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亲历者:彭德怀在朝犯大国沙文主义错误?这不切实际

2016-03-24 17:52:49 作者: 阮家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有些人批评彭德怀在朝鲜犯了“大国沙文主义”的错误,近年来又有些人强调战争期间中朝双方在指挥权等方面的矛盾,我以为都不切实际。

 

 

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有些人批评彭德怀在朝鲜犯了“大国沙文主义”的错误,近年来又有些人强调战争期间中朝双方在指挥权等方面的矛盾,我以为都不切实际。我那时就在志司(志愿军司令部的简称)和联司(中朝联军司令部的简称)工作,我觉得双方的合作是比较好的。

战争期间,双方的联合指挥机构有:中朝联军司令部、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前方铁道运输司令部、东海岸司令部、西海岸指挥部等,都是以志愿军将领担任正职,朝鲜人民军将领担任副职,因为志愿军是战场主力,承担着主要作战任务,所以联合司令部都是以志愿军的指挥机构为主而组成,这样才有效率,有利于作战。联合司令部只管作战指挥,朝鲜人民军的内部事务概不过问,地方事务当然更不过问。

以联军司令部为例,朝方高层指派朴一禹(后来改派崔庸健)常驻志愿军司令部,作为全权代表,朝鲜人民军参谋部作战部再派一个精干的联络组常驻志愿军司令部,作为办事机构,保持密切联系,就算组成了联合司令部。一般行动和事务,都归各自的司令部指挥和管理,只有需要两军统一部署、联合行动的重大作战命令及紧急军情通报,才以“联司”的名义发出。事实证明,“联司”的这种体制和职能,精干而有效,既能保证两军作战上统一行动,密切协同,又保持了两军组织上的各自独立、互不干预,是适当而明智的措施。

停战以后,历任志愿军领导人都非常重视中朝关系。我曾亲自听过杨勇司令员在一次会上讲,我们必须抓好两件大事:一是搞好战备和训练,不要让敌人把我们赶出去;二是搞好对朝关系,不要让朝鲜人民把我们赶出去。志愿军广大指战员比在国内更加注意搞好军民关系。有人说“抗美援朝增加了中朝两国的不和与矛盾”,令人不可理解。至于朝鲜后来的政策如何,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抗美援朝战争无关。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凤凰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3月19日 ~2016年03月19日
地点:
北京市奥体中心综合训练馆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