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卫庶 叶子: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

2019-07-15 20:47:20 作者: 卫庶 叶子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仁怀市文联原主席穆升凡退休后成为了赤水河茅台渡口的一名志愿解说员。他对记者讲起,1960年,二战名将蒙哥马利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

人民日报: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

作者:卫庶 叶子

仁怀市文联原主席穆升凡退休后成为了赤水河茅台渡口的一名志愿解说员。他对记者讲起,1960年,二战名将蒙哥马利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参观遵义会议陈列馆时讲到:毛主席用兵如神!真是运动战的典范。“从此,中国革命有了核心,红军有了正确思想的指引。这是长征胜利的保证。”

人民日报: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

苟坝会议陈列馆中的毛泽东手提马灯雕像

人民日报: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

从这条“毛泽东小道”开始,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

人民日报: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

位于苟坝村的苟坝会议原址

7月11日-12日,重走长征路期间,在贵州遵义的苟坝村,在泉水汩汩而出的大、小龙井之间,我们看到一条田间小道,一个木头指示牌上刻着:“毛泽东小道(新房子至长五间人行步道,全长1.5公里)”。

【“1935年,中央红军二渡赤水重占遵义城之后,行军来到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在这里召开了著名的苟坝会议。我们眼前这条蜿蜒小路,就是1935年3月10日深夜,毛主席提着马灯去找周恩来走过的。此行撤销了一次冒险的军事行动,使中央红军避免了可能发生的一次重大损失。有党史专家把它称为‘毛泽东小道’。”】

苟坝会议陈列馆讲解员杨秀说。

■ 遵义会议确立正确路线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尤其是湘江战役数万将士的鲜血,令红军广大指战员对“左”倾错误的不满和质疑到了顶点。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在贵州遵义老城子尹路,一幢二层砖木结构的老式别墅二层,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

遵义会议纪念馆副馆长张小灵介绍说,会议上,毛泽东作了长篇发言。他批评了博古把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原因主要归结于敌强我弱的错误观点,比较系统地阐述了适合中国革命战争特点的战略战术和今后军事行动的方向。毛泽东的发言获得了多数与会同志的拥护和支持。

经过3天的激烈讨论,遵义会议作出重要决定,包括:选举毛泽东同志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常委再进行适当的分工;取消“三人团”,委托周恩来同志为党内对于指挥军事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会议的一系列重大决策,是中国共产党在同共产国际中断联系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做出的。”】

张小灵强调说。

【“更重要的是,它使毛泽东从此开始了他领导中国革命的伟大历程。”】

王树增在其著名的长篇报告文学《长征》中这样写道。

遵义会议后,红军或移师北上,或挥师东进,二渡赤水河。1935年2月25日,再战娄山关。

娄山关,自古就是川黔交通要隘,兵家必争之地。7月11日,记者来到娄山关时,适逢下雨,烟雨蒙蒙。向上望去,东侧是悬崖绝壁,西侧是高山峻岭,中间两座山峰相连,形成一道狭窄的隘口,果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红军二战娄山关,重创黔军4个团,取得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利。小尖山上,保存下来的战壕旁一块大石头上刻着红漆大字“遵义战役 娄山关小尖山战斗遗址”。1935年2月28日,红军再占遵义。

【“娄山关战斗与遵义战役的胜利,验证了遵义会议确立的路线的正确性。”】

遵义市长征学会副会长雷光仁这样总结。遵义战役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士气,连蒋介石也承认“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

1935年2月28日傍晚时分,毛泽东随着中央纵队通过了云海苍茫的娄山关进入遵义城。在遵义的天主堂里,头发长长、又瘦又高的毛泽东,两年来第一次出现在中央红军团以上干部会上。

今天,娄山关依然壮美,游客如织,一座铁索“长空桥”横架两山。站在桥上,极目眺望,也许可以体会到毛泽东当年的那首《忆秦娥·娄山关》中的几分诗意。

■ 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红色圣地苟坝,是毛泽东用马灯点亮中国的地方。”】

杨秀介绍说。

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再占遵义城之后,并未摆脱国民党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1935年3月初,行军来到苟坝村。

苟坝村是播州区枫香镇西北的一个小山村,是一块三面高山环绕的田坝,东有石牛山,西有崖头山和银屏山,北有马鬃岭。海拔都在1300米左右,非常有利于红军隐蔽。苟坝会议就是在这里一个典型黔北风格的三合院召开的。

会议源自1935年3月10日凌晨1点红一军团发来的一封加急电报。电报建议中央红军攻打打鼓新场(今毕节市金沙县县城,离苟坝只有50公里的路程)。接到电报后,在党内负总责的张闻天马上召集主要领导召开专题会议,讨论是否要进攻打鼓新场。

会议从3月10日的早晨一直开到了深夜,争论相当激烈,除毛泽东之外的所有与会领导,都一致赞同进攻打鼓新场。但是,毛泽东坚决反对。他认为,中央红军不应太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打是手段,走才是目的。应立足于走,尽早跳出蒋介石在黔北地区设计的大包围圈。不利于脱身的战斗是不应该考虑的。

虽然分析得详细透彻,毛泽东的意见还是没有得到与会人员的认同。会后,毛泽东回到自己的住所,依然十分担忧红军的前途和命运。

马鬃岭山脚渗出的一道山泉水,形成了大龙井,离大龙井不远处还有一口小龙井。这两口井水汇成一道溪流自北向南流,也就是当地人称的白腊河,形成了非常少见的一泉成一溪的景象。

苟坝的大、小龙井和白腊河可以作证,1935年3月10日深夜,毛泽东手提马灯就是沿着大小龙井之间的田间小道走了近2公里山路,冒着严寒去长五间找到了周恩来。

在随后连续两天召开的会议上,周恩来说服大家接受毛泽东的建议,重新制定进军路线。

苟坝会议撤销了进攻打鼓新场的军事决定,避免了中央红军可能遭受的一次重大损失。从苟坝会议开始,毛泽东掌握了红军军事决策权,成功地指挥了一系列战役战斗,红军屡出奇兵,三渡、四渡赤水,终于跳出敌人在川黔边的包围圈。

仁怀市文联原主席穆升凡退休后成为了赤水河茅台渡口的一名志愿解说员。他对记者讲起,1960年,二战名将蒙哥马利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

【“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

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参观遵义会议陈列馆时讲到:毛主席用兵如神!真是运动战的典范。

【“从此,中国革命有了核心,红军有了正确思想的指引。这是长征胜利的保证。”】

遵义市党史学会副会长申翔十分肯定地说。

可以这么说,正是从“毛泽东小道”开始,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

(图片由本报记者卫庶拍摄)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7月15日第02版)。原标题《探访“毛泽东小道”》】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