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毛主席超常魄力 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

2019-07-11 20:55:00 作者: 李克勤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975年2月27日毛主席有个重要批示,内容是释放所有国民党战犯,并且是无条件的。那个时候广播和报纸新闻,记得很清楚。毛主席的魄力,举世无双。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来源:济学   作者:李克勤

这次特赦的国民党战犯,按照军衔,黄维排在第一位,他在战犯管理所得知被特赦时,欣然写了一首诗:“党恩浩荡给再生,宽大改造换我魂。恩上加恩新生后,誓献余生为人民。”一个国民党中将,对共产党怀有如此感情,国民党方面作何感想?

李克勤题记:1975年2月27日毛主席有个重要批示,内容是释放所有国民党战犯,并且是无条件的。我那个时候上小学5年级,广播和报纸新闻,记得很清楚。毛主席的魄力,举世无双。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毛主席的这个批示,体现了毛主席一贯风格,干净利索,如同打歼灭战一样,不留尾巴。

在这之前,毛主席领导新中国,改造了大批日本战犯和国民党战犯,并且有过6次特赦。

第一次特赦,1959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劳动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实行特赦。首次特赦共释放反革命罪犯和刑事罪犯12082名、战犯33名。

第二次特赦,1960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本次特赦共释放了50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

第三次特赦,1961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本次特赦共释放了68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

第四次特赦,1963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本次特赦共释放了35名“战争罪犯”。

第五次特赦,1964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本次特赦共释放了53名“已经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

第六次特赦,1966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本次特赦共释放了57名“已经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

这6次都是对“确实改恶从善”的战犯实行特赦,而1975年这一次就没有这个要求,因此属于无条件特赦。

这意味着什么?

这些战犯,从文化上已经自然改造好了。

毛主席批示那段话,是文化自信的表现。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这是真正的文化自信,是文化自信的典范。

这次特赦的国民党战犯,按照军衔,黄维排在第一位,他在战犯管理所得知被特赦时,欣然写了一首诗:

【党恩浩荡给再生,宽大改造换我魂。恩上加恩新生后,誓献余生为人民。】

一个国民党中将,对共产党怀有如此感情,国民党方面作何感想?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黄维接受特赦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晚年黄维

(黄维(1904年-1989年),字悟我,出生于江西贵溪一农户家庭。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参加淞沪会战、武汉保卫战、缅甸反攻等,在抗日战争中立下赫赫功勋。在淞沪会战号称"血肉磨坊"的罗店战役中表现神勇 。曾任十二兵团司令长官,俗称"黄维兵团",在淮海战役中兵败被俘。1975年,作为最后一批战犯被赦,后任全国政协委员致力于军史研究。1989年3月20日,因心脏病突发,在北京逝世,终年85岁。)

果然,和黄维一起特赦的有几位想去台湾的国军将领,到了香港,却不能去台湾。

那个时候,《参考消息》每天都要报道此事。

其中赵浩生演讲:《从特赦战犯谈台湾》(1975.07.03 -04)——

【本刊讯】据香港《文汇报》六月二十九日报道,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是讨论会”六月二十日晚举行了一次专题讨论:《从特赦战犯看台湾问题的解决》。当晚,除放映中国特赦战犯纪录片和幻灯片《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话》外,还特别邀请了前蒋帮《中央日报》记者、现任耶鲁大学教授赵浩生演讲。

赵浩生的演讲题目是《从特赦战犯谈台湾》,摘要如下: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台湾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来看看这几个月在我们的祖国、在亚洲,接连发生许多重大事件:一月间,中国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通过了一个无产阶级专政新宪法。

二月间,中国纪念台湾省人民“二·二八”起义的座谈会,不但比往年的规模更大,并且有军事领导人参加,这充分显示出武力解放台湾问题的可能性。

三月间,中国宣布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犯。四月间,越南和柬埔寨的解放战争以急风骤雨般的快速,打垮了美国支持下的傀儡政权。作了一辈子傀儡的蒋介石,也就在这急风骤雨中油尽灯枯,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上个月,老挝在争取国家独立民族和睦的斗争中取得了新的胜利。上个星期,菲律宾总统访问了中国,双方建立起大使级的外交关系……。

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是互相关连,代表着一个不可抗拒的潮流,台湾问题正是这个潮流的一部分。这个波澜壮阔的潮流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台湾的解放是:“快了!快了!”我们刚才看的特赦战犯纪录片,是这几个月所发生的重大事件之一,我们现在就从这件事,来谈谈解放台湾的问题。

自从一九四九年中国解放以后,在大陆以外所听到有关中国的消息,都是逃到台湾的蒋帮所炮制的反共宣传。这些宣传告诉我们,中国解放以后杀了好几千万人。二十多年来,这种欺骗宣传不但充满台湾和海外华侨中间,也充满了美国国会和联合国大厦。

这种欺骗宣传的目的是非常恶毒的,它告诉外国人,中国的新政权残酷凶恶,杀人如麻,没有资格加入国际社会,更重要的是,蒋帮要用这种欺骗宣传在台湾实施恐吓镇压的统治,使从大陆逃到台湾的人觉得自己既得幸免,就该死心塌地的对蒋帮忠贞到底!

同时更警告台湾同胞,不要对新中国存在任何幻想。多少年来,蒋帮就靠着这种欺骗宣传防身养命。这二十多年,我们在国外也曾看到朝鲜战争和中印边界的战事一结束,中国就遣返战俘的新闻,也听到杜聿明等国民党高级将领及国民党特工头子康泽等恢复自由的消息;但这些消息当时被浓重的反华反共空气掩盖冲淡了,使我们不能看到真相,没有机会体会到它的意义。

今天,由于中国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犯,使我们重新回想到这些过去的事实。我们清楚的认识到,这次特赦战犯并非突如其来,而是新中国的一贯政策,所不同的是今天我们的眼睛已经被事实擦亮了,没有人再能一手遮天,对我们信口雌黄了。

北京的宣布说:“遵照毛主席指示的精神,对这次特赦释放的全部在押战犯,每人都给公民权;有工作能力的,安排适当工作,有病的,享受到公费医疗;丧失工作能力的,养起来,愿意回台湾的,可以回台湾,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去了以后愿意回来的,我们欢迎……。”

这是一个多么生动、有力、充满宽容和自信的宣示!今天我们又在这个纪录片中看到这个动人的场面,这件事给我们的感受,正象一九六四年中国第一次爆炸原子弹一样,前者说明了中国的强大,后者说明新中国的宽大,我们更深深的意识到,只有强大才会宽大,因为宽大,才会强大。这件事,将使所有因受国民党长期反共宣传影响面对新中国疑惑的人感到豁然开朗,同时也使穷凶极恶、自欺欺人的台北小朝廷感到胆战心惊。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蒋帮把新中国的任何对外政策都说成“统战”,是因为他们不敢面对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各种现实,却呼是“统战”,人民中国可以“统”得成,他们为什么就“统”不成?倘若台湾当局有自信的话,为什么不可以以“统战”对“统战”,为什么不可以同样地宣布:“愿意回台湾的,我们欢迎;回来以后愿意回大陆的,可以回大陆,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去了以后愿意再回来的,我们还照样欢迎。”

这该多么堂皇,多么有气派!台湾当局不是整天宣传他们的经济繁荣,政治民主、军事强大吗?为什么不利用这个黄金的机会让这些人回来看看,再把他们送回大陆去为国民党作“统战”呢?但是,想不到台湾当局听到他们要来,竟吓得混身哆嗦,使尽阴谋诡计去刁难他们,折磨他们,侮辱他们。

国民党的政工干校这几十年训练出不少“心战专家”,他们不可能都是窝囊废,他们为这件事必辗转地权衡利害,搜尽枯肠;但结果还是怕。倘若这十个人到达台湾  他们怕什么呢?他们怕这十个人一旦到了台湾,不论是否说话,甚至骂大陆一通,蒋家的小朝廷都受不了,因为这十个人自由走出大陆的本身,就足以证明新中国的强大、宽大,就足以粉碎那些“心战专家”二十多年来的“恐共”宣传所造成的心理防线。

台北当局当然更不敢让这些人到台湾以后再回大陆,因为他们到了台湾,就会亲眼看到,所谓经济繁荣,只是建立在对外出卖廉价劳力,出卖色情和输入公害的殖民地经济之上,美、日两家老板一发生经济恐慌,台湾就失去求生之路。所谓“政治民主”,只是以特务维持的蒋家家天下和一群成了终身职的“立委”、“国代”,以及少数被用作政治点缀的台湾同胞。至于军事的强大,更是笑话。台湾的六十万兵,只能作检阅、仪仗和吓唬老百姓用,绝没有一个能打仗、愿打仗,同时美国老板把汽油、器材库一锁,蒋家的海、陆、空军就变成了地老鼠。

台湾当局一再向国际宣传他们代表传统的中国文化;但是,倘若这些来自新中国的老人到了台北,一定会感到吃惊、茫然,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这里究竟是美国的唐人街或是日本的冲绳岛。倘若他们还记得《中央日报》,找一份来看看,他们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会疑惑可能不是中国人办的报纸。因为连篇都是“美记者表示对我友好”、“美议员指出我为最忠实友人”、“美向我采购增加”、“美训练我运动员”……,连套红的“结婚启事”中也是说“在美结婚”。

这连篇的“美、美、美……”恐怕比日本统治时代的“日、日、日”更恶劣。他们初到台湾,必然要出席许多公私的欢迎盛宴,中山东路和西门町的灯红酒绿一定使他们感到眼花缭乱,恍然像置身于解放前的上海;但在这一阵子热闹过去以后,他们就会发现一般人生活的艰苦。等他们住下来,有机会跟劳动阶级接触以后,就了解所谓“台湾国民平均所得仅次于日本”也者,完全是欺人之谈。

因为把蒋介石太太的财产和她的老妈子“平均”起来,两个人一定都是富婆;他们会发现,台湾劳苦大众的生活水准比没有经济剥削的新中国人民相差远甚。倘若他们在台湾自己谋生、当家,许多早已忘记的字眼象通货膨胀、失业……就又成了他们的苦恼。这种令他们震惊的现象实在说不完,以新中国和蒋家小朝廷统治下的台湾相比,是、非、善、恶清清楚楚,台湾前途,不问可知。

从以上这些情况看,台湾当局感到心虚害怕倒也是“情有可原”,但因为怕而就违背人道而拒绝他们前往,却绝不可恕。想想张铁石遭遇谁不寒心  这些人原都是国民党的高级干部,曾为蒋介石卖过命。中国解放,蒋家父子抛弃了他们溜到台湾,他们失败被俘,经过二十多年劳改后,如今新中国宽大为怀,把他们释放了,以垂老之年,只想到台湾和亲友团聚,只要稍有人性的人,就应该惜老念旧,欢迎他们,而台湾当局竟这样残酷寡情。更恶毒的是,他们知道拒绝实在说不过去,就派了一个“甄别小组”到港进行各个击破。这个小组看准了张铁石的老母、妻、子都在台湾,挂念最切,特别对他施以威胁利诱,先设法使他住进国民党特务徐亨开的富都酒店,迫使他在港发表反共谈话作为回台条件,结果造成了这个人间悲剧,后来又迟迟不许张的儿子张润佩赴港办丧事,人间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吗?!

听见张铁石惨死的新闻后,我曾经想:要是第一号战犯蒋介石当年被俘下狱,被特赦释放后要到台湾和他的老婆宋美龄、儿子蒋经国、蒋纬国团聚,而当权的陈诚以“统战”、“间谍”罪名不准他入境,蒋经国和他的“母”、弟又将是何滋味?无巧不巧,当这十位老人到达香港准备赴台之时,正是第一号战犯蒋介石“驾崩”之日,蒋太子在慈湖守灵,碰到这个难题如何决策,不得而知,因为他的《守灵一月记》里没有写出来。不过我们可以想像到,当他长跪痛哭追怀“父王”庭训的时候,一定会记起蒋介石的一个基本哲学,就是“宁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他对这件事的处理,可算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和他老子对张学良比起来,实在是有过之无不及。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台湾的“太子派”中人,你们今天虽然是新贵,但明天就可能变成蔡省三,与其等着蒋经国抛弃你们,不如早日认清台湾前途,选择自己的生路。台湾的前途是什么,是一定要从蒋“政权”的统治下解放,和祖国统一,这是一个绝不可抗拒的潮流。蒋经国可以阻止这几位特赦释放的战犯赴台,但阻止不了这滚滚而来的潮流,蒋经国怕这几位手无寸铁的老人在台湾出现会打垮他的“心战”防线;但事实是,这几年已有数以千计的海外华侨,包括很多台湾同胞回祖国参观访问,新中国的消息早已传遍台湾,每一个从国外回到台湾的人,亲友们都急切的问他们:“阿共什么时候来?”他们所听到的回答都是:“快了!快了!”蒋家王朝二十多年来的“恐共”宣传所建立的“心战”防线早已垮了,这条线一垮,他们就再无凭防藉,只有紧抱着美国的大腿不放;但经过越战、柬战教训的美国人民,绝不会让蒋帮再把他们拖入战争,最后一定要把蒋“政权”一脚踢开。此外,还有什么“两个中国”、“一个中国两个政府”、“台湾独立”等等,都是痴人说梦。今天新中国友人遍天下,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绝不容许极少数的反动派与强大的八亿中国人民为敌。

但是我们知道,“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在祖国统一的事业上,苟延残喘的蒋介石小朝廷是仅存的一小撮灰尘,一定要用扫帚把它扫掉。大家动手扫掉这撮灰尘  中国政府对解放台湾的政策已说得很清楚,就是“台湾海峡已经不是解放台湾的障碍”、“和平方式不成也要考虑到非和平方式”。这些扫帚将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全国同胞和海外华侨。人民解放军的动员,台湾内部的投诚、起义、罢工、罢课,海外华侨的奔走呼号,都是挥向蒋帮的扫帚,我们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里应外合,以千万种不同形式的扫帚,坚决、彻底、干净把这一小撮灰尘扫到太平洋里,使它永不能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当年的北平、南京、上海和最近的西贡、金边都是这种动员武力但并不流血的方式解放的,中国大陆的九百六十多万方公里大部是这样解放的,八百多万蒋军大都是这样迅速瓦解的,台湾这一小撮反动势力的崩溃一定更快。

对这次获释战犯被拒赴台事件,我们的感觉是,死者已矣!我们愿在此寄语还在香港的九位老人,要是蒋帮在各方压力下允许你们回去,希望你们平安到达那美丽的宝岛,和亲友及热情善良的爱国台湾同胞欢乐团聚。倘若蒋帮一意孤行,拒绝你们入境,你们也没有丝毫理由悲观,看到海内外大势人心,你们就知道台湾的解放是快了!快了!我们确信:革命洪流不可阻挡,台湾同胞必将和我们欢聚在一堂,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让那太阳的光辉,照耀在台湾岛上。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图为特赦释放大会现场。

毛主席超常魄力:无条件释放全部国民党战犯(1975年)

1978年,第一批(1959年)特赦的战犯杜聿明在武汉会见袍泽故旧。左至右:宋希濂、侯镜如、萧作霖、彭杰如、杜聿明、朱鼎卿、韩浚、黄维。

李克勤后记:毛泽东文化,因毛泽东而生。红色文化,苏联也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有。而毛泽东文化,则是中国独有的,当然国际上也在某些领域也有,那是因为毛主席道器变通所致。改造战犯,是毛泽东文化里面不可缺少的内容。这是毛主席道器变通的杰作。一个人的魄力,与勇气有着直接联系。毛主席超常魄力,同时伴有超强勇气。

【李克勤,察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济学”。】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