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听蒋介石读“毛著”后谈读后感并训斥幕僚

2018-02-04 11:13:48 作者: 雷英夫 陈先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关于蒋介石对毛泽东文章诗词羡慕嫉妒恨的往事,人们大多只知道在重庆谈判时,因为蒋介石嫉妒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巨大影响,曾经指令重庆文人与毛泽东一争高下,也发表了不少诗词,结果与毛泽东诗词无法相比,弄得狼狈不堪的故事。

听蒋介石读“毛著”后谈读后感并训斥幕僚

■陈先义执笔 雷英夫口述

关于蒋介石对毛泽东文章诗词羡慕嫉妒恨的往事,人们大多只知道在重庆谈判时,因为蒋介石嫉妒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巨大影响,曾经指令重庆文人与毛泽东一争高下,也发表了不少诗词,结果与毛泽东诗词无法相比,弄得狼狈不堪的故事。

我想说的是在重庆发生的另一件鲜为人知的事。

1938年,受毛泽东主席推荐,我随周恩来副主席到了重庆曾家岩50号工作。这里对外号称周公馆,左边是国民党警察局的派出所,右侧是特务头子戴笠的公馆,可以说每天这里都布满了特务。

有一天闲暇,叶剑英参谋长要我汇报工作,内容是我在延安刚听完的毛主席的几个报告。他说,主席这几个报告在国民党高层影响很大,蒋介石那儿都弄去了延安印刷出版的小册子。叶参谋长说的这几个报告,具体就是毛泽东的三篇文章《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战争和战略问题》。多数报告我是在抗大听的。

我向叶参谋长详细做了汇报,并且谈了报告在延安产生的影响及个人学习体会。

汇报后他说,雷英夫,你知道吗?蒋介石最近在读这几本毛主席的书。

我当时有点惊异。蒋介石这个长期与人民为敌、一天到晚悬赏要毛泽东人头的人,他怎么会读毛泽东的书呢?我不大相信。

看我有疑问,叶参谋长非常认真地说,这可是真实的,我是听他们高层告诉我的。

叶参谋长说,也是在一次开会时,他听桂系著名的“小诸葛”白崇禧告诉他的。因为叶参谋长和白崇禧两人关系很熟,经常开会碰面,所以白崇禧对叶参谋长常常无所顾忌。当然也出于对叶参谋长的敬佩,他经常对叶参谋长说些关于蒋介石的花边新闻,比如蒋宋联姻的经过,蒋介石的私生活,等等,无非表达一点儿对老蒋的戏谑嘲讽和不满情绪。

白崇禧对叶参谋长说,老蒋在悄悄读你们毛泽东的书。

他说,有一天老蒋邀请他去住宅小坐。白崇禧到后,一看几个贴身幕僚都在座。蒋介石对白崇禧说:毛泽东这几本小书你读过没有?

说着,顺手从茶几上把延安出的那种用粗糙的纸张印刷的小册子递给了白崇禧。

白崇禧一看,原来是毛泽东写的《论持久战》等三本书的单行本。白崇禧翻阅,上边勾勾画画,老蒋还做了不少眉批。白崇禧翻书的功夫,老蒋就把几个亲信全都叫了过来。大家都很纳闷,蒋介石要干嘛呢?

大家正在不知蒋介石要干啥时,他说话了:娘希匹的,你们知道么,他毛泽东那些秘书可真有本事。

说完,他脸朝向白崇禧,实际是说给幕僚们听的。

白崇禧明白了,老蒋是借他陪坐,准备训斥幕僚了。蒋介石说,你看你看,毛泽东就那么几本小书,把国共之间的关系,把抗战的策略,把抗战的战略战术讲得多么透彻。毛身边有高人,他的那些秘书有真本事啊。

说到这儿,蒋介石叹口气,又继续说,我与毛泽东打了这么多年仗了,虽说是不共戴天,不过我感觉毛这人还是很坦率的。你们看,这枪杆子里边出政权,不允许枪指挥党,只允许党指挥枪……这些话,他很诚实,说是向我学的,说我是他的先生。他这话很诚实啊。

周边幕僚忙点头称是。没想到老蒋说到这儿突然转换口气,愤怒地大骂起来:娘希匹,我还算什么先生,你们说说,我还算什么先生。他毛泽东有这样让他光彩的书,你们连这样几本小书都给我写不了。

蒋介石使劲敲着茶几,继续发火:你们这些人呐,坐的是洋车,穿的是呢服,吃的是洋米洋面,可就是弄不出像延安这样像样的东西来。可毛泽东的秘书呢,人家在延安是粗食布衣,住的是破窑洞,可人家毛泽东的秘书干的全是让老毛光彩的事,写的是给毛争面子的文章。你们呐,从来不能给我争点面子。你们就不能也写几本出来,让党国和我这个当总裁的,也光彩光彩。

说完,老蒋站起身,很无奈地说:饭桶啊,都是一群饭桶。祖宗有句老话,饱暖思淫欲,啥也不怪,就怪你们条件太好,就是条件太好了。

看着幕僚们一个个那种难堪的形象,白崇禧清清嗓子,想替幕僚们打个圆场。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他想说什么呢?他想说,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毛泽东的那些文章和讲话,全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毛泽东的文章诗词歌赋,谁都知道啊,就连作战电报都是自己亲自拟稿,秘书跟他学习都跟不上啊。

白崇禧把想说的没说出口,那是因为如果说出来,表面给那些幕僚们出了气,可那会令老蒋更加难堪,那叫不识时务。为了替老蒋的幕僚出气,他没必要自讨没趣。

但是,作为与老蒋有嫌隙的桂系白崇禧,这件事过后不可能替他保密,他不仅对叶参谋长说,在国民党高层他也说,很快这件事几乎传遍了重庆。在讥讽蒋介石的同时,更觉得毛泽东了不起。

后来我自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再回延安后,又在主席身边工作,有机会看到毛泽东主席夜以继日地撰写文稿的情景,可以说署名他的文稿无不是他亲力亲为。有时下边人员自己要在报纸发表的重要文章,送他审阅,因为离他要求太远,常常被他改得密密麻麻。有的文章他干脆大笔一圈,在旁边空白处重新撰稿,而发表时的名字,依然是署别人的名字。

这就是毛泽东,这就是蒋介石无法比拟也无法理解的毛泽东。

布衣粗食,写出来的却是不朽篇章。无论是军事、政治、哲学、诗词等等,他都创造了属于一个民族的思想的辉煌。

(雷英夫照片)

雷英夫,又名雷霆臣,出生于1921年,河南洛阳市孟津县雷河村人。我国优秀的战略家,军事家。1937年任山西新军教导师二团连指导员,5月任八路军晋西南独立第一游击支队宣传员,6月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9年秋,毛泽东主席推荐18岁的雷英夫为叶剑英参谋,对外公开身份是第十八集团军参谋。

(陈先义照片)

陈先义,河南兰考人。中共党员。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78年后历任济南军区某师宣传干事,解放军后勤学院教员、秘书,解放军报社文化部副刊编辑、文化部副主任,主任编辑。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兼任解放军铁军书画院艺术顾问。著有报告文学集《战神之恋》,长篇报告文学《统帅部参谋的追怀》、《横槊东海》、《1978·历史在这里转折》,文艺随笔集《未入楼台》等。文艺评论集《走出象牙之塔》获1997年解放军文学艺术创作新作品一等奖。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新军传媒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