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复旦大学教授冯玮--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的传声筒

2014-07-10 19:24:00 作者: 朱恬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相关阅读

朱恬:冯玮究竟是共产党员还是国民党员?

王小石给出复旦冯玮曾赞同日本解禁的证据

参拜靖国神社,为“慰安妇”翻案,“神风”申遗,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敛财扩军,变礁为岛,非法“国有化”中国钓鱼岛,屡屡在中国进行非法测绘,向中国台湾进行政经军大举渗透,拉拢美国卒子菲律宾打造“反华”联盟,解禁集体自卫权,重释宪法,这一系列举动表明日本右翼挟持日本重走军国主义道路有着极为清晰的路径,在颠覆战后体制上可谓蓄谋已久。

然而,国内有些以客观和学术的面目出现的学者和评论人士,不但在日本法西斯二战罪行问题上搞烟雾弹,而且把当前日本右翼的既定战略归咎于“中国的刺激”,归咎于中国鹰派的“强硬言论”和中国人民的“民族主义”,更竭力淡化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威胁,客观上充当了日本右翼的卖力宣传人。

本文仅以微博上十分活跃,争议较大的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冯玮的一贯言论分几个方面予以剖析。在当前中国的客观政治环境中,冯玮如果完全按照日本军国主义右翼的腔调发言和写文章,肯定会被中国相关部分绳之以法。所以,他只能披上“学术派”、“知日派”等隐身衣,个别时候也伪装成爱国者来欺骗复旦大学等机构的领导。然而,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受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影响甚至是控制的冯玮,总是在微博和电视节目辩论中暴露出真实的嘴脸。

一、曲解历史,替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的罪行辩护

1:冯玮如何替日军南京大屠杀洗白

冯玮在凤凰卫视2012年9月13日《全民相对论》节目中说:“你的爱国立场我是欣赏的,但是我不得不说就是说中国有很多反日的做法,包括激情,但是你要知道很二的这种嘴炮,不等于二炮,日本人害怕中国的二炮部队而不是嘴炮部队,这是我必须要说的。第二点我必须要说的是,那就是你所了解的很多的情况都是片面的,你可以把南京大屠杀的前因后果你可以说一遍,我这里可以爬回上海,你说的清楚吗?(随即受到现场嘉宾的质疑)不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这是一个,第二个,我跟你说,你要知道,中国为什么,你们的这种爱国行为会这么的,我可以告诉你詹其雄现在是什么一个境遇。”

冯玮这段言论很明显是在替日本南京大屠杀辩护,并遭到现场嘉宾的打断和质疑。冯玮回应说:“不是什么意思”,并拿詹其雄当时的境遇恐吓现场的爱国反日人士。后来在微博上面临网民的质疑,冯玮一律用其文章《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来做回应:

【旧闻】媒体上钓鱼岛已“风平浪静”。因为并非军人就代表军方,戚建国付总长在香格里拉论坛的表态才代表军方。南京大屠杀基本经纬我早已撰写长文:@新华网 《河村隆之为何否认铁证如山的南京大屠杀》无知者我永远战胜不了,为满足YY精神,我宣布“无条件投降”

blob.png

冯玮屡次在微博上强调此文发于新华网,但是却无法提供新华网的链接,给出的仅仅是腾讯网的链接。

冯玮此文最关键的是这样一段内容:

入城后,日军发现南京街上有大量被丢弃的军服,认为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了起来,上海派遣军指挥部遂命令部队对包括难民区在内的区域进行扫荡,并明确指示:“凡青壮年一律视为败兵或便衣,全部逮捕监禁。”但命令发出不久即收到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该文件称:“由于日中两国尚未处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状态,用陆战法规约束所有行动是不恰当的。俘虏一词的使用可能使战斗等同于国际法规定的战争,应尽量避免。”所谓“国际法规定的战争”,是指海牙和平会议1899年7月29日拟定、1907年修改并表决通过的《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日本是31个签署国之一。《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第二章“战俘”第五条规定:“只有在作为一种必不可少的安全措施时才能对他们实行监禁。”既然如此,指挥部向日本步兵第七联队(两千多人)发出命令:“ 明日,即16日,联队全部开往难民区,将残兵彻底抓获歼灭。”即将原来的“全部逮捕监禁”,改为“彻底抓获歼灭”。该联队通讯兵小西与三松在日记中写道:“12月16日,部队在扫荡区域进行了扫荡,将抓捕的年轻人每5人绑在一起,押至长江下关沿岸枪杀。”据《步兵第七联队战斗详报》记载,扫荡持续了12天,仅该联队就杀死6670人。同时,其余日军大肆烧杀奸淫,造成南京大屠杀。也就是说,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是南京大屠杀的直接“导火索”。

冯玮的意思很明确,发生南京大屠杀,其主要原因是:第一,有大量中国军人换上便衣躲藏起来,因此日军对平民屠杀不过是对藏起来的军人开战。第二,冯玮以日本陆军省《关于适用国际法规的文件》为依据,认为日军之所以屠杀,是因为国民政府没有对日宣战,中日之间没有正式宣战,所以中国人无法获得国际法所规定的战俘身份,因此才被日军杀害的。

冯玮的这两点说法完全将南京大屠杀的责任扣在中国人头上,歪曲是在替日本军国主义洗白。冯玮的这些描述,完全是对那段历史的曲解。

首先,日本屠杀的对象,绝对不是所谓藏起来的军人,而是包括大量的妇女儿童在内的广大贫民。例如:第10军第6师团的随军摄影记者在该师团司令部里看到一份传达文件,内容是:“不容许共产主义的暴虐,为粉碎共匪的猖獗活动,农民,工人自不待言,直到妇女儿童皆应杀戮之。”(《太平洋战争文献,最前线情况异常》)该师团在向昆山进攻时又接到命令说:“不论妇女儿童,凡中国人一概都杀,房屋全部放火焚烧。”洞富雄先生深入研究了所有资料后认为:“上海派遣军或第10军,或双方发出了如此残酷的命令,那是千真万确的。”(引自《大屠杀》第225 页)

责任编辑:自然
来源: 华夏网
1 2 3 4 5 6 7 8 9 10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