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申鹏:“墙头草”和“两面派”

2019-11-23 19:28:55 作者: 申鹏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很多文化人、精英、贵族,都自诩有节操、有信仰、自诩不向“强权”低头,其实,只是这个“强权”有着革命性颠覆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不惯着他们而已,而且他们糟老头子坏得很,在这种力量弱小的时候,他们百般辱骂、污蔑,恨不能妖魔化成吃人的魔王,等到这种力量成熟了、强大了,他们又忙不迭地跑来“投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5、

“墙头草”和“两面派”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很多文化人、精英、贵族,都自诩有节操、有信仰、自诩不向“强权”低头,其实,只是这个“强权”有着革命性颠覆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不惯着他们而已,而且他们糟老头子坏得很,在这种力量弱小的时候,他们百般辱骂、污蔑,恨不能妖魔化成吃人的魔王,等到这种力量成熟了、强大了,他们又忙不迭地跑来“投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摇身一变,就成了同一阵营的了,并且还会借助舆论造势,把自己吹成卧薪尝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忠臣良将,抢夺话语权。

想起一个笑话。

当年拿破仑要回来了,巴黎的报纸一天换一个标题。

第一天:“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第二天:“吃人的魔鬼向格腊斯前进”。

第三天:“篡位者进入格勒诺布尔”。

第四天:“波拿巴占领里昂”。

第五天:“拿破仑接近枫丹白露”。

第六天:“皇帝陛下将于今日抵达他忠实的巴黎”。

无独有偶,1949年南京,中国的某张报纸,也这么写标题。

1949年1月2日:总统强调武装和平,只要主义存在必能转危为安。

1949年4月23日:中共发起全面攻击,当局采取紧急步骤。

1949年4月24日:治安维持会成立,筹备欢迎解放军。

1949年4月25日:百万市民夹道欢呼,解放军进入南京,我们的队伍来了!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从“中共”到“我们的队伍”,只用了两天时间。

在1949年的广州,也是如此。

第一天,头条写道:《薛主席表示决守广州外围》。

第二天,头条写道:《犯粤匪军遭到重创,江水为赤》。

第三天,《李代总统飞往桂林,中枢人员已经撤离》。

第四天,解放军进入广州,头条写的是《警察准备保护百万市民》。

第五天,头版中间登出了《论人民民主专政》,并且登出了《人民解放军肃清“残匪”》的新闻。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这时候,“匪军”已经变成了人民解放军,而国军,变成了“残匪”。

我们读历史,有时候会发现,很多人都是“王境泽”,我们读历史还会发现,一切历史都“当代史”,这些故事,就在日复一日地重复发生着。

就像现在,香港的“反修例”运动又有了变化,当雪枫特战营特战八连上街清扫垃圾之后,当新的警务处长上任之后,“黑衣人”们内部就出现了分裂,一部分“勇武派”负隅顽抗,在理工大,400多人被捕;而所谓的“合理非”忽然就宣布和“勇武派”割席,做了干净利落的切割,宣布反对暴力,支持理性。

某位方姓著名新闻工作者,香港中文大学老师,之前昧着良心装瞎,说香港“岁月静好”,头像挂着“黄丝带”,写文章一股CNN的味道。现在把自己脸书上的奇葩言论删得一干二净,居然跳出来喊冤叫屈,说他被网络暴力,自称不是“港独”,说自己支持一个中国,这世界,变化真快啊。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很多文化人、精英、贵族,都自诩有节操、有信仰、自诩不向“强权”低头,其实,只是这个“强权”有着革命性颠覆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不惯着他们而已,而且他们糟老头子坏得很,在这种力量弱小的时候,他们百般辱骂、污蔑,恨不能妖魔化成吃人的魔王,等到这种力量成熟了、强大了,他们又忙不迭地跑来“投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摇身一变,就成了同一阵营的了,并且还会借助舆论造势,把自己吹成卧薪尝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忠臣良将,抢夺话语权。

但是“墙头草”和“两面派”是有区别的,前者只是自私,后者是坏。

前者看不清世界大势,看不懂历史的车轮,只能本能地“摇摆”,他们信奉的是“多头下注,从来不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举个例子,某军阀,天天和革命军队打仗,但他的女儿就是革命的地下党,他平时自然也假装没看见,因为万一到了关键时刻,女儿就是他转换阵营的法宝。

我想起辛亥革命的时候,有位江苏巡抚程德全,用竹竿挑落了巡抚衙门屋上的几块瓦片,挂起了铁血十八星旗子,就宣布“革命”了,与张骞合作,成为了革命军的“江苏都督”,从此,他也是革命元勋了。平心而论,这位程德全总督,不是个太反动的顽固派,他甚至是个支持清政府改革的革新派,他参与“革命”不是什么坏事。

但在其他几个省,某些地主乡绅旧军阀,早上还是反动派,晚上就成了“革命志士”,参与“革命”之后,立马夺取了政权,并且指使手下杀害了真正的革命军领袖,自己大权独揽,独霸一方,这些“两面派”的加入,就给孙先生的辛亥革命种下了失败的种子。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有时候啊,革命形势一片大好,革命进展太快,就会有很多中间派加入进来,这就叫“咸与维新”,这是好事,但也有隐患。举个例子,《阿Q正传》中,革命军进城了,于是是人是鬼是阿Q,都自称“革命”,甚至连赵老太爷这样的土豪劣绅反动势力,也自称“革命”,那么实际上,那么实际上,这“革命”的话语权就被篡夺了。

很多读过《笑傲江湖》的朋友都知道,在东方不败失败之前,很多教徒谈起任我行都是怒骂的,说任我行是“叛徒”、“罪该万死”,而东方教主则是“文成武德”、“泽被苍生”。

后来令狐冲帮助任我行杀掉了东方不败,任我行成功复辟,这画风又变了,各位魔教长老一个个卑躬屈膝,满嘴谄谀之词,说任我行“文成武德”、“英明神武”、“泽被苍生”了。他们还一个个抢着揭发东方不败的“罪恶”,说他“荒淫无耻”、“穷奢极欲”、“一顿吃十几只牛羊”、“养了一大群姬妾,一晚上十几个女人”、“真实武功不行,欺世盗名”。

听得令狐冲哈哈大笑,因为这些“两面派”,见风使舵太快了,说谎都不脸红,东方不败一个自宫了的人,如何能够“一晚上十几个”?东方不败“武功不行”?要不你来试试他的葵花宝典?

为什么舆论变化这么快?因为东方不败输了,而任我行赢了。

虽然《笑傲江湖》三观不正,隐喻恶毒,但道理是对的,什么正,什么邪,什么名门正派,什么旁门左道,什么昭昭天命,什么逆天而行,全靠实力来给自己正名。

墙头草就一件事:“谁赢,他们帮谁”。

两面派就一件事:“谁赢,他们就加入谁”。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