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如何评价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

2016-03-29 23:15: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在毛时代,邓小平远说不上是主人公,毕竟建国后他很快因为与刘少奇站在一起,很早就被毛泽东抛弃。直至文革后期,毛泽东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才将邓小平从江西召回北京。他本以为邓小平会对自己死心塌地,但是邓小平依然我行我素,与中央文革小组针锋相对。虽然在七五年恢复工作后,铁路迅速恢复正常工作。但是,毛架不住耳边人不断吹风,邓小平再一次被毛打入冷宫。直至毛过世后,由叶帅和陈云牵头,才再次起用邓小平。从中,我们不难发现邓小平对于毛泽东并非如周恩来委曲求全,而是采取了有礼有节的方针。这使他得到党内实力派的支持。

1974年毛泽东与邓小平在北京

1974年毛泽东与邓小平在北京

  傅高义美国著名汉学家,或者说是东亚研究者,他八十年代出版《日本第一》后,掀起了捧杀日本的学术运动,最后导致日本广场协议,近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停步。这次,他撰写一部后毛泽东时代的著作,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尤其值得人们注意。邓小平时代,将邓小平作为画卷中心,透视后毛三十年时间。

  这部美国汉学作品,从研究资料上看,基本上还是通用资料,也就是公开发表的资料,这就必然与中国大陆的描绘大体接近。这会导致大陆知识分子对此的嗤之以鼻,其实我们看到大多数海外汉学作品由于重视材料,反而在论断时更加谨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剑桥中国史》中得到印证。不过,作为当代史作品,我们由于大多数人都经历过,反而傅高义由于身处海外,只能通过文献资料来理解近三十年的中国发展,自然就会出现某种视觉上的误差。当然,他也能纠正我们对于海外的一些偏见。

  这部书主要分为建国前、毛时代和邓时代三部分,前者是对于邓小平革命经历的叙述,毛时代则主要体现毛泽东与邓小平的互动,最后则是邓小平主持下的改革时代。这三部分,可以说是有机的组成,我们不能将其完全分裂来看。如果没有革命的经历,我想他也不会在文革时期,采取独立的态度;也不会在广场事件上采取果断的手段。可以说,革命造就了邓小平对于共产主义的理解,也塑造了他处理事务的方针。

  在毛时代,邓小平远说不上是主人公,毕竟建国后他很快因为与刘少奇站在一起,很早就被毛泽东抛弃。直至文革后期,毛泽东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才将邓小平从江西召回北京。他本以为邓小平会对自己死心塌地,但是邓小平依然我行我素,与中央文革小组针锋相对。虽然在七五年恢复工作后,铁路迅速恢复正常工作。但是,毛架不住耳边人不断吹风,邓小平再一次被毛打入冷宫。直至毛过世后,由叶帅和陈云牵头,才再次起用邓小平。从中,我们不难发现邓小平对于毛泽东并非如周恩来委曲求全,而是采取了有礼有节的方针。这使他得到党内实力派的支持。

  毛泽东作为新政权的奠基者,在中国当代历史上拥有无与伦比的地位,哪怕在他过世之后,人们依然对他所采取的道路毕恭毕敬。但是,我们也同样知道,这条道路充满了风险。所以,邓小平提出更加灵活的指导方针时,曾经受到毛冲击的老一代革命领导人,都选择赞成票。虽然,在具体管理的措施上,党内依然会有争吵,但是已经不再像毛时代将党内矛盾公开到媒体上,使社会分裂加剧,从而扩大成为文革式的运动。对此,邓小平在八十年代一直都处在左右斗争的风暴中心。

  作为实用主义者,邓小平采取了左右平衡的战略,告诉左右两派谁能做得更多,谁有更多的支持。所以,八十年代人们还意识不到政治风向的改变,与国家政策已经从意识形态转向世俗政治。生活在象牙塔里的知识分子,却由于快速的开放,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世界,他们选择改变旧世界——这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至少,他们发现依靠革命起家的先烈们,并不希望他们采取类似的道路。不过,他们知道的太晚了,北洋军阀的措施,依然会历史重演。邓小平这次没有站在青年一边,而是选择与北洋军阀相同的措施。这让鲁迅的名篇《纪念刘和珍君》和《为了忘却的纪念》慢慢被撤出了教科书。

  当然,广场事件并没有阻止邓小平的改革历程,在九二年他坐火车巡游江南。在火车上继续呼唤经济改革,提振整体的国民经济。这让他改革设计师变得名副其实,但是我们也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五年后,在春节过后没多久,他就离开了人世,没能看到由他亲自争取的香港回归。他许诺的五十年不变的政治方针,正在被香港民粹和政治高层扭曲和变形,东方明珠正在褪去光泽。

  站在今天如何评价由邓小平开创的时代呢?傅高义企图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解答。但是,我们当合上整部书时,依然疑惑满腹,邓小平时代的遗产究竟是什么,如何评价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在社会共识被左右知识分子再次分裂的时候,我们不妨回想毛泽东时代造成的政治分裂,是如何被邓小平根据实践标准加以整合的。也许,这比重新诉说邓小平时代改革开放的功绩更有价值一些。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新浪历史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3月19日 ~2016年03月19日
地点:
北京市奥体中心综合训练馆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