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揭秘:周恩来曾选张春桥当秘书,两人曾关系不错

2016-02-19 02:10:13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一次,邓小平去看望周恩来)周恩来没有谈他的病,也没有谈今后的工作,他对邓小平说的,是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话。他说:“张春桥是叛徒,但主席不让说。”讲完后,他对卓琳特别嘱咐:“卓琳,你不要说出去啊。”

揭秘:周恩来曾选张春桥当秘书,两人曾关系不错

周恩来和张春桥的关系如何?

邓榕在《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中记载:

(一次,邓小平去看望周恩来)周恩来没有谈他的病,也没有谈今后的工作,他对邓小平说的,是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话。他说:“张春桥是叛徒,但主席不让说。”讲完后,他对卓琳特别嘱咐:“卓琳,你不要说出去啊。”

陈春梅在《我的爷爷陈永贵》一书中说:

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爷爷发言完后,张春桥不指名地攻击他,说他爱出风头。爷爷顿时翻了脸……

周恩来在医院得知情况后,连忙召见爷爷,对他说:“永贵呀!张春桥这个人不好对付啊,我都对付不了他。这样吧,等我出院了,把你和张春桥的矛盾解决一下。”

在很多文章和记载中,周恩来和张春桥的个人关系不好。

其实,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

周恩来与张春桥的个人关系,一度很不错。甚至,周恩来曾希望张春桥来当他的秘书:

(1968年)12月下旬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召开的一次红卫兵万人大会上,江青搞突然袭击,发言中点名攻击周荣鑫(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周恩来的工作助手)支持“西纠”,要周荣鑫弯腰挨斗,要红卫兵揪斗他。结果周荣鑫也被打倒、被揪走了。

1966年11月下旬,周恩来向“中央文革”提出,他身边缺少助手,没有办法进行正常工作,要求给他派个秘书,并点名要张春桥去。这时,江青、陈伯达都说不要去,张春桥自己也说坚决不去。总理后来进行工作实在很困难。(黄亦凡:《动乱之秋——刘志坚在“文革”初期的经历和遭遇》)

虽然张春桥没去给周恩来当秘书,拒绝了他,但两人一直保持着较好的私人关系。

在“文化大革命”中,张春桥与林彪干过仗,与邓小平干过仗,与康生干过仗,与陈伯达干过仗,与陈永贵乃至其他人都干过仗,但鲜有与周恩来交锋的记载。因此,当陈永贵在政治局会议与张春桥吵架后,与张春桥交情不错的周恩来甚至还去从中进行调解,为他们进行解释、和解。

张、周两人的这种亲密关系,持续了很长时间。

但是,最终还是真正出现了矛盾和冲突。这是从周恩来推荐邓小平从江西复出开始的。

邓小平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与周恩来认识,并一起工作过,在50年代当副总理时,是周恩来的主要助手,是周恩来看中的人才。陈毅去世后,周恩来一直力促进邓小平复出,获得毛泽东同意后,从1973年2月底到3月初,病中的周恩来连续开会,讨论邓小平复出问题,连续很多天开会,反复商量,3月9日讨论完了,他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并获得毛泽东批准后才向政治局讲明他的病情,请假去治疗。3月10日,关于邓小平复出的中央文件正式发出。

而张春桥一直希望当总理,由此对周恩来很不满。

随后,出现周恩来主持的外交部《新情况》第153期文章对美苏关系“错误判断”的事件。

7月4日,毛泽东与张春桥、王洪文等人谈话,谈到外交部第153期《新情况》的文章,并且说:

“《新情况》第153期提出的美、苏合作,欺骗世人,妄图主宰世界,与党中央历来的,至少九年来的意见不相联系。”“近来外交部有若干问题不大令人满意。我常吹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而外交部忽然来一个什么大欺骗、大主宰。总而言之,在思想方法上是看表面,不看实质。”(纪东著:《非常岁月:回忆周恩来总理的最后八年》,第154页。)

最后毛泽东还说:“结论是四句话:‘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

毛泽东批评了周恩来。并且还在周恩来给外交部的信上写上了这个结论。

7月5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张春桥传达毛泽东谈话,周恩来讲述了6月下旬以来毛泽东对外交工作的批评、批示的内容,诚恳地作了检讨,并主动承担了责任。

就此张周一度较好的个人关系更加恶化。

1974年12月,周恩来带病前往长沙,与毛泽东商讨四届人大会议的人事安排,否决了江青等人的组阁计划(其中张春桥为总理)。

1975年5月21日,周恩来写了一封致王洪文转政治局传阅后给毛泽东的信。信中指出,“现在主要危险是经验主义”。这句话虽然出在姚文元的《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一文,但实际上是张春桥在1975年3月1日总政治部召开的各大单位主任会上提出来的。

有人认为,这是周恩来对张春桥的“一次有力的反击”。

之后,病中的康生密告周恩来:江青、张春桥有历史问题,是叛徒。康与周从20年代上海临时中央时起一起工作过,个人关系一直比较好。“文革”后期,康生又与张春桥关系恶化。事后,周恩来又把这件事情告诉邓小平。章立凡在《章含之自述:一封密信导致乔冠华晚年悲剧》记载,章含之为此于1976年4月25日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此信用钢笔书写在5页白纸上。

其中,章含之记载:

去年夏天,大约八月,一天晚上,海容、小唐两位同志来找我说有件事要了解。她们说她们去看了康生同志。是邓小平带话给她们说康老想见她们,后来康老的秘书直接打电话与她们联系约时间。小唐说她们请示了主席,主席同意后她们才去的。

接着,她们说康老病很重,恐不久于世了,因此有件心事要托她们转报主席。康老说,江青、春桥两同志历史上都是叛徒,他曾看过春桥同志的档案,是江青同志给他看的。康老要海容、小唐找两个人去了解情况,一个叫王观澜、一个叫吴仲超。康老说这两个人可以证实江青、春桥同志是叛徒。海容、小唐说她们想问问乔冠华同志是否认识王、吴二人。乔说他只知有此二人,并不认识。她们又说,听说江青同志的历史叛徒材料在三十年代香港、华南的报纸上有登载,问乔当年在华南工作是否见到过这类消息和文章。乔说他只见过生活上对江青同志的攻击,从未见过涉及政治叛变这一类的东西。关于春桥同志的情况乔说他完全不知道。当时我说文化大革命期间听说上海有一派贴过大字报说春桥同志是叛徒,后来被压下去了。

即便是如此,周恩来与张春桥的个人关系还是没有完全破裂。

据周恩来身边人员回忆,在周恩来病重期间,张春桥与邓小平等人都是去看望周恩来比较多的人。邓朴方说过一件事:

12月底,周总理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了。我父亲、王洪文、张春桥、汪东兴都来了。这次又抢救过来了。大家来看周总理,张春桥走过来的时候,周总理说:“春桥同志,你和洪文要多帮助小平同志工作。”

周恩来在这个时候还如此叮嘱张春桥,邓朴方后来觉得很不可理解。其实,从周张两人历史上良好的个人关系来看,很正常。一方面周恩来很看重邓小平,另一方面,他还是把张春桥当做晚辈和下级看待。,周恩来明知张春桥的思想还说这样的话,自然有一份信任和交情在其中。

但是,张春桥虽然对周恩来的病情很关心,但对周继续扶持邓小平是不满的。

当时邓小平站在旁边,因耳聋没听清楚,退至病房门口,便问张春桥:“总理说的什么?”

张春桥说:“总理叫咱们好好工作。”没把周恩来的原话告诉他。

在周恩来生命的最后时期,张周两人一度紧张的关系获得了较大的缓和。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张春桥参与了治丧工作。10日,在周恩来遗体告别式上,发生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遗体告别之后)张春桥走向守灵的邓颖超,同她拥抱,邓颖超还拉着张春桥的手说话。(张佐良:《晚年周恩来》)

后来,这一幕还出现在电视中播放了。

有人说这是张春桥有意向外界显示:他才是周恩来的接班人。此说多少有些牵强。笔者更倾向于认为,这是张春桥的“情不自禁”,是对周恩来遗孀一种关切和友好,也是平时与周恩来夫妇关系良好的一种体现。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新浪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