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刘书林:毛泽东民族精神的形成和形态表现

2019-09-01 20:24:03 作者: 刘书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毛泽东爱人民,首先表现在对于人民大众革命精神的支持和维护。他没有贵族老爷式的旧观念和臭架子,而是站在人民大众一边,站在人民之中的战士和指导者。他是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人物,正确对待群众革命精神的光辉典范。

刘书林: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的形成和形态表现

来源:毛泽东研究   作者:刘书林

毛泽东爱人民,首先表现在对于人民大众革命精神的支持和维护。他没有贵族老爷式的旧观念和臭架子,而是站在人民大众一边,站在人民之中的战士和指导者。他是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人物,正确对待群众革命精神的光辉典范。一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两万多字,浸透了毛泽东对革命人民大众的支持和赞扬。毛泽东对人民大众的爱,是理性的爱、阶级分析的爱,从科学宇宙观出发的爱。

刘书林: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的形成和形态表现

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

【“在革命和建设长期实践中,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形成了适合中国情况的科学指导思想,这就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以独创性理论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了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它培养的大批骨干,不仅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新的历史时期开创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挥了重要作用。”[1]】

毛泽东的民族精神就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内容。本文致力于考察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的形成和形态表现。

一、关于民族精神和毛泽东的民族精神内涵

所谓民族精神,就是一个民族在一定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它往往表现为一个民族的精神状态和行为品格。它实际上是一个民族整体素质的表现。

民族精神作为一种精神力量,既是历史的,又是传统的。它起自过去,影响着现在,传播到未来。它常常是人们判定是非的标准、接受真理的思想基础、引领社会主流的指导力量。

民族精神作为一种科学的力量,既体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又带有人类实践的特殊性和偶然性。他来自人民大众的革命实践,又经过伟大历史人物的创造性揭示与改造,再回归人民大众的实践,经受了漫长历史的检验,毫不动摇地指导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不断走向更加幸福的未来。民族精神在其发展的不同阶段,会展示其不同的个性和面貌。这是因为,民族精神每一步发展,都始终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息息相关,其内容在实践中不断地吐故纳新。它既有人民大众历史前进的脉搏,也有伟大思想家创新的杰出才能。

民族精神特别是现代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作为一种大众化的力量,具有人民大众喜闻乐见、耳熟能详的艺术魅力。它不是少数知识分子书斋里的深奥说教和抽象结论,而是被人民大众所理解和运用的生活原则和思想指南。其博大精深的精神世界已经深深留在人民的头脑里,融化在人民大众的血液之中,变成了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人民大众的精神财富。

按照对于民族精神的这一基本理解,我们可以认识到:

【“在五千多年的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我们党领导人民在长期实践中不断结合时代和社会的发展要求,丰富着这个民族精神。”[2]】

这种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适应着民族发展的要求,经历了不断创新的过程,产生着不同的民族精神的表现形态和具体内涵。

毛泽东的民族精神,就是由毛泽东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概括、总结、首创,并转化为当代持久起作用的中华民族的主体精神。对于这种精神,毛泽东个人有一个吸纳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过程,也有一个在思想理论上创新的过程,还有一个运用这种民族精神推进历史发展进步的实践过程。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经过人民大众在革命实践中运用和检验,并最终被人民大众所认同,成为指导革命和建设的指导思想。毛泽东的民族精神体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化的基本思路,带有东方中华大地的泥土芬芳,是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思想成果。总之,毛泽东的民族精神,就是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经过革命和建设创造的、已经转化为现代民族意识的精神成果。

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的内容,存在于毛泽东思想体系之中,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指导思想的核心内容。毛泽东的民族精神在实践中不断发展、与时俱进,产生了无数的英雄模范精神。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经历了各个不同的历史环境和历史实践的检验,越来越显示出真理的力量。毛泽东的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之魂。

二、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的出发点

追根溯源,毛泽东民族精神产生的出发点,有两个方面:一是对祖国大好河山无限的热爱,二是对祖国人民大众的无限热爱。正是这样两个方面的条件促成了毛泽东的民族精神的产生。

第一,毛泽东对祖国山河的热爱是深沉而热烈的。这是他的民族精神的出发点之一。

1939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表达了对祖国山河的无限热爱。他指出:

【“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国家之一。它的领土和整个欧洲的面积差不多相等。在这个广大的领土之上,有广大的肥田沃地,给我们以衣食之源;有纵横全国的大小山脉,给我们生长了广大的森林,贮藏了丰富的矿产;有很多的江河湖泽,给我们以舟楫和灌溉之利;有很长的海岸线,给我们以交通海外各民族的方便。从很早的古代起,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劳动、生息、繁殖在这块广大的土地之上。”[3]】

在毛泽东的青年时代,无论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岳麓山,还是漫江碧透、百舸争流的湘江;无论是北京早春的白梅,还是雪后冬装的树木;无论是古城曲阜,还是被他称作“神岳”的泰山,无时无地不在激发着他的爱国情怀。

毛泽东对祖国河山的热爱,在他一生的论著和诗词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在革命战争岁月,他别有兴致地欣赏着“战地黄花分外香”“寥廓江天万里霜”;在反围剿的行军路上,他感受着“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的情调,感受着“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的豪迈;在发生过激战的大柏地,他笑看“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面对国民党20万大军的“围剿”,他具有“赣水苍茫闽水碧、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魄。在革命根据地最危急的时候,他仍然信心百倍地赞扬“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长征路上,他历数“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到达陕北,眼望“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当然,在毛泽东表达热爱祖国山河的诗词中,莫过于最著名的《沁园春·雪》。这首词是表达热爱祖国山河的千古绝唱。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显然,这种与祖国河山相知相恋、心有灵犀的情缘,激发了作者为之献身的豪情壮志。当时,这首词在国统区的重庆第一次面世,就引起了极大的震动。1946年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为此写了《“沁园春·雪”译文》,其中写道毛主席的这首词:

【“气魄的宏伟,词句的深切精妙,不止使苏辛低头,定位词中第一首。”“因为毛泽东的气魄,表现了五千年历史的精华,四万万人民的力量。”[4]】

这显然是很有代表性的精当评论。

第二,对祖国人民大众无限的热爱也是毛泽东民族精神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毛泽东始终认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大众的意志和选择决定着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毛泽东始终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始终站在最广大的工农劳动群众一边,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始终坚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毛泽东认为:

【“中国是世界文明发达最早的国家之一,中国已有了将近四千年的有文字可考的历史。”“中华民族又是一个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优秀的历史遗产的民族。”[5]】

毛泽东爱人民,人民拥戴毛泽东,形成了人民与毛泽东之间水乳交融的关系。广大人民群众发自内心地高唱: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6]】

毛泽东爱人民,首先表现在对于人民大众革命精神的支持和维护。他没有贵族老爷式的旧观念和臭架子,而是站在人民大众一边,站在人民之中的战士和指导者。他是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人物,正确对待群众革命精神的光辉典范。一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两万多字,浸透了毛泽东对革命人民大众的支持和赞扬。他指出:

【“目前农民运动的兴起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一切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一切革命的党派、革命的同志,都将在他们面前受他们的检验而决定弃取。”[7]】

可见,毛泽东对人民大众的爱,是理性的爱、阶级分析的爱,从科学宇宙观出发的爱。

毛泽东爱人民,还表现在,关心人民群众的生活和疾苦。他时刻把群众的冷暖放在自己心上,注重解决群众的困难。1934年1月,毛泽东在江西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就做了《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的报告。毛泽东提出:

【“我们应该深刻地注意群众生活的问题,从土地、劳动问题,到柴米油盐问题。……一切这些群众生活上的问题,都应该把它提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应该讨论,应该决定,应该实行,应该检查。要使群众认识我们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8]】

1945年10月17日,毛泽东在鼓励到前方去的干部时说:

【“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我们的同志不论到什么地方,都要把和群众的关系搞好,要关心群众,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团结广大人民,团结的越多越好。”[9]】

在20世纪60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及时下达了“保人保命”、想尽一切办法保证一人一份口粮的指示。人民政府为了保证每一位公民都能平等地吃上一份粮食,采取粮食定量供应、发放粮票的措施。这是人民政府在极端困难的时期对人民大众高度负责的表现、真正平等精神的体现。毛泽东本人也与人民大众同甘共苦。他说:

【“全国人民都在定量,我也应该定量。……我们就实行三不:不吃肉,不吃蛋,吃粮不超定量。”[10]】

1973年4月25日,当毛泽东了解到福建省莆田县城郊公社下林小学教师李庆霖的孩子在下乡插队生活中遇到困难时,立即回信李庆霖,并寄去300元钱解决困难。毛泽东在回信中说:

【“李庆霖同志,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11]】

1973年6月10日,党中央印发了李庆霖的来信和毛泽东的复信,要求各省市自治区,各大军区在开党委扩大会议的时候,要拿出一天的时间讨论当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中的有关问题,准备召开全国相关会议、统筹解决这个问题。1973年6、7月间,国务院召开了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拟定了《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若干问题的试行规定(草案)》。毛泽东对李庆霖来信的处理,不仅化解了有关社会矛盾,也为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工作的规范化、制度化起了推动作用[12]。这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在晚年仍然心系人民大众疾苦,坚持为人民服务的高尚精神境界。

毛泽东爱人民,还表现在,他坚持虚心听取群众的意见,经常反思自己的工作。哪怕是特别刺耳的意见、甚至反对的意见,他也能够虚心地听取,做出慎重而冷静地考虑。1941年6月3日下午,陕甘宁边区政府在小礼堂召开县长联席会议,突然一个雷电击中了延川县代县长李彩荣,导致当场死亡。一个安塞老汉听到消息竟然说:

【“雷公为什么没把毛泽东打死,偏要打死李县长?”】

边区保卫处立即把这个老汉拘留起来。毛泽东知道后,立即指示释放那个老汉,并派人了解具体情况。经过了解,老汉是对越来越重的救国公粮负担不满,才骂人的。毛泽东认为:老汉批评得对,给边区提了很好的意见,立即做出减征公粮和开展大生产运动的指示。后来,毛泽东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说:

【“一九四一年边区老百姓中有人说雷公咋不打死毛泽东,这就引起了我的警觉,分析原因,发现是征粮太重了,于是就发展大生产运动。”[13]】

这不但展示了伟大领袖的博大胸怀,而且体现了毛泽东对人民大众的真实的热爱和尊重。1945年4月,毛泽东在党的七大的报告中指出:

【“教育每一个同志热爱人民群众,细心地倾听群众的呼声;每到一地,就和那里的群众打成一片,不是高踞于群众之上,而是深入于群众之中;根据群众的觉悟程度,去启发和提高群众的觉悟,在群众出于内心自愿的原则之下,帮助群众逐步地组织起来,逐步地展开为当时当地内外环境所许可的一切必要的斗争。”“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14]】

可见,毛泽东对人民大众的热爱和尊重,已经达到从谏如流、不计个人荣辱的程度。

毛泽东爱人民,还表现在,他坚持把人民大众视为革命的根本,坚持把人民立场作为自己的根本立场,把为中国和世界绝大多数人民服务作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重要条件。他在革命根据地时期就指出:

【“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15]】

在历尽千难万险、取得革命胜利的时刻,毛泽东首先想到的是人民。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毛泽东在开幕词中指出: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中国人被人认为不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罢,中国人民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16]】

《毛泽东传》的作者记叙了当时的情景:

【“毛泽东的这些话,说出了中国人民此时此刻的共同心声。他所说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使许多人热泪盈眶。代表们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只有经受过旧中国黑暗的人,才能说出如此深刻的话语;只有把自己与人民大众融为一体的领袖,才能具有这样伟大的情怀。当时,特约代表宋庆龄发言说:

【“我们达到今天的历史地位,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唯一拥有人民大众力量的政党。”[17]】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在庆祝游行群众队伍中响起“毛主席万岁!”口号时,毛泽东立即回呼:

【“人民万岁!”“同志们万岁!”】

这种对于人民群众的热爱和平等的态度堪称千古奇迹。

毛泽东对待人民群众的态度还体现在他提出的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标准中。1964年6月16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提出:

【“怎样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我看有五条。第一条,要教育干部懂得一些马列主义,懂得多一些更好。第二条,要为大多数人谋利益,为中国人民大多数谋利益,为世界人民大多数谋利益。第三条,要能够团结大多数人,包括从前反对过自己反对错了的人,也不能‘一朝天子一朝臣’。第四条,有事要跟同志们商量,要充分酝酿,要听各种意见,要讲民主,不要‘一言堂’。第五条,自己有了错误,要作自我批评。”[18]】

同年7、8月份,毛泽东在北戴河的几次谈话中又谈到了接班人的五条标准。毛泽东指出:

【“这五条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第一条是理论,也是方向。第二条是目的,到底为谁服务,这是主要的,这一条学好了什么都好办。第三、四、五条是方法问题。要团结多数人,要搞民主集中制,不能一人说了算,要有自我批评,要谦虚谨慎。这不都是方法吗?”[19]】

毛泽东在接班人的标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