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慈禧“御照”知多少

2018-04-25 11:51: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慈禧太后是家喻户晓的歷史人物。她执掌晚清朝政长达四十八年,一生三立幼主,两度垂帘,一朝训政。除了名号之外,是个地地道道的女皇。慈禧的个人生活极富情趣,晚年也被来自西方的摄影技术所吸引,将一位从法国归来的年轻摄影师召到宫中,为自己拍摄了数十幅不同场面、不同背景、不同服饰和不同姿势的照片。

慈禧“御照”知多少

1、

慈禧

大公网讯(左远波 文、图)慈禧太后是家喻户晓的歷史人物。她执掌晚清朝政长达四十八年,一生三立幼主,两度垂帘,一朝训政。除了名号之外,是个地地道道的女皇。慈禧的个人生活极富情趣,晚年也被来自西方的摄影技术所吸引,将一位从法国归来的年轻摄影师召到宫中,为自己拍摄了数十幅不同场面、不同背景、不同服饰和不同姿势的照片。这里,我们不去讨论慈禧政治上的是是非非,只是回顾一下她的照相往事。

摄影技术诞生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末的欧洲,鸦片战争后传入中国,并首先被用于拍摄人像。

2、

慈禧御用摄影师

从现有资料看,清代官员中最早拍摄照片的,是与西方人打交道较多的两广总督兼五口通商大臣耆英,时间是道光二十四年(公元一八四四年)。在王公贵族中,最早接受摄影技术的当属恭亲王奕訢。咸丰十年(公元一八六○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咸丰皇帝逃往热河,奕訢奉旨留京办理和局,其间英国随军摄影师约翰.汤姆逊曾为他拍摄照片。在宫中,光绪帝的珍妃开风气之先,据说她十分喜欢摄影,在光绪二十年(公元一八九四年)前后,曾偷偷从宫外购进一架相机,平日不仅自己照相,还教皇帝和太监拍照。

慈禧太后照相则相对较晚,一般认为这是她过于保守的缘故,实际上主要还是出于礼制的制约。她很难接受摄影师、特别是西方摄影师对她随意拍照。

后来为慈禧照相的摄影师,情况有所不同。此人名勋龄,汉军正白旗人,其父亲裕庚曾出任清廷驻日本、法国公使,官至三品卿。勋龄曾随父母旅居海外,接受西方教育,在法国陆军学校学习时研习过摄影。光绪二十八年(公元一九○二年)底,适逢裕庚四年任职期满,勋龄带着全套摄影器具随家人从巴黎回到北京。他的两个妹妹─德龄和容龄,随即被慈禧召进宫中,担任她的私人翻译兼侍从。勋龄最初在颐和园电灯处当差,负责管理园内电灯;他弟弟馨龄,则被安排管理颐和园的小火轮。

3、

摄影师勋龄

勋龄的母亲身份比较特殊。她是裕庚的继妻,名叫路易莎.皮尔森,是个中美混血儿─父亲是美国落魄者,母亲是广东妓女。皮尔森早年同样“身位卑贱”,曾是上海挂过牌的洋妓,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她和裕庚生有两女一男,即德龄、容龄和馨龄。

亲看操作表现兴奋

勋龄是何时进宫为慈禧照相的?据他的妹妹容龄回忆,应该是光绪二十九年(公元一九○三年)美国女画家卡尔(宫中称之“柯姑娘”)进宫为慈禧画像前夕。“有一次,慈禧问我姐妹俩会不会照像?她想在画像之前先照几张像,从外边找人来照像不很方便。我母亲说:‘她们两人不会照像,奴才勋龄(我的二哥)会照像。’慈禧说:‘那很好,明天就让他进来给我照像,照出像来好让柯姑娘照着画’……第二天,勋龄进宫谢恩,并携带着他的照相机给慈禧照了几张像……”(容龄:《清宫琐记》)

卡尔的画像完成后,慈禧又让勋龄把那幅画像拍摄下来,留作留念。

在开始照相之前,慈禧提出她的第一张照片要拍坐在轿子里去受朝的场面,并询问要坐多久才能照好、什么时候可以看到照片?听 到只要几秒钟就够了,早晨拍照、傍晚就可以看到,她表现得十分兴奋,并要亲自看看勋龄怎样操作。

第二天早晨,勋龄带着照相机来到颐和园。慈禧看着相机,十分好奇地问道:“这真奇怪,怎么这东西就能把人的相貌照下来?”勋龄简单介绍了照相的方法后,她就让一个太监站到前面,自己从镜头后面观望。忽然,她惊奇地喊道:“为什么你的头在下面?”勋龄又解释了一番呈像原理,说照好以后就不会颠倒了。慈禧很高兴,说这东西实在是巧得很。然后她走进轿子,命轿夫抬着前行,勋龄随即按下快门。轿子从照相机前走过,慈禧问道:“有没有照一张?”勋龄回答已经照了。她又说:“为什么不先关照我一声?我刚才的样子太板了。下次要照的时候先关照我一声。我要照个和气些的相。”然后便在院内摆座布景,更换服饰,拍了几张坐在宝座上的单人照。

拍照完毕,慈禧又迫不及待地亲至暗室观看洗印相片。底片沖好后,勋龄拿到红光下请太后过目。慈禧不解地说:“不很清楚,我可以看得出这是我自己,不过为什么我的脸和手都是黑的?”摄影师就告诉她,印到纸上后黑点就变白点了。第一张图像被奇妙地印了出来,慈禧异常兴奋,拿在手中不肯放下。哪知时间一久,画面变成漆黑一片。见此情形,她立刻吓得惊叫起来:“怎么变黑了,是不是坏预兆?”摄影师又解释说,照片印出来后还必须要洗,否则露光多了图像就会消失。慈禧这才松了一口气:“倒是有趣得很,原来要费这样多手脚。”

等到照片全部洗好,慈禧更加惊奇:“多么奇怪!每样东西完全和真的一样。”把它们拿到自己的寝宫后,她更是坐在椅子上久久凝视,甚至照着镜子仔细比较。然后吩咐摄影师每种再洗印十张,并要求把照相机留在宫中,以备随时拍照……

在故宫收藏的慈禧照片中,有几张标註勋龄、馨龄的共同题款:“光绪二十九年六月吉日,二品顶戴候选道臣勋龄、二品顶戴候选道臣馨龄恭请。”所谓“二品顶戴候选道”,当是慈禧赐给兄弟二人的官品。德龄、容龄的回忆及其他史料,均不见馨龄参与照相的记载。照片上的题款,无疑成为馨龄参与其中的实证。

照片种类不尽相同

慈禧的众多照片,形象大同小异,但其服饰、头饰、陈设等却不尽相同。就服饰而言,有团寿字、竹叶青、缠枝莲、蝶花、寿蝶等多种纹饰;就装饰而言,有戴护指照、佛珠照、东珠照;就姿态而言,有站立照、坐式照、持扇照、对镜插花照和扮观音照……这里将其大致分为四类:

一是单人全身照。

均在颐和园乐寿堂前布景拍摄,中间为宽大的御座,两旁竖孔雀翎掌扇,陈设香几,上面放置盛满水果的大瓷盘……上方特意挂着题名横额,后面设围屏,地面铺着华丽的提花地毯,装饰如同殿内的宝座间。慈禧或坐或立,乌黑的两把头上插着金银凤簪、玉蝴蝶、珠宝或翠花等各种不同的头饰,佩戴各式名贵的耳环,手上则戴着玉钏、翠戒和护指。几乎每拍一张照片,都要更换一身袍褂装饰。

 

4、

勋龄、馨龄共同题款的慈禧照片

这类照片又分两种:

其一,悬挂“大清国当今圣母皇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横额,署“光绪癸卯年”(公元一九○三年)款。横额文字上方正中,钤盖“慈禧皇太后之宝”;横额抬头盖一椭圆形章,印文模糊,尚无法辨识;年款上方则钤盖慈禧的闲章“大雅斋”。宝座后是孔雀牡丹围屏。例如一幅站立照中,其绣袍外的披肩形似鱼网,据记载是由三千五百颗东珠穿织而成。几案上放置三座西洋钟表和两隻插着盛开荷花的龙凤大胆瓶。

5、

慈禧穿东珠披肩照

其二,悬挂“大清国当今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圣母皇太后”的长串徽号横额,钤盖印章与前一种相同。宝座后为松柏玉兰屏风。二十六字横额中,“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十六字是慈禧的徽号。所谓徽号,就是帝后尊号之上再加的褒美之词。清代帝后徽号,每次大多加两个字,凡遇庆典,都可以增加。

6、

慈禧。上方横幅上写着她的一长串徽号

二是多人合影。

包括乘坐轿舆,与隆裕皇后、瑾妃、德龄、容龄诸人合影和会见外国女宾等。这类照片,具有一定的生活气息。

7、

慈禧等人。左起:瑾妃、德龄、慈禧、容龄、皮尔森、隆裕皇后

如在众太监护侍下于仁寿殿前乘舆照,大总管李莲英、二总管崔玉贵分立轿前两侧,照片背景为凉棚。因为每年立夏,宫中主要院落都按例搭盖凉棚,至立秋日撤去。凉棚虽以木架、苇席等捆扎而成,但外观与院内建筑十分谐调。棚顶开有天窗、亮窗,既能遮挡太阳直晒,又可根据阳光强弱随时调节光线。

8、

慈禧在颐和园仁寿殿前乘与照

辛丑(公元一九○一年)回銮后,慈禧的外事活动相当频繁,其中一幅会见外国女宾的照片流传较广。这是一九○三年在颐和园乐寿堂前布景拍摄。照片中与太后拉手者为美国公使康格的夫人,在所见外国人中,慈禧对她印象最好,交往最为融洽。站在慈禧身边的小女孩,则是日本公使馆书记官日置益的女儿,慈禧非常喜爱她,曾赐予一枚嵌着大颗珍珠的金戒指和数卷贵重绸缎。

9、

慈禧会见外国女宾

  三是化妆与娱乐照。

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后期,在宫中被尊称为“老佛爷”,这直接源于她的佛教信仰。

现存四幅慈禧扮观音照片,内容恰似西方极乐世界的情境:扮作观音大士的慈禧,置身于盛开的荷花丛中。她头戴毗罗帽,外加五佛冠,每一莲瓣上都有一尊佛像,代表五方五佛。五佛冠两侧,各垂一条长飘带,上书梵音六字真言。李莲英身穿肥大长袍,扮韦驮天尊。人物身后是绘有丛竹山石的布景,正中悬挂一块写有“普陀山观音大士”字样的云头状横牌。其中一幅,慈禧左手持净水瓶,右手执柳枝,呈端坐状。李莲英头戴武士帽,双手合十,两肘捧着金刚杵,立于慈禧左侧稍后;庆亲王的女儿四格格扮善财,身穿莲花衣,双手捧书一函,立于慈禧右侧。

10、

慈禧扮观音。左为四格格、右为李莲英

从清宫内务府档案可知,这些照片拍摄于光绪二十九年七月十六日,地点是西苑中海。包括慈禧在内的所有人物,穿的都是戏装!七月十六日是中元节的第二天,此前宫中当举行过相关的法事活动。

另有三幅照片,内容为慈禧及其侍从在西苑中海乘无篷平底船游湖,也拍摄于此日。

  四是着色照片。

慈禧特下旨意,将部分自己满意的照片放大,再命如意馆画师着上协调的色彩。

11、

图:慈禧着色照片

这些“彩照”每幅都在长七十五厘米、宽六十厘米之间,先拓裱在硬纸板上,再镶嵌在特製雕花金漆镜框内。又专门配製紫檀木匣盒,外用明黄色丝绣锦袱包裹。它们大都悬挂于寝宫,有的还作为礼物赠送外国首脑。

在晚清宫廷,慈禧照相的排场最大、耗费最巨,保存至今的形形色色的照片也数她最多。在这些照片中,无论其穿戴、服饰、周围陈设,还是所乘轿舆及后妃、太监、宫女的簇拥陪侍,无不体现着她的至高无上与赫赫权威。

慈禧的照片究竟有多少?光绪二十九年(公元一九○三年)七月,清宫特立《圣容帐》,对这些照片的形象、件数和用场,都一一作了登记。据此帐目记载,慈禧的照片共有三十种、七百八十六张。每张底片洗印份数不等,最多的是题为“梳头穿净面衣服拿团扇圣容”的一幅,共洗印了一百零三张。从目前故宫的收藏情况看,照片种类仍与当时基本相符,整体数量则远远少于七百八十六张。

(作者为歷史学者、故宫博物院研究室编审)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大公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