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林彪为何很怕江青:她坏事做起来心狠手辣

2016-05-08 15:17:3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968年10月17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讨论党章时,江青提出,“林彪同志很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风度。”“他那样谦虚,就应该写在党章上。”

(原标题:林彪为何很怕江青:她坏事做起来心狠手辣)

林彪为何很怕江青:她坏事做起来心狠手辣

林彪与江青(资料图)

本文摘自《张耀祠回忆毛泽东》,张耀祠 崔永琳 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

林彪折戟沉沙后,我始终想不通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把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党章,是谁提的?

我问汪东兴同志,我说:“为什么要把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党章,是谁提议的?”

汪东兴说:“是江青提的。”

这些工作量是很大的。

当揪出了林彪的一批黑干将后,我明显地看到,主席的身体、精神不如从前了,一下子变老多了,他后悔选定林彪作为接班人。他对国家的前途命运苦苦思虑,白发骤增,我们无不为毛主席的身体而焦虑。

而江青却趁这个机会四处表现自己,踌躇满志。早在九大时,她就想当副主席,这回似乎该轮到她了。为了表白自己的立场,她声讨林彪:“这几年,他采取种种阴险毒辣的手段,想把我干掉。”她还说:“我是在与林彪的接触中,并同他进行斗争中逐步了解了林彪。”

江青似乎忘记了,林彪作为接班人就是她要求写进党章的,是她首先提出来的,她真是一个善于脑筋急转弯、稔熟自圆其说的人。

1968年10月17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讨论党章时,江青提出,“林彪同志很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风度。”“他那样谦虚,就应该写在党章上。”“作为接班人写进党章。”她进一步强调说:“一定要写!”

1968年10月27日讨论党章时,江青“坚持要把林彪作为毛主席接班人这一条写入党章”。

1969年4月中央讨论修改党章的会议上,江青说:“林彪的名字还是要写上,我们写上了,可以使别人没有觊觎之心,全国人民放心。”

张春桥第一个赞成。他说:“是这样,写在党章上,这就放心了。”

康生极力吹捧林彪,他说:“八届十一中全会确定林彪同志为毛主席的接班人,是关系到我党、我国今后命运,关系到我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的大事,林彪同志很谦虚,他要求把党章草案提到他的那一段删去。我们的意见,这一段必须保留。林彪同志是毛主席的接班人,这是会上公认的,是当之无愧的。”又说,“我的意见,林彪同志是毛主席的接班人是应当写入党章”。

之后,起草报告的人对毛主席也不同程度地说了假话。他们对主席讲:“大部份同志要求把林彪作为主席的接班人写进党章,写进九大的报告和决议中,以进一步提高他的威望。”

康生在吹捧林彪时,他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起初提出的候选人有康生,但是在搞无计名投票时,康生少了几票,他当天晚上就追查汪东兴,汪东兴说:“谁没有投票,我怎么知道?”

关于林彪的名字是否写进党章的问题,主席考虑了一个晚上,最后对“写作班子”说:“既然大多数同志都同意,那就把林彪写进去吧。”

主席哪里知道,实际上只有那么几个人在为此事闹腾。有些同志虽然口头上同意,但心里却不怎么赞成,因为选定林彪作为接班人是主席提出来的,所以只好附和同意了。

此后,江青跟林彪的关系便难以琢磨了。

因为江青的好多事情不得不倚重于林彪。但林彪虽然在许多场合也在吹江青,可他眼睛盯着的还是主席这里。于是二人总是在“换手搔背”,相互利用着。

多少年来,林彪既用语录、口号和“天才”吹捧毛主席,又跟叶群一起在各种不同的会上高度评价江青,给江青以许多桂冠。这对于想当副主席的江青来讲,是求之不得的事,加之主席又在会上讲她不能当副主席,她非常需要林彪和叶群这样为自己“提高威望”。可作为林彪来说,他并不认为江青有多了不起,只是看到主席这里的份量太重了。

说实在的,江青并不希望林彪当副主席。但是林彪还是当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就不得不在很多场合支持林彪了。所以,她的心里还是比较矛盾的。

江青与林彪的关系就是这样微妙。

江青与林彪尽管在相互支持,都不公开他们各自心中的账。

江青好事可以做,但坏事做起来特别心狠手辣,林彪对此是很害怕的。

那么,陈伯达对江青与林彪二人的态度呢?陈伯达是“文革小组”组长,江青是副组长,天天处在一起,对江青了如指掌。他最初跟江青搞得很亲密,但发现江青经常张狂害人,担心自己落得个不死不活的下场,所以后来只好倒向了林彪。而林彪正缺“文人”,很快,林、陈搞在了一起。

尽管陈伯达找林彪作了“保护伞”,但他哪里斗得过江青。

本来,九大的政治报告主席指示由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三人起草,但张、姚跟江青是铁了心的,在“文人相轻”和“难有共鸣”中,陈伯达一下子孤立了出来。

但陈并不罢休,他的“姜”确实比张春桥、姚文元“辣”得多,他很快就写出了政治报告,尽管张、姚联合了康生,但送到主席这里还是晚了一步。

这天晚上,陈伯达把报告呈送给了主席。主席当时提出了一些修改看法,陈伯达坐在一旁,一字一句地记录了下来。

陈伯达离开主席这里,显得很得意。他把主席的意见报告给了周恩来,却没有给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讲一声。

于是,江青就拿此事对陈伯达开刀,说陈伯达“封锁主席的声音”,勒令陈伯达作检查。

后来,主席用了张春桥、姚文元写的报告。

虽然陈伯达根据主席的意见修改了报告,并呈送给了主席,但主席连拆也没拆,就在信皮上批道:退陈伯达。毛泽东。

听说陈伯达拿着退稿大哭了一场。

毛主席说:“陈伯达太不像话,怎么能单干呢,这不好嘛!”

当陈伯达在1970年的庐山会议上极力捧林彪时,主席说:“这人成心要把事情搞乱。林彪白天来了个突然袭击,陈伯达就在晚上搞袭击。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陈伯达倒台了,江青高兴了。

“封锁毛主席的声音”问题,江青没有整倒陈伯达,陈还是排行第四。可这回陈伯达什么也没有了,江青兴奋得四处请客,说“陈伯达早就该整一整了,现在终于把他拉了下来,真是大快人心。”

1970年11月16日,中央下达的《关于陈伯达反党问题的指示》中,把陈伯达定性为“假马克思主义者、野心家、阴谋家”。

林彪跟陈伯达不一样,作为接班人,他是被写进了党章的,所以主席当时还是很慎重的,如果把林彪与陈伯达拉到一起来批,这对中国很多人来讲是不好接受的。因此主席思考再三,决定“保林批陈”。就是在党内开展“批陈整风”运动中,主席也很少提及林彪的问题。但毛主席没有想到,林彪在此后开始磨刀了,阴谋政变,谋害毛主席。

当时毛主席作出“保林批陈”的决定,其用意是很清楚的。

过了一段时间,江青大概感到林彪还是“稳”的,觉得写进党章的东西还是管用的。于是她给林彪拍了一张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照片,发表在第七、八期《人民日报》合订刊和《解放军报》合订刊上,题目为“孜孜不倦”,署名为“峻岭”。

当林彪出逃后,江青摇身一变,成为批林的先锋,被任命为“林陈专案组”的主要成员。位子也一下子显赫了起来,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中,她排行第四,居于周恩来、康生之后。

1971年10月3日,中共中央下达通知:“为彻底审查、弄清林——陈反党集团问题,中央决定成立中央专案组,集中处理有关问题。中央专案组由周恩来、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纪登奎、李德生、汪东兴、吴德、吴忠十人组成。在专案组领导下,设立工作机构,由纪登奎、汪东兴两同志负责进行日常工作。各地、各单位今后凡向中央上报有关林——陈反党集团的揭发材料,统一以绝密亲启件送交中央专案组统一处理。”

责任编辑:瓶子
来源: 环球时报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