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斯大林与文革真相使法国思想界从“左”转“右”(4)

2015-01-12 23:48:33 作者: 倪玉珍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到1970年代中期,法国思想界的风潮却发生了急遽转向。1974年,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法文版面世。该书对斯大林的独裁统治、共产主义集中营的恐怖生活的描写震惊了法国舆论界和知识界。与些同时,一系列国际事件,如中国“文革”的结束和“四人帮”的被捕、柬埔寨红色高棉的大屠杀的被披露,也使得共产主义的美妙前景受到了彻底质疑。革命的理想幻灭了。

尽管福柯本人仍然坚持教学和研究的学术性,但他在政治上也越来越激进,并与“无产阶级左派”接近。在一些问题上,他甚至显得比后者还要激进。例如,在1972年2月与“无产阶级左派”领袖本尼·莱维及其重要成员安德烈·格卢克斯曼关于“人民法庭是否是人民正义的一种形式”的辩论中,后两者认为人民法庭是必要的,而福柯则认为法庭是一种官僚机构,会导致对人民正义的操纵。福柯拒绝一切司法制度,他认为一切正义源自人民,民众正义应由民众凭借自己的经验来实践。福柯还谴责传统的知识分子是权力体系的一部分,他们阻碍了民众话语的产生。“知识分子发现,群众不再需要通过他来获得知识。

他们知道得清清楚楚。毫无幻想。他们远比他知道的多,而且他们完全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想法。”在福柯看来,任何秩序、制度、规范都会形成一种权力网络,导致压迫,监狱无处不在,因而要随时随地进行反抗,解放个体的潜在意志与欲望。1970年,福柯离开万塞纳大学,进入法兰西学院。这并未使他疏远政治,相反,他利用自己的声望继续积极“介入”政治。1970年5月,福柯的伴侣德菲尔加入了“无产阶级左派”。由于已遭政府取缔的“无产阶级左派”希望建立一个联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人民阵线”,德菲尔于是建议福柯创立一个监狱情况调查委员会,调查监狱的状况,并声援监狱中毛主义者的斗争。1971年初,福柯与历史学家维达尔-纳盖和天主教杂志《精神》的编辑多梅纳克三人共同创立了“监狱情况协会”。在随后的几年里,法国出现了由左翼知识分子创立的形形色色的“协会”,支持移民劳工、精神病人等各种“边缘人”和“被压迫者”进行反抗权力的斗争。

从萨特和福柯的转变不难看出,自1968年五月学生运动爆发以来,极左思潮在法国盛行,革命的前景似乎在召唤着左翼知识分子。然而,到1970年代中期,法国思想界的风潮却发生了急遽转向。1974年,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法文版面世。该书对斯大林的独裁统治、共产主义集中营的恐怖生活的描写震惊了法国舆论界和知识界。与些同时,一系列国际事件,如中国“文革”的结束和“四人帮”的被捕、柬埔寨红色高棉的大屠杀的被披露,也使得共产主义的美妙前景受到了彻底质疑。革命的理想幻灭了。

马克思主义迅速失去了它在法国左翼知识分子中的影响力。1968年后不到10年,“时髦的事不再是做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是做一个反马克思主义者”。法国人现在“发现”了波普尔、哈耶克,还有他们自己的阿隆。自1970年代中期起,承负着沉重罪感的法国左翼知识分子们,几乎以他们当年拥抱马克思主义时同样的激情,争相探讨着“极权主义”的起源。

在1970年代下半期至1980年代初法国知识界的“反极权主义”运动中,安德烈·格卢克斯曼的《厨师和吃人者:国家、马克思与集中营的关系》与勒福尔的《多余的人——对〈古拉格群岛〉的思考》分别代表了两种从左翼批判极权主义的思潮。前毛主义者格卢克斯曼是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新哲学家”的代表人物。

他把极权主义视为西方文明的产物,把“古拉格”视为西方文明的顶点。国家、理性、启蒙现在成了“恶”的新形象。格卢克斯曼借用福柯的理论,把现代国家视为“敞视监狱”,把知识视为国家控制思想的有效工具。在他看来,康德、黑格尔、费希特、马克思、尼采都对恶负有责任。至于理性,它只是压迫者的理性,是“奴役”的同义词。

“新哲学家”对马克思主义的弃之如敝履,正如他们过去对其顶礼膜拜一样极端。昔日的毛主义者格卢克斯曼现在宣称:“一段柏拉图的对话要比一万本套话连篇的马克思主义作品精妙得多得多。”“马克思主义不仅生产科学悖论,还生产集中营。”尽管“新哲学家”对西方历史的理解过于简单化,而且他们在批判极权主义时显得盛气凌人,让人想起他们10年前抨击无产阶级的敌人时的态度,但他们还是受到了文化媒体的追捧,甚至得到了罗兰·巴特和福柯等著名知识分子的支持。“新哲学家”出现之后不久,法国知识界出现了一个“反独裁阵线”,它由经常在杂志《精神》、《行动》,《自由》和《新观察家》撰稿的知识分子组成。这些知识分子围绕“新哲学家”的著作展开讨论。

他们大都承认格卢克斯曼的作品提出了至关重要的问题,但也有不少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例如,皮埃尔·罗桑瓦隆就在社会主义杂志《行动》中指出,格卢克斯曼“给真正的问题提供了错误的答案”。罗桑瓦隆认为,“新哲学家”对西方传统不分青红皂白的批判以及逃避政治、在“非理性”中寻求安慰的“新浪漫主义”将导向一种危险的虚无主义。在与帕特里克·维夫勒合著的《为了一种新的政治文化》一书中,罗桑瓦隆提出有必要“重新思考政治”。他认为极权主义是雅各宾传统,即在一个中央集权式的社会中实行“平等的个人主义”的产物。他进而提出一种强调“自主管理”的新的政治文化:重新理解平等的内涵,承认差异和自治的权利,使政治权力的运作不仅局限于国家,并且进入草根阶层。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1 2 3 4 5 6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