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赵丹阳:“利异”阴谋搞死了哪些超级政要?

2014-06-30 19:37:00 作者: 赵丹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加深,全民逐渐信仰“利之所在民归之,名之所彰士死之”(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今天,在大多数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民营企业中,老板与员工的利益并不相同,之所以并没有离心离德,只不过是生计所迫,或所逐目标有短暂的一致性而已。间或老板以忠恕之道御下,其目的也 无非是要把一家一姓之“家天下”传承更久,绝不是真正的“道义相勖”。

弄权者的阴暗心理揭露:

在经济全球化日益加深,全民逐渐信仰“利之所在民归之,名之所彰士死之”(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今天,在大多数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民营企业中,老板与员工的利益并不相同,之所以并没有离心离德,只不过是生计所迫,或所逐目标有短暂的一致性而已。间或老板以忠恕之道御下,其目的也 无非是要把一家一姓之“家天下”传承更久,绝不是真正的“道义相勖”。

所以开基立业的老板没有一个是真正发自肺腑,抱着百分百体恤下属的心态去使用员工的,所选择和使用的标准,无非是以其能否给企业带来利润为基准原则。口里喊着互利互惠,暗地里却以一家独大为原则,有哪个把公司做大的老板不是这副“厚黑”的嘴脸呢? 所以员工对待老板不要绝对的忠诚,而要以卷一——谋身篇中的策略去应付他,面怀忠义,常言感恩,而心怀大志。

在权术上,要做到与自己所在公司利益不同甚至竞争激烈的公司中的大小人物私相授受,暗待天时,一有机会便利用“通敌”的罪名来除掉企业内的私敌,用涉外之事来提高自己的位置,假如能取得自己的私利,就不要顾全企业与老板的忧患。

其说见于古例鲁国的三桓要合力攻打鲁昭公;韩相公叔要引进齐国的军队,魏臣翟黄要招韩军攻魏;清时的吴三桂养寇自重,私通明朝余孽,大成牛要开导申不害;魏臣吕仓要劝秦、楚攻魏;魏将宋石要写信给楚将卫君,魏相白圭要开导韩相暴谴;今例王进私通于金,而嫁祸于叶小宝,得以烜赫一时;张歇外通《新青年》杂志,而对内以学生的身份就夺得了形同系主任的领导权。

一,“利异”之术为何在古今的商场政界屡屡得手?

(古)

案例一:鲁国的三桓——孟孙、叔孙、季孙通力合作挟制了鲁昭公,结果占有了他的国家,垄断了他的权势。鲁国的三桓威逼昭公朝廷,昭公进攻季孙,孟孙、叔孙互相商量说:“去救援吗?”叔孙的车夫说:“我是个家臣,哪里知道公室大事?大致看来,有季孙和无季孙哪一样对我们更有利?”大家都说:“没有他,我们也 就危险了。”“既然这样,那么就去救他。”于是他们就从西北角冲了进去。孟孙见叔孙的旗帜已经进入战场,也去救援。三桓合兵一处,鲁昭公失败了。三桓驱逐了鲁昭公,结果鲁昭公死在晋国的乾侯。(丹阳寄语:所以说当人主或老板要宰割其中一位功高盖主的大将或股东时,如果同时伤害到了你和你同事的利益,并且你们当时有实力一反,那么就要精诚协作,切切不要在功名未成之前就自相猜忌或心怀妇人之仁,而要先把老板置于死地。魏斯、赵籍、韩虔知道这项原则,所以相谋瓜分了晋国;韩信拒绝蒯通的计谋,也没有联合彭越反戈一击,最终死于吕后之手。

案例二:公孙伯婴担任韩相,又要拼命和齐国交好。公仲朋很受韩王器重。公叔伯婴担心韩王让公仲朋担任韩相,就让齐、韩结约去攻打魏国。公孙伯婴乘机把齐军引入韩国国都,用来威胁他的君主,巩固他的相位,并重申两国的协约。 翟璜是魏王的大臣,却又和韩国交好。他竞要召来韩国军队,让他们攻打魏国,接着请求替魏王去讲和,以便提高自己的地位。

案例三:吴三桂担任平西侯时,经常出兵征剿张献忠、朱慈炯、陈永华的余孽,却不绞杀殆尽,而是放他们一条生路,等他们再次发展壮大,继而兴风作浪之时,再行出兵镇压。多次之后,吴三桂因累立大功,晋爵为王。作为企业的精明干将也是一样,在你的位置没有到达在公司内唯我独尊之时,最好在关键时刻给你的竞争对手以余地,并签订密约,从中获利。这样不仅方便了大家,也避免了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的危局。(丹阳寄语:司马懿大破街亭后,于空城前佯惊而走,并未将诸葛亮置于死地。皆因此时司马家族在魏国的地位尚未登峰造极,如果害死了诸葛亮,最大受益者是魏明帝,而司马懿很可能为曹真、曹爽之辈所图。此说见 于《三国演义》,乃稗官野史,不足采信,然而其精微玄妙,系于丝毫)

案例四:大成牛从赵国对在韩国的申不富说:“您用韩国的力量使我得到赵国的重用,我再用赵国的力量使您得到韩国的重用,这样一来,就像您有两个韩国,我有两个赵国一样了”。

案例五:吕仓是魏王的臣子,但和秦、楚两国交好。他暗示秦、楚,让两国攻魏,以便借机请求前去讲和来提高自己的地位。

案例六:宋石是魏国的将领,卫君是楚国的将领。两国交战,宋石,卫君分别担任两国将领。宋石送信给卫君说:“双方兵力相当,双方军旗相望,希望不要交战,交战后一定不能两存。这是两国君主的事,我和您没有私仇,最好的办法是相互避开。”

案例七:白圭担任魏相,暴谴担任韩相。白圭对暴谴说:“您用韩国的力量帮助我在魏国任职,我用魏国的力量扶助您在韩国任职,我长期在魏国掌权、您长期在韩国掌权。”

(今)

案例一:在近来热播的电视剧《女人的颜色》中,王进以副董之职运用此计,外通于金,却使得叶小宝与自己的父亲叶老、其姐叶静宜上下相疑,成为了替死鬼。其间更为出色的表演是,当叶小宝被怀疑、被敲打之时,他竟然“苦口婆心”的为他说情,令叶家人一时为之感动。最后在“事实俱在”的情况下,王进才装作不置可否的样子。

案例二:张歇是广西省一所电子大学的大二学生,以在校内不错的人缘,纵横捭阖的外交口才,处事大方干练的风范为资本,对外宣称是校内的学生干部,具有丰富的教师资源与学生资源,于是被方兴未艾的《新青年》杂志相中,举为编辑。之后他又以省级学术杂志副主编的身份,反制于学校老师,做起论文代发的生意,几乎垄 断当地的整个大学城。当时许多学校的教务主任都很倚重他,他也以彬彬有礼的姿态厚相结纳,许以回扣。于是权倾一时,被他以政治权谋冠以罪名,最后剔除学校的老师,多达十一名。

案例三:渡边星野身为日本教师,在珠江任教,却动员自己的学生在中国参加反日货游行。知道他底细的中国好友讥讽他:“自己反自己,不也二货吗?”

渡边星野名托大义,正义凛然,滔滔不绝的讲起大道理,最后言道:“古来有‘两亡’,亡国与亡天下;有‘四忠’,神忠、人忠、犬忠、狼忠;雅量高致、文武筹略、以天下兴亡为己任者为神忠,仗义疏财、让舍以民、急公好义者为人忠,为保一家一姓之天下而不惜伏地流血、助纣为虐、阻谏质纳者为犬忠,见风使舵,攀龙附凤,首鼠两端,心志残忍,损人利己者,为狼忠。遥望古今,太公、伊尹可谓神忠,岳飞、文天祥可谓人忠,闻仲、秦桧可谓犬忠,而朱温、秦宗权可谓狼忠矣!良禽择木,贤臣择主。日本政府的右翼势力多行不义,我当然要站在正义的立场,难道要忠于一家一国吗?”

他的这个朋友辩不过他,灰溜溜的逃走了。

其实渡边星野早在钓鱼岛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就以过人口才煽动大众非理性爱国情绪,在网上论坛发帖、微博炒作、邮件代发,以纠结党羽,并发动自己在中国珠江的学生,组织谋划反日货示威游行等事宜,报名者多达千人。另一方面却暗通中国、韩国、美国在中国珠江地区的电子产品代理商,说:“我请求破坏日本产品在中国的形象,挑起大众抵制日货的情绪,从而为你们的产品增加市场份额,打开在珠江的市场。”

于是珠江地区的日本电子产品缩出市场份额百分之五,渡边星野赚了不下四百万。

另一种说法是:日本、韩国、美国、中国的电子产品在珠江地区竞争激烈,其中以日本的电子产品最为畅销。发生了钓鱼岛事件后,渡边星野暗通韩国、美国、中国的电子产品代理商,以他们的赞助发起抵制日货运动,从而为外国与自己牟利。

二,“利异”阴谋赖以生存的土壤是上位者的根本利益与百姓不一致

人类社会开始之后,人都是自私的,也是自利的。社会上对公众有利的事却无人兴办它,对公众有害的事也无人去除掉它。有这样一个人出来,他不以自己一人的利益作为利益,却让天下人得到他的利益;不以自己一人的祸患作为祸患,却让天下人免受他的祸患。那个人的勤苦辛劳,必定是天下人的千万倍。拿出千万倍的勤苦辛劳,而自己却又不享受利益,这必然不是天下常人之情所愿意的。所以古时的君主,考虑后而不愿就位的,是许由、务光等人;就位而又离位的,是尧、舜等人;起先不愿就位而最终却未能离位的,是大禹了。难道说古代人有什么不同吗?喜好安逸,厌恶劳动,也像常人情况一样啊。

后代做人君的却不是这样了。他们认为天下的利害大权都出于自己,我将天下的利益都归于自己,将天下的祸患都归于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让天下的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将自己的大私作为天下的公利。开始时对此还觉得惭愧,时间久了也就心安理得了,将天下看作是广大的产业,把它传给子孙,享受无穷。正如汉高祖所说的“我的产业所达到的成就,与二哥相比,究竟谁多呢?”他的追逐利益的心情,不知不觉已流露于言辞了。

这没有其他原因,古时将天下看成是主,将君主看作是客,凡是君主一世所经营的,都是为了天下人。现在将君主看作主,将天下看作是客,凡是天下没有一地能够得到安宁的,正是在于为君主啊。因而当他未得到天下时,使天下的人民肝脑涂地,使天下的子女离散,以增多自己一个人的产业,对此并不感到悲惨,还说:“我本来就是为子孙创业呀。”当他已得到天下后,就敲诈剥夺天下人的骨髓,离散天下人的子女,以供奉自己一人的荒淫享乐,把这视作理所当然,说:“这些都是我的产业的利息呀。”既然这样,作为天下最大的祸害,只是君主而已!当初假使没有君主,人们都能得到自己的东西,人们都能得到自己的利益。唉!难道设立君主的道理本来就是这样的吗?

古时候天下的人都爱戴他们的君主,把他比作父亲,拟作青天,实在是不算过分。如今天下的人都怨恨他们的君主,将他看成仇敌一样,称他为“独夫”,本来就是他应该得到的结果。但小儒死守旧义,认为君臣间的关系存在于天地之间,难以逃脱,甚至像夏桀、殷纣那样残暴,竟还说商汤、周武王不应杀他们,而编造流传伯夷、叔齐的无从查考之事,把千千万万老百姓的死,看成与老鼠的死没有什么两样。难道天地这样大,却在千千万万的百姓之中,只偏爱君主的一人一姓吗?所以说周武王是圣人啊,孟子的话,是圣人的言论啊。后代那些想要凭着他像父亲一般、像老天一般的空名,禁止别人窥测君位的君主,都感到孟子的话对自己不利,直到废除孟子配祀孔子的地位,这难道不是来源于小儒吗?

虽是这样,如果后代做君主的,果真能保住这产业,把它永远传下去,也不怪他将天下当作私有了。既然将它看作产业,旁人想得到产业的念头,有谁不像自己呢?于是用绳捆紧,用锁加固,但一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并不能战胜天下要得到它的众多的人。远的不过几代,近的就在自身,他们血肉的崩溃,就应在子孙的身上了。过去南朝宋顺帝愿以后世世代代都不要投生到帝王家中,而明毅宗对公主所讲的话,也说:“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这话真可痛惜啊!回想他们祖上创业之时,志在占据天下的雄心,哪有不垂头沮丧的呢?因此明白作君主的职责,那么唐尧、虞舜的时代,人人都能推让君位,许由、务光也并非超尘绝俗的人;不明了作君的职责,那么就连市井之间,人人都想得到君位,许由、务光因而绝迹于后世而听不到了。虽然君主的职分难以明了,但用片刻的荒淫享乐,不值得换取无穷的悲哀,即使是愚蠢的人也能明白这一道理的。

三,如何防范“利异”阴谋的泛滥?

知人难,但不是不能知。我们的古人对如何彻底了解一个人总结出许多非常实用的方法。下面就是丹阳的介绍和归纳。

如果你想知道一个人语言的表达能力,可以向他隐晦含糊地突然提出某些问题;连连追问,直到对方无言以对,可以观察一个人的应变能力;与人背地里策划某些秘密,可以发现一个人是否诚实;直来直去地提问,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德如何;让人外出办理有关钱财的事,就能考验出是否廉洁[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把钱财交给他,由他支配,可以观察他是否仁义,或者让他面临有利可图的事情,也可以看出他是否廉洁];用女色试探他,可以观察一个人的贞操[或者让他呆在令人兴奋的美女身边,就能知道他是不是一个淫乱的人];要想知道一个人有没有勇气,可以把事情的艰难告诉他,看他有何反映[或者突然告诉他危险在即,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勇气;或者猛地恐吓他,看他是否有特别之处];让一个人喝醉了酒,能看出人的定力[有人用让人醉酒的方法来考验一个人会不会乱性]。

《庄子》说:“派人到遥远的地方办事能知道一个人是否忠诚[或者说有没有贰心];而在跟前办事则能观察出他是否尽职[还有一种说法是近在身边与他亲昵,可以看出他是不是一个轻薄无仪的人];一个劲让人做繁杂的工作,可以看出他有没有临烦不乱的才能[或者说调理烦杂事务的本事];突然间向一个人提问可以观察其机智[或者与之共同策划来看他的智力。姜太公说:有连续不断之应变能力的人是有谋略的人]。可以用仓猝间和一个人约定的办法来观察他是否守信用[太公说:办事过程中不向你隐瞒消息,就可以称作有信用]。使一群人杂然而处,看某个人的神色变化,就能发现其人的种种隐情[或者让人随便看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以观察出他对什么事情是坚持不变的]。”

《吕氏春秋》说:“仕途顺利时看他所尊敬的人是谁;显达的时候看他所追求的目标是什么[或者在一个人青云直上时要看他提拔的是些什么人];富裕的时候要看他所抚养的对象[或者看他帮助些什么人。太公说:富贵了仍然那么朴素诚恳,就叫做仁]。听其言,观其行,可以知道一个人是否仁善;看一个人经常接近些什么东西就能知道他的爱好[或者通过观察一个人的居室,就能大致估计出他的亲朋好友是些什么人,志向如何];经常接近一个人要体味他说话的真义[是否谈论仁义道德];一个人倒霉、穷困时要看他不喜欢什么东西[或者看他不敢做的是什么,会不会做坏事];贫贱时要看他不爱做什么事,这样就能看出他有没有骨气;在一个人高兴时能检验出他是否有自制力或者是否轻佻;快乐时能检验出他的嗜好是什么或是否俭朴;让人发怒可以考验他的本性优劣[或者用仇人触怒他,可以看出他是不是个记仇的人];让人悲伤能知道一个人是否仁爱,因为宅心仁厚的人见别人悲哀也会与之同哀;艰难困苦可以考验一个人的志气或是否有随遇而安的修养。”

《经》书说:“受重用、宠爱的人,要看他会不会骄奢淫逸[姜太公说:富贵而不骄奢的人有仁义];被当权者疏远、闲置的人,要看他会不会背叛或有什么越轨行为;荣贵显达的人,要看他是不是见人就夸耀自己,显得了不起;默默无闻的人,看他是不是有所畏惧;青少年要看他能不能恭敬好学又能与兄弟和睦相处。

[《人物志》说:“从小聪慧的人,在小时候就能有所表现。所以说,文才本于辞藻丰富,辩才始于口齿灵俐,仁爱出于慈善怜恤,好施生于大方,谨慎生于畏惧,廉洁起自不拿别人的东西。”]壮年人,要看他是否廉洁实干,勤恳敬业,大公无私;老年人,要看他是否思虑慎重,各方面都衰退了,身体精力都不济了,是否还要拼命挣扎。父子之间,看他们是否慈爱、孝顺;兄弟之间,看他们是否和睦友善;邻里之间,看他们是否讲信义;君臣之间,看君主是否仁爱,大臣是否忠诚。”[姜太公说:“给他权力但不变心的才是忠。”]这些用以识别人的方法叫“观诚”。

[傅玄说:“知人的难处,最难的是辨别真伪。如果一个人的修养是源于道家,他就会言谈自然,崇尚玄妙虚无;如果是出自儒家,一开口就是礼仪制度,崇尚公平正直;如果是出自纵横家,就好谈论权力、机变,崇尚改革、变法。诸子百家各有不同的追求,各有不同的长处。分辨他们的不同,这不是我们所说的知人之难。当一个人静默不动的时候,怎样才能知道他将如何行动?当一个人说话的时候,怎能知道他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在他从政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业绩?在他赋闲的时候,他的学识如何?这四种情况虽然各不相同,仔细观察,总能发现他们的不同。所以这也不是我们所说的难处。

我们所说的难处是,有的人说起话来引经据典,头头是道,实际上是在为自己的阴谋奸诈找理论根据。看风使舵,八面玲珑,受了侮辱却标榜自己如何如何品德高尚;贪得无厌却满口清正廉洁;残害众生却偏说自己多么仁慈;怯懦无能却说自己英勇非凡;为人奸诈却要信誓旦旦;淫荡好色偏偏装出坚贞不二的样子。凡此种种的伪君子,都有一套以假乱真的技巧,会花样翻新地迷惑人们的视听。这在普通百姓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然而对于当权者来说,却是最为痛恨、忌讳的。有德行的人,力求使自己的心灵纯洁虚灵,虚心平和地待人,任凭外界人欲横流,但永不动摇端方正直的立身总则。明白了这些,才算明白了最正确的观察人的方法。百家九流,都有他们一贯坚持的原则。内心有了正确的观察人的方法,对外坚持原则,那些千方百计伪装的奸险小人就无处藏身了。空头高调谁也会唱,但只要以实践检验其实质,那么是非正误马上就暴露无遗了。”

韩非子说:“在人们都睡着的时候,就无法分辨谁是盲人;当人们都不说话的时候,就无法知道谁是哑吧。醒了之后让他们看东西,提出问题让他们回答,哑吧和盲人就无法隐瞒了。看口齿,观毛色,即使是最优秀的伯乐也看不出哪个是好马,只要让马驾车奔驶,就是不善相马的奴仆臧获也能辨别是好马还是驽马。从一把宝剑表面的颜色和铸锻的纹理去鉴定,就是善观剑的欧冶子也未必知道好坏,只要在地上宰狗杀马,水里斩截蛟龙,即使是蠢人也能分辨剑的优劣。由此可见,能够明白通过实践考查事情、人物的真伪,是最高明方法。”]

四,如何在短期内对“利异”阴谋予以治标?

一国元首仅仅是人民公仆而已,产生元首,是要元首负担起抑私利、兴公利的责任。对于元首,他的义务是首要的,权力是从属于义务之后为履行其义务服务的。

而今应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各美其美,天下大同”为治世理念。明末清初四先生中的南雷先生也有言:“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传之子孙,受享无穷者,为民贼也。”

《明夷待访录》曰:“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天子亦遂不敢自为非是,而公其非是于学校。学校,所以养士也。然古之圣王,其意不仅此也,必使治天下之具皆出于学校,而后设学校之意始备。”

因此,天下是非的评判,国家政事的处理。不能只有元首一人说了算,而要听从学校的公议,学校是高于元首的决定政治是非的最高权力机关,一切治理天下的设施都将出于学校。学校有议政辅政的作用,政府的各级官吏必须受学校的监督,而在校学生即未来的官吏,亦应在学校中得到实际的民主政治的训练。所以,学校除了通过传递学术文化以培养经世致用的实用人才之外,还应当培养天下人民的议政能力,让群众的智慧和意愿在合理的渠道内得以充分表达,令上下阶层的利益趋于一致(不可能完全一致)。

如果上位者依旧口衔天宪,独霸坤纲,强奸民意,老百姓用比“利异”权谋更恶毒的招数来损上益下,不也合理吗?!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