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 正文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2019-12-26 19:25:27 作者: 刘学民 刘克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从起草《湘南运动大纲》,为后来的湘南起义进行思想、组织上的准备和酝酿;到去湘南领导桂东县军民打土豪、分田地和开展桂东县苏维埃政权建设,并提出“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演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的纪律;再到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坚定不移地同“左”倾盲动主义做斗争,这几个方面足以表明,毛泽东为湘南起义作出了重要历史贡献。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来源:党的文献  作者:刘学民 刘克明

从起草《湘南运动大纲》,为后来的湘南起义进行思想、组织上的准备和酝酿;到去湘南领导桂东县军民打土豪、分田地和开展桂东县苏维埃政权建设,并提出“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演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的纪律;再到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坚定不移地同“左”倾盲动主义做斗争,这几个方面足以表明,毛泽东为湘南起义作出了重要历史贡献。

毛泽东与湘南起义

朱德、陈毅与中共湘南特委共同发动的湘南起义,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我党领导的又一次重要的武装起义。湘南起义距今已经90余年了,截至目前,学术界对湘南起义的研究取得了许多成果,但也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对毛泽东在湘南起义中的作用和贡献的研究就还不够充分。历史事实表明,毛泽东为湘南起义作出了重要贡献。

起草《湘南运动大纲》,为后来的湘南起义作思想和组织准备

1927年8月初,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湘南运动大纲》。大纲提出:

【“湘南特别运动以汝城县为中心,由此中心进而占领桂东、宜章、郴州等四五县,成一政治形势,组织一政府模样的革命指挥机关,实行土地革命,与长沙之唐政府对抗,与湘西之反唐部队取联络。”】

中共临时中央常委会通过了《湘南运动大纲》。

8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融入了《湘南运动大纲》主要思想的《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大纲对湖南省提出的具体要求是:

【“准备于不久时期内在湘南计划一湘南政府,建设革命政权及一切革命团体,在广东革命委员会指挥之下。现即须组织湘南特别委员会受省委指挥,于交通不灵通时得有权独立指挥此委员会所能活动的地方工作。”】

湘南特委以夏曦、郭亮、毛泽东、任卓宣为委员,毛泽东为书记。

8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抽调部队到湘南组织秋收暴动给前敌委员会(即领导南昌起义之前委)的指示信》,指出:

【“决定由前敌分兵一团或二团交由郭亮处,希率领到湘南占据郴、宜、汝一带,组织湘南革命政府。”】

8月9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第一次会议上发言指出:

【“前不久我起草经常委通过的一个计划,要在湘南形成一师的武装,占据五六县,形成一政治基础,发展全省的土地革命,纵然失败也不用去广东而应上山。”】

但是,当毛泽东回到湖南时,湘南局势逆转,国民党军大量涌入湘南,突然袭击了汝城的自卫军,镇压了农民运动,革命力量遭到严重破坏。

8月19日,中共湖南省委向中共中央报告,改变原湘南暴动计划,决定以长沙暴动为起点,湘南、湘西等亦同时暴动,坚决夺取整个湖南,实行土地革命,建立工农兵苏维埃的政权。

尽管由于客观形势的变化,毛泽东未能如期赴汝城领导湘南武装起义,而改在湘赣边举行秋收起义,由他起草的《湘南运动大纲》未能如期实施,但《湘南运动大纲》对湘南地区的党组织、农民协会以及农军影响深远,与1928年的湘南起义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可以说为湘南起义作了一定的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

领导建立中共桂东县委和县工农兵政府,支援湘南起义

湘南起义,从1928年1月12日智取宜章拉开序幕。

起义爆发后,势如破竹,发展迅速,很快席卷湘南大地。到了3月初,已建立了宜章、郴州、永兴、耒阳、资兴五县工农兵政府。3月16日—20日,中共湘南特委在永兴太平寺召开湘南工农兵代表大会,会上成立湘南苏维埃政府。

3月上旬,中共湘南特委派代表周鲁上井冈山,传达贯彻中央1927年11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决议和12月31日给湖南省委的指示。周鲁“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给毛泽东以‘开除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和‘撤销现任省委委员’的处分,错误地传达为‘开除党籍’;取消中共前敌委员会,成立单管军中党的机关、不能过问地方党的师委,以何挺颖为书记,毛泽东改任师长;命令工农革命军离开井冈山根据地,去支援湘南暴动”。

3月中旬,毛泽东率部下山。3月底,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到达桂东县沙田圩。在沙田万寿宫召开军队干部会,决定深入农村,发动群众,打土豪,搞分田试点。4月初,帮助成立中共桂东县委和县工农兵政府。

针对部队中存在的乱拿乱要群众财物等不良风气,毛泽东在桂东沙田圩对部队进行纪律教育,宣布和解释了工农革命军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从地理位置上看,桂东县位于湖南省东南边陲,郴州市东部。桂东建立的中共桂东县委和县工农兵政府位于桂东县沙田圩,在地点上,中共桂东县委和县工农兵政府完全位于湘南。毛泽东领导桂东县军民打土豪、分田地和开展桂东县苏维埃政权建设给了湘南起义部队极大支持和配合。从这个角度上讲,毛泽东也是湘南起义的参与者。

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

毛泽东同湘南起义部队有着深厚的阶级感情和战斗情谊。当湘南起义军处于危难时刻,毛泽东义无反顾,带领部队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

1928年3月间,刚刚结束混战的粤、湘、桂军阀便立刻勾结起来,对湘南起义的主力军和农军南北夹击,进行“协剿”。湘南起义部队面临战略转移。3月下旬,毛泽东得知朱德、陈毅率领的湘南起义部队遭到广东、湖南国民党军夹击,在湘南难以立足的情况后,便决定兵分两路赶往湘南,接应和掩护起义军撤退。一路由毛泽东亲自率领,向桂东、汝城方向前进;另一路由袁文才、何长工率领,向彭公庙和资兴方向前进。

4月24日前后,毛泽东率领担任后卫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在掩护湘南起义部队转移后返回宁冈砻市,同先期到达这里的朱德、陈毅率领的湘南起义一部分直属部队会合,毛泽东见到朱德时说:

【“这次湘赣两省国民党军竟没有整倒你们!”】

朱德感激地说:

【“我们转移得快,也全靠你们的掩护。”】

两军在井冈山胜利会师后,根据中共湘南特委决定,两支部队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红军第四军)。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改编为第二十八团;湘南宜章农军,改编为第二十九团。

6月30日,毛泽东在永新主持召开湘赣边界特委、红四军军委和永新县委联席会议,讨论巩固和发展根据地的各项工作。会上,湖南省委巡视员杜修经宣读了湖南省委给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指示信。指示信强调:“四军须集中力量向湘南发展”;“先解决永新之敌军,然后再杀出一条血路,向湘南资兴、耒阳、永兴、郴州发展”;还要求“毫不犹疑地立即执行”。会议经过讨论决定,红四军当时不宜去湘南,应继续留在湘赣边界,建设巩固的根据地,请求湖南省委重新考虑,把红四军留在井冈山。

7月,红四军分兵两路,迎击敌人对井冈山的第一次“会剿”。第二十八团和第二十九团打下酃县后,杜修经不顾永新联席会议决议,同第二十九团党代表龚楚在下面鼓动士兵群众闹着要回湘南。四军军委担心第二十九团单独回去孤军奋斗为敌所算,乃决定第二十八团同去湘南。陈毅将第二十九团出现的情况写信给毛泽东,毛泽东回信要求断然停止去湘南的行动。朱德召集士兵讲演,反复说服不要到湘南去。但杜修经乘力持异议的毛泽东、宛希先等远在永新工作的机会,以省委的名义,挑动第二十九团往湘南冒进。

7月24日,开往湘南的红军大队攻打郴州,先胜后败。遭到敌人反击后,第二十九团溃不成军。队伍一部分跑到广东乐昌被土匪胡凤璋消灭,一部分在郴宜失散,不知所终。第二十九团仅剩的百人并入第二十八团。

8月上旬,由于红四军远征湘南,赣敌乘虚攻占井冈山根据地边界的县城和平原地区。红四军第二十九团在湘南溃散和井冈山根据地遭受严重损失,史称“八月失败”。

8月13日,朱德、陈毅等率领第二十八团进抵桂东县沙田。于8月16日前后召开党员代表大会,认真总结了教训,严肃批评了把部队拉到湘南的错误,并请求湖南省委给杜修经处分。接着,召开士兵代表大会,朱德、陈毅在讲话中指出,此前不顾永新联席会议的决议,把部队拉到湘南是错误的。朱德宣布:只有重上井冈山才能保存和发展这支部队,才能扭转目前存在的被动局面。

8月中旬,毛泽东得知红军主力在湘南失败的消息后,立即率第三十一团第三营去湘南迎接红军大队回井冈山。在这次“八月失败”中,又是毛泽东出手,率部援助了湘南起义部队。

综上可见,从起草《湘南运动大纲》,为后来的湘南起义进行思想、组织上的准备和酝酿;到去湘南领导桂东县军民打土豪、分田地和开展桂东县苏维埃政权建设,并提出“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演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的纪律;再到掩护和帮助湘南起义部队转移,坚定不移地同“左”倾盲动主义做斗争,这几个方面足以表明,毛泽东为湘南起义作出了重要历史贡献。

【刘学民,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刘克明,原航天科工集团二院207所工程师。摘自《党的文献》2019年第2期】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