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斯大林与文革真相使法国思想界从“左”转“右”(5)

2015-01-12 23:48:33 作者: 倪玉珍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到1970年代中期,法国思想界的风潮却发生了急遽转向。1974年,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法文版面世。该书对斯大林的独裁统治、共产主义集中营的恐怖生活的描写震惊了法国舆论界和知识界。与些同时,一系列国际事件,如中国“文革”的结束和“四人帮”的被捕、柬埔寨红色高棉的大屠杀的被披露,也使得共产主义的美妙前景受到了彻底质疑。革命的理想幻灭了。

相较“新哲学家”而言,勒福尔对极权主义的批判对法国知识界产生了更为重要和深远的影响。这位与卡斯托里亚迪一起创办《社会主义与野蛮》杂志的“异议左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受关注。反极权主义潮流的到来使他变得令人瞩目。他现在和卡斯托里亚迪一起被誉为批判极权主义的左翼思想家的先驱。他于1976年出版了《多余的人——对〈古拉格群岛〉的思考》,并于1977年与米格尔·阿邦苏尔、卡斯托里亚迪和马塞尔·戈谢等人一起创办了《自由》杂志。

1979年,勒福尔写于1950至1970年代初的作品结集为《批判官僚主义的要素》一书出版。勒福尔对极权主义的批判与“新哲学家”不同:他不是完全抛弃马克思主义,把它视为万恶之源,其批判也不指向对政治的否定。勒福尔认为极权主义的国家侵入公民社会,渗入社会领域的方方面面,使个人及不同社会团体的特殊性、生活方式、信仰和观点的多样性趋于消失。这是一种对摆脱了内部分裂和冲突的统一社会的虚幻追寻。而对“无区分社会的幻想”最终导致了另一群只能生活在社会之外的人的出现——极权主义国家必定要“无休止地生产并消灭多余的人、寄生虫、垃圾、破坏者”。对极权主义的这一反思使勒福尔“重新发现”了民主:“……目前,对我而言,忠诚于绝对自由主义的民主观点比继续共产主义梦想……更忠于我最初的行为……更革命。”勒福尔强调民主的出现在人类历史上的重要性:它的到来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政治制度的变更或某个阶级对权力的获取。民主革命开启了一个不可逆转的突破口,它确立了国家与市民社会的区分,承认社会内部不可消除的差异与分化。

自此以后,权力的合法性不再以宗教或神话为基础,它失去了确定的标准,成为公开争论的问题。因而,极权主义与民主革命的关系颇为复杂:一方面,二者有着内在关联,因为民主内部存在着一个永恒的矛盾——不可消除的社会内部分化与对人民的统一的确认;另一方面,民主又是对极权主义的否定,因为民主承认差异与分化而极权主义则力图消除分化重建社会统一。基于此,勒福尔倡导“野蛮的民主”,即为权利(包括已有的、被篡夺的和新的权利)进行斗争。他认为,正是公民为权利而进行的积极斗争,才使得民主保持健康。和“新哲学家”对现代政治的全盘批判相比,勒福尔对民主的阐释显然更具建设性,因而得到了许多左翼知识分子的认同。

除了“新哲学家”和勒福尔等人从“激进民主”的角度对极权主义展开批判之外,在左翼知识分子当中,还有另一股令人瞩目的“反极权主义”思潮。这就是以傅勒为首的“修正主义”史学家对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政治文化的批判。1949年加入法共并于1956年前后脱离法共的傅勒,曾在著名经济社会史家拉布鲁斯的指导下,到年鉴派史学大师布罗代尔所在的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从事关于18世纪巴黎资产者的博士论文研究。然而由于无法说服自己从社会经济角度探究大革命的起源,傅勒最终放弃了博士论文的写作。

在1965年出版的与里歇合著的《法国大革命》一书中,他更加明确地质疑以索布尔为首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对法国大革命的正统的“社会经济阐释”。此书的出版使傅勒被归入“修正主义”史学家之列,并促使他与雷蒙·阿隆等反共自由派接近。在1978年出版的《思考法国大革命》中,傅勒进一步探究革命的动力学。借助于重新阐释19世纪法国历史学家基佐、托克维尔和古参关于大革命的思考,傅勒强调了研究大革命的政治文化的重要意义。他探究了革命的意识形态与革命的恐怖的内在关系,并把雅各宾主义与20世纪的极权主义关联起来。傅勒在法国大革命的政治文化深处,找到了二战后法国知识分子对极权主义不敏感的根源。他对大革命的颠覆性阐释,开启了法国思想界反思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方向:重新回到法国大革命这一重大历史时刻,反思现代民主的悖论。

在与正统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论战中,傅勒对大革命的“政治文化”阐释大获全胜,他因而被《新观察家》捧为大革命200周年之际的“学术之王”。不过也有评论者对其大革命阐释提出颇有见地的批评。例如,勒福尔就提醒傅勒不应把历史与“话语”相等同,否则会导致对大革命的简单化理解。勒福尔也不同意傅勒把大革命中出现的确立代议制的困难和恐怖政治归咎于革命的意识形态。很显然,勒福尔想要从傅勒对大革命的批判中“拯救”出大革命的创新之处。不过,由于勒福尔与傅勒都致力于“重新阐释民主政治”,他们的分歧并未影响到其合作。傅勒与勒福尔共事于法国的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傅勒于1977年担任该研究院的院长之后,又延揽了卡斯托里亚迪、皮埃尔·马南、戈谢和罗桑瓦隆等人。1985年,他们共同创建了雷蒙·阿隆中心。傅勒等左翼知识分子从马克思主义向自由民主政治的“回归”,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失势和自由主义思潮在法国的兴起。

责任编辑:旺旺
来源: 马克思主义研究网
1 2 3 4 5 6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