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新四军400反谍小组:3年策反60余日宪兵

2014-09-30 22:05:24 作者: 邹洪珊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就和谍战大片一样,400小组的人会定期向提供信息,不过都是过期的。他们经常出入妓院、酒店,但有规矩:只能睡干铺(不能发生性关系)。借着日本宪兵队的身份,他们会去敲奸商的竹杠,敲来的钱,就成了小组的活动经费。


94岁的丁公量老先生94岁的丁公量老先生

宁波江北区甬江街道路林村吴家,有一座白墻黑瓦的明代老庙——西鹭林庙。今年4月,守庙老人发现了一段隐藏了70多年的秘密:原来,这里曾是新四军的活动基地。(本报曾做相关报道)

看到这个消息,宁波新四军历史研究会震动了。研究会的工作人员翻查了市党史、浙东区党委城工委文件,又找到了一条线索:在杭甬沿线的工作中,区党委城工委把靠近宁波、镇海的庄市敌工站划给了城工委地下军工作部直接领导;历经百年的西鹭林老庙,就是庄市敌工站的旧址。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同宁波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工作人员,一起找到了当时的见证者之一,现居上海的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顾问丁公量老先生,听他讲述一段鲜为人知的战争岁月。

原来,西鹭林庙里曾活跃着一支埋伏在日军宁波宪兵司令部内部的反间谍小组。宁波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专家们说,这也是唯一一支打进日本宪兵队内部的谍战小组。

西鹭林庙还有一个身份

是庄市敌工站机关旧址

丁公量,定海人,1936年参加革命,今年已是94岁高龄。

1938年,他任新四军教导队特派员,1943年调到浙东区党委,一直干着保卫、敌工工作。作为浙东区党委城工委副书记,他是当时敌工工作的最高长官之一。

说起那一段激情燃烧的战争岁月,时隔多年,老人依然记忆深刻。

宁绍战役后,日军侵占了宁波、绍兴、镇海、余姚、慈溪等地,当时的浙东,紧靠上海、杭州、宁波三大城市,是祖国东南沿海的重要屏障。

1944年初,庄市敌工站建立了。

庄市敌工站原属三北地委敌工委领导,1944年底中央和区党委决定划归区党委城工委领导,由副书记丁公量直接管理。这也是浙东地区唯一的敌工站。

而地处宁波庄市城乡结合部的西鹭林庙,因为地方偏僻,进出宁波方便,就成了当时的庄市敌工站机关所在。

庄市敌工站的主要任务,是散发传单、宣传品、瓦解日军。

有时候,他们出现在电影院向日军发传单,有时候会在压赛堰碉堡外贴传单,最惊险的一次,敌工站在当地农会会员、民兵等帮助下,化装配合洪桥奇袭,活捉了日军少佐顾问和伪军上校总队长等。

在敌工站的努力下,从1944年夏到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庄市、慈城、龙山一带有12个日军主动投诚,这是前所未有的。另外,还抓了2个日军俘虏,其中一个是少佐军衔,这是浙东日俘中军衔最高的。

这里曾走出过一支谍战小组

潜伏进日本宪兵司令部心脏深处

说到浙东敌工工作,就不能不提“400反间谍工作小组”。

“中国情报小组,打进国民党,打进日本人,探听消息的有;但打入敌人内部的队伍,还能把材料完整拿出来,还能把这么多敌军策反的,在抗日战争历史上,在新四军抗战历史上,也就这么一支。”丁公量老先生说。

它建立的契机,是一个老党员的被捕。

周迪道是诸暨人。1943年上半年,他在陆埠筹款,被日本人抓了。消息传开,大家都很紧张。没过几天,丈亭的一个乡长带着一封信,找到了浙东区党委的政委谭启龙。

信是周迪道写的,他说,日军要他来做事,他请示组织,要不要将计就计埋伏在日军宁波宪兵司令部内,如果组织不同意,他就跟敌人拼了。

日军宁波宪兵司令部,是宁波沦陷时期日军的公开常设机构之一。侵驻宁波的日军部队常有更迭,但它始终牢牢占据宁波。

拿着这封信,谭启龙找到了丁公量。“能打入宪兵司令部,是很困难的事,这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两人决定,让周迪道潜伏。

这件事,也有个背景。当时,日本人抓了很多同志,许多人就这么牺牲了。大家开始反思,与其被捕后白白牺牲,不如改用灵活的方式去斗争。

而从战略的角度考虑,宁波是浙江名城,是浙东地区政治、军事、政治中心,又驻有日本重兵,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而敌工队在驻宁波伪军、伪政权中,有了一定的工作基础,在日本人内部却还是一片空白。

周迪道这封信,提供了一个机会。

于是,经浙东区党委批准,一个反间谍工作小组在宁波建立了。周迪道是组长,核心组员陆续发展到9个人,有男有女,大部分是被捕后经领导指示,打进敌人内部的。

对外,他们号称是“宪兵队密探专家”。

400间谍小组的存在,是个绝对机密,在敌工委内部也只有主要领导人知道。

这支绝密小组搜集到大量情报

还策反了60多个日本宪兵密探

400小组,是怎样在敌人的心脏活动的?

就和谍战大片一样,400小组的人会定期向提供信息,不过都是过期的。他们经常出入妓院、酒店,但有规矩:只能睡干铺(不能发生性关系)。借着日本宪兵队的身份,他们会去敲奸商的竹杠,敲来的钱,就成了小组的活动经费。

小组的联系人叫乐群,是个富商千金。其他人获得的信息,汇总到乐群这里,由她向组织汇报。

丁公量说,小组的行动方针,是十六个字:“迷惑敌人,站稳脚跟,广交朋友,积蓄力量。”

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决定性的反攻阶段。400小组成员一次次截获大量重大情报,还挽救了许多被日寇抓获的新四军指战员和爱国进步人士的生命。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400小组成员策反了60多个日本宪兵密探到新四军部队里来,并运送了一批枪支弹药和电台等军用物资。

今天丁公量回头看来,这堪称是400小组最大的工作成果(当时浙东区党委机关报《新浙东报》对此曾有报道)。

昨天,我们给丁公量老人看了西鹭林庙的照片。

“敌工站旧址,这么多年了,还保存地这么完整。”老先生感慨了。

作为400小组的最高领导者,也是庄市敌工站的直接领导,丁公量说,庄市敌工站对于瓦解日军,解放宁波是有重大贡献的。他欣然为西鹭林庙写下了“庄市敌工站旧址”几个字,署名上款是“浙东区党委城工委”。

这座明代的老庙,最近又收到了好消息,它已经引起了江北区和镇海区有关部门、市文保单位的重视。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西鹭林庙会被立上“庄市敌工站旧址”纪念碑。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钱江晚报
相关推荐: 宪兵新四军小组余日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