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毛泽东领导反对霸权主义斗争的历史经验

2019-12-12 09:26:31 作者: 李珍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是毛泽东外交思想与实践的重要内容。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过程中,他对不同方面、不同形式的霸权主义保持了高度警惕,顶住压力,绝不妥协,维护了我国的国家安全与核心利益。他还旗帜鲜明地支持广大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为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毛泽东领导反对霸权主义斗争的历史经验

来源:《毛泽东研究》  作者:李珍

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是毛泽东外交思想与实践的重要内容。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过程中,他对不同方面、不同形式的霸权主义保持了高度警惕,顶住压力,绝不妥协,维护了我国的国家安全与核心利益。他还旗帜鲜明地支持广大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为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可以说,新中国负责任、靠得住的大国形象,是与毛泽东所领导和推动的反霸斗争分不开的。今天,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但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思想根基、现实土壤依然存在。在一定条件下,它还可能以更为复杂、激烈的形式表现出来,威胁世界和平,危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临门一跃”。学习研究毛泽东领导反霸斗争的历史经验,挖掘其中蕴含的普遍斗争规律、科学斗争方法,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不挑事不怕事:毛泽东的对美斗争艺术

认清本质,把握规律

霸权主义与资本主义制度的产生、发展密切相联。经典作家在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客观规律时,深刻指明了帝国主义与霸权主义的内在关系。列宁指出,“帝国主义的重要特点,是几个大国争夺霸权,即争夺领土”。在这一认识基础上,毛泽东结合中国的现实斗争,对霸权主义作了深入剖析,科学阐明了关于它的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

霸权主义既源自剥削制度,也源自落后的思想意识。一般地说,近代以来霸权主义源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固有的内在矛盾。当资本无限扩张的本能与相对不稳定且日趋缩小的国际国内市场之间的矛盾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经济危机,催生资产阶级的扩张冲动。毛泽东认为,美国霸权就是这样形成的,“国内国外的各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像一座火山,每天都在威胁美国帝国主义,美国帝国主义就是坐在这座火山上。这种情况,迫使美国帝国主义分子建立了奴役世界的计划,像野兽一样,向欧亚两洲和其他地方乱窜”。20世纪60-70年代,毛泽东经过对苏联称霸事实的长时间观察,认识又有了发展。他指出,社会主义国家如果蜕化变质,走上了欺侮其他国家的道路,那么,它就成为列宁所说的“口头上的社会主义者,实际上的帝国主义者”,就是“社会帝国主义者”。也就是说,霸权主义不仅来源于剥削制度,也来源于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由于旧思想、旧观念的影响,在一定条件下,社会主义国家同样可能走上霸权主义道路。霸权主义的彻底消亡,必须建立在剥削制度和剥削思想彻底消亡的基础上。

霸权主义的本质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是毛泽东对与日本帝国主义长期斗争的经验总结,同时也是对霸权主义本质的科学概括。新中国成立后,他又多次对这一论断作出过阐述。其核心观点是:看起来强大的反动派,本质上不过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真正有力量的是代表历史进步方向的人民。由于其在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人心向背等方面的落后、腐朽性,从长远看,从历史发展趋势看,一定会被新生的、进步的力量所打败,从而“被证明为并没有什么力量”。“强大的打不赢,弱小的总是胜利”,这是一条客观规律。二战以来,霸权主义倚仗物质实力和军事强权在全世界横冲直撞,不可一世,看似难以战胜,但四处出击的结果,必然是四处碰壁,捉襟见肘,“十个手指按十个跳蚤,一个也捉不到”,充分说明了“纸老虎”必然灭亡的结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一切反动派都经不起风吹雨打,是个“纸老虎”。但是,在它尚有力量、还能张牙舞爪的时候,“纸老虎”就是会吃人的“真老虎”。由此出发,就需要“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在战略上把敌人当作“纸老虎”,在战术上把敌人当作“真老虎”,做长期斗争准备。

霸权主义是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胁。侵略扩张是霸权主义的本性。毛泽东认为,它们不加节制的扩张,最终必然引发战争。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其根本原因均在于此。二战以来,这个基本规律并没有改变,只是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而已。对被压迫民族,美国除了“争夺领土”之外,还“在经济上剥削小国,在政治上压迫小国”,“把自己的意志、政策和思想强加在小国身上”,“占领别人的国家”,“抢夺各国市场”,“在国外建立军事基地”,“派军事顾问团到各国”,“订立不平等条约并附有政治条件”,通过这些方式进行扩张侵略。同时,美国对自己在西欧、北美和大洋洲的盟国,也“实行‘弱肉强食’的政策,力图把它们踩在自己的脚下”。与之相应,帝国主义面临的两类基本矛盾——帝国主义与被压迫民族之间的矛盾,以及帝国主义跟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即大国争霸的矛盾,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都变得更为复杂尖锐了。这两类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新的战争——霸权主义者与被压迫国家、民族之间,以及霸权主义者之间的战争。可见,无论客观条件如何变化,霸权主义都是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胁,必须通过坚决持久的斗争来遏制它、消灭它。

毛泽东的这些论述,阐明了霸权主义产生、发展、灭亡的一般规律,回答了霸权主义为什么能够打败、可以打败、必须打败的时代课题,丰富发展了列宁的相关思想,为正确认识霸权主义、树立反对霸权主义的坚定信心,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武器。

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纵观毛泽东领导的反霸斗争,其最鲜明的特征就是两个字:不怕。无论面对来势汹汹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军事侵略,还是打着“民主”“自由”旗号的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围堵封锁,或是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苏联的武装挑衅,他都毫无惧色,绝不退缩。那么,毛泽东“不怕”的底气在哪里?他敢于斗争、敢于胖利的底气,除了源于对客观规律、对发展大势的科学把握,源于乐观自信、百折不挠的个性之外,更源于他对现实斗争的必胜信念。

只有通过斗争才能获得持久和平。社会主义国家和一切被压迫民族、国家渴望真正的无条件的和平。但霸权主义侵略扩张的本性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都不会改变,它们也绝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它们所说的“和平”,只是干涉他国内政、推行强权政治的幌子。“帝国主义分子决不肯放下屠刀,他们也决不能成佛,直至他们的灭亡”。所以,和平不能靠帝国主义的恩赐,国家之间实际上的真正平等地位、世界的持久和平都只能通过斗争来争取。对于霸权主义可能引发的战争,毛泽东始终强调,要从最坏的可能出发做准备。我们反对战争,但是也不怕帝国主义强加给我们的战争,“一是反对,二是不怕”。事实上,如果我们做好了准备,敌人反而不敢来了。反之,如果靠妥协退让、卑躬屈节求和平,则必然招致强敌环伺、危机四伏。这就是避免战争、争取和平的辩证法。如果在特定条件下,遇到最坏的情况,帝国主义发动世界大战,也只有放弃幻想,敢于斗争,敢于拿起武器,亚、非、欧广大被压迫人民才能“变成一个腔调”,把战争变为消灭敌人、获得持久和平的有利契机。

斗争的前途必然是人民获胜。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不同力量之间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民族解放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兴起,资本主义势力范围受到压缩,霸权主义的生存空间也随之越来越小了。毛泽东敏锐地抓住了这一变化。他认为,这一力量对比变化是历史性、转折性的。由于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巩固,由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全世界民主势力必然会超过帝国主义的力量。他自信地说:“今后的世界必须是人民的世界,世界各国必须由各国人民自己管理自己,而决不能再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横行霸道的世界了。”后来,尽管有苏联霸权主义的逐步形成发展,但独立解放、民主进步的世界潮流依然奔涌向前。“世界在变化,不是一两个大国所能管住的”。因而,人民的反压迫斗争过程虽然曲折,但结局一定是胜利,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定律。“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亚非拉广大民族国家的先后独立,美苏霸权在扩张的同时不断走向衰落,证实了毛泽东的预言,为他的反霸理论与实践提供了充分的现实依据。

破除迷信,轻装上阵。由于长期处于被压迫、被奴役地位,亚非拉人民中间普遍存在亲美、崇美、恐美情绪,造成精神上的不自信,“有些人做奴隶做久了,感觉事事不如人,在外国人面前伸不直腰”。为了更好地进行斗争,必须要破除迷信,在思想上树立必胜信心,“在自己内部肃清一切软弱无能的思想”和“一切过高地估计敌人力量和过低地估计人民力量的观点”。毛泽东指出,“恐美”的症结在于帝国主义手中的武器。而武器掌握在人的手中。两者相比,人是第一位的,武器是第二位的。“只要把人团结起来,手里掌握着武器,帝国主义者、殖民主义者就怕我们”。至于“亲美”“崇美”,其原因在于相信美国总挂在嘴上的民主、自由,相信它是“文明的、高尚的、卫生的”。事实上,帝国主义的“民主政治”,“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而其“自由”,在对外关系上,则更多表现为控制、干涉他国的借口,“是用飞机、兵舰、大炮屠杀别国人民的自由”,“是任意侵占别国领土的自由,任意蹂躏别国主权的自由”,“是江洋大盗杀人劫货的自由”,“是把全世界所有国,家和人民踩在自己脚下的自由”。因而,广大被压迫民族完全有理由看不起它们,轻视它们,彻底改变“我不如人”的自卑想法。只有完全破除迷信,不信邪,不怕邪,斗争才能理直气壮,胜利才能有把握。

正因为有了对坚决斗争的必要性、可能性的科学把握,毛泽东的“不怕”才能够斩钉截铁,直指人心,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号召力。中国的大国地位和敢于坚持正义的大国形象,也在彻底颠覆旧中国一贯的软弱与被动形象的基础上,在广泛团结第三世界国家无私无畏的反霸斗争中,逐步确立起来了。

独立自主,和平发展

在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前提下,走和平发展道路,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繁荣,是马克思主义国际政治观的必然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持的基本原则。毛泽东说,“我们热爱和平。如果有人危害我们的独立,我们的天性就是奋不顾身地起来捍卫”。这表明了毛泽东对“和平”与“独立自主”之间辩证关系的深刻把握,也反映了他将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视为原则底线,具有不容任何力量触碰的坚定立场和气魄担当。

自己的事情自己管,坚决反对任何外来干涉和威胁。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就明确指出,帝国主义是我们独立的最大障碍,故而“所有帝国主义都是我们的敌人”。后来,他反复强调,中国是独立国家,中国境内之事,应由中国人民及人民的政府自己解决。“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不许世界上有哪个大国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他多次告诫新中国外交人员,我国的领土、边疆、民族、宗教等问题都是内政,与任何外部力量无干,要以鲜明的立场、坚决的态度向各国表明这一点。为彻底打破美国从朝鲜、台湾、越南等多个方向对新中国带来的严重威胁,他不惜一战,先后在1950年、1958年、1965年决策进行抗美援朝、炮击金门、抗美援越,沉重打击了美帝国主义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对于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企图,毛泽东也毫不留情地加以批评、抵制,指出他们“把俄国的民族主义扩大到了中国的海岸”,“要讲政治条件,连半个指头都不行”。

立足自身力量进行革命和建设。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历史经验都表明,立足自身力量,辅之以必要的外力帮助,是成功的必经之路。因而,虽然基础差、底子薄,但毛泽东一贯坚持,无论革命还是建设,都要以发挥中国人民自己的力量为主,以争取外国援助为辅。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尤其必须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革命和建设事业。“中国无论何时也应以自力更生为基本立脚点”,否则,就会受制于人,丧失斗争主动。他要求,各项事业都要自己尽可能独立地搞,“只有自己实在不能办的才不办。特别是农业,更应当搞好。吃饭靠外国,危险得很,打起仗来,更加危险”。完全依赖外援,是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美国的科学、技术、钱,如果送给共产党,要有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跟我走”。苏联的外援也有政治交换条件,毛泽东称之为“卖肉带骨头的贸易”。他说,这样的外援,“我们可以一万年不要”。苏联真诚地帮助我们搞建设,我们热烈欢迎。苏联试图通过撤回专家、撕毁合同来卡我们的脖子,毛泽东也说“极好”,因为这样可以教育人民,促使我们尽快发展自己。

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做超级大国。永远不称霸,是中国共产党向全世界作出的郑重承诺。它的提出与实践,反映了毛泽东反霸思想的革命性与彻底性。在他的设想中,由于推翻了剥削制度,人民获得了解放,未来中国会变成一个“大强国而又使人可亲”,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这样的“大强国”建设靠的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而决不会以“人口多就应该向国外扩张,在国外取得东西”为借口,走上欺侮小国、弱国的道路,“一百年,一万年,我们也不会侵略别人”。1972年,他又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把“不称霸”作为一项基本原则确立下来。由这样的基本原则出发,他要求中国人在国际交往方面,“应当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大国主义”。他一方面强调要无私帮助广大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和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一方面又强调坚持无产阶级的原则,尊重他国人民独立自主的权利,绝不能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在政治上,我们不输出革命;在经济上,我们对朋友的帮助绝不附带任何条件。为此,中国政府制定了对外提供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其核心就是中国的对外援助“严格尊重受援国的主权,绝不附带任何条件,绝不要求任何特权”。

毛泽东提出的坚守独立自主、和平发展的基本原则,从根本上为新中国赢得了反霸斗争的战略主动,影响极为深远。胡绳曾经说过:“敢于坚决抵制苏联的大国主义,是很重要的。如果继续听任它的指挥,像东欧那样变成它的卫星国,中国现在会变成什么样?”事实上,在对待所有大国、强国问题上,道理都是如此。

担当世界和平责任,推动构建国际新秩序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为了遏制霸权主义,使其不至于肆意发展,最终祸及全人类,国际社会想了不少办法,先后通过一系列机构设置及相应的制度约束,来维持世界和平稳定。但是,西方国家崇尚强权,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依据实力对比来确定外交政策与外交秩序。这样的认识和做法,无疑为霸权主义的滋生发展提供了土壤。为更加有效地遏制霸权、反对霸权,毛泽东一贯认为,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理应担当世界和平责任,提出反映广大被压迫民族利益诉求的国际关系准则,巩固壮大和平阵营,推动构建公平合理的国际新秩序。

促成、推广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由我国倡议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反映了我国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也反映了所有爱好和平、愿意和睦共处国家的基本诉求,是一个具有普适意义的全新的国际关系准则,也是构建新的国际秩序的制度基础。1945年,毛泽东就在党的七大上提出了互相尊重独立、平等地位在处理国家关系中的核心作用,表示我们愿意在这一前提下“同各国建立并巩固邦交,解决一切相互关系问题”。新中国成立前夕,在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言人起草的声明中,他提出,各国外交关系必须建立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基础上。这个方针,成为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的外交基本准则。20世纪50年代,在周恩来提出完整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之后,毛泽东又多次在不同场合阐明其基本地位,把它推向更广泛的国际社会。他先后提出“不同的制度是可以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是一个长期方针,不是为了临时应付”,“应该采取些步骤使五项原则具体实现”,“应当把五项原则推广到所有国家的关系中去”等认识,使这些原则逐步得到更多国家的认可、遵行。20世纪70年代初,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被联合国接受,成为规范国际秩序的重要政策依据和准则。

主张国家无论大小强弱,应该一律平等。主权国家一律平等,是打破不公平的国际秩序、构建合理的国际新秩序的理论基础。针对旧的国际秩序背后通行的实力原则,毛泽东提出,大国小国应当一律平等,“不论大国小国,互相之间都应该是平等的、民主的、友好的和互助互利的关系,而不是不平等的和互相损害的关系”。国家不应该分大小,大国不应该有特别的权利,反对“大国高一级,小国低一级”的帝国主义理论。一个国家不论多么小,即使它的人口只有几十万或者甚至几万,它同另外一个有几万万人口的国家,也应该是完全平等的。在和平时期,国家之间事实上的不平等主要体现为以“强加于人”为特点的种种情况,包括“封建家庭里的家长”作风,“在经济上剥削小国”,“在政治上压迫小国”等等。也就是说,这种不平等的实质,是霸权主义造成的剥削和侵略。这些认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国际关系原则,从根本上否定了霸权主义的思想基础,有助于消除民族间和国家间的压迫关系,推动真正平等的国际关系的确立。

反对以任何理由干涉别国内政。各国的事情应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不能允许任何外国人干涉,这是独立自主原则在国际关系中的体现,也是推动构建新的国际秩序的必然要求。大国要尊重小国,不能动辄指手画脚,颐指气使,替人作主。“世界上的事就是要商量商量。国内的事要由国内人民自己解决,国际间的事要由大家商量解决,不能由两个大国来决定”。对于有的国家政府自愿请外国力量“帮助”的情况,毛泽东明确指出,不能说凡是政府愿意的,就不是干涉内政。履行盟约派军队共同抗击外来侵略、派教授和专家帮助搞建设不是干涉内政,而“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的土地上去建立军事基地,附带军事和政治条件的援助和贷款,在另外一个国家建立的宗教机关进行间谍活动”,介入“纯粹属于内政范围的事,如民族之间或党派之间的斗争”等,都侵害了一国的民族利益,属于干涉内政。这些认识,解决了国际政治中的一系列现实问题,使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有了科学的理论依据。

支持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和各国人民革命斗争。履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不遗余力支持被压迫民族解放斗争,巩固和扩大进步力量的团结,促进国际力量对比变化,是推动确立新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的现实基础。毛泽东认为,反对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运动是世界反帝运动的同盟军,这些国家人民的斗争支持了我们,帮助了我们,使我们身上的压力减轻了。所以,我们在取得革命胜利后,有义务帮助他们,支持他们,“全世界任何地方有反对美国帝国主义以及那里的压迫者的游击战争,我们都毫不掩饰地支持”。这种国际主义的支持,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一是道义支持,如公开发表支持被压迫民族和国家正义斗争的声明,阐明我们反对霸权主义的基本主张。二是经济援助。这种援助以1950年援助朝鲜和越南为开端,从1955年起援助范围逐渐从社会主义国家扩展到其他发展中国国家。三是军事援助,如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等。这种真诚无私的援助,使中国的外交理念和国际关系主张获得高度赞誉,在国际斗争中迅速站稳脚跟,开拓了外交新局面。

通过在制度、理论、实践几方面的努力,中国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国际形象深入人心,朋友越来越多,国际威望不断提高,成为凝聚第三世界国家、反对霸权主义的核心力量。团结起来的第三世界国家,对少数霸权主义国家形成了重要的牵制与抗衡,推动了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的形成,对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大局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历史作用。

制定科学战略策略,确保斗争主动权

在反霸斗争中,要最大程度地壮大自己、打击敌人,加速霸权主义这个当下的“真老虎”向“纸老虎”转化,离不开正确的斗争战略和策略。在敌强我弱的的斗争环境下,正确的斗争策略更是党的生命,具有根本性意义。毛泽东根据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策略理论,总结长期领导革命斗争的历史经验,对如何在反霸斗争中扬长避短,掌握斗争主动权,实现以弱胜强的最终目的,作出了精辟论述。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毛泽东把这一用于军事斗争的策略方针加以提炼概括,成为指导包括反霸斗争在内的各方面斗争的普遍原则。它揭示了斗争的辩证法,要求人们既有必胜信念,又有务实作风,处理好全局与部分、长远目标与当下目标的关系。在具体斗争中,我们一方面要从长远、从本质上看到敌人必然灭亡的结局,在战略上轻视它们,坚信帝国主义制度是要灭亡的,全世界人民是要站起来的,从而树立必胜信心,不怕敌人;另一方面又要立足当下实际,看到敌人依然强大的事实,在战术上谨慎,每一个步骤都要好好研究,重视它们,认真办事,做好长期斗争准备。只看到前一方面的事实,就会犯冒险主义的原则性错误;只看到后一方面的事实,则会陷入悲观失望,失去斗争勇气。两者相结合,才能处理好藐视和轻视、战略和战术、“真老虎”和“假老虎”的关系,做到敢于斗争又善于斗争。通过耐心的斗争,一个一个地来,一步一步地认真做,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地争夺,使真老虎变成半真半假的老虎,再变成完全的假老虎,即纸老虎,“这是一个事物走向反面的转化过程,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进这个过程”。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和巩固世界反霸统一战线。反对霸权主义是被压迫民族共同的斗争。在资本的力量使全世界“联成一气”之后,这一特点尤为突出。所以,毛泽东提出,“为了战胜帝国主义的反动统治,必须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必须团结不包括敌人在内的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他把这一目标具体化为三个不同的层面:一是巩固同一切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这是我们的基本方针,基本利益所在”;二是大力发展巩固与“所有受到美国侵略、控制、干涉和欺负”的国家和人民的团结,“不管什么人,不管是黑人、白人或是黄种人,不管他信什么宗教,是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或佛教,也包括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只要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反对帝国主义走狗的,都应该团结”,这是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的关键环节;三是团结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争取同那些国家和平共处,制止可能发生的战争。20世纪60年代末期后,为应对美苏争霸的新形势,毛泽东进一步强调“广交朋友”,把团结的对象扩展到广大第二、三世界国家。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原则下建立起来的反霸国际统一战线,改变了反霸斗争的力量对比,使美苏两霸无法为所欲为,斗争形势不断向积极方面转变。

根据国际形势变化制定正确反霸战略。科学判断国际战略格局与战略形势,制定正确的反霸战略,是反霸斗争取胜的首要前提。毛泽东关于反对霸权主义的战略思想,主要包括两方面的贡献:一是从理论上提出科学的总体战略。在对反霸斗争中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的变化作深入分析基础上,毛泽东先后于1946年、1974年,提出了“中间地带”理论、“三个世界”划分理论,科学揭示了世界格局的基本特点和敌我友的基本态势,为反霸斗争中最大限度团结大多数,孤立极少数,提供了有力理论支撑。二是在实践上作出科学的战略决策。为在物质、技术条件十分有限的情况下争得反霸斗争的战略先机,他先后作出研制原子弹、进行三线建设等战略决策,使新中国有了最重要的战略威慑力量和充分的战争准备,从而遏止了战争危险,避免了最坏情况的发生。这些战略决策及其所体现的思想方法,对于中国乃至世界反霸斗争,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示范作用。

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利用敌人的内部矛盾,分化瓦解其力量,变整体劣势为局部优势,不断取得局部斗争的胜利,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扭转形势,变整体劣势为整体优势,是以弱胜强的一条普遍规律。在反霸斗争中,它具体体现为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的斗争策略。毛泽东认为,正确认识这个策略,科学执行这个策略,是“关系我们对外方针的一件大事”。西方世界虽然实力强大,但并不是无懈可击的铁板一块。在相互争霸的情况下,它们中间存在严重的矛盾与斗争,是“很不统一的,四分五裂的”,其严重程度甚至超过了与被压迫民族和国家的矛盾。这种客观情况的存在,就为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可利用的宝贵机会,“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矛盾,这里很有文章可做”。我们要审时度势,善于在西方世界“四分五裂”的空隙中,找准反霸斗争的切人点与突破口,以孤立、分化、打击最主要的敌人。在现实斗争中,他一方面坚决反对美国霸权,一方面与英、法、印度等资本主义国家保持联系,进行“民主的妥协”,最终取得了外交上的新突破。美苏争霸局面形成后,毛泽东又做出联美抗苏的重大战略调整,集中精力解决主要威胁。这些既坚持原则又灵活务实的策略变化,缓解了我国的外部压力,使中国在反霸斗争中避免了四面作战,具有了充分的回旋空间,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今天,反霸斗争仍在继续,反霸事业任重道远。美国为了保持其世界霸主的地位,正在挑动、引发越来越多的动荡甚至战争,对中国的遏制、打压也越来越露骨,越来越不择手段。习近平总书记严正指出,“中国人民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历史与现实相映照,更加凸显出毛泽东反霸理论与实践的现实意义。这笔宝贵的历史遗产,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历史沉淀,因其所蕴含的普遍真理和不屈的民族精神,放射出更加耀眼的光芒。无论在当下还是未来,它都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和反霸权主义事业的旗帜”。高举这面旗帜,在它的指引下运筹帷幄,沉着应战,就一定能够掌握战略主动,赢得最终胜利。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视野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