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中国历史 / 正文

湘赣边界最大土匪头子 毛泽东记得他

2017-01-18 11:16:34 作者: 李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罗克绍,茶陵江口人。在井冈山革命时期,他被蒋介石政府收编,是茶陵、酃县(炎陵)、宁冈3县的团防总指挥,是湘赣边界最大的反动武装民防头目。

原文标题:湘赣边界最大土匪头子,摇身一变成“开明绅士”,但毛泽东记得他

【作者 / 李超】

1950年11月上旬的一个夜晚,在北京的毛泽东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茶陵。虽然当时全国已经解放,但清醒的毛泽东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他当晚就急电湖南省人民政府,要求彻查此人,这个人就是湘赣边界最大的土匪头目—罗克绍。

土匪头目伪装成开明绅士,隐蔽在大山深处当上了“小学教师”】

毛泽东的电报,转到了另一个茶陵人,刚从北京调来担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省监察委员主席谭余保的手上,谭余保阅了电文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毛泽东主席还记着这个人。谭余保在湘赣边界领导游击斗争时,也没少吃过罗克绍的亏,他马上通告茶陵县人民政府,要求如罗克绍尚在世,须立刻抓捕归案。

罗克绍,茶陵江口人。在井冈山革命时期,他被蒋介石政府收编,是茶陵、酃县(炎陵)、宁冈3县的团防总指挥,是湘赣边界最大的反动武装民防头目。

湘赣边界最大的土匪头目—罗克绍 资料图

如果没有毛泽东这一封电报,这个湘赣边界最大的土匪头子,也许就这样隐匿在大山的深处,并且还有着“开明绅士”与“人民教师”的头衔。毛泽东想到他时,他正在江口乡立小学当教师。

原来,解放前夕,罗克绍看见解放军兵力强大,又建立了新政权,知道对抗下去死路一条,就解散了联防团,把人员遣散回家,把武器交给了政府。江口乡居住的大部是客家人,这里山高林密,与外界沟通的只有一条羊肠山路,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刚来的解放军工作组对这里的情况并不了解,把主动靠上来的罗克绍当成开明绅士,依靠的对象,让他召集村民开会,划分土地。并让他去当地小学教书,并担任了小学校长。

【罗克绍躲进山洞“诈死”,险些又逃过一劫】

当湖南省政府抓捕罗克绍的来电传到茶陵时,被罗克绍一名在茶陵县政府工作的亲戚罗天文得知。县政府有人还问过罗天文,罗克绍还在不在,罗天文谎称不知道,说有可能已经去世。那时,罗克绍已有67岁。

当时县政府与乡政府没有电话,来往信息靠人力传递。利用这个时间空档,罗天文抢先连夜赶到家里,将这一消息告诉了罗克绍。

罗克绍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得知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老奸巨猾的他突然又想到了一招“诈死”,这一招差点又让他得逞。

晚年的罗克绍 资料图

当天夜里,忽然传出罗克绍病重的消息,土屋里不时传出一阵阵嚎啕大哭声。第二天,罗克绍家属宣告罗克绍重病不治死亡。由于是暴毙,易传染,当地风俗是当天死亡当天掩埋。

第三天,茶陵军警来到了江口时,得到的消息是他已死亡。他们来到罗克绍坟前看了一眼就回去了。消息传到一个老公安耳里,他十分怀疑。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他们刚来抓罗克绍,他就死了。他要求军警一定要前去开棺验尸。

一天深夜,公安人员秘密来到罗克绍坟前,挖开坟墓没有尸体,是座空坟。后来在一些觉悟起来的客家人家里调查,证实罗克绍没有死,只是隐藏在一个山洞里。茶陵县公安局派出便衣军警在罗克绍家附近蹲守,发现罗克绍家每天有人送饭,随后在罗克绍家后山的一个山洞将其抓获。把罗克绍押送长沙后,由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审判处其死刑。1951年2月,罗克绍被执行枪决。

【探访焦坪村:、村干部谢新牛与罗的文书相识】

江口,处在茶陵县东部,与江西宁冈交界,去往宁冈县城不到20公里,到宁冈境内仅几公里山路。江口因发源于宁冈玉指山三条水流汇集于此而得名,三股泉水在此形成了一条宽阔的水面,尔后汇入沔水。

茶陵江口

焦坪村处于江口上游,罗定绍就出生在这里。村支书罗育华说,罗家是焦坪村的大姓,都是客家人。

“我也姓罗,与罗定绍同属一个族,大概是在明朝的时候,我们的先祖从广东梅山迁徙至此。”罗育华说,罗定绍在焦坪村在两处住房,但其中一处因建水库已被水淹,另一处已荒废。罗定绍年轻时风流,女人不少,但没有留下子女,现在村里仅有一个远房侄亲。

有村民说,罗克绍在60多岁的时候,讨了一个老婆,那个女人才20多岁,是攸县人。她因家乡发生水灾流露在此,被罗定绍收留做了老婆,也没有生育。后罗定绍被抓后,他老婆也不知去向。

村干部谢新牛是60年代生人。据他说,罗定绍有个文书叫罗典芳,与他家是邻居。在他10多岁的时候,他听罗典芳说起过罗定绍的事。

“罗典芳应当是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给罗定绍当过三年文书,后来没做回家了,罗典芳说罗定绍还收到过毛泽东的“红本本”,要他改过自新,加入革命队伍。”

谢新牛说的“红本本”是指当时红军的宣传册,罗克绍与邻近的江西袁文才、王佐相识,当时袁文才与王佐已经加入了红军队伍。据说罗定绍收到“红本本”后,还犹豫了一段时间,但最终,罗克绍还是选择了与毛泽东对抗到底,他站在了地主势力这一边。并被国民党任命为茶酃宁三县团防总指挥。

“毛泽东第一次路过焦坪上井冈山时,骑着一匹白马,罗克绍没敢动他。”谢新牛说,白马在客家人眼里是神圣的动物,也可能有其它原因,所以第一次罗克绍与毛泽东接触,并没有发生对抗。”

谢新牛说,解放后,罗克绍的文书罗典芳并没有受到当地政府的“为难”,公安机关也没有逮捕他,罗典芳在1978年前去世,属自然死亡。

【毛泽东“湖口挽澜”,罗克绍阻击工农革命军】

毛泽东与罗克绍第一次兵戎相见,是在1927年11月25日。这一天,毛泽东带领袁文才农民自卫军两个连,从宁冈茅坪急赶而来,赴茶陵湖口拦截有被头徒拉走之虞的工农革命军。这个判徒就是三湾改编后担任团长的陈皓,他准备将部队拉往安仁,投靠国民党方鼎英十三军。这个团是工农革命军的主力,如果陈皓图谋得逞,“星星之火”有可能就此熄灭,后果不堪设想。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罗克绍却成了一头纠缠的拦路虎,团防局向工农革命军开火,农民自卫军4死4伤。毛泽东气得直跺脚,他对袁文才说,罗克绍要耽误我们的大事,实在可恶。就是在焦坪村,毛泽东延误了大半天时间才摆脱罗定绍。毛泽东赶到湖口时,只差几分钟就拦截不上陈皓的部队,历史险被改写。

焦坪村

【血债累累,罗克绍是反共的急先锋】

罗克绍,可谓是血债累累。

茶陵很多早期的共产党的领导人都死在罗定绍的手里,尹子斌是其中一位。

1928年1月的一天,罗克绍接到当地土豪的密报,说茶陵县尧水区工农兵政府成员正在开会。他迅速召集民防团,连夜赶到尧水镇街上。他们刚走到街口,就被区农民自卫队布置的暗哨发现。

枪声惊醒了正在开会的人员。区农民自卫队队长尹子斌马上组织队员进行反击,掩护开会人员撤退,然而,由于自卫队人员少,手持的都是土枪,杀伤力有限,除区农民自卫队队长尹子斌当场牺牲外,还有18名苏维埃干部惨遭杀害。罗定绍因此获得了国民省政府的一笔“赏金。”消息传到井冈山,毛泽东心痛得吃不下饭,对罗定绍更加痛恨。

同年8月,红4军奔赴湘南,根据地中心宁冈城内空虚,湘赣4乡工农兵政府退到宁冈、茶陵交界的新龙庵联合办公,集中了苏维埃工作人员近百人。罗定绍的“义勇队”探知情况后,由罗定绍亲自率200余人奔袭新龙庵,当场打死苏维埃干部19人,被抓几十人,成为湘赣边界“八月失败”中的大血案。罗克绍的“义勇队”还在腾村、上寨一带大肆烧杀抢掠,烧毁民房百余栋,抢去耕牛几十头。

1929年3月,湘赣两省的国民政府联合任命罗克绍为茶酃宁三县团防总指挥,并资助其办起了兵工厂,能制造步枪与子弹、手榴弹,罗克绍拥有300余人枪。自此,罗克绍更加反共。

从20年代末至解放前,在20多年的时间里,罗定绍的土匪武装在湘赣边界为所欲为,积极反共,死在他手上的湘赣游击队员更是无法统计。

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对罗克绍这样的地方反动武装痛恨不已,多次试图组织军民消灭之。但由于频繁应付湘赣两省国民党的正规军,无暇顾及,所以直到解放前,罗定绍依然是湘赣边界最大的土匪武装。

【抓到红军用香烛烧身,“不招”就用楼梯绑了沉潭】

对于那段历史,焦坪村知道情况的老人已经不多。与其邻近的春风村有一名叫赖甲祥的老人,今年已有75岁,据他说,在他十来岁的时候,他见过罗克绍。

对于那次见面,赖甲祥至今记忆清晰。赖甲祥出生在1941年,据他说,他的奶奶是焦坪村人,在1949年正月的时候,那时全国还没有解放,他随奶奶去焦坪村拜年时,他见到了罗克绍。

“他戴着幅近视眼镜,瘦瘦的个头,在一个地主家的院子里晒太阳,手上拿着一张报纸在看。”赖甲祥说,当时年纪小,不知道他就是罗克绍,是后来他奶奶告诉他的,他也不知道罗克绍手上拿的是报纸,就问旁边人,他拿的什么东西啊,这么大,旁边的人告诉他,是报纸。赖甲祥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报纸,印象特别深刻。

这是赖甲祥唯一一次见到罗克绍,不久,罗克绍就被抓了。

而对于罗克绍的了解,赖甲祥完全是从奶奶那得知的,他奶奶与罗克绍是同村人。

“我奶奶说罗克绍这个人不是好人,好恶(凶狠),那时抓住了当兵的(红军),一把香点燃了就往当兵的身上烧,身上的油都烧出来了,当兵的还是不招,不招就把他们捆绑在楼梯上,放到山潭里将他们浸死(淹死)。”

赖甲祥说,后来,罗克绍被抓判刑后,先是从长沙押往茶陵县城,然后要步行到酃县(炎陵)的东坑对其进行枪决。可能是罗克绍不愿意面对他曾欠下血债的地方,到了东风乡黄塘后,他再也不愿意走了。

“他也走不动了,快七十岁了,就在黄塘河边上枪决了他。”赖甲祥说。

几天后,罗克绍葬在了焦坪村张家组的占帽岭。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北京时间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6年11月13日 ~2016年11月13日
地点:
东四地铁站(五号线与六号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