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美国华盛顿纪念塔内,为何立有文言文石碑?

2020-01-05 10:25:43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华盛顿纪念塔”是美国政府为纪念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诞辰100周年而建,于1848 年7 月4 日奠定第一块基石,历时36 年,到1884 年12 月才封顶。塔内墙壁镶嵌了来自美国各个州和世界上其他11个国家捐赠的193块石碑。

美国华盛顿纪念塔内,为何立有文言文石碑?

裘伟廷 文史博览

到过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都知道,该市的地标性建筑,也是世界上最高的石制建筑,就是坐落在国家广场中心的“华盛顿纪念塔”。华盛顿纪念塔也称华盛顿方尖碑,乃是一座全用纯白大理石建筑而成的尖塔,塔高169 米,远看如同一把刺向天空的利剑。纪念塔内部中空,共有898级台阶,可拾级而上,还设观光电梯,登至顶端可以从窗口俯瞰华府全景。据说,华盛顿特区有明文规定,市内的新建筑不得超过此纪念塔的高度。

华盛顿纪念塔

这座纪念塔是美国政府为纪念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诞辰100周年而建,于1848 年7 月4 日奠定第一块基石,历时36 年,到1884 年12 月才封顶。塔内墙壁镶嵌了来自美国各个州和世界上其他11个国家捐赠的193块石碑,上面分别刻有各种纪念华盛顿的文字或画像,旨在显示美国国父的广泛影响。其中,在塔的第10层(60多米高处)西壁上,镶嵌着一方奇特的花岗岩石碑。此碑周边刻有僧侣、游龙、武士及精致花纹,碑文用东方特有的方块汉字写成。

这块奇特的石碑,开始除了少数参观者看到过外,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直到1998 年6 月29 日,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在北京大学百年校庆发表演讲时,重提这一历史事件,以之作为“150 年前美中两国关系沟通的见证”,这块汉字碑才广为人知。

中文石碑上镌刻的内容

据称,华盛顿纪念塔上来自中国的石碑有两块,一块系居住在福建福州府的美国人士所赠,是英文石碑;另一块系浙江宁波府镌刻所赠,它也是华盛顿纪念塔上唯一一块中文石碑。该碑呈长方形,高1.6 米,宽1.2米,黑色直行文字,字体为正楷。落款时间为咸丰三年六月初七日,即公元1853年7月12日。

镶嵌在华盛顿纪念碑内的中文石碑

碑文内容来自清代福建巡抚徐继畬的《瀛寰志略》。文中称赞华盛顿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物,他为国家起事强过陈胜和吴广,创建疆土比曹操和刘备还英雄。他虽然拿起武器,开辟了万里江山,但并不自称帝王,也不传给子孙,而是创立选举制度,使天下为公,乃是古代圣贤尧舜禹那样清澈德行之体现者。他治理国家尊重好的风俗,不尚武功,这也和别国不一样。他气貌的雄伟超过常人,真正是杰出的人物!美利坚合众国建国成功,疆土万里,不设立王侯的称号,也不走世俗的道路,大家的事大家来讨论,开创了古今从来没有的新风气。在西洋历史人物中,谁能不认为华盛顿是最值得崇敬的人物呢!

由此可见,碑文作者对华盛顿极为钦佩。那么,这位徐继畬是怎样一个人呢?他为何如此称颂华盛顿?

徐继畲画像

徐继畬(1795—1873),山西五台县人,1826 年中进士。历任清政府翰林院编修、陕西江南两道监察御史、两广盐运使、福建布政使、福建巡抚等职,累官至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兼总管同文馆事务。在1842 年任福建布政使时,道光皇帝召见,命他办理厦门、福州两口的通商事宜。自此,他在繁忙的政务之余,多方接触欧美人士,了解近代世界的政治、经济、历史、地理等知识。从1844 年开始,他“披阅旧籍”“推敲考订”,用5年时间,数十易稿,1848年终于编写成《瀛寰志略》。

《瀛寰志略》是一部研究近代世界地理,进而探究世界历史、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的综合性著作。该著作打破了“天朝上国”一统天下的思想桎梏,介绍了欧美先进政治经济文化和多元文化的世界。其中,该书对美国的重视超过其他任何国家,特别介绍了华盛顿创立新国家等。不过,在雕刻碑文的1853年,徐继畬已被罢职,还归山西五台县故里,故对刻碑送碑的事一无所知。

徐继畬因碑文受到美国人褒奖

《瀛环志略》一出版,便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赵柏田在《帝国的迷津》中说:徐继畬“沿海期间写下的石破天惊之作《瀛寰志略》,把更多关心中国命运的知识分子的注意力引向外面的世界,比如曾国藩、董恂等中兴名臣从他的书中汲取了思想的资源,而后世的康、梁,更以此为起点构筑他们的维新思想”。不过,书中对西方世界的叙述和评论,也招致封建权贵的弹劾讨伐,被批“称颂夷人,献媚夷酋”。

1862年,美国传教士伯驾将碑文全文译成英文后发表,碑文遂在美国传播开来。碑文中徐继畬对华盛顿的赞誉,使美国朝野上下大受感动。而徐继畬境遇也因此有所变化,因为许多美国人认为,某种程度上,徐继畬是“因称颂我们伟大的首任总统而遭到放逐”,美国及各国在华官员多次向清政府问起他。同治三年(1864),在被罢职12年后,徐继畬以三品京堂供职于总理衙门,负责协办清廷外交事务,兼同文馆总管,美国及各国使节都对其礼遇有加。

据称,美国驻华代理公使卫三畏在1865 年11 月23 日给美国国务卿西沃德的信中,详细介绍了徐继畬,并说“徐对华盛顿的赞扬文字已经被刻在一块石碑上,而且十年前已从宁波送到华盛顿纪念碑”。这封信意义重大,它直接促成了美国政府对徐继畬的一次表彰活动。

1867 年10 月21 日,美国驻华公使蒲安臣在北京专门组织了一个盛大仪式,将一幅华盛顿画像赠送给徐继畬。据称,这幅画像是当时的美国总统安德鲁·约翰逊,为感谢徐继畬对华盛顿总统的赞扬,特地让国务卿西沃德请人按画家斯图尔特所作华盛顿肖像,复制一幅,作为官方礼物于1867年送给徐继畬(原作一直挂在白宫内阁会议室里)的。

1868 年3 月29 日,《纽约时报》以“美国在中国的影响”为题,报道了这一赠接仪式,盛赞《瀛寰志略》的作者是一位“伽利略式”的勇于探索真相的科学家。在第10版还全文登载了蒲安臣的致词和徐继畬的答辞。这也许是清代高级官员首次接受西方国家元首如此崇高的礼遇,而徐继畬也确实是受之无愧的。

由于郁郁不得志,徐继畬在受赠画像两年后的1869年黯然告老还乡,4年后的1873年辞别人世。

石碑由宁波镌刻和赠送

徐继畬写在《瀛环志略》上的这段内容怎么刻到了石碑上?而石碑又是怎么放到华盛顿纪念塔内的呢?

中外学者观看华盛顿纪念塔的徐继畬汉字碑铭

从碑文落款推断,这块中文碑是当时宁波的一批耶稣教徒请当地工匠镌刻,后作为送给华盛顿纪念塔的礼物。虽查遍了有关地方史籍并无此事的记录,但至少可以推断的是这与美国教会在宁波的传教活动有关。咸丰三年(1853)间,宁波涉外事务本应由宁绍台道管辖,不知何故由宁波府署名。现虽无文字可考,但究其原因,可能是与宁波在中外交流史上的特殊地位分不开的。

1843 年,美国耶稣教浸礼会医生玛高温首来宁波设医传教,并于次年在宁波设美领事署。美国长老会医生麦嘉缔来宁波不久便为首任领事。1851 年到达宁波的传教士丁韪良在宁波建立传教团,学习华文华语,设立“天道书院”;8年后他离开宁波去北京美国驻华公使馆当翻译,但仍挂名宁波20年之久。据不完全统计,1844—1850 年间,美国长老会派到宁波的传教士就有16 人,并以宁波为基地,逐渐向绍兴、湖州、金华等地发展。在这些可能人物里面,究竟是谁参与了这块石碑的策划呢?

文博专家徐建成考证说,这块石碑的来历跟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和他的中文教师张斯桂有关。据说,当美国政府向中国征集相关纪念物时,由于中国的封闭和国人视野之狭窄,竟无相关之物可赠送,美国政府颇为失望。迟至1851年,在华传教士知悉了征集之事。美国传教士丁韪良正在宁波传教,他的中文老师是宁波人张斯桂,而张斯桂与徐继畬是朋友,曾熟读《瀛寰志略》,认为书中对乔治·华盛顿之评论乃点睛之笔,适逢美国征集华盛顿纪念塔上的纪念物,于是,张斯桂通过与丁韪良的师生关系提出建议,在丁韪良和其他传教士运作下,购得上等石料,将《瀛寰志略》中几段称颂华盛顿的文字刻成碑文,以大清国浙江宁波府的名义,于1853年向筹建中的华盛顿纪念塔赠送。石碑于是漂洋过海,到了美国首都。

但在丁韪良留下的文字中,并没有关于此石碑的记述,故此说似乎缺乏材料的佐证。而在宁波的各种地方史籍中,也找不到张斯桂以及与此事有关的记录,因此尚未有确切答案。

北京大学沈弘则认为,这块中文石碑更可能是在美国传教医生玛高温提议下刻制的,并于1862年下半年他由中国返回美国参加内战时带到美国的。因为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处的档案材料中,至今保存着玛高温于1865年2月22日写给布伦特的一封信,信中写道:“我已经荣幸地将一块捐赠的花岗岩石碑送到了你们那个崇高而虔敬的纪念碑处,那块石碑是在我的提议下,由中国宁波美国传教使团的基督徒们所准备的。与石碑一起送来的还有英译的碑文,后者是关于声名显赫的华盛顿的一段颂词。”

宁波华美医院的创办者玛高温

那么这件事与宁波地方政府有关吗?有人提出,当时的宁波知府参与了刻石,他名叫毕承昭,据称上任不到一年。据前《宁波日报》总编辑何守先考证,这位宁波知府毕承昭,在“办完赠碑这件事后的九月就离任了”。考虑到一个地方官与西洋传教士串通一气,称颂夷人,献媚夷酋,很可能也是被罢官,只是不便声张,故称“离任”。如果此事属实,那么毕承昭为什么要那样做?他是基督徒吗?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也许他是徐继畬的门生?据称徐继畬的儿子是毕承昭的老师。

至于碑文运抵美国的时间,根据上文所述卫三畏在1865 年11 月23 日给美国国务卿西沃德的信中,说“徐对华盛顿的赞扬文字已经被刻在一块石碑上,而且十年前已从宁波送到华盛顿纪念碑”,由此判断该石碑应在1854—1855 年间运到美国。

不过由于缺乏确凿证据,华盛顿纪念塔的官方网站将这块石碑抵达美国的时间宽泛地定在1853年7月12日至1864年3月7日之间。这是因为直到1862年5月,这块石碑的碑文才由伯驾译成英语;而美国的国家纪念碑学会的期刊,则在1864年3月7日的一条消息中才首次提到由中国人捐赠的这块石碑。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孟话历史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