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后周攻南唐寿州之战:中原王朝打开通向江南的门户

2014-05-30 12:30:3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寿州在今安徽境内淮河南岸,位于淝水入淮之口,是古代南北交通的咽喉,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读史方舆纪要》载“自淮而西以寿阳(即寿州)、历阳(今安徽和县)为之表,则建康(今江苏南京)、姑熟(今安徽当涂)得以遮蔽”,又说寿州“控扼淮颍,襟带江沱,为西北之要枢,东南之屏蔽”。后周世宗显德二年(公元955年)十一月至显德四年三月,后周和南唐在这里进行一场激烈的争战,战争以后周胜利南唐失败而告结束。这是由五代的南北分裂割据向四海统一进程中的一次重要战役。本文试图对这一战役及其历史地位进行评价。

一、战争缘起及进程

后周建立后,对内加强中央集权,削弱藩镇势力,并除去苛刑峻法,稳定了统治。周世宗登基后,又在北方击败北汉与契丹的联军,在内外条件皆已成熟的情况下,世宗慨然有“削平天下之志”。其第一个目标是后蜀,经过短短数月战斗就夺取后蜀的秦、凤、阶、成四州。当攻蜀之战还在进行之时,世宗又采纳先前王朴之策,即著名的“先南后北”战略,发动对南唐的淮南大战。但在具体的作战中,他并没有采用王朴的“以轻兵骚扰”方法,而是一开始便用重兵攻击南唐的重要军事据点寿州。而且,他亦不以灭南唐为目的,在夺取淮南之地后,其作战方向又转移到北方。

寿州之战是淮南大战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战争。后周从战争一开始就进攻寿州,其后发动正阳、清淮之战是为了消灭南唐援助寿州的援军,扬、泰地区的战斗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要牵制南唐,使之无暇继续援助寿州。可见,寿州之战实为双方胜负的关键所在。

南唐历来重视对寿州的防御,刘仁瞻任寿州守将前,“髙审思守寿春,大为儆备,晨夕出号,刁斗相属,躬率士卒,缮完城堑,楼橹渠荅,色色整饬”,所以马令《南唐书》中有“显德之役,寿州城隍最坚,亦审思之遗绩尔”。

虽然后周的攻势是自寿州开始,但正阳之战却是双方在开战后爆发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战斗。显德二年十一月乙未,周世宗下令征伐南唐,他任命李谷为淮南道行营都部署,王彦超为行营副部署,率领韩令坤等十二名将领,拉开了淮南之战的序幕。为抵御后周的进攻,南唐亦派出大批援军北上,“以刘彦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将兵二万趋寿州(今安徽寿县),皇甫晖为应援使,姚凤为应援都监,将兵三万屯定远(今同)。”面对南唐的大批援军,后周此时正在进攻寿州的李谷感到军力有所不及,“随燔其粮草而退。军回之际,无复严整,公私之间,颇多亡失,淮北役夫,亦有陷于贼境者。”周世宗断定南唐军必定会追袭,为减少损失并打击敌人,即遣李重进急赴正阳以援李谷。

因李谷之退,南唐军内部在是否追击问题上出现了分歧。寿州守将刘仁瞻认为“周师奸谋,恐其设伏”,故主张“养锐以俟其隙”,但率军来援的刘彦贞却是个少长富贵、莫知兵法、不经战斗、多喜虚誉之人,因而执意追击敌人至正阳时,后周的李重进已先至,所以刘彦贞之军还没来得及吃饭就与后周军发生战斗李重进率优势兵力很快便击溃南唐军,除张作约领一小部分败军逃到寿州外,其余基本被歼,后周军“斩彦贞,生擒咸师朗等,斩首万余级,伏尸三十里,收军资器械三十余万。”并造成南唐江淮间的混乱,“时江淮宁久,民不知兵,大军既败,莫不惶怖,诸郡无备,皆弃城而北。”后周由此打开通往南唐江淮之地的大门。

显德三年正月,刘彦贞正阳之败后,后周军即对寿州展开围攻。周军“围之数重,以方舟载炮自淝河中流击其城,又束竹数十竿,上施版屋,号为竹龙,载甲士以攻之,又决其水寨入淝河,攻之百端”。得宜于坚固的城防与刘仁瞻的善守,后周军一直未能攻下此城。至五、六月间,江淮梅雨到来,“淫雨弥旬,周后营寨水深数尺,淮淝暴涨,炮舟竹龙皆漂南岸,为唐后所焚,周兵多死。”在这种不利情形下,周世宗被迫暂缓对南唐进攻,六月戊戌领兵北返,但留李重进等围寿州。

周军在江淮间兵力的削弱,给南唐以喘息之机。显德三年七月,南唐开始在一些地区展开反攻,夺下舒、和、蕲等州,而后周又主动放弃扬、泰,向寿州集结。这是一次非常有利的各个击破敌人的时机,南唐诸将请邀险隘击之,但在南唐政府中地位、影响都很大的宋齐丘却认为“如此,则怨益深。乃命诸将各自保守,勿得擅出击周兵”。故各路后周军得以安全到达寿州,“由是寿州之围益急。”为解寿州之围,南唐齐王景达率军五万援寿州,这时双方主力都聚集在寿州附近,因而决战之时亦已到来,在此战之初,南唐对后周展开了一些攻击,但掌握南唐援军军政的监军陈觉却秉承宋齐丘不与后周构怨政策,没有同后周决战的决心。故而南唐未能利用后周军在淮南兵力暂时削弱的大好时机,主动发动全面攻击,如此,双方在对峙中相处了半年之久,直至显德四年二月,周世宗再次南下征讨南唐。

显德四年三月,周世宗至寿州,立刻对营于紫金山(位于寿州南)的南唐援寿之军展开进攻,第一天就“连破数寨,斩获数千,断其来路,贼军首尾不相救”。在后周军的巨大军事压力下,加上南唐军内部不和,“监军使陈觉与朱元有私隙,召元之濠州讲事,且欲害之,元不往,觉因奏元不受节制,元宗遣杨守衷代元,且召还都,元愤怒,以其众降周。”朱元率所部万余人举寨降后周,不但削弱了南唐军的实力,而且破坏了南唐在寿州以南紫金山上的部置。后周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不待南唐军作出相应的调整,在朱元降后立即发动攻击,击溃紫金山上的数万南唐军,生擒南唐大将许文缜、边镐等。由于周世宗事前已料到南唐败军将沿淮东逃,并派赵晃将水军数千沿淮而下作好准备,结果南唐军东逃失败,“战溺死及降者殆四万人。”彻底粉碎南唐解寿州之围的企图。自显德三年正月后周围攻寿州至此,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援军既败,而其主将刘仁瞻又病重,就更削弱了守军的斗志,同月丙午,寿州降,后周最终取得了淮南之役中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胜利。

二、战争胜负原因

在这场战争中,出现如此结果,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以下从几个方面简单说明。

此战所发生的寿州是南唐江北十四州的北面屏障,在经济上,其“土壤膏沃,有茶、盐、丝、帛之利……廛里饶富,多高赀之家,扬、寿皆为巨镇”。在军事上,所谓守江必守淮,南宋名将赵范言曰:“有淮则有江,无淮则长江以北港汊芦苇之处,敌人皆可潜师以济,江面数千里,何从而防哉?”杨万里也说:“固国者,以江而不以淮固江者,以淮而不可以江也。”所以后周选择此处作为其进攻目标,既可以利用当地丰富的资源,扩充自身实力,又可削弱南唐,使自己在北伐时无后顾之忧。

与后周蒸蒸日上的国势相比,南唐的实力此时已大大削弱。元宗李璟即位后,重用陈觉、冯延鲁等。他们对内排挤他人,侵蠹政事,对外挑起边衅,相继发动了对闽、楚的战争,这两次战争南唐都是先胜后败,损失大量人力物力,如攻闽之战中,南唐军为吴越军所败,“唐兵死者二万余人,委弃军资器械数十万”,所以《钓矶立谈》中也说到“由是构怨连祸,后结而不得解矣,未及十年,国用耗半。”在这种实力的此削彼长之下,南唐已不能像其前身吴抵御后梁那样来抵御后周。因此,后周于此时进攻南唐,是占有了明显的优势。

即便如此,南唐在寿州的坚守也有近一年半的时间,这主要得益于其恰当的地理位置、坚固的城防。寿州紧靠淮河,便于南唐发挥水军特长,在其被围期间,南唐就曾多次以水军增援之,而后周军的攻城则因之有诸多不便。然则更重要的是刘仁瞻善守,在战争之初,“唐人闻周兵将至而惧,刘仁瞻神色自若,部分守御,无异平日,众情稍安。”

在长期被围期间,也没有一味的消极固守,当条件允许时,他也曾以攻代守,主动出击,袭击后周围城军的“城南大营,俘斩数百级”,这样既可鼓舞守城部队的士气,又扰乱了敌人的行动。当被围日久,获胜之望已微时,刘仁瞻的幼子“幸其父病,谋与诸将出降”,仁瞻立命斩之,此种大义灭亲的精神感动了寿州的将士,“于是士卒皆感泣,愿以死守。”这些都是南唐能够坚守寿州如此之久的原因所在。

在用人上,南唐在正阳的失败不能不说与用刘彦贞为将无关,其后又以陈觉为监军,致使朱元以万人叛。此外,南唐江淮间很多地方的守将也在后周的进攻面前望风而降;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唐无忠臣良将,如刘仁瞻之守寿州、张彦卿之守楚州,都已竭忠尽智,给后周以一定阻力。可见,南唐是未能充分地利用这些人,因其政治腐败,在关键时刻往往以庸人为将,才导致战争的失败。

在兵种上,双方于战争之初是各有所长,南唐有舟楫之长,善于水战。但江淮地区的水网并不发达,因而水军之用也很有限,只是在援寿州之时发挥了一些效果。由于后周善于吸取敌人的长处,南唐的水军无法再继续控制水道,而后周则水陆并进,一路自淮直攻至长江,使后周军具备渡江南下的可能,所以后周水军在最后迫使南唐屈服上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与南唐相比,后周地处北方,易于得到马匹,在和北方游牧部族的作战中,又锻炼自己的骑兵,故它有明显的骑兵优势。而南唐则很难利用这样的条件,所以很难做到知己知彼,在作战中也往往因不明敌势而趋于保守,总是处于被动之中。此外,骑兵的突击能力强大,在两军对垒中,可以一举冲垮敌人。如正阳之战中,刘彦贞“施利刃于拒马,维以铁索,又刻木为兽,号捷马牌,以皮囊布铁蒺藜于地”,从中可以看出他对敌人骑兵威胁的惧怕,虽然南唐军作了些准备,但结果仍为后周军一鼓而败。因而,没有骑兵的南唐军在野战中的劣势是非常明显的,这也迫使南唐军一般都是据城寨而守,基本以失败告终。此外,后周还利用骑兵扩大战果,显德四年正月,后周大破南唐军于寿州城外后,就曾以骑兵循淮河两岸追击南唐的溃兵,全歼了此部敌人。到后周建立起自己的水军时,骑兵与水军相配合,甚至可在水战中发挥作用,如慕容延钊曾率骑后由陆进,配合率水军沿江而进的宋延渥大破南唐舟数百艘。

寿州之战是淮南大战的关键。淮南之战是发生在南唐的国土之上,因此得到该地民众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而淮南之战前南唐对此地的治理已不得人心,所以后周军的进攻在战争之始并没遇到来自当地民众的阻力。随着战争的深入,因后周军在占领区的所为不同,江淮各地对后周的态度也出现差异,如在舒州的后周将领“专事俘掠,视民如土芥”,民众被迫自发组织起军队,赶走了后周军;而在扬州则不是这样,克城之初,韩令坤“慰抚其民,使皆安堵”,在占领期间,很重视军纪,对于侵掠当地居民的周官兵,其淮南节度使向拱“戮其不法者数辈,军中肃然”,当后周军撤出扬州时,封府库以授扬州主者,故当后周军撤离时,有送干粮给他们的,与舒州后周军的遭遇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其它地区,后周大多采取安抚的手段,基本上获得了其地人民的认可。使后周在该地区的军事行动阻力大大减少。寿州之战最终以南唐失败告终,也因其他淮南之地的相继失守,导致成为孤城而无法守住。

三、战争的历史地位

淮河为中国南北的自然分界线,往往也是南北的分疆之界。后周欲统一全国,则必先制服十国中实力最强的南唐,因此,周世宗发动了长达两年多的淮南之战,淮南之战的关键战役乃是寿州之战。通过这场战争,后周削弱了南唐,使之不能再对自己的南方边界地区进行骚扰,同时,后周也壮大了自身实力。另外,因江淮间的沿海地区为我国重要的食盐产地,后周也因夺取该地而获得了丰富的盐,对增强其经济力量是大有帮助的;而南唐则恰恰相反,失去江北十四州后南唐曾“乞海陵盐监南属”,但被后周拒绝,可知两淮盐场的重要性。960年,宋太祖发动陈桥兵变,夺取后周江山,在随后的统一全国战争中,也是继续后周的先南后北战略,因控制了江北之地,在攻打南唐时,宋军得以自由的选择渡江地点,加之钱氏吴越政权的出兵相助,不费吹灰之力征服南唐。总之,寿州之战是周世宗统一中国步骤中异常重要的一环,对后来北宋结束五代十国的分裂割据局面也有奠基作用。

责任编辑:齐鲁青
来源: 中华网-军事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