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透过八卦与舆论的雾霾——《史记 吕太后本纪》之精确解读

2016-11-23 17:13:26 作者: 毛慈航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两千年来,一提到吕后,基本都不离这俩:八卦,戚夫人,你懂得;舆论,自然是拜服于历史上绝大多数权威砖家对其千秋功罪之论断——可事实上,考虑当时的现实情境,吕后的行为完全算得合情合理。

前日读《史记 吕太后本纪》,读后胡思乱想,纷乱中认知透过两千年之重重雾霾,渐见清晰:

人类的一大天性,就是爱凑热闹,具体表现,就是热衷八卦、舆论。八卦么,越猎奇越吸引人,那一大堆野史就不说了;地位越高越吸引人,且不说当年克林顿闹得满城风雨,每次英国皇室大婚都是全世界共同关注;情节越离奇越吸引人,看那些家庭伦理剧拍的,估计连编剧自个都理不清......美女么自然更不用说了。至于舆论,反正只要权威说的,应和的人多即可,也不管对不对,凑两句就好,例子么,网上一大堆。而上述俩般,很多时候也喜欢凑到一起。

那么这和吕雉吕太后又有啥关系呢,很简单,两千年来,一提到她,基本都不离这俩:八卦,戚夫人,你懂得;舆论,自然是拜服于历史上绝大多数权威砖家对其千秋功罪之论断——可事实上,考虑当时的现实情境,吕后的行为完全算得合情合理。

且让我们把八卦和舆论分开来说说吧!

先八卦一下——戚夫人的故事,可谓人尽皆知了,问题是这还不是普通的民间的八卦,史记一大捆尺牍明确记载着!权威!好了,别的就不管了,同情的同情,骂吕后的骂吕后,历代革命群众一边倒地支持戚夫人。没办法,首先戚夫人是个美女,这很重要乃至于相当地重要——层次又高,皇室级别,加上小三威胁正宫、幼子夺嫡、朝堂阴谋以及最后的惨剧,活生生的一部宫斗剧!情节离奇至此,八个两千年太也正常——细想下,其实情节很平常,只不过大家把政治斗争看成了特别精彩的宫斗剧而已!为毛,分析如下——很简单,真滴:首先,整个故事是由刘邦引起的,“高祖以为不类我,常欲废太子,立戚姬子如意,如意类我”——说白了就是想废长立幼!刚好戚夫人受宠信,“戚姬幸,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率先发起了进攻,嗯,野心大不?不过也好理解,可是她进攻的方式......只有吹枕头风,从头到尾都是在吹枕头风,没有栽赃陷害,没有勾结大臣,就是唱歌跳舞加枕头风,额......大姐您倒是敬业点啊!结果太正常——“几代太子者数矣,赖大臣争之,及留侯策,太子得毋废。”没成,然后自然是等来了报复,《汉书 外戚传》记载很认真:“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钳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幕,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女?”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了......

对此我只想对戚夫人说,大姐您作死就算了,咋还坑您儿子捏?首先,太子是啥,国本!!!刘盈生于前210年,即帝位15岁,目前认为戚夫人家乡为山东定陶,而刘邦初次前往定陶应该是在城武击败王离后,不早于前208年10月,这样刘如意最早也要207年8月出生,到刘邦死时最多12岁。刘盈这时好歹也懂事了,从他保护刘如意的行为来看非常懂事,而且小时候吃过苦,而刘如意最大12岁,很可能还不到,懂不懂事很难说——从记载来看应该不懂,小时候又都宠着没吃过苦,主少国疑,戚夫人智商捉急,大臣又一边倒地支持太子,而且刘盈童鞋自前205年立为太子后始终无过错记录,无事废长立幼,那是要出大乱子滴——周幽王、晋献公不说,煌煌大秦二世而亡的案例那才几年?何况最后还感动了商山四皓,不必再说了,真的!

俗话说:糟糠之妻不下堂,刘三哥是聪明人,并且早年还欠下了丈人家老大的一笔情。吕后的条件实可谓过得硬:元配、正妻、皇后,名分!韩信,彭越是谁,都栽在她手里,功劳且不提,智商碾压了。她妹夫樊哙也不必说了,哥哥在彭城惨败后接应刘邦有大功,再加萧何张良陈平等几乎所有大臣的一边倒,再加商山四皓,更何况她应该还有别的牌!

戚夫人呢?枕头风枕头风还是枕头风只有枕头风......且看刘邦弥留之际——已而吕后问:“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上曰:“曹参可。”问其次,上曰:“王陵可。然陵少戆,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有馀,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吕后复问其次,上曰:“此后亦非而所知也”——已经为刘盈执政做好了打算。以戚夫人的表现看,除了哭我想不到别的。从斗争的结局与影响来看:“太史公曰: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设想以戚夫人的能力水平,大臣态度向背以及刘如意的条件来看,政局动荡是肯定的,没大规模叛乱就算得万幸。所以从政治斗争角度看,吕后赢那是一点也不奇怪,戚夫人太过蠢笨!然后自然是吕后报复程序启动,其实所谓报复也还真算不得有多狠:《汉书 刑法志》记载,文帝改革刑罚后“当黥者,髡钳为城旦舂”,黥是五刑中最低级的,戚夫人作为政治犯,给她个最低刑罚,也就劳动改造一下,仁慈吧?结果戚夫人呢,她发挥艺术家的专长,编了首反动小曲大声唱——呵呵,往大了说,叫谋反,过上几百年分分钟3600刀下去加问候你全家,更不用说分明是提醒吕后别放过我儿子——别的妈这时候拼命跟儿子划清界限,您倒好,拼命把儿子往刀尖上推。综上,戚夫人亲自向我们演绎了啥叫NO ZUO NO DIE。说道人彘?往前说,炮烙够惨不?商鞅五马车裂够惨不?赵括的40万、章邯20万够惨不?李斯腰斩够惨不?项记厨房那几大锅汤够惨不?韩信彭越惨不?......往后3600够惨不?问候你全家够惨不?朱重八制革厂够惨不?京东阉人工厂荣誉出品那一大堆......为啥就戚夫人的人彘境遇名垂千古?猎奇!够残忍!够刺激!够重口味!——最重要的,够个性,比起这玩意,3600之类的烂大街了。当然,还要加上戚夫人是个美女——这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美女惨才有看头,不然不管是40万20万还是韩信彭越李斯这样的名人,一堆基佬,鬼去看啊!就这样,猎奇,地位高,情节离奇,美女,个个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八了两千年其实正常不过。

八完了,总要作出权威论断——舆论登场。啥吕后狠毒要谴责,戚夫人柔弱善良之类的......额,你们真把政治斗争当宫斗剧么,就算宫斗剧人家甄嬛还这么狠,更不用说真刀真枪的现实环境中了。戚夫人不用同情,吕后不用谴责,在政治斗争中,永远都是你死我活的,因此也十分正常——事实上比这恶心多的例子一抓一大把。反观戚夫人,斗争的第一枪是她开的,当初还劝刘邦把鲁元公主拿去和亲,也不是什么善人信女,如果她赢了,吕后刘盈会怎样又有谁知道呢?总而言之,戚夫人就一眼高手低,先不自量力挑起纷争,失败后自己作死还把儿子搭上......落得这个结局纯属自作自受——事实上除了她,刘邦的其他姬妾最终都得到了善终。可又有人说了,你这么干就算了,你也没必要给你儿子看啊?错!很有必要!平心而论,作为一个15岁的年轻人,刘盈的表现还算不错,可如果要当好一个皇帝,在政治斗争中游刃有余,那还相当地不够——政治这行最要的就是脸厚心黑,斗争中比这恶心得多的事海了去——吕后的意思,无非是要告诉刘盈政治斗争的残酷,要知道如果麻麻失败了,遭殃的绝对还会有宝宝!况且麻麻保得住宝宝一时保不住一世,宝宝最终还是要独力面对这些——因此要当皇帝,就必须要能够承受住这些,再恶心也必须承受!作为母亲,吕后无非是想让儿子学会如何在政治斗争中生存,虽说方式算得上有点过激,但比起只知作死的戚夫人不知高出多少。很可惜,刘盈同学承受不住,在吕后之前死了——当然,以他的性情能力来说,这个结局也许不算太坏。

说到舆论,不知太史公有没有这种认识,可他的确主宰了两千年的舆论导向,就如他在这篇本纪中,虽说最后给吕太后说了句公道话,可老百姓们往往忘了这句公道话,反而一个劲地给那些王公大臣们叫起屈来。事实上除了大封吕姓在当时的情况下与人们的观念相悖,我并没有看到她做的事还有那些是不合理的:按时间顺序来,先是杀功臣——除了刘邦时期以外,她实际上并没杀过多少。拿韩信彭越说事?这是事实,然而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却在主席台,这写事的主使者毫无疑问就是刘邦,不然吕后根本不敢动手!兔死狗烹对古代君主来说是十分正常甚至是十分正确的,参考典型有朱元璋,赵匡胤,等等。杀刘姓诸侯?好,刘如意暂且不提,先说刘肥,太史公的记载漏洞太多(在宴会上公然毒杀,当场掀翻酒杯,正常人都看的出来),吕后想杀他不?肯定!刘邦长子,本来就算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又是最强大的诸侯,齐王!对其威胁不言而喻,说没动杀机鬼才信。还有就是两位赵王,这两位比较好笑,都是因女人而死,但反过头来女人实际上代表对其的监视,其死因是在于无法忍受这种监视。还有,就是前一位汉少帝了,“后安能杀吾母而名我?我未壮,壮即为变”——这话当众说出,小盆友你还能活不?还有就是有一句不知大家注意到没:“六年十月,太后曰吕王嘉居处骄恣,废之。”我认为,吕后废立诸侯的标准更在于听不听话,刘肥听话所以活,三位赵王不听话所以死,根本目的则在于加强对诸侯控制以维护政治稳定。事实上,正因吕后休养生息,社会稳定,民众生活安定才为文景之治打下了基础。反观文帝,对诸侯较为宽容,结果尾大不掉,最终导致七王之乱。文帝说过这样一句话:“楚王,季父也,春秋高,阅天下之义理多矣,明於国家之大体。吴王於朕,兄也,惠仁以好德。淮南王,弟也,秉德以陪朕。岂为不豫哉!”虽说有客套成分,但还是表明了他对诸侯的基本态度。可结果呢?还是以这三位为例,楚王的孙子参与七王之乱,吴王自己就是七王之乱的发起者,淮南王刘长则更加——“六年,有司言淮南王长废先帝法,不听天子诏,居处毋度,出入拟於天子,擅为法令,与棘蒲侯太子奇谋反,遣人使闽越及匈奴,发其兵,欲以危宗庙社稷。群臣议,皆曰“长当弃市”。帝不忍致法於王,赦其罪,废勿王。群臣请处王蜀严道、邛都,帝许之。长未到处所,行病死,上怜之。后十六年,追尊淮南王长谥为厉王,立其子三人为淮南王、衡山王、庐江王”——都这了,武帝时期淮南王跟衡山王还又因谋反被株......太讽刺!因此我认为吕后做的大多事从加强皇权角度看是无可厚非的,当然方式值得商榷。还有就是“三月中,吕后祓,还过轵道,见物如苍犬,据高后掖,忽弗复见。卜之,云赵王如意为祟。高后遂病掖伤。”呵呵,吕后亏心没我真不可能知道,不过如果是真的话,项羽死时得有多壮观啊,好几十万冤魂呀!!!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的感慨,无非就是古往今来人们对待历史人物的态度而已:一方面人民群众喜爱八卦,搜集稗说野史以资脑补,结果使历史失去了本来面貌;另方面历史还总被官方舆论操控并按需修正,以至难以看清客观真实的本来——吕后就是典型:堪称女中豪杰,为大汉带来了几十年的太平盛世,但两千年的八卦和舆论没有给予她全面、客观、公正的评语而惟赠有一顶“毒妇”脏帽——历史不是小说,对历史的态度不应总被各种主观因素所左右,更不该盲从众人,人云亦云。

注1:《汉书》的记载可能是班固按照后来的情况附会的,而人彘的说法本身可能性也存疑,毕竟太史公胡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注2:出于与武则天相同的原因,吕后即使再偏爱娘家同族,也肯定是希望皇位由刘盈子孙一脉传承,由于李隆基是武则天的滴亲孙子而刘恒却并不是吕后的血亲后人,因此汉代对吕后的诋毁远比唐朝对武后要来得过分。

作者:毛慈航

中国文化大学(台北)史学104年级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四月网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