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延安往事:习仲勋刘志丹被捕始末解密

2014-08-06 02:34:50 作者: 路笛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文章摘自《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作者:路笛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刘志丹骑马回瓦窑堡。路上碰见骑马的通讯员小郭,便问:“小郭,你干什么去?”

小郭说:“我去给你们二十六军军部送信。刘军长,那这封信就交给你了。”

刘志丹:“好好好,这信就交给我了。”刘志丹把信拆开一看大吃一惊。他情不自禁地说:“是逮捕我!”刘志丹脸上变了色。小郭看出刘志丹吃惊的表情,忙问:“刘军长,是逮捕谁呀?”

刘志丹感到有些失态,立即镇定下来。他对小郭说:“这是一封特别机密的信,你还是把它送到军部去吧。”

小郭不解其意地:“那你呢?你不是军长吗?”

刘志丹说:“我要回省委汇报工作,你走吧!”

小郭接信走了。刘志丹站在原地呆了。许多战斗场面在他眼前闪过,许多会上的争执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许多革命英雄、革命干部的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为了维护党的团结,为了自己崇高的理想,他毅然翻身上马,向瓦窑堡走去。到瓦窑堡,刚一下马,他就让保卫局的两名战士五花大绑,送进街上一个当铺关押起来。在这里,他隔窗看到街上军队跑来跑去的情况,看到高岗、马文瑞、黄罗斌、杨森、蔡子伟、郭宝珊等人也被战士押送到临时设置的监狱中。刘志丹被单独关押。他对看守他的战士说:“你去给戴局长说,我要见他。”

这天晚上戴季英来了。

刘志丹问:“你定我什么罪?”

戴季英:“你是党棍,据揭发你和陕南国民党一个团长暗中有联系。所以你发展的党员、提拔的干部都不可靠,是假党员。”

刘志丹哈哈大笑:“我过去搞兵运工作,出生入死,联系的不都是国民党的军官吗?和国民党军官有联系,对他们进行策反,这又有什么罪呢?”

戴季英说:“你是强词夺理!”

刘志丹说:“戴局长,事已至此,我相信党和群众,终究是会把问题弄清楚的。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请组织不要因为我的问题,株连和伤害其他和我一块工作的同志。他们对革命都是忠心耿耿的。”

戴季英说:“你想得美。下面听说你被关押,几乎闹翻了天,说我们南方来的红二十五军是假红军,是杨虎城派到红军内部和根据地来消灭红军的。如果把这些人不抓起来。他们就要反了。”

刘志丹说:“那你们就不要做使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戴季英非常固执:“这事不能由你说,这是党的决定。”戴季英一甩袖子走了。

习仲勋正在夏寺湾苏维埃驻地办公。陕甘晋省委保卫局送来一个要逮捕的人名单,上面写着三十多人,习仲勋叫来刘景范一块商量。

习仲勋说:“这些人都是革命同志,怎么能随便逮捕呢?”

刘景范说:“人家逮人都有任务,有指标。”

习仲勋想了想:“要不这样,先把来路不明的几个人抓起来审查审查,其余人我签字担保,一个都不能逮捕。”

习仲勋在名单上留了九个人,划掉二十多个人。然后才签上自己的名字,并且写道:“划掉的人都是十分可靠的人,我敢担保,如果出了问题,就立刻逮捕我。”

习仲勋送走保卫局的人,心中忐忑不安。晚上,他睡在床上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他身边的秘书和警卫员也被押走了。他赶快跑去问刘景范:“景范同志,这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也要被逮捕?”

刘景范说:“很有可能,从瓦窑堡传来的消息说,我哥和高岗、杨森都已被捕了。”

习仲勋大吃一惊:“志丹?他们连志丹都敢逮捕?”

赵红娃、王九九和高飞虎从南梁袭击敌人归来,听说刘志丹被捕,在背地里暴跳如雷:“朱理治,我日你奶奶的!你连刘志丹都敢逮捕。你不是共产党,是国民党派来的特务!”

王九九说:“别在没爷庙里放光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习仲勋过关。”

赵红娃突然被提醒:“对,现在赶快保习主席逃走,三十六条计,逃跑是上计。”

他们三人跑步来到了夏寺湾。他们走到习仲勋办公室时,听见刘景范和习仲勋正在说话,就站在门口听。

刘景范关切地说:“你还是离开此地,在老乡家里躲一躲。事已至此,咱们能保住一个算一个。”

习仲勋坚定地摇摇手:“不能走!这一走,问题越来越复杂了。我就是落一个法西斯分子,把我杀了,我也不能走。你一走,正好说明你心里有鬼,被逮捕的同志都是以我的名义叫回来的,他们被逮捕了,我怎么能走呢?一走,他们会说我出卖了他们,还不恨死我。”

赵红娃一听急了,忙冲进办公室说:“走!你必须走!我们不能看着你白白去送死!”

习仲勋说:“没有这么严重吧?我又没有犯罪、犯法,最大是个路线问题,他们凭什么处死我?”

赵红娃说:“你还不信狼是麻的?你如果不走,我们就要动手抬你走!”

习仲勋说:“你敢?赵红娃,你们赶快出去,不然我就叫保卫队了!”

赵红娃说:“哎呀!”长叹一声,出了习仲勋办公室的门。

这天,红十五军团特务科的朱仰新来到夏寺湾。他把一封信交给习仲勋。信是保卫局写的。信中说:“仲勋同志,你对此次肃反态度暧昧,组织有跟你谈话的必要,接信后速来王家湾。”

习仲勋已断定自己将被捕,便将同事张策叫来:“你将我这把手枪、两块银元和这支钢笔保存起来。下午你在义子沟附近等候,如果我不回来,就说明我已被捕。请你回南梁后,多照顾刘志丹的父亲和同大姐。”

习仲勋没有哭,张策却哭了。张策两手抱头在地上一蹲,说:“这都是为什么呀?咱们怎么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反革命呢?”

习仲勋走了。他一走进王家湾保卫局的大院子,就被关押起来。张策跟在后面,见习仲勋被捕,就偷偷地爬在围墙豁口里看。

只见聂洪钧给习仲勋宣布罪状说:“习仲勋,你听着,第一,你骂群众和革命干部是土匪;第二,不搞土地革命,只分田地,不分荒山;第三,给富农通风报信,保护富农利益。现在把习仲勋押下去。”

面对强权政治,习仲勋一句话未说。

接着,朱仰新等人给习仲勋戴上只能露出两只眼睛的黑帽子,肩上放了两支长枪,把他押到二十里以外的真武洞。在这里,他和另一个被押的同志关在一起。晚上睡觉,浑身上下都捆着绳子,脚手不能动弹,那个同志说:“这样捆着怎么睡觉呀,小便怎么办?”

习仲勋出主意:“咱俩背靠着背,互相解绳子。”

两人在黑暗里互相解了绳子。他这几天由于思想波动,没睡好觉。这天太乏了,在草铺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关押人员进来说:“为什么要解绳子?”

习仲勋:“是我睡觉翻身松开了。你们本来就没捆紧嘛!”

“走,马上押你到瓦窑堡。”关押人员重新给他捆了绳子。他们把他押到瓦窑堡,同刘志丹关在一起。这是一个当铺。其他人被关押在另外一个院子里,有的关在窑洞,有的关在草房里。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