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贺龙只身拜访林彪对其摊牌 叶群率枪手藏于门后

2016-04-03 14:00:42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于是她如临大敌,带着几个拿着子弹上了膛手枪的卫士,埋伏在大厅的帷幕后面,如果听到贺龙与林彪谈话不对劲,只待叶群一挥手,就立即“冲出去”。
 
1964年,罗瑞卿、张爱萍(右二)陪同林彪、贺龙视察军校
2
1964年,罗瑞卿、张爱萍(右二)陪同林彪、贺龙视察军校。 

  毛泽东对贺龙作过高度评价,他说:“贺老总有三条嘛:一、对敌斗争坚决;二、对党忠诚;三、联系群众。”

  长期以来,毛泽东和全党对贺龙一直坚持这种评价。

  今天,毛泽东再次重申这三条。

  随后,毛泽东转换了话题,同贺龙谈起唐朝贞观之治;谈起庄子“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还谈起马克思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开始的唯物主义立场转变和人类解放思想的确立……谈话进行得轻松愉快,贺龙深为毛泽东的知识渊博所折服。

  在不知不觉中已谈到正午,毛泽东挽留贺龙用餐,贺龙辞谢。

  回到家中,贺龙心情依然很不平静。

  他怀着对吴法宪轻蔑的心情,对薛明说:“哼!告我的黑状,可就是没有告准。”

  9月9日晚,毛泽东又让秘书给贺龙打电话说:“经过和林彪还有几位老同志做工作,问题解决了,没有事了。你可以登门拜访,征求一下有关同志的意见。”

  贺龙没有想到,就在他同毛泽东谈话3天后,林彪于9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开了一个军委常委扩大会,也称“小型打招呼会”。

  参加会议的除朱德、彭德怀、贺龙外,有6位元帅,还有肖华、杨成武、王新亭、刘志坚、邱会作等人。

  林彪在会上对贺龙大肆进行诬蔑和攻击。

  他说:“今天谈谈贺龙同志的问题,在主席那里谈了两次。主席看了空军的材料、总参的材料。他的材料很多,只选看了一些综合性的材料。主席的意思,要在高级干部中打个招呼,找各位元帅谈一谈。”

  “主席找贺龙同志本人谈了……主席找我,找剑英,找陶铸同志谈。主席说贺同主席的关系不好。”

  “我们元帅之间,除了彭德怀之外……贺龙是最不好的一个。”

  “过去早有苗头了,因为不那么紧急,所以拖着没有谈,我从没有同主席谈过,这次他搞到总参来了,利用外事局这样小的一件事,要把杨成武同志搞掉……要打倒杨成武,换上许光达。”

  “在空军大闹要搞掉吴法宪,就是他煽动的……搞掉吴法宪,替成钧开路。空军开会期间,贺那里是地下司令部。”

  “海军他想扶苏振华,搞掉王宏坤,李作鹏、张秀川……”

  “材料很多了,总参、空军、海军、工程兵、政治学院、国防工办、公安部、卫生部,到处发现他伸手夺权……他同彭真、罗瑞卿、杨尚昆关系很密切……”

  与会者听了林彪这个讲话,绝大多数感到突然和惊讶,更使他们想不到的是,林彪所说毛泽东看到关于贺龙的材料,其实都是他亲自叫吴法宪、李作鹏等亲信写的诬告信,真正是贼喊捉贼。

  10日上午,贺龙来到人民大会堂浙江厅。

  他是根据毛泽东关于“你可以登门拜访,征求一下有关同志意见”的指示,来拜访林彪,征求意见的。

  由于毛家湾的房子要进行整修,林彪于8月上旬搬到人民大会堂浙江厅暂住。

  林彪住进来后,由于他怕风、怕光、怕水、怕出汗,对大厅重新作了布置:地毯是浅绿色的,沙发是浅绿色的,房间四周的帷幕也是浅绿色的,整个大厅全是浅绿色的。

  平时只开几盏小灯,厅内光线暗淡。

  听到贺龙要来拜访林彪,可把作贼心虚的林彪、叶群吓坏了。

  叶群说:“首长8日召开军委常委会,就贺龙问题打了招呼,能有不透风的墙吗?贺龙想见首长,准是为这件事来的。他一定恨死首长,宋治国说,贺龙有小手枪,如果他带了枪来,见面后动了火,谁能保证他不先动手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首长的安全有了一差二错,怎么向主席交待……”

  于是她如临大敌,带着几个拿着子弹上了膛手枪的卫士,埋伏在大厅的帷幕后面,如果听到贺龙与林彪谈话不对劲,只待叶群一挥手,就立即“冲出去”。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贺龙走进浙江厅,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寒暄过后,贺龙把来意说明,他诚恳地说:“林总,我今天来想听听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林彪假惺惺地说:“贺老总,我对你没有意见。”

  “不,林总,总会有一点吧!”贺龙坚持想听听林彪的意见。

  沉默了一会儿,林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却有明显的威胁性,说:“要说有吧,也只那么一点点,就是,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主要的是今后要注意一个问题,支持谁,反对谁。”

  林彪既然已把问题挑明,亮出了他的底牌,贺龙自然要给予明确的回答。

  他想起过去毛泽东同他谈起对林彪的看法,想起他用卑鄙的手段搞倒了罗瑞卿,现在又指使吴法宪等人搞阴谋,搞到了自己的头上,贺龙笑了笑,坦然地说:“林总,我革命这么多年,支持谁,反对谁,你还不清楚?谁反对党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对谁;谁拥护党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谁!”贺龙的话,击中了林彪一直讳莫如深的心病:他在红军困难的时候,曾对红军的前途表示悲观。

  为此,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后改题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名批评了他;在遵义会议后,林彪又提出毛泽东不会指挥军队,要别人代替;抗日战争开始,他又不表态支持毛泽东留兵保卫陕甘宁的主张……每到革命转折关头,总是同毛泽东不合拍。

  所以,贺龙的话虽然没有点破,但使林彪不寒而栗。

  贺龙同林彪这次谈话,表面气氛相当平静,没有激烈的争论,但他们终于面对面地最后摊了牌。

  林彪本想通过他精心导演对贺龙的诬告,在得到毛泽东的支持下,迫使贺龙就范。

  岂知贺龙软硬不吃。

  此刻,林彪终于明白,要想让贺龙支持自己,跟着自己走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变本加厉地策划种种迫害贺龙的阴谋活动。

 

责任编辑:文尧木
来源: 人民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03月19日 ~2016年03月19日
地点:
北京市奥体中心综合训练馆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