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司马光砸的什么缸?

2016-01-25 16:33:33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司马光砸的不是缸。据《宋史·司马光传》:“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去,光持石击瓮破之,水迸,儿得活。”你看,司马光砸的是瓮,缸和瓮是同一种玩意儿吗?

此瓮体型硕大圆满,纹饰壮观,被誉为“彩陶王”。其表面彩绘在黑线中套以红色,如河水漩涡一般相互连环,水涡之下为起伏的波浪。这体现了先民对水的依赖和对水神的敬畏,也似乎暗示这大瓮是用来盛水的,究其容量,当在百升以上。

此瓮体型硕大圆满,纹饰壮观,被誉为“彩陶王”。其表面彩绘在黑线中套以红色,如河水漩涡一般相互连环,水涡之下为起伏的波浪。这体现了先民对水的依赖和对水神的敬畏,也似乎暗示这大瓮是用来盛水的,究其容量,当在百升以上。

这是两只在印尼海域沉船中打捞出水的大瓮,并不是用来装饮用淡水的,而是装满中国外销的各种瓷器。大瓮高约一米,最大直径超过半米,里面的瓷器除用草绳或竹篓扎紧,缝隙间还会撒上绿豆。绿豆发芽后将缝隙填满,避免瓷器在运输过程相互挤压和磨损。

这是两只在印尼海域沉船中打捞出水的大瓮,并不是用来装饮用淡水的,而是装满中国外销的各种瓷器。大瓮高约一米,最大直径超过半米,里面的瓷器除用草绳或竹篓扎紧,缝隙间还会撒上绿豆。绿豆发芽后将缝隙填满,避免瓷器在运输过程相互挤压和磨损。

鹳鱼石斧图彩陶缸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鹳鱼石斧图彩陶缸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两只在印尼海域沉船中打捞出水的大瓮,并不是用来装饮用淡水的,而是装满中国外销的各种瓷器。大瓮高约一米,最大直径超过半米,里面的瓷器除用草绳或竹篓扎紧,缝隙间还会撒上绿豆。绿豆发芽后将缝隙填满,避免瓷器在运输过程相互挤压和磨损。

这是两只在印尼海域沉船中打捞出水的大瓮,并不是用来装饮用淡水的,而是装满中国外销的各种瓷器。大瓮高约一米,最大直径超过半米,里面的瓷器除用草绳或竹篓扎紧,缝隙间还会撒上绿豆。绿豆发芽后将缝隙填满,避免瓷器在运输过程相互挤压和磨损。

司马光砸的不是缸。据《宋史·司马光传》:“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去,光持石击瓮破之,水迸,儿得活。”你看,司马光砸的是瓮,缸和瓮是同一种玩意儿吗?

缸除了用来盛放水或食物

还有某种供奉或祭祀的意味

缸和瓮这类盛器,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在当时的陶器中可以发现它们的源起和雏形。1978年在河南省临汝县阎村出土了一件彩陶缸,高约半米,造型 呈口大底小的直筒形,敞口、厚圆唇,深腹、平底,底部正中有一直径约一厘米的圆孔。显然,它不能盛水或粮食,而是用来装殓尸体或骨殖的,就是通常所说的棺 材。那时的丧葬习俗是用两三件陶器扣合在一起作为葬具,考古学上称为瓮棺葬,又称缸葬,但并不局限于用瓮或缸,还有如盆、罐、瓶、鼎等。它们也并非为丧葬 专门烧造,而是日常用具,埋葬时在器物底部钻以小孔来通气,据说这样做可以让死人呼吸,也取灵魂由小孔升天之意。

那这件陶器该称为瓮还是缸呢?看图说话。

我们无法听到远古先民说的话,如何发音和表白。但通过他们留下的图像可以知道他们表达的意思。这件彩陶上绘有一幅画,左边是一只叼着鱼的白鹮,似乎是说 明这件陶器可以盛水,用来放置捕获的鱼。画面右边,是一柄石斧,这是当时最常用的工具,用途广泛,除砍伐耕种外还可用作武器,甚至上升为部落首领(巫师) 的权杖,被赋予权威和仪轨的神圣涵义。殊不知,这石斧,也揭示了这件彩陶的名称,斧,如其图像结合象形文字甲骨文所示。

斧立于地上,表 示其形,即缶,音与斧或相近或相同;斧砍在地上,引申其用途,即工。缶和工合并为一个字:缸。所以,后世把这件彩陶形状的器物,叫做缸,一般用来盛放水或 食物,但不仅限于饮食,而有某种供奉或祭祀的意味。时至今日,在过春节时,很多地方的人们有把装满水缸、米缸的风俗,祈求饮食无忧、吃饱喝足。也有将“送 灶”的祭品放在米缸中,寄望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大清会典》载,宫中共有大缸308口

鎏金铜缸为紫禁城门海的最高等级

水缸放置在屋外门前或庭院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灭火。古代建筑多为木结构,逢天干物燥、夜黑风大,不但容易起火,还会火势蔓延、殃及四邻,水缸兼具 消防设备的功能。而今,在故宫可看到铜质或铁质的巨型水缸,平时贮满清水,古时一旦失火,即可就近取水灭火。因此,大缸又被称作“吉祥缸”、“太平缸”和 “门海”,取门前之大海之意。据《大清会典》载,宫中共有大缸308口。今余231口。距今最早的大缸为明弘治年间(1488—505)铸造的铁缸,上奢 下敛,两耳有铁环。铜缸则多为清代铸造,腹大口阔,两耳加兽面铜环。为防止缸中之水结冰,延误救火,在立冬到来年惊蛰,宫人都要给大缸“穿衣戴帽”、在缸 下燃炭保温,以备不时之需。

鎏金铜缸为紫禁城门海的最高等级,放置在太和殿、保和殿和乾清门两边,共有18口,每口可盛水约三吨。腹圆 口阔,外表鎏金,富丽堂皇,而且装饰精美,两耳有兽面铜环,与门铺首相类,形象为龙子之椒图,其性通灵不寐,用以镇守门户、巡视预警。据乾隆年间《奏销 档》载,每口鎏金铜缸约重1696公斤,铸造铜缸的费用约合白银五百多两,鎏金使用黄金一百两。据说庚子年八国联军犯北京,缸上黄金被联军士兵刮去,或许 吧。

请君入瓮容易出瓮难 司马光砸的是瓮不是缸

看到瓮,往往想到一个典故:请君入瓮。事在则天皇后天 授二年(691),有人告发文昌右丞周兴与丘神勣串通谋反,武则天命来俊臣审查。案子不好办,来俊臣先礼后兵,请周兴喝酒。席间,来俊臣请教周兴:“囚犯 死不认罪,该怎么办呢?”周兴说:“这太容易了,取一大瓮,用炭火在四周烤,把囚犯放入瓮中,有什么不承认的呢?”来俊臣于是按照周兴所说照办,对周兴 说:“兄台被告状检举了,请进瓮说话。”周兴惶恐,立马磕头认罪。周兴所说的法子,被炭火烤得生不如死倒在其次,关键在于,人进到瓮里,进去容易出来难, 正如歇后语说的:瓮中捉鳖——手到擒来。为什么呢?因为瓮是束颈小口,把人塞进去容易,就出溜一下,但人若想钻出来,很容易就卡住了,动弹不得,除非把瓮 砸了,立马解脱。这也是司马光为什么要砸瓮的原因。

随着烧造技术的进步,陶器逐渐被瓷器取代,但它们的形制自古至今没有什么明显的变 化。在我们的印象里,缸一般是粗瓷,坚硬且壁厚,甚至不乏有石质、铜铁铸造的大缸,因为它承担着灭火救命的功能,必须坚固耐用。但瓮则不同,它在后世甚至 一直保持着陶器的本色,即便是瓷器,也较为低端粗鄙,属易碎品。有个成语叫瓮牖绳枢,就是拿破损的瓮做窗户,形容家里穷。也显见在广大市井村落,破瓮是很 常见的。

回到司马光砸那玩意儿的故事。如果小儿掉到缸里,伸手把住口沿并不难,至少可以探出头,不会被淹死。而掉进瓮里,则难以出头。 如果是缸,以司马光小童之力,很难在短时间内把缸击破。如果是瓮,以石击卵,一击即碎,瓮中小儿秒秒钟可以脱身得救。所以,司马光砸的是瓮,不是缸。这体 现了一个人的机智,对事物和情形的判断力,所以他的事迹才能一鸣惊人,“其后京、洛间画以为图。”这图被称作《击瓮图》,很多人画过,如下图,但都画错 了,把水缸砸了一个洞,小儿从洞里爬出来,想想就不可能,这不合常理啊,你爬一个我看看。

词典

瓮与缸

这两者功能相同,但似乎缺少了神的意味,是基本的家居日常用具。瓮之字形,上公下瓦。瓦,以土烧造的器物;公,作双手提起一盛器之形状。从字形上看,瓮 用来盛水或粮食的陶器,与罐和瓶相类,小口束颈鼓腹,腹部或有系,用以穿绳便于提拎和运输,腹部以下收窄,可放置在地上的坑里以保持稳定性。

缸与瓮,如一个器物的两种变体,一个大口,一个小口;一个光于门庭,一个隐于树下;一刚一柔、一阳一阴。正如其字形所体现的,同为瓦器,缸为工,工于心计,是一个人的制度和规矩;瓮为公,天下为公,是所有人的大同和民生。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金羊网-新快报
相关推荐: 司马光砸缸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