仍然显示出强大的实力。 

图3:1,(匈牙利)库曼轻骑兵(下马) 1375年。2,阿尔巴尼亚战士(弓手),14世纪。3,匈牙利封建骑兵 1350~75(匈牙利主力,标准装备仍为锁子甲)  ---可以看出,匈牙利的骑兵组成与蒙古相似。

图4:1,塞尔维亚步兵,14世纪(此时尚未被奥斯曼征服,与匈牙利世仇,会战时塞尔维亚骑兵作为奥斯曼藩属国进攻十字军联军)。2,保加利亚(pronoia?无法译出)骑兵 3,某位领主

(彼时的法国骑兵图片实在难以找到,找来找去,都是勋爵和贵族的图,不具有代表性...)

战前部署

巴塞耶特在抵达尼科波利斯以后,选择了防守。他对地形非常熟悉,选择了尼科波利斯以南4英里的一处高地,在阵地的两翼都有可以隐藏预备队的溪谷。巴塞耶特在主力的前面设下了三道防线:第一线是杂牌的轻装弓箭骑兵,弓骑兵的后面是大量削尖的木桩组成的工事,而木桩的后面是大批的杂牌轻步兵弓箭手。在防线的后面,是奥斯曼的主力西帕希封建骑兵。而近卫骑兵和塞尔维亚重骑兵分别隐蔽在主力骑兵的两翼作为预备队。巴塞耶特计划是用前面的那些杂牌军作为诱饵引诱西方联军骑兵进攻,当敌方的骑兵在陷入混战并被防线打乱阵型后再以以逸待劳的己方重骑兵发起三面冲锋,分割并吃掉敌军。而西吉斯蒙德也是一位有能力的统帅,他的计划是先用自己的弓箭轻骑兵进攻,在扫清道路并且确定奥斯曼主力位置以后再投入己方强大的重骑兵。(如果这个计划实现,双方将是一场血战,没有任何一方有明显优势...)原先负责侦察任务并且在战前发现土耳其军的瓦拉济亚(Wallachia)王子John Mirtcha自告奋勇率领轻骑兵打头阵,这正与西吉斯蒙德的计划不谋而合。然而狂妄自大的法国骑士们拒绝了这个合理计划。最终法国贵族老爷们丢下其他军队独自走上了战场,而被气坏的西吉斯蒙德也显然没有紧紧跟上去的意思。战斗开始前,西方联军就自己先来了个内讧。

法军骑士的覆灭

勇猛鲁莽的法国骑士直接向奥斯曼军队的第一道防线发起了进攻。第一线的土耳其弓骑兵在发射了两轮箭雨之后就向左右两侧撤退,露出了之前由于视线被挡而一直没有被发现的第二线木桩工事以及工事后面的第三线步兵弓箭手。运动到两翼的轻骑兵则迅速组成两个战斗群包抄法军的侧翼。至此法国骑士们正面被木桩所阻,侧翼被包围,并且受到三个方向的弓箭洗礼,可以说立即陷入了困境。 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尼科堡战役的关键时刻,如果陷入不利的法国骑士们能够后撤与匈牙利人汇合,则尚有取胜的机会。然而对于狂妄自大的西方骑士来说,会做什么根本就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在伟大骑士精神的鼓舞下,已经杀红了眼的法国骑士直接向那些正指向战马胸部的尖利木桩发起了冲锋。许多骑士直接被钉死,更多的则被弓箭射倒,受伤的人不计其数。(法国人死性不改,19年后和英军的阿亚金库又重演了一遍悲剧...法国的骑士老爷们仗可以输,傲气却是一点不少的... 而且真的很缺乏打仗的天赋,...)

然而大部分骑士还是冲过了这些木桩(大约是从间隙穿过或者越过,也可能挑开了一部分木桩)。虽然冲过去的骑士完全失去了队形,还是把第三线的土耳其轻装弓箭手杀的四处逃窜。只怕这些本以为躲在木桩后面能很安全射箭的杂牌军们做梦也想不到还有疯子能这么硬冲过来。 大约巴济扎得也没有想到几千名法国骑士就突破了自己的三道防线,不过诱饵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如今的法国骑士们不但伤亡惨重,队形混乱,而且处于背对木桩的不利境地。抓住这个有利时机,位于主阵地的奥斯曼主力---西帕希封建骑兵发起了冲锋,于是双方展开了一场殊死的肉搏。一方的长矛和长剑对上另一方的长矛,钉头锤和弯刀,谁也不肯后退一步。最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尽管承受了惨重的伤亡,法国骑士却击退了这次进攻。然而尚未等他们有时间喘口气重新组织一下,巴塞耶特又派出了自己最后的王牌。一直隐蔽在侧面,身披锁甲的近卫重骑兵向已经精疲力尽的法国人发起了侧面攻击。于是法国十字军劫数难逃,被彻底打垮。许多人战斗到最后,只有极少数逃脱。 整个战斗过程中,西吉斯蒙德率领的基督教联军主力都没有参与。可能因为战斗过于迅速,更大的可能是被激怒的国王决心让法国人自生自灭,然后独立进行自己的战斗。战后法国人大骂匈牙利人是“叛徒”和“胆小鬼”,当然这个指责没有道理,因为是法国骑士自己丢下主力前进,而匈牙利人在晚些时候勇敢的进行了自己的战斗。不过平心而论,不到6000人的法国骑士与10倍于己整个奥斯曼军队(除了土耳其人的盟军塞尔维亚重骑兵)进行了交战。直到巴济扎得拿出西帕希近卫重骑兵后方才落败,确实显示了强大的实力。除了训练有素外,先进的铠甲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另一方面,西吉斯蒙德虽然是不错的统帅,却缺乏王者的气度。如果他能不计前嫌的紧跟在法国人后面发起进攻,只怕战役结果将会改写。很可惜,只是“如果”了。法国骑士虽然战斗力很高,然而却是让任何指挥官都头疼的绝不肯乖乖听话的“刺头”,虽然平素自诩为高贵的贵族和勋爵,只怕在遵守纪律上尚且不如普通士兵...  这一点和同行西帕希骑兵比起来,差的简直太多了...  (一流的个人作战能力,二流的指挥官,三流的战略意识,决定了大多数时间,欧洲骑士只能在小说里继续自己的“传奇”,而面对蒙古,奥斯曼等外敌,呆板的传统战法毫无用处.... 此外,古代的欧洲在军事方面相当不擅长学习。他们的对手奥斯曼帝国从阿拉伯人那里完整的学习了欧洲的军事制度,而欧洲对对手却所知甚少... )

拿破仑曾说过,一个法国骑兵绝非一个马穆鲁克(古代埃及骑兵)的对手,而十个法国骑兵堪堪与马穆鲁克平手,一千个法国骑兵,却可以战胜1500个马穆鲁克---由此夸耀法军的纪律与训练的重要性...不过在1396年,这句贬低之言可以原封不动的送给装备战力都占优却没有法国骑兵

匈牙利骑兵的进攻

据记载,西吉斯蒙德率领匈牙利骑兵向战场开进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受伤和无主的战马迎面而来,从而昭示了前哨战的悲剧。西吉斯蒙德并没有退缩,而是率部奋勇投入了战斗。实际上这时候的局势对西方联军并不算糟糕。土耳其人的三道防线都被击破,原先隐蔽的西帕希近卫骑兵作为一支伏兵的作用也已经不复存在。奥斯曼军队只能匆忙重新集结起来准备面对兵力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基督教联军主力。 西吉斯蒙德的匈牙利骑兵直接从正面发起攻势,轻易的打垮了勉强集结起来的杂牌轻步兵弓箭手们,然后与奥斯曼骑兵(应该包括主力西帕希封建骑兵以及近卫重骑兵)正面交战。激战正酣之时,匈牙利军队突然遭到大批身披锁甲重骑兵的侧翼突击。这当然是巴济扎得留下的最后一支伏兵,即Stephen Lazarevitch率领的塞尔维亚重骑兵。西吉斯蒙德的军旗倒下了,匈牙利人溃逃了,最先逃跑的是Voivode Mirtcha的瓦拉济亚人。匈牙利军队逃回营地,然后直奔停泊在多瑙河边上的补给舰队,人人都想着逃命,几乎是一溃千里,被杀的被杀,淹死的淹死,被俘的被俘。战前强大的匈牙利军主力在一天中烟消云散。

尾声

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可能因为被本方的惨重伤亡激怒,同时作为对之前西方联军屠杀奥斯曼战俘的报复,巴塞耶特命令杀光所有的战俘,只留下John of Burgundy和其他少量显赫贵族以便换取赎金。数千人在这些高级战俘的面前被砍头,后者则被强迫观看这一血腥场面。而当大约超过1万人被屠杀后,巴塞耶特改变了主意,命令将剩下仍旧为数众多的幸存者卖为奴隶。在尼科堡战役中,土耳其一方胜利可谓合情合理。巴塞耶特得表现了出色的指挥能力。预设战场,在主阵前精心设置三道防线,在侧翼布置两支伏兵,无一不显示其老谋深算之处。事实证明,尽管法国骑士的战斗力可能超过了巴塞耶特的预期,最终却是那两支伏兵先后两次决定了战役的结局。至于西方联军就乏善可陈,西吉斯蒙德最初的计划也算是不错,却由于内部矛盾未能实现。整个战役中,基督教军队只是一味的正面硬攻,加上内部未战先乱,失败自然不可避免。尼科波利斯战役是长达百年的土耳其—匈牙利之战的第一幕,本来也完全可能成为最后一幕。因为匈牙利军队的精华在尼科堡几乎全军覆没。若非巴济扎得对亚洲事务的异常兴趣,匈牙利的乃至整个基督教东欧的前景都将十分黯淡。然而巴塞耶特似乎更关心征服小亚细亚的那些塞尔柱突厥酋长们。而他在东方终于激怒了另一个更强大的灾星 “跛子”帖木儿。奥斯曼帝国被征服,内乱数十年,若非如此,恐怕匈牙利难逃覆灭的命运...

尼科波利斯会战被广泛视为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的覆灭,十字军在尼科堡的失败使保加利亚的希望幻灭。这也是十字军最后一次东征。损失惨重使得十字军东征划上了一个相当耻辱的句号。此次参战的无数欧洲名门的贵族骑士死伤惨重,只有少数人得以逃脱,而他们显赫的战旗和家徽都成了奥斯曼帝国的战利品...

土耳其人在尼科波利斯的胜利使以后欧洲人联合抵抗土耳其人的信心丧失,土耳其人得以继续对君士坦丁堡施压,并牢牢控制着巴尔干半岛,对中欧的威胁更加明显。

此战之于欧洲,犹如恒罗斯之战之于大唐... 失败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虽然短时间内尚无体现...  拜占庭企图缓解压力的幻想破灭了,而欧洲诸国也忙于内斗,再无力发起东征(英法百年战争临近),中欧开始逐渐伊斯兰化,为日后波黑战争的人间炼狱埋下了伏笔...  全军尽墨的匈牙利如果不是因为走了好运,恐怕“基督之盾”(匈牙利的赞誉和美名)就要变成“真主之盾”了...最大的得利方毫无疑问是巴塞耶特一世,然而他放弃的唾手可得的中欧,将目光投向了亚洲...然世上并未永恒的胜利,他的荣耀与威名终结于于1402年的安哥拉之战。

相关推荐: 十字军奥斯曼帝国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