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昆仑岩:莫用“低级红”掩盖“高级黑”!

2019-03-06 09:16:11 作者: 昆仑岩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最近“低级红”“高级黑”成了网络热词,许多同志反映,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指什么?大概是媒体上追潮式的种种解读,着实把人们弄糊涂了。

昆仑岩:莫用“低级红”掩盖“高级黑”!

作者:昆仑岩    来源:昆仑策网

1.webp (6).jpg

最近“低级红”“高级黑”成了网络热词,许多同志反映,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指什么?大概是媒体上追潮式的种种解读,着实把人们弄糊涂了。看到韩强教授的发言,觉得有道理,但意犹未尽,忍不住也评说几句。

先看看党中央是怎么表述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明确指出:

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最重要的是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最关键的是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

为此,

要以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

对中央这个精神,应该整体把握,不能孤立地只抓住其中一句话。在这段话中,前提是讲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强调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最重要的是,要以正确的认识和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为此,必须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种种错误言行,包括“低级红”“高级黑”;最后重点指向的是,要解决对党中央阳奉阴违的“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的严重政治问题。

显然,在这里所说的“低级红”是有特定含义的,是属于对党中央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的政治行为表现,也是与“高级黑”相联系的政治行为表现即在政治生活中,以大搞形式主义表面化庸俗化的虚假伪装的“红”面目出现,而实质上是“高级黑”或为“高级黑”服务的政治两面派行为

也就是说,中央文件特指的“低级红”,并不是泛指社会上所有的政治信念简单化表现的行为,特别是不能把普通党员干部和群众因为出于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朴素情感和简单思维而发生的不够科学、不够理智,但无关乎政治性质错误的行为,一概都当作与“高级黑”挂钩的“低级红”而大加鞭笞

遗憾的是,近日见之于媒体舆论群起攻之的所谓“低级红”,几乎都是起因于一般社会民众爱国情感和简单思维的网络热点,如重拾“让马拉松运动员披国旗”一事,竟成为解读中央精神的典型事例。笔者实在搞不明白,这与中央文件讲的政治上的“两面人”“两面派”“伪忠诚”有什么关联,难道批判这种“低级红”,就能解决那些隐藏于党内的种种形“左”实右、反对“两个维护”的“高级黑”的问题了?

尽管“低级红”、“高级黑”都是主观主义、形式主义的表现,但相对于媒体上所例举的那些一般行为意义上的所谓“低级红”来说,“高级黑”才是党内最危险的阴谋家两面派行为,特别是那些对中央领导搞虚伪的“捧杀”,对中央精神做片面割裂的曲解宣传、搞不切实际的强制贯彻,打着中央旗号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做极端化处理,有意引起群众反感,制造党群矛盾,甚至引诱国际舆论造势,等等。这种“黑”非同一般,因其言行的伪装性、欺骗性更强,玩弄技巧的手法更“高级”,甚至在程度上不惜登峰造极,所以才称之为“高级黑”简言之,“高级黑”即用“高级”手段对“高级”目标(中央)达成“黑”的目的。这显然与媒体炒作的那些一般意义上的所谓“低级红”,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

应该说,“高级黑”是党内两面派阴谋家最主要的表现,是我们党的政治建设最需要重视和对付的大敌;只有与“高级黑”相联系、作为其“助手”和“帮凶”存在的党内政治生活中的“低级红”,才需要我们作为党的政治建设任务而引起重视和坚决反对。

毛主席说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定要注意把与“高级黑”关联的,即属于党内政治生活中的两面派阴谋家行为的“低级红”,与社会上一般民众出于爱党爱国朴素情感和简单思维而造成的不够科学、不够理智的行为严格区别开来。当然,后者也需教育引导,但性质完全不是一回事。

而且,更不能借此为由,不加区别地一概反对和制止在社会主义中国,广大人民群众依法依理依情都完全可以表现,也完全属于正能量性质的拥“红”行为

如果理解和贯彻中央精神,把媒体舆论关注点都引到批判社会一般民众的所谓“低级红”,而掩盖了“高级黑”这个最危险的敌人,其后果恐怕值得深思!

附:中央明文禁止“低级红”“高级黑”释放三重信号( 人民日报海外网 栾雨石)

2月27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指出,要以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意见》一经刊发,相关表述迅速引发舆论关注。

2月28日,北京联合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院长韩强在出席海外网金台沙龙时就该问题分析认为,所谓“低级红”就是把党的信念和政治主张简单化、庸俗化,这其中有些行为是违反常理的,在不少情况下,暗含的也是一种“黑”。而“高级黑”是更“高级”一点的“黑”,在语言上可能更讲究技巧,更华丽幽默,甚至有时披着学术的外衣,伪装性更强。再就是极端化地解读党的理想信念、宗旨、方针政策等,达到“黑”的目的。总的来说,“低级红”、“高级黑”都是主观主义、形式主义的体现,“低级红”往往会发展到“高级黑”的阶段。

同时,韩强认为,《意见》的相关表述释放了三个方面的重要信号:

第一,该《意见》体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即强调政治建设既要正面倡导,同时又要列负面清单,将二者结合起来。这次文件和以前相关文件的一个重要变化是,谈论具体工作时除了写明了一些正面的要求,紧接着还明确了要反对什么、避免什么,这样一来就能避免出现一些模糊地带。可以说,《意见》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好的尝试。

第二,政治建设既要“顶天立地”,又要防微杜渐。政治建设涉及方向性的建设,既有很多宏观的要求,同时又要注意防微杜渐。这体现在许多党员干部容易忽略的小事上,比如说在社交网络上的一次转发微信朋友圈、发表微博或者一个点赞,都可能表现出对“低级红”、“高级黑”言论的看法,从而折射个人对政治的认识。因此,党的政治建设过程中既要把握宏观的方向,又要注重解决具体问题。

第三,该表述透露出政治忠诚在党的政治建设进程中的重要性。政治建设的内涵非常广泛,不仅要注重道路方向和政治实践上的要求,还要强调政治忠诚的要求。《意见》中的很多措施都是基于政治实践的,针对现实和实际提出一些重要举措。而在这些现实要求中,政治忠诚占据了重要位置。“低级红”“高级黑”就是体现了政治忠诚方面的问题,《意见》明确点出这个问题,提醒广大党员干部避免这些问题,在政治忠诚方面提高觉悟和自觉性。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级研究员【原创】)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昆仑策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