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玄武星:240年前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

2018-04-11 11:09:46 作者: 玄武星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今年是美国独立战争胜利235周年。235年前的1783年,美英双方代表在法国首都巴黎会谈签署和约(也称《英美凡尔赛和约》)。在和约中,英国正式承认美国为自由、自主和独立国家,放弃对美国的统治和领土主权的一切要求,所以这份和约也成为了美国的“出生证”。

240年前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原创 2018-04-09 玄武星 四月网

240年前“贸易战”导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美国独立战争

玄武星

1、

英美签订《巴黎和约》未完成油画(作者:Benjamin West)

今年是美国独立战争胜利235周年。235年前的1783年,美英双方代表在法国首都巴黎会谈签署和约(也称《英美凡尔赛和约》)。在和约中,英国正式承认美国为自由、自主和独立国家,放弃对美国的统治和领土主权的一切要求,所以这份和约也成为了美国的“出生证”。

2、

《英美巴黎和约》原文图片

美方为了纪念自己的“辉煌胜利”,希望留下一副油画,但是这幅油画从未能完成,因为作为战败方的英国代表拒绝在画作上出现,所以在上面的画作中只有美国方面的代表约翰·杰伊、本杰明·富兰克林、约翰·亚当斯等五人。

不过,事实上这幅油画中未曾表现的巴黎会谈的代表不仅仅是英国人;因为就在英美签署和约之时,法国、西班牙与荷兰等欧洲强国也在巴黎与英国交换了合约。

通过这些合约,法国从英国那里获得多巴哥、圣露西亚和西非的塞内加尔流域的控制权,西班牙获得了对加利福尼亚、格林纳达等地的控制权,而荷兰也索回了在荷属东印度群岛地区被英国舰队劫掠的财产。

为何美国从英国独立出去的战争,结果却几乎变成当时欧洲列强的重新分赃的会议?

这一切都要从20年前1763年的另一份《巴黎和约》谈起。经过残酷的“七年战争”(1756年-1763年),以英国、普鲁士等为一方,以法国、奥地利、俄罗斯等为另一方,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全方位、海陆两栖、以火炮、骑兵和帆船等兵器为主的近代战争,战场覆盖欧洲、北美洲和印度等地。西欧部分地区,尤其是普鲁士,在战争中几成焦土,损失九分之一人口。这场战争也被称为近代史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而英法两国的主要战场则在北美地区,结果是法国在与英国全球殖民地争霸中失利,其产生的长远战略影响甚至大于欧洲本土战场的胜负。法国基本丢失了在加拿大地区的所有势力范围(魁北克地区,除了保留纽芬兰等岛屿渔权)、部分的路易斯安娜、大部分法国在印度的殖民势力(孟加拉地区)、数以十万计的法语移民被迫迁徙、而法国对殖民地贸易经过七年战争期间暴跌至战争前高峰期的八分之一。这场丧权辱国的战争使全法国从皇室到普通平民都埋下了深深的仇恨,憋着劲要在未来一雪前耻。 

3、

上图中红色部分是英国1763年前在北美的控制区域,粉色部分是英国在1763年后获得的控制区域,深褐色部分是西班牙1762年前的控制区域,而浅褐色部分是西班牙在1762年后获得的控制区域,1763年英国从西班牙处获得佛罗里达半岛。

不过有意思的是,正是英法北美战争的始作俑者在20余年后为法国人提供了报仇良机。后来成为美国“国父”,当时年轻气盛的英国殖民军乔治·华盛顿少校,领导的朱门威尔格蓝战役(Battle of Jumonville Glen)成为整个英法北美战争的起始,而在20余年后又是作为“大陆军将军”的他与昔日的敌人法国人合作,共同来反对自己曾经宣誓效忠的英国君主。

“吃肉骂娘的英国子孙” 

虽然英国在“七年战争”中获得了胜利,但是赢的并不轻松,英国国债在七年战争后翻倍,而且占领的法国北美殖民地虽然扩大了势力范围与市场,但本身又不会立即变成真金白银,财政负担极其严重。于是在“七年战争”结束之后的第二年,1764年英国国会通过了《食糖条例》,要求英属的美洲殖民地欧裔殖民者们必须专项购买英国出产的食糖、咖啡、酒等商品;1765年颁布《印花税法》,对所有殖民地的印刷品直接征税。对于英国国会而言,这不过是进一步完善合理财税体系和要求殖民地臣民共体时艰的政策而已过。

但是,在殖民地的“法外之民”显然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母国无权向他们征税,殖民地代表喊出了“无代表,不纳税”的口号。同时,这些英国人的“不肖”子孙后代,尤其是其中部分的大商人、庄园主与律师等上层精英为了获取高额利润,决定中断与英国商人的贸易往来,并推动与刚刚战败的敌国商人法国人与西班牙人进行走私贸易。而美国建国“三杰”华盛顿、富兰克林与亚当斯都是或多或少与这些贸易有所联系的利益攸关方。

当时在英属北美殖民地的英国人后代是否遭到了英国的“横征暴敛、残酷压迫”,而不得不反抗呢?根据同时期的相关统计显示,“七年战争”时期,当时英国军队中北美入伍的士兵的平均身高、体重与热量摄取远优于来自英国本土来的军队士兵。而且英属北美殖民者的税收负担其实只有英国本土臣民的25分之一左右,英国国会在增加税收负担时,已经充分考虑北美臣民的实际负担能力,而且还因此被本国居民指责给与殖民地居民“超国民待遇”。

现代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其《国富论》一书中反复提到过,北美殖民地冲突的实质是部分分离主义分子挑起事端,北美的殖民者在享受帝国对他们的充分法律和军事保护时,没有尽到作为现代国民应尽的纳税义务和遵守法制的基本义务。而且英国政府即使在控制殖民地向外国随意出口桅杆木材、生铁等军事敏感物品的时候,也是给予适当的现金补贴。

在“风帆时代”,帆船从欧洲大陆漂洋过海来到美洲再前往亚洲或非洲进行“大三角贸易”,船只面临数月风雨打击和海水泡浸,严重受损,所以船只在到达北美东岸地区时会进行充分整修,而北美当地出产的杉木正是用来制作海船和军舰的桅、杆、龙骨等主要关键部件的军工原材料,相对于当时其他欧洲海上诸强,掌握着北美东部沿海地区茂盛的杉木林地也是英国海军工业独步天下的重要秘密之一。

任何一个对军事历史有简单了解的人,都明白关键性技术武器对于一国军事实力的重要作用,这种国家对部分战略性军工原料的控制在历史上是很常见的。早在英法百年战争时期,就是因为拥有本岛出产的特色紫衫木, 可以制造英式长弓和组建英国长弓兵队,才使得在重骑兵方面弱于法军的英军能在欧洲大陆对法国的重装部队获得一次又一次令人不可思议的完胜。在后来的历史上, 美国是依靠当时世界上独一无二所的原子弹制造技术,通过原子弹轰炸迫使日本投降,从而减少了可能数以百万计的伤亡。

因此英国政府曾经严格禁止北美殖民地对外国出口杉木原料,甚至用国家暴力机器维持控制。但北美殖民地的商人为了自己的一时私利,经常性地置法令于不顾,向英国的对手甚至敌国(例如失去加拿大的法国商人)走私出售极其重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原料”。

而新英格兰(美国)的独立导致英国终于失去了如此重要的原料生产基地,并造成这一技术原料得以不受控制散布;另一方面促使英国不得不大力开发北美的另一更为荒凉无人的殖民地加拿大, 以替代原来在新英格兰的造船基地.

在美国独立的神话中,北美洲殖民地老百姓是全民动员支持抗战,送粮送枪送儿子支援大陆军,但是事实上到底在新英格兰有多少英国效忠派一直是个迷。新英格兰殖民地的一名前法官和保皇主义者彼得·奥利弗(Peter Oliver)曾直接批评美国独立派说:"这是地球上从未有过的最胡闹和不自然的叛乱。

按照美国历史学家方面的估计,在新英格兰13州英国效忠派人数至少在50万人左右,相对于当时北美200-300万的人口而言比例绝对不少。而英国方面学者认为至少有30%是真正的英国效忠派,而且有超过人口一半的北美居民反对美国独立。

为了压制英国效忠派和他们的势力,美国大陆军和外国志愿军曾进行种种暴力和反人道主义的措施,他们大规模驱逐英国效忠派平民,,烧毁他们的农场、住房和船只,并通过屠杀支持英军和给英军提供信息的所谓”美奸”来恐吓处于中立地位的平民。由于所造成的财产人员伤亡实在惊人,在独立已成事实签署英美的巴黎和约时,美国方面负责外交的富兰克林也不得不答应英方提出的要求,大陆会议必须向各州议会提出考虑对于英国效忠派给予赔偿的问题。

而且大量的效忠派后居于当时北美的南部殖民地,他们的主要经济生活方式(棉花种植)和英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美国南部和英国的密切的经济文化接触,事实也在美国的南方和北方间划下了一道深壕。这种美国内部的地域冲突一直延续到了美国内战与废奴运动中又一次激烈地表达出来,也为南部邦联的成立提供了历史和文化基础。

而被视为美国独立战争直接起源的1774年波士顿倾茶事件,不过是英国政府为打击猖獗的走私茶活动,允许东印度公司直接向美洲出口低税额的茶叶,由于担心自由贸易的低价茶倾销挤垮走私茶的生意,所以部分波士顿大商人收买和煽动部分民众伪装成印第安人毁坏了政府允许合法进口的他人私有财产。甚至连支持美国独立的“三杰之一”富兰克林都对倾茶事件表示不满,要求马萨诸塞州议会赔偿东印度公司的损失……认为这种毫无道义可言的暴力行为完全不能让我们的形象变得正面起来。

英国方面确实在对北美问题上处置失当,但问题不是什么“专制压迫”,而是宽严皆误。殖民地当地官僚存在腐化与怠政,而伦敦则总将大西洋对岸的商人地主利益集团当作自家“尚未成人的青春期叛逆的孩子”;在对少数叛乱分子该霹雳手段时,却试图表现出菩萨心肠,并且总寄望于“美洲同胞”;而该对部分亲英派全力支持时,又顾虑于“一碗水端平”。

至于英国承认殖民地民众的参政权问题,事实上这已经涉及到民主议会与国家主权对于立法权和金融控制权的问题。即使按照标准的民主机制,北美殖民者无论按人口还是省份在英国议会中获取的席位也无法使其违背多数英国人民议会的愿望,而推翻相关法令。

同时由于外部势力的严重干涉、两岸精英们的盲目自信和人性的自私自利, 最终导致骨肉相残和兄弟阎墙。 

“二次世界大战报一箭之仇”

北美的“英国内战”爆发了,莱克星顿枪声之后的第三年,萨拉托加大捷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军事态势,乔治·华盛顿率领的大陆军仍然缺枪少粮,苦苦挣扎。

大西洋对岸昔日的敌国法国成为了北美独立派的唯一指望,虽然在过去的两三年间,法国已经秘密援助北美独立派500万里佛尔,但这仍然是杯水车薪。1778年早春二月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法国正式承认美国,对英国宣战,不仅提供军事援助,而且直接参战,此后不久西班牙与荷兰也趁火打劫加入到与英国的全球争霸战中。

1778年,法英海军发生多次海战;英国政府得知法国舰队出动奔赴北美的消息后,命令费城英军退到纽约,美军“收复”费城:英国占领法属西印度群岛和印度的几个据点;当年年底,英军攻占佐治亚州重要城市萨凡纳,大陆军损失5000余人。 

4、

英法舰队在西印度群岛作战

1779年,法国占领英国控制的塞内加尔的圣路易斯和西印度群岛的几个岛屿;法国和西班牙组成联合舰队准备进攻英国本土,法国甚至一度计划派遣4万陆军直接登陆英伦岛屿,为此英国主力集中防守本土:法英多次海战;法美联合攻击萨凡纳失败。   

1780年,英军攻占南卡罗来纳重要城市查尔斯顿;英法舰队在西印度群岛多次发生海战;7月,法军将领罗尚博率领的法国特别远征军在纽波特登陆。   

1781年,法国对英吉利海峡泽西岛的袭击失败(前往英国本土的必经之路);法国格拉塞舰队来到北美,与英国海军展开多次战斗,短时间内获得了切萨皮克湾的绝对制海权,随后,法美联军在格拉塞舰队的策应下迫使约克敦守军投降。西班牙法国联军占领佛罗里达的彭沙科拉城,法英海军在西印度群岛、佛得角海域多次爆发战斗。  

5、

英法舰队在约克敦外切萨皮克湾海战,英军舰队失利,留下了孤立无援的英国陆军被迫投降

6、

英军1781年在约克镇战役后向美法联军投降,中间为投降的英军,左为法军,右为美军

1782年,法国西班牙联军占领地中海西部岛屿米诺卡的圣菲利浦要塞,法英在印度沿海发生多次海战:法军占领了和摧毁了加拿大的多个英国要塞;在直布罗陀地区,法西联军3.3万人对英国守军展开总攻,被击退。11月30日,美国与英国的代表在巴黎签订初步停战条约。   

1783年,法英在印度库德罗尔展开海陆拉锯战,英国人败北。9月3日英王代表与殖民地代表于巴黎凡尔赛宫签订和约。

当看完上述的战斗记录,任何人还会觉得这是一场北美新英格兰殖民地的普通百姓与英国军队之间的战斗吗?这是一场真正的欧洲列强大战,战场也绝非仅局限于北美新英格兰的海岸地区,从印度到南美,从非洲到英吉利海峡, 战斗发生在当时欧洲诸列强的触角所能涉及的全球范围内,这是又一次“近代世界大战”,是25年前“七年战争”的延续。

综合实力与海军实力位居世界第一的英国在世界各地与仅次于它的欧洲其他三个海军强国(法国、荷兰和西班牙)全面交战。 即使在战争的最后阶段起到决胜作用的也是法英两国海军千里海战,而并非是在历史书上所写的大陆军与英军拉锯的约克镇大捷,后者不过是前者的结果而已。

人民争取独立与自由的战争”?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前世,当然也就不会在轻易相信什么,这场战争是北美殖民地一群衣衫破烂装备不齐饱受压迫的民兵靠着自由平等的口号战胜了代表封建独裁君主武装精良军队的神话。胜利者的神话总是要将“屌丝逆袭”发展到极致,仿佛才能证明自己的英明神武。

我们仔细辨别围绕在当时大陆军总司令华盛顿将军周围那些精英军官们,就会发现他们绝非什么刚放下锄头文盲农民,他们中很多人都是真正的职业军人和亡命之徒,最著名的可能是法国封建军事贵族年轻的拉法耶特伯爵。他们来自于法国,来自于普鲁士,来自于萨克森,来自于波兰;很多人都是来自从几岁、十几岁起就开始接受专业军事训练的职业军人世家,他们从小就学习如何杀人,以及如何指挥他人杀人。

7、

华盛顿与其身边的欧洲诸国贵族军官

就连大陆军以华盛顿为首的本土军官们也往往事实上就出身于英国的军事体系内部,他们大部分都是良田千顷的大奴隶庄园主,譬如华盛顿与杰弗逊等人,再不济也是北美当地的有身家的士绅,如来自波士顿的亚当斯兄弟或是律师或是海关包税商人。按欧洲的传统观念,他们都是传统骑士或者新资产阶级绅士阶层的天然后备军。假如当初英国的“龙虾兵”(正规军)——愿意放弃一些墨守成规的门第观念接纳来自于殖民军的华盛顿上校,也许我们后人就不会看见大陆军的华盛顿将军,美利坚也可能不得不另外挑选他人做”美国之父”。

在整个美国独立战争其间,独立一方得到了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亡命之徒和职业军人组成了“外国志愿军”的支持, 其总人数达到了7000之多;而整个大陆军在高峰时期人数也不过3万之多。而与之相比,则英国方面只有汉诺威公国一家支持。

而且,在实际战斗与指挥中,在炮兵、骑兵和海军等“高技术兵种”中,外国志愿军更是起到了关键作用,拉法耶特爵爷率领的亡命之徒、罗尚博将军率领的法国正规军团、再到在世界各地的积极活动的西班牙、荷兰武装劫掠船,更不必说欧洲列强正规海军的庞大舰队,

欧洲列强对于北美殖民地的经济支持也有关键作用,假如没有与欧洲的持续贸易和来自法国与荷兰等国的大量借款,北美殖民地的经济必然早已破产和分崩离析。当初富兰克林与亚当斯等美国先贤们在欧洲的主要外交任务就是两个字“借钱“, 从可能借到钱的一切地方借钱。从大陆会议和华盛顿发往的欧洲各国使节的信件中,经常很大篇幅的内容是半哀求加半威胁的口吻提到假如在几月几日之前我们无法得到多少多少资助,那么战争将不得不停下来,我们不得不和英国人苟和。

北美独立战争的另一吊诡的在于,美国的独立名义上是所谓的“全民民主”反对精英统治和殖民宗主国的君主统治,事实上英国的这种统治并非是独裁的君主统治,而是精英阶层的民主议会统治,议会之所以不肯放弃对北美的统治和征税权力,相当程度是为了遏制英国君主的权力和维护国家主权。多数美国独立战争的领袖即使在战争爆发之时仍然自认为是“英王的忠实臣民“,并在贵族范十足的军官晚餐会后会为英王乔治祝酒。而且战争刚一结束,翅膀已硬的美国就马上背弃了战时的盟友法国与西班牙,而与自己的亲戚英国单独媾和,并接着维持紧密的贸易联系,并且狠狠地坑了法国一把。

虽然通过支持美国独立战争肢解了英国,使其势力范围大受打击,但是对法国而言,回头来看参与这趟浑水是否值得,大可玩味。法国为美国战争所发行的国债数目之巨,达到13亿里弗尔,这些债务直接可以使法国政府从财政上宣告破产。即使到了独立战争的最后阶段,虽然法王拒绝了富兰克林近乎无耻的高达数千万法郎的借款要求,但仍然再次提供600万法郎的无偿援助。

而法国开明贵族派对美国的支持和对独立、自由、平等的思想的传播为后来的法国大革命埋下了定时炸弹,恐怕法国波旁王室从未想到他们颇受民意支持的对英国作战虽然获取胜利,不到十年,高额债务和思想宽容竟然会导致法国王室的倾覆与人头落地。

而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导致了整个欧洲革命的发生,欧洲的政治版图处于重大的震荡之中;经过再次长达数十年的革命、动乱、内战,欧洲大战,传统的君主大国和封建贵族统治走向没落,例如西班牙与教皇国等,同时催生众多欧洲近代的民族国家,例如德意志和意大利。民主、民族、权的思想被传播到欧洲最荒蛮的地区,公民、民族、国家、主权的概念从思想到事实上都得到广泛的认可。

美国独立是当时最发达的欧洲资本主义体系随着经济和政治文化冲突和变革而导致的产物,当然这个产物本身也促进着新的冲突与变革,世界翻开了新的一页。 

北美的独立也打破了整个英国大西洋海链最强有力的一个部分,极大地限制了英国对世界海权的控制;并为其他欧洲列强将通往东方世界的大门开的更大。但同时美国的独立给整个美洲的以后的一连串独立运动起到了示范效应,使欧洲的宗主国们失去了重要的原料和资金来源,以及巨大的专有市场. 特别是象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 被彻底抛出了世界强国的行列. 那些拥有雄厚本国工业基础和在亚洲与非洲庞大殖民地的国家彻底控制了世界的发展方向。

在美国独立后,有相当的英美学者认为两岸人民的相同点远大于不同点。血脉、经济、文化、语言等的共同属性为双方的和平解决争端提供了路径,而且保持一个统一国家无论对于美国、英国和世界有相当的地缘意义,对后来的世界性的事件都会有重大影响。美国的崛起,以及美国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特别是控制美洲西海岸后,作为独特的半岛国兼具大陆国的腹地与资源优势和岛国的地缘政治优势,使美国独自掌控太平洋与大西洋两大洋,超越众多欧洲海上强国变为新的海上世界霸权。不过对于中国等亚非拉国家而言,没有出现一个全球性的“盎格鲁撒克逊帝国”,也算是某种“幸运”。

此时我们要牢牢记住,在革命、自由、平等和天赋人权的神话背后,在世界上第二个独立共和国“人民战争”胜利的背后,我们应该站在哪里,用怎样的视角,如何去解读这些事实? 而真实的史实总是与“政治正确的”神话相去甚远。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