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斯大林如何应对希特勒的背信弃义?

2016-02-28 16:56:43 作者: 述弢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斯大林向部队下达新的指示:不准越过德国边界,只有空军例外。他还希望以某种方式阻止业已开始的入侵,指示要求空军派轰炸机和歼击机消灭敌方机场上的飞机,轰炸地面部队的主要集群,轰炸柯尼斯堡和梅梅尔两城市。

1941年6月14日,即希特勒全面进攻苏联的前一周,苏联塔斯社曾正式发表声明,称德国决不会进攻苏联。1941年5月14日,希特勒在致斯大林的密信中说,准备从6月15至20日开始将部队从苏联边境往西运送的工作。密信最后说:如遇我手下将军之挑衅行为未能避免,务请保持克制,切勿采取反击行动,务请通过您所知晓之联系渠道告我。只有如此,方可达致我与您明确商定之共同目标。

然而铁的事实是:德国法西斯背信弃义,于1941年6月22日悍然对苏联发动突然袭击。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苏军遭到重创,并一度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我们且来看看苏联高层尤其是作为一国之首的斯大林,在战争爆发前后是如何应对的。

随着1941年6月22目的临近,苏联谍报机关的密报便愈来愈令人提心吊胆,忐忑不安。然而斯大林坚信德国不会在两条战线上作战,这方面他有希特勒的亲口保证。6月19日,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和红军总参谋长朱可夫,下令备部队在7月1目前将机场统统伪装成周围环境的颜色。可当朱可夫得知波罗的海军区司令员命令防空部队系统进入战备状态时,斯大林却取消了这个命令,理由是“会给工业造成损失,引起种种议论,使舆论界的神经受到刺激”。6月21日傍晚,一名德军司务长向苏联边防军投诚,他断言德军的进攻将于6月22日凌晨开始。朱可夫当即报告斯大林,一小时后,朱可夫、铁木辛哥等人齐集斯大林的办公室,斯大林显得心事重重,却并未惊慌失措。依他之见,投诚者也可能是个奸细。不过斯大林还是让莫洛托夫请德国大使讲清楚边界上发生的事情。德国大使只是冷冷地说,他一定向柏林转达克里姆林宫的不安——其时,德国大使馆正在销毁最后一批秘密文件。

克里姆林宫的会议于晚上10时结束。会后国防人民委员在命令中警告各部队:德军可能在6月22至23日发动突然袭击,却又加上一句:切不可受到任何可能引起很大麻烦的挑衅活动的影响。

是夜,斯大林又分别召见了红军政治部主任梅赫利斯和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别墅。

3时30分,德军对苏军阵地的猛烈炮轰,和对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三国的空袭全面开始。总参谋部收到来自西部各军区的报告。朱可夫后来回忆道:

人民委员命令我给斯大林去电话。我打了电话。没有人接。我就不停地打。终于听到了卫队长弗拉西克那睡意未消的声音:“你是谁啊?”“我是总参谋长朱可夫。请马上让斯大林同志接电话。”“什么?现在?!”卫队长吃惊不小:“斯大林同志正在睡觉。”“马上叫醒他:德军正在轰炸我们的城市,仗打起来了”。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听筒里传来沙哑的声音:“请稍等。”大约三分钟后,斯大林拿起电话。我汇报了情况,要求准许反击。斯大林不说话,只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您明白我的意思吗?”仍然不说话。“您有何指示?”我追问道。斯大林终于如梦初醒地问道:“人民委员上哪儿去了?”“他正在同基辅军区通话。”“你和铁木辛哥一起到克里姆林宫来。叫波斯克列贝舍夫通知全体政治局委员开会。”

政治局会议大约于4时40分开始,持续了四个多钟头。与会者有朱可夫、铁木辛哥、莫洛托夫和贝利亚;米高扬、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和马林科夫是随后才到的。海军人民委员库兹涅佐夫、总检察长维辛斯基和梅赫利斯也出席了会议。斯大林面色苍白,手里拿着未装满烟叶的烟斗。朱可夫和铁木辛哥汇报了情况,斯大林突然问道:“这该不是德国将军的挑衅行为吧?”“德寇正在轰炸我们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三国的城市。这叫什么挑衅行为?”铁木辛哥答道。“如果需要搞挑衅,那么德国将军连他们本国的城市也会轰炸的”,斯大林说。他略作思索,继续说道:“这事儿希特勒大概不知道。应当马上给德国大使馆去电话。”对于克里姆林宫的电话,那边的回答是:大使本人请求接见,他需要立即通报。于是责成莫洛托夫接见德国大使。这时总参谋部的瓦图京向朱可夫汇报说,德寇陆军已越过边界,正在展开攻势。朱可夫和铁木辛哥请求斯大林命令部队立即开始反击。“等莫洛托夫回来再说”,斯大林答道。

莫洛托夫回到斯大林的办公室,说:“德国政府向我国宣战了。”斯大林默默地落座,陷入沉思。大家都一言不发。朱可夫打破难堪的沉默,建议立即以现有全部兵力向敌人发动猛攻。斯大林向部队下达新的指示:不准越过德国边界,只有空军例外。他还希望以某种方式阻止业已开始的入侵,指示要求空军派轰炸机和歼击机消灭敌方机场上的飞机,轰炸地面部队的主要集群,轰炸柯尼斯堡和梅梅尔两城市。然而,那些受到侵略者攻击的部队却迟至次日上午10时之后方才收到指示。西部军区空军司令员科别茨接到了命令,却不知该做什么,在开战前吞枪自杀。

6月22日上午,斯大林以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身份签署了许多决定,成立了以铁木辛哥为首的最高统帅部。最初的成员有朱可夫、伏罗希洛夫、海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布琼尼、莫洛托夫。斯大林任最高统帅部成员,但人人皆知,他才是最高统帅部的真正领导人。铁木辛哥作出任何决定,事先均需得到斯大林的首肯。西南战线的情况很不妙,不过还没有西部战线的情况糟糕,西方面军司令员帕夫洛夫从战争爆发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控制部队的线索。当天下午抵达明斯克的沙波日尼科夫元帅和库利克元帅,同样无法控制局势。斯大林于下午5时左右回到孔策沃别墅,这段时间内,即使最紧迫的问题,也得等斯大林回到克里姆林宫办公室之后再说。

22日晚间,斯大林没有回到办公室,直至23日凌晨3时他才回来。他立即召见了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铁木辛哥、瓦图京和库兹涅佐夫,反馈的全是坏消息。至22日子夜,德军在波罗的海三国已经向前推进了10~15公里,就差占领利耶帕亚了;西南战线的利沃夫方向,敌军推进了15~20公里。明斯克方向的情况更糟:德军的坦克和摩托化部队已深入苏联领土达50~60公里,他们并不顾及两翼,仍在继续进攻。

克里姆林宫的会议开了将近3个小时。这次斯大林没有作出新的指示,也没有发布新的命令。他于早上6时25分前往孔策沃,将近12个小时不同任何人打交道。国家计委主任兼部长会议副主席沃兹涅先斯基是这几天内首次来到克里姆林宫,他在斯大林办公室内呆了5个小时。当天晚上,斯大林六神无主,怒气冲冲,情绪沮丧。半夜时分,斯大林召见了贝利亚,同他谈了一个半小时,然后回到孔策沃,在别墅一杲又是14个小时以上。

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的报告中说,在前线最初连连失利之后,斯大林精神沮丧,已经不理朝政。许多人都这么说。作家西蒙诺夫和格列奇科元帅赞成这个说法,朱可夫和库兹涅佐夫则坚决反对。根据登记册的记载,1941年6月24日至25日,斯大林毫无规律的作息制度严重影响了工作,这不仅说明前线的形势十分严峻,而且说明斯大林的情绪愈来愈坏。朱可夫说:“斯大林每个小时都在干预事件的进程,干预最高统帅部的工作,每天几次把总司令铁木辛哥和我叫到克里姆林宫去,情绪十分激动,动不动就张口骂人,这一切只能使最高统帅部本来就算不上井然有序的工作更加混乱。”

西部战线在大范围内受到德军的突破,此时朱可夫担任了最高统帅部的领导职务,铁木辛哥被任命为西方面军司令员。明斯克东面开始建立新的防线,该地组建了新的后备方面军。然而,此时德军在西南战线和波罗的海三国又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直至7月3日,斯大林才发表广播讲话,号召人民投身卫国战争,投身到全部工作均按战争的办法进行的伟业中来。从其他军区调动师团支援西线,将近500万新战士应征入伍,许多人自愿参军。这仅仅是开始,此后,苏联军民尚需经历将近四年的严峻考验。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凤凰网
相关推荐: 斯大林希特勒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