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文化产业 / 正文

冥婚:流传千年的恐怖民俗!

2015-06-05 11:42:1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事死如生”是冥婚习俗的核心。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人死了只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的人生仪礼还是要完成的。冥婚将生与死结合起来,死者可以通过如生者般完整的婚礼仪式被民众所接受被民间认可,尤其是得到家族祖先的认可,这样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家族中的一份子,安然地与已逝的祖先共同生活而不被排斥。

 

2015年3月,河南嵩县的一个村子里,一户院落里张灯结彩,四周张贴着红色喜字,一家人张罗着蒸馍等待上门迎亲的队伍,没有锣鼓喧天和鞭炮齐鸣,因为新郎和新娘在几年前却已过世,今天操办的婚礼是一场冥婚。这并不是个例,直至今日,在山西省、河北省以及河南省三省的一些地区,冥婚现象屡见不鲜,甚至有着扩大化的趋势。

[冥婚怪谈]

为逝者举行冥婚,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在农村地区,配冥婚有着相当大的市场,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这是祖上传下来的风俗,也为老人们圆一个心愿”,当问及为什么要为自己8年前逝去的儿子举办婚礼的时候,王彩娥这样回答。“2007年,大儿子刘俊才十二岁,当时正好放暑假,他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梦到了一条蛇跑到我的炕上,不停地打转,围住我家俊俊嘶嘶的吐信子,我醒来以后很担心,就把他锁在家里,不让他出门,等晚上的时候,他的一个同学来找他借书, 我想一天快过去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等他从门口回来的时候,一个大车(运煤的卡车)突然从路上下来,把他撞倒了,我听见响动跑过去的时候俊俊早就没有呼吸了,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就走了,这也许就是人的命,后来我非常后悔,觉得对不起他。家里他爷爷要给长孙配骨衬(即配冥婚),说俊俊十二啦也算个大人了,没有结婚留后不好听,于是我就在附近等“湿丧”(即刚逝去的女性的葬礼),看有没有正好能结婚的。结果一直等不到。去年(2014)年他爷爷病重躺在医院的时候,俊俊的婶子来给他提干亲(说冥婚的媒),我想趁他爷爷还在的时候把这个事情办了好让老人放心,我就同意了,后来去女方家里看了看,各方面条件还不错,是正经人家,就同意了。那家人先和我们要两万彩礼,过来的时候给陪嫁,都是平时结婚用的东西。我说彩礼没问题,陪嫁拿过来我看的也伤心,不如你们不用出陪嫁,我少给上你们几个彩礼钱,两家人都能完个心愿,他们也同意了。后来就是定亲,迎完亲第二天“起人”(即把双方死者从地里挖出来,准备合葬)我个当家长的也去了,有老先生懂礼节,在坟头上指点我们起人取骨,这种事情很有讲究,不然转生的时候会残缺,等取完骨,不能建灵棚,要直接放在坟上,三天以后才下葬,这桩婚事就算办完了。亲家也是懂礼的人,八月十五、正月过年都来家里走亲戚,和那些结婚的也没什么区别。今年他爷爷走了,也算是对我们满意,他也看着他的长孙娶亲了。现在我就准备给俊俊张罗一个儿子,过继一个给他做儿子,结了婚不能没有后啊。”

开篇的那场冥婚就是这样的几个过程。这种男女双方未婚而死,双方家长托媒人说定婚约,以夫妻的名义在将他们的遗体合葬,称作“鬼婚”,也就是上面王彩娥为儿子张罗的这场“配骨衬”。鬼婚一种典型的冥婚,出于对于死者的愧疚即担心自己的孩子在地下一个人生活过不好,怕遭到欺负以及对传宗接代的渴望,成为一些地区了冥婚盛行的主要缘由之一。长辈为死去的后辈配骨衬,双方的家庭因此连接起来,按照亲家的关系礼尚往来。从配骨衬的仪式上所用的对联就可看出一二:彩棚搭就仙人洞,花烛照来泪如泉;生前未结朱陈好,殁后配成秦晋亲,横批:阴阳一礼。这种形式的冥婚是当作正常的婚姻来看待的,为未婚而逝的子女举办的冥婚占据了冥婚的绝大多数。

除鬼婚之外,冥婚中还有配干骨的说法。这是小辈为父辈准备的冥婚。有人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当子女成年的时候,就要为自己的父亲寻找未婚而死的女子,将她的尸骨以葬到父亲的墓旁边,用祭奠母亲的礼节来祭祀她。配干骨对于女子的年龄、籍贯、死因并无特定要求,甚至在一些情况下,女子死去多时,尸骨无存的时候,也可以用坟墓中残留的物质作为配干骨的材料。2007年山西省静乐县的一场配干骨就是一个典型:男方去世时80岁,母亲40年前改嫁他人,剩下的孩子们就寻找附近的女尸来配干骨,打听到有一户人家的女孩,在七十年前去世,之前虽然有过冥婚,但是原来的男方家里不走礼节,被“阴间退婚”,可以二次配冥婚,但是坟墓中空空如也,只留下少许的碳化物,于是男方的家人在与女方商议后就用这些碳化物去配干骨。 在配干骨的过程中,很多的讲究不再约束,配干骨是冥婚中比较简单的。

这里还有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例子: 山西省五寨县有有一个老兵在旧社会时期参加国民党的军队成了作战英雄,建国后被批斗判刑,发配到青海的劳改农场服劳役,一直没有消息给家人。他的妻子在家乡独自抚养剩下的几个孩子熬过文革,后来他的儿子带着当年的判决书到发配他父亲的劳改农场去寻人,结果被告知他的父亲在劳动的时候掉下了山崖,十几年过去了,尸骨无存,也没有留下任何的遗物,于是他就在农场附近的十字路口挖了一罐土,带回去,准备等他的母亲百年后与父亲合葬在一起,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团聚。 这种十字路口挖土配冥婚的行为往往发生在男方死于他乡,妻子无人合葬以及男方没有鬼妻续亲。此时冥婚的实现依靠十字路口挖点土作为象征入葬或者制作一个假人装入棺内,下葬时在十字路口抬棺材转三圈然后按照正常程序入葬。

“事死如生”是冥婚习俗的核心。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人死了只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的人生仪礼还是要完成的。冥婚将生与死结合起来,死者可以通过如生者般完整的婚礼仪式被民众所接受被民间认可,尤其是得到家族祖先的认可,这样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家族中的一份子,安然地与已逝的祖先共同生活而不被排斥。

[冥婚仪式]

冥婚在一些地方被视为悲喜事,与传统婚礼一样,有着繁琐复杂的流程,一般来说, 男女双方家庭决定后,男方需在家收拾一间新婚房间,并把两人的照片带至照相馆合成婚纱照悬挂在婚房的墙上,男方还需在自家的祖坟周围掘墓,并在墓门上贴红对联,准备好一切事宜。在举行仪式的前一天,男方家长需在坟地里为男孩举行祭拜仪式,设灵堂、烧香拜祭,而女方家长要给女孩买新衣服穿戴干净整齐,棺材里要铺上新褥子盖上新被子,还要再准备一套新被褥到男方墓地下葬时更换。女方还需准备嫁妆,即纸糊电视机、冰箱、衣服、被褥等。 提前一天建好灵棚,准备好一副薄棺材、两套结婚用的衣服还有袜子和鞋等穿戴,把骨头取出来放进棺材,衣服配饰摆在里边。 女方尸骨在冥婚当天捡拾,女方家长在拾骨石前要先在坟前烧一身新衣服,铺一身新衣服在新换棺内,然后把骨石拾出来,放在换棺里。往灵柩里放的时候需要把身体各个部位对接整齐,且必须拾全。头骨里不能是空的,女方家属需准备一碗榜饭、小米饭等,七窍除了耳朵不塞满外其他的都不能空,空了就意味着对后代不好。装好后,每个人都必须哭,不哭的话后辈会出观巴。女方后辈在墓地上烧香祭拜完毕后,放鞭炮,由女方的侄儿辈抱着照片,负责把女方护送到男方,而男方则派出一个与死者同辈分的男性拿着男方的照片敲锣打鼓的去女方墓地迎亲,两家在中间汇合后,女方的侄儿就不送了,男方的亲戚负责把女方棺椁护送到事先准备好的灵棚。这个过程叫“迎送”。把骨头接回来了盖上红布,接下来的流程就与传统婚礼类似,男方家庭摆天地桌,老人坐首席,男方的兄弟和女方的姐妹抱着死者的照片或者牌位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照片和牌位上要缠红布条,然后入洞房,照片或牌位要并排放在桌上。然后设宴款待,双方的宾客按照辈分坐好,吹响器放鞭炮,一切都按照喜庆的方式来。吃完饭女方回娘家。下午办白事,女方家人来的时候男方要吹响器迎接进灵棚,查人数“下孝”(发孝布),按辈分、男女各有不同,平辈腰孝、免辈(晚辈)头孝,女孝一方白布,男孝布尺六长。礼宾先生掌礼,请娘家客烧纸。此时女灵魂已经接到男家,“配骨衬”男女由晚辈抱着牌位进入“灵棚”。出洞房入灵堂时,牌位上缠的红布条已经换成了白布条。亡灵按照辈分秩序与活人一起为亡故的长辈烧纸行礼。行三献大礼,或行九叩礼、或行二十四叩礼,先自家人,再娘家人。一般外客、远房亲戚行礼较简单,哭一下磕三个头就行了。先生掌礼,说谢客,晚辈就磕头送客,祭拜就结束了。次日下葬,起殡的时候要烧纸,先给新近的死者(湿丧)烧,后给早前的死者(干丧)烧,放置灵柩的时候有讲究,湿丧主位干丧次位,男左女右,左上右下。双方的棺材按男左女右置于坟前的土地上,两棺材前面用一条打着花结的红绸带相连,在前面放一长桌置祭品,并搁置双方的照片。快到下葬的时辰,女方亲人把女孩的嫁妆烧掉,并开始哭祭,这时需连冥配双方的称呼一起叫上,比如女方的侄子哭拜时需叫“姑姑,姑父”。鼓乐吹打只在死者为长辈时进行,若是晚辈,则不进行。到时辰,将两口棺材按照男左女右的顺序置入墓穴里,墓穴的地面上要撒好粉末状的朱砂、雄黄及五谷粮食,并把地面上所有脚印擦干净后给墓室封口。埋完之后带着灵位回家,脱去孝布,然后女方开始捞富贵:在一个大盆里放入水、泥土和硬币,然后每人伸手去捞,钱币越多福气越大,然后男方开始接灵位,先湿丧后干丧,行安神礼:停止哭泣,行九扣大礼,即起身跪下三次,礼毕,响鞭炮、吹响器,办宴席,然后冥婚的仪式到此结束,双方各回各家。

虽然有句话叫“三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但不同地方的冥婚仪式都大致相同,喜宴与悲宴相结合的流程构成了完整的冥婚仪式。而且冥婚的流程有不断简化的趋势,在过去的大户人家举办冥婚甚至在礼宾用语都很讲究,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只要流程不出什么大的岔子,男女双方的家族都很满意。

[鬼妻市场]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话在冥婚中也适用。自然死亡和意外死亡的女性供不应求,有些人就打起了活人和已下葬者的算盘。 近年来在陕西、陕西、河北、河南的一些恶性凶杀案件背后都有冥婚的影子。在利益的驱动下,形成了鬼妻市场,具有完备的产业链。处在上游的“供应商”提供女尸,包括在太平间充当内鬼、掘坟盗尸甚至杀害女性,下家则借助自己的人脉关系搜集需求,通过一些专门说鬼媒的媒婆联系有需求的家庭,形成了一条牵涉众多的利益链。

2006年,宋天堂杀人卖尸的案件轰动全国。作为鬼妻市场链条的上游人员,宋天堂先后杀害了六名女性来“供货”。他的下家是同村的李巧玲,是当地的专职媒婆,阴媒阳媒都说,。需要女尸配干骨的陈家放出消息,刘梁夫妇向陈家提供一具干货即在墓穴中埋葬已久的女尸,但没有得到陈家的认可,便约定在陈家儿子下葬的时候把湿货送来,于是找到李巧玲,李巧玲把消息传出去后,宋天堂杀害一名流浪的痴呆女性,把尸体以3500元卖给了李巧玲,李巧玲以8000元卖给了刘梁夫妇,随后以3万元卖给了陈家做冥婚,这样。一条杀人卖尸的罪恶产业链至此完成。 在山西绛县,有人专门承包了医院的太平间来从事卖尸活动,将太平间作为女尸交易的平台:将意外死亡无人认领的女尸卖出。还有一些医院的护工将一些死亡的新生女婴和被流产的足月女性胎儿卖出,为鬼妻市场供货。

鬼妻市场多盛行于山西、河北、河南等地的山区,举行冥婚者大多是死于车祸或者矿难,家人在获得赔偿金后,急于为逝者安排冥婚,这无疑成为“鬼妻”市场的一副催化剂,它直接加速了鬼妻需求,从而剌激整个“市场”的壮大。利益的驱动使得许多人的冥婚形式走向了极端。从上文中提到的杀人卖尸和太平间尸体交易来看,冥婚失去了原有的民俗的意义,无疑是打着民俗的旗号,为实现贪欲财物等利益而进行的交易。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四月网
1 2
相关推荐: 民俗千年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