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外国人都能理性看待毛泽东,为何我们不能!

2014-12-27 16:30:2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研究毛泽东的美国知名学者施拉姆曾说过:“20世纪的重要人物几乎没有谁像毛泽东那样受到极不相同的各种各样的评价。

QQ图片20141226164000

研究毛泽东的美国知名学者施拉姆曾说过:“20世纪的重要人物几乎没有谁像毛泽东那样受到极不相同的各种各样的评价。”几十年来,海外研究毛泽东及其思想的著作可以说是汗牛充栋,各类观点层出不穷,虽有学者认为他的一生过于复杂,无法一言以蔽之,但主流学者多认为他是值得尊敬的伟大人物。施拉姆曾在一场“毛泽东再认识”的研讨会上总结说,“毛泽东虽然在掌权之后犯过严重错误甚至‘可怕之罪’,但他仍不愧为一位伟大的革命领袖”。在国内一片嘈杂声中,或许国外知名学者的观点可以成为一面镜子。

“虽有过错,仍值得尊敬”

在诸多研究毛泽东的知名学者中,罗斯•特里尔的《毛泽东传》是一本畅销书。他在书中称:“对于20世纪中叶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毛的主要成绩在于统一了中国”,“就20世纪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社会而言,旨在成为主宰的人物必定是位巨人”。日本《毛泽东集》的主编竹内实也表示,毛泽东是一位以中华世界为目标奋斗一生的人物,似乎可以说,毛泽东结束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全国混乱状态和军阀混战。英国学者威尔逊在《毛泽东的历史地位》的序言中指出:毛泽东对人类生活所产生的巨大而深刻的影响超过了我们这个世纪的任何人;即使他死后,这种影响依然存在。

不过,正如英国智库全英中国学研究所学者迪莉娅•戴温所言,就如何评价毛泽东,传记作家们是有分歧的。戴温今年出版了新作《毛泽东短评》。她认为,毛泽东复杂的人生与中国革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任何一言以蔽之的评价都不够全面。她在书中写道,毛泽东是个复杂的人,其行为互相矛盾,“他接受了外来的现代化意识形态,但是其观点却保持深刻的中国特色;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写出了鼓舞人心的著作,但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带来深重的苦难和大量的死亡”。

其实,罗斯•特里尔也没讳言毛的错误。他认为,毛有很大缺点,有较强的成见,不总是前后一致;是一位伟大的领袖,但在许多工作方式中表现出来的并不是值得称道的特质。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12月,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并表彰施拉姆在毛泽东研究中的贡献,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召开了“毛泽东再认识”国际研讨会。会上,研究毛泽东的学者露西恩•派伊称,尽管毛泽东的一生不可避免地带有某些历史性缺陷,其本人也经受过许多失败,犯过许多错误,但仍称得上是一个民族英雄,值得人们尊敬。学者雷蒙•怀利则强调,毛是一位革命浪漫主义者,给中国带来过深重灾难,也留下“极其复杂”的历史遗产,功过是非难以简单评断。最后,施拉姆作总结发言,他表示,在研究了中国问题和毛泽东的著作14年之后,他认同这样一个结论,即毛泽东虽然在掌权之后犯过严重错误甚至“可怕之罪”,但仍然不愧为一位伟大的革命领袖。

QQ图片20141226164026

催生海外“毛泽东热”

据了解,国外毛泽东研究最早始自20世纪20年代共产国际对毛泽东及其文章的译介,30年代美国记者斯诺出版《红星照耀中国》引起美国研究毛泽东的极大兴趣。之后,西方许多新闻记者到中国采访报道。1947年,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写出《毛泽东的思想》,发表在纽约一份杂志上。1951年,美国学者史华兹出版《中国的共产主义和毛的崛起》一书,提出“毛主义”这一专有名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的“毛泽东热”与当时的时代特点有关,一方面中苏破裂、中国“文革”吸引了国外学者的兴趣,另一方面,国际共产主义以及左翼运动深受中国革命思想影响。路克利表示,那个时期正是以法国毛主义运动为代表的国际毛主义运动的高潮期。他说,纽约城市大学的沃林在《东方之风——法国知识分子与20世纪60年代的文革遗产》中,提出用“席卷法国的中国风(毛主义)解读法国五月风暴整个事件”。当时,法国巴黎高师的一群青年学生认为,“毛泽东的中国是解决法国各种大都市社会政治问题的灵丹妙药”。正是这些人在法国引发了毛主义运动,深刻影响了法国的学生运动和青年运动。书中称,“法国知识界的领军人物如福柯、萨特以及泰凯尔学派都被毛主义席卷”。法国曾有过1500多名毛主义青年,主要集中在巴黎高师。后来这些人多成为社会精英人物。

毛泽东也影响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大学生。毛泽东思想是指引当时学生运动的旗帜之一,当时的学生运动领袖们学习翻译了毛泽东的许多著作。其中的代表人物是汉阳大学的教授李泳禧,他编著介绍中国和毛泽东的《与8亿人的对话》、《转换时代的逻辑》、《偶像与理性》等书籍,点燃了大学生对中国的热情。当时的韩国社会运动希望学习中国。当然,在现今的韩国社会,毛泽东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历史中的人物。给中国和世界留下遗产

罗斯•特里尔曾描述说,“毛泽东的精神锐气注入了世界意识。在许多国家,‘毛主席’这一有助于跨越文化障碍的亲切的尊名,成为家喻户晓的用语。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毛泽东是各种各样反殖民主义形式中主要的人格象征”。

伦敦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肖恩•布莱斯林说,毛泽东时代所留下的遗产和经验有很多,其中一条是,他身后的中国政治管理高层,更加强调共识,在不同利益和需求面前寻找平衡。此外,毛泽东时代影响下的中国更加强调改革,这一点在最近数十年已经普遍得到认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也强调过经济发展,而如今这一点仍在影响着中国的发展。所不同的是,经济发展变成了中国的第一要务。

施拉姆在其名作《毛泽东的思想》(1989年)中写道:“即使到今天,对毛泽东这个人,对他的思想,要做最后定论,还应该进行进一步的探讨。”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1983年版)一书中称, 1976年周恩来和毛泽东的去世标志着55年前(1921年)向马克思主义寻找救国之道的革命一代已经消逝,但他们领导的运动的成绩大部分仍不是今日所能评价的。或许他们的话现在仍然适用。

责任编辑:沙枣花
来源: 环球时报
相关推荐: 毛泽东外国人理性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