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管仲:从白宫穿越到春秋

2014-11-25 20:03:34 作者: 咪蒙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有个严肃的科学问题,到底哪些古人是从现代穿越过去的?高俅像是中国男足穿过去的,独孤皇后像是从御姐型日剧穿回去的,而管仲的人生,怎么看都像一部精装版《寻秦记》,他在春秋时代玩的那些国家宏观调控、治理通货膨胀、高薪养廉、奢侈消费拉动内需、攻打小国搞金融垄断、开办国家大妓院等现代派花样,无不让人怀疑——这厮穿之前就算不是美国总统,至少也是美国财政部长!而他耍贱、腹黑、卖萌、嚣张、高智商、死不要脸、唯我独尊,显得其他所有人都特傻逼,被他当宠物一样耍着玩——严肃地问一下,美剧《生活大爆炸》、《豪斯医生》的编剧真的没有影射管仲吗?

1、和鲍叔牙虐恋情深?

但凡伟人,小时候必定天赋异禀,打出的喷嚏都是名人名言,扶老奶奶过次马路都能惊动朝廷。

管仲表示,这是放屁。人家青少年时代,就是一名正版的地痞流氓。汉代刘向《说苑·尊贤》就说,“管仲故城阴之狗盗也,天下之庸夫也”,连擅长粉饰伟人的史家都说了真心话,可见管仲的鸡鸣狗盗行径,不是上点涂料就能掩盖得了的。

史书上索性不惜笔墨地描绘管仲的贱。作为参照,还特意邀请了帅气多金的鲍叔牙出演男二号。

管仲是个穷二代,还在当黑社会小混混的时候,他就发誓,老子当不了有钱人的儿子,一定要当有钱人的祖宗。他认识了商界新秀鲍叔牙,看这丫钱多,就说自己是念国际贸易的(主要是指去鲁国楚国跨国收过保护费吧?),对经商颇有心得,给鲍叔牙提了好几条经营建议,鲍叔牙点头点头,大呼,所的斯呢,乖乖照做了——结果,煮熟的银子统统飞走了。所有人都骂管仲是个蠢货,鲍叔牙力排众议,说,不要怪管仲啦,明明是大环境不利嘛。

两人合伙做生意,每月股东分红,管仲就理直气壮地三七开分成,他七,鲍叔牙三。其他好事者都怒了,骂管仲贪财、无耻、没义气,鲍叔牙出来澄清,说,人家管仲家里穷,比我更需要钱,他多分点是应该的。

不知道耍了什么把戏,管仲一没背景二没学历,居然还当了好几次官,每次没当多久就因各种原因被撤职了,世人都笑他无能,鲍叔牙说,你们懂个屁,管仲是生不逢时怀才不遇!

管仲决定去军事界发展。他当兵打仗,以勇敢着称——每次冲锋时勇敢地躲在最后,撤退时勇敢地冲在最前,不管自己这方伤亡有多惨重,他总能成为幸存者(废话,人家是主角,才出场就挂了,这文章还写个屁呀),被网友送一爱称,叫“管跑跑”。鲍叔牙与网友们掐架,说,管仲不是怕死,他是出于孝心,家里有老母需要供养,不能随便死啊!网友不服了,有老母了不起啊!当其他士兵都是孙悟空,是石头下的蛋啊!

比起战场,还是官场好混,可以充分发挥管仲的邪门歪道。当时齐襄公沉迷于和亲妹妹齐文姜倾情演出乱伦系A片,对国事已经不大care了,被堂弟姜无知杀死,姜无知又被齐国贵族弄死,一时之间,齐国君主缺位、乱成一团。齐襄公的两个弟弟,公子纠和公子小白都在国外以政治避难的名义旅游呢,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展开了跑步比赛——谁先回到齐国,得到的奖品就是王位,比奥运会玩得大多了。鲍叔牙辅佐姜小白,管仲辅佐姜纠,管仲使贱招,抄近路偷袭姜小白,却依然没有阻挡姜小白先回到齐国登上王位,成为史上牛逼的君王之一——齐桓公。

自己的老大成了齐国一哥,按常理,鲍叔牙完全可以准备好就职演说,从此在齐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为所欲为啦啦啦。

鲍叔牙偏不。姜小白邀请他当宰相,他婉拒了,说,其实我的实力不行,还是管仲更适合呀。姜小白火了,靠,老子没报他的一箭之仇呢!我恨不得吃他的肉,睡他的皮。

“他刺杀你,那是他忠君的表现,只要你重用他,他会像对公子纠那样对待你的。”鲍叔牙循循善诱。

姜小白之所以牛逼,就是他可以把国家利益置于个人恩怨之上,他跟管仲促膝谈心三天三夜,颇为投机,决定拜管仲为相,主持政事,位居鲍叔牙之上。

有人骂管仲要不要脸啊,人家召忽也是辅佐姜纠的,姜纠一死,召忽就按照国际惯例以自杀效忠了,管仲却翻脸比翻书还快。这次还没等专属律师鲍叔牙出场辩护,管仲就扔出他的独家逻辑:“我不会为公子纠一个人而死。我只为三件事死:一是国家破、二是宗庙灭、三是祭祀绝。国家还活着,我却死了,那是国家的巨大损失,我不忍心。唯有活着,才是有利于国家的最佳方式。”

哇,几句话就活活把背叛、变节的行径美化成爱国义举了,管仲果然是政治天才啊——他这种贱人界的极品,我居然还觉得很可爱,这什么意识形态,什么价值观?

不少人在争论,鲍叔牙到底是傻逼还是圣父呀,他对管仲的好,已经超越人性——事实上,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爱情。鲍叔牙很满意自己和管仲的姓氏捆绑在一起,千古流传。有个成语叫“管鲍之交”,跟“负荆请罪”一样,讲的都是SM系耽美故事。放在晋江,那就是虐恋情深,一个是虐心、一个是虐身。

当全世界都指责某人时,他挡在某人身前,指责全世界。

就算给他整个齐国江山,他所在乎的,不过是某人看他时的微笑。

甚至,他都舍不得说,不要仗着我对你的好向我使坏。

鲍叔牙的痴情,换来管仲一句表白,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表达得这么高雅含蓄,我说管仲啊,你娃真傲娇。

2、美国搞的金融战争他都玩过

说管仲是美国人,很多同学已经忍不住要冲上来殴打我,骂我卖国贼。

我必须得不顾个人安危地辩解一下,管仲确实不像中国政客啊。他主张法治,反对人治,赏罚不分贵贱,富二代和穷光蛋一视同仁。他主张为政必须尊重民意,“顺民心为本”,“政之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百姓所反对的,就替他们废除。百姓需要的,就替他们争取,为了长治久安,他选择认真把老百姓当回事。他不理儒家以仁治国那套,也不认同圣人只讲礼,不讲利。和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亚当·斯密一样,管仲是实用主义者,认为人都有两面性,既自私自利,又有道德情操,所以,你要让大家活得高尚,先要满足他们基本的生存需求,“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吃不好、穿不暖、房价高、看病贵,就很难要求人人都讲礼义廉耻了。

把《管子》(后人整理的管子着作)和亚当·斯密《国富论》比照着读,就会发现,管子这家伙也太前卫了,对政治、经济的理解,活活超前了2000多年。管仲不擅长打仗,喜欢搞金融权谋,玩阴的——顶级腹黑范儿男主啊。

美国玩的那套炒作美伊之战操纵石油价格,搜刮全球财富;戴比尔斯和英美利益集团垄断钻石矿藏,哄抬钻石售价,赚全球男人的钱;日本用铁矿石、稀土策略对付中国——这些伎俩管仲早就玩过了。他的代表作是阴里之谋和菁茅之谋,就是把石头和茅草都变成顶级奢侈品,让各国诸侯和贵族削尖脑袋哄抢。管仲建议姜小白带头搞一场尊周天子的盛典,规格不能低于查理王子的世纪婚礼。搞盛典的经费怎么来呢?让大家掏腰包啊。当时有个地方叫阴里,专门出产一种玉石,是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管仲建议加强阴里的防御工事,修了三层城墙、九道城门,变态到奥特曼都打不进来的程度。然后,工匠就把这玉石做成一个系列,分五个等级,让各种成色的诸侯对号入座。石璧制造完工,管仲去找周天子,说,“我家国君要倡导尊周运动,号召天下诸侯来拜祭太庙,按照礼仪,必须带彤弓和石璧才能参与,你可以批准吧?活动经费都由我们赞助哦。”周天子一听有大场面玩,彰显自己失落已久的权威,还有冤大头出钱,不搞白不搞啊,当然同意了。结果天下诸侯傻眼了,想去抢石壁,又攻不下城,只能花重金去买。据说,这一次齐国大赚一笔,8年都不用收税。

周天子一看,靠,这钱也太好赚了吧。管仲说:“这好办,我帮你也搞点钱。这次玩更狠的,江淮那带出产一种特别的茅草,根上有三个分叉,叫菁茅,你把这玩意垄断了。下次封禅大会,你就要求所有诸侯必须抱一束青茅才能参加,相当于办个VIP会员证嘛!”

用玉石和青茅来指代尊贵,跟现在用钻石指代爱情、用奢侈品标注阶级差异,有什么差别?谁叫世人有这种证明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需要?不是铂金包值几十万,而是有人为了证明自己钱多,需要它值几十万,这个价格不是物理的,是心理的。对这点,管仲玩得很透,他索性鼓励以奢侈消费拉动内需。

作为宰相,他带头穷奢极侈,按迪拜七星级酒店的规格,修自己的府邸。司马迁写《管晏列传》,就说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管仲比齐桓公还有钱,别墅比宫廷还豪华(这一点,美国政客可不敢这么高调),可是,齐国人不认为他奢侈——或许,在管仲的治理下,齐国人过得很爽,既然都是贪官,还不如选个办实事的。

《管子·乘马数》里说,“故修宫室台榭,非丽其乐也,以平国策也”,管仲就指出,追求建筑之奢华,也是调整国家经济的手段——天知道这耍贱的家伙是不是把自己烧钱的行为赋予了合法性,还做无辜状、大义凛然状。《管子·侈靡》更极端,发明了更多烧钱方法,比如鸡蛋煮之前,要画上有艺术感的图案;柴火烧之前,先雕成精致的艺术品——所谓高档,就是务必造成最大限度的浪费,这一点,历代王室贵族大多干得不错。

当时的齐国,就跟现在的美国一样,扮演世界警察,看谁不顺眼就搞谁,下一个目标,就是搞定鲁国和梁国。这两国百姓喜欢穿一种丝绸叫“绨”。管仲亲自担任制片人,拍了一个《建国大业》风格的时装广告巨片,区别在于人家用的不是娱乐明星,而是国君齐桓公本人加朝中重臣,他们全部穿着以绨为材质的高级定制时装,天天在电视黄金时段滚动播出,齐国人民high了,觉得绨这玩意真高贵真冷艳啊,大家都非绨不穿。鲁国和梁国的国君一看有利可图,要求举国织绨,连农业生产都顾不上了。等时机成熟,管仲又策划了新一季时装潮流发布会,齐桓公领衔主秀——这次改穿帛了。管仲够黑,直接版布新的法令,举国不准进口绨,也不再出口粮食给鲁国和梁国。这下,鲁梁两国有钱也买不到吃的,闹起饥荒,灾民纷纷投靠齐国,鲁国和梁国国力折损大半。这个故事还有个专属的名字,“服帛降鲁梁”,类似的阴招还有买鹿制楚、买狐降代等——看管仲玩弄起金融战略来,跟玩网游似的,其他人怎么都这么听话,这么配合剧本呢?

管仲干的另一件事,就更让怀疑他的穿越身份了。他让齐国成为加大号的经济特区,开出各种优惠政策来吸引外商。首先是关税上的倾斜,“征于关者,勿征于市;征于市者,勿征于关”,对于外商,不重复收税;税率则低至“五十而取一”、“关赋百取一”;甚至某些时期,直接免了关税——乖乖,要是现在免了关税,进口汽车价格要便宜一半以上哦。齐国为外商还专门修了招待所,鼓励他们运更多的货来齐国售卖,规定拉一车货免费请你吃饭;拉三车货还可免费提供马饲料;拉五车货,还给你配备管家佣人,实在是太贴心了。班固在《汉书》中描绘齐国“冠带衣履天下”,可见当时商贸流通有多么发达,就是古装版香港嘛。

齐桓公不满足啊,能不能捞更多钱,在诸侯面前可以更嚣张点?他想钱想疯了,提出干脆对房子、树木、六畜、人口都征税,管仲说,不必,横征暴敛容易激起民怨,必须要用更高明、更不着痕迹的手法。他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盐铁专卖制度——垄断盐铁两种生活必需品,这招被沿用了两千多年,尤其是宋元明清几个朝代,盐课收入成为朝廷仅次于田赋的第二大财政来源。

3、国家大妓院总设计师

管仲又发明了另一种全新的增加税收的方式,花粉捐。

某天,齐桓公在家看新闻,说当年第一季度犯罪率急速上升,他就不懂了,老子齐国天下第一,我打个喷嚏,全世界都要感冒,怎么还有人作奸犯科,简直不懂事嘛!他叫来管仲商讨,管仲让司法部直接提交了一份犯罪调查报告,这下明白了,都是些婚外情、诱奸、通奸、近亲相奸……盛世嘛,不需要打仗,而齐国性别比例失调,女人少,光棍多,大把剩男荷尔蒙无处发泄。

都说了,管仲是非常人性化的领导,他一边搂着莺莺燕燕(让鲍叔牙情何以堪),一边苦想解决之道。当时家妓是奢侈品啊,只有达官贵人才配拥有。管仲想起曾经看过一部英国红灯区宣传片《应召女郎的秘密日记》,里面就说过,“一个城市没有妓女,就像一间屋子没有厕所。”他决定,干脆来个猛的,开办国家大妓院。他把这种国营妓院叫“女市”,性工作者叫“女闾”,明白了吧,妓女都是公务员!都城临淄开了7家女市,每家100人,有的就直接开在皇宫附近,方便王室成员和朝廷高官就近享用。据说,齐桓公还亲自担任女市代言人,亲切号召大家“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就送嫖妓女”,这规模、这气势,以让性都阿姆斯特丹自卑到想哭。而雅典着名政治家改革家梭伦直到公元前 594年,才设定律法,提出创设国家大妓院的构想,比管仲晚了一百多年。

管仲完全按现代化理念来营销,比如制定了一套比东莞色情业ISO更专业的服务标准,给性工作者搞业务培训,教材包括三级片《少女慈禧之秘密生活》、A片《松岛枫全集》以及牛郎题材英剧《大器晚成》。定期请百家讲坛的教授给妓女们开讲座,鼓励性工作者写作《论性服务中的“仁”》、《庄子的逍遥游是不是写高潮体验》、《论孙子兵法在野战中的可操作性》等学术论文。为吸引更多嫖客,还搞一些促销活动,比如集满16个印花送1次,比如搞一些主题嘉年华,类似于成人版的迪斯尼,嫖客cosplay猪八戒,妓女cosplay白雪公主,来场跨物种跨文化深度交流;比如举行“超级女闾”选拔赛,参照超级女声的模式,搞点符合消费者心理的煽情环节,最好有“替生病的老母赚手术费”或者“为读研的男友挣学费”等感动齐国的故事,最感人获金鸡奖;比如举办性爱奥运会,诸侯各国派选手参加,还特邀国足担任技术指导,因为他们的强项是“坚持90分钟不射”。

《韩非子》中就记载了一个故事,齐桓公看《故事会》,发现有些老百姓70多岁了还没有老婆,靠看春宫图打飞机解决性需要,顿时热泪盈眶。他把这件事告诉管仲,管仲说,没问题啊,从女市挑了些辣妹,专门去陪这些高龄剩男。或许,这就是欧洲红灯区“甜心爸爸”专场的来源?

女市完全形成了蝴蝶效应,说齐国富国强兵都跟这一创意有关,并不是夸大。它让齐桓公每天数钱数到手软——国库收入大增啊!只要在女市消费,就要纳税,即后世所谓“花粉税”、“花粉捐”,管仲把这笔钱专项用做军费。重点是,女市的繁荣,成了齐国最具有诱惑力的旅游名片,带来了巨额旅游收入。入境签证处天天爆满,每天都要接待数个外国旅行团,有些旅行团目的直接,假装其他景点都不存在,直奔女市。很多游客来两次上瘾了,干脆申请绿卡,为齐国效忠,为齐国吸引了大批人才。

其他国家不服,搞起了山寨版女市。春秋时期色情间谍层出不穷,越王勾践派去搞定吴王夫差的色情间谍知名度最高——西施。

据说,现在一些色情场所,如果老板比较有文化底蕴,就会供奉管仲,因为他被尊称为“妓院的祖师爷”。其实,大批老中青色鬼,都很想为管仲深情吟唱一首高雅的经典歌曲:《何日君再来》。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新浪博客
相关推荐: 管仲白宫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