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 / 全球历史 / 正文

庚子120年:中美兴衰与“去中国化”

2020-04-28 11:00:42 作者: 大帅去伐柴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9世纪末,美国的工业生产总值已经超越英国,成为全球最大工业国。一战二战期间,美国本土几乎没有遭受战争,工业基础未受破坏。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使得美元成为国际结算货币,成为美国拿下世界主导权的基础。

庚子120年:中美兴衰与“去中国化”

作者:大帅去伐柴

1900年,庚子。干旱、燥热。

6月21日,慈禧向英、美、法、德等11国宣战。清廷的底气,来自于在京津地区的数十万义和团民。这些“神灵附体”、“刀枪不入”的勇士,抱着一桶桶能破洋人妖法的屎尿,冲向八国联军阵地。

大洋彼岸,通用电气成立了美国最早的工业实验室之一。

此后的100多年,是属于美国的。

19世纪末,美国的工业生产总值已经超越英国,成为全球最大工业国。一战二战期间,美国本土几乎没有遭受战争,工业基础未受破坏。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使得美元成为国际结算货币,成为美国拿下世界主导权的基础。

1945年,美国的钢铁、汽车、飞机、黄金等工业产量高居世界第一,GDP占了全球的一半。1916年,美国的铁路里程数达到40.6万公里,形成了几乎覆盖各个角落的基础物流网。而我国在2019年的铁路总里程数,是13.9万公里。金刚攀上的帝国大厦在1931年建成,这栋高达400多米的摩天大楼,从动工到正式开业,仅用了410天,这是那个时代基建狂魔的速度。

1930年代的纽约

军事、科技、工业实力的领先,催生出了新的科技大潮——信息技术革命。在此基础上,美国的第三产业爆发,经济一路向上。1969年,美国GDP首次突破万亿美元大关,达到10199亿美元,占全球的比重依旧高达38%。彼时,中国只有797亿美元,日本也仅有1722亿美元。后来,美国的GDP于1977年、1988年、2002年分别突破2万亿、5万亿和10万亿美元大关。2019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1万美元,占全球的四分之一。

美国人民的生活也因此水涨船高,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在1940年,每100户家庭拥有93辆汽车,汽车数量占全球汽车总量的78%。今天喜闻乐见的大家电洗衣机、冰箱等,在1970年代的美国,普及率已接近100%。

凭借着经济、军事霸权,美国成为了世界警察。普通美国人也目空一切,除了长期以来对自己白皮红脖子人种的莫名骄傲,更有对自己政治、经济制度的自信。

然而,随着中国加入WTO,进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对中国的围追堵截和遏制,已经逐渐成为美国两党上下的共识。除了固有的自信和意识形态,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美国东北的五大湖地区,因为有着便利的水运条件和丰富的矿产资源,成为美国重工业的中心。其中,底特律是世界汽车制造基地,匹兹堡则被称为钢铁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这里是美国的骄傲,创造了美国将近一半的经济总量和一半的产业工人就业。

然而从七八十年代开始,这些重工业走向衰败。大量工厂被废弃,昔日轰鸣的机器开始生锈,这片荣耀之地也有了另一个名字——铁锈带。

1987年5月1日,美联储理事会投票表决,同意批准三家控股银行——花旗集团、信孚银行以及J.P.摩根承销特定的债券。没想到,这一提议从一开始就受到“美联储历史上最伟大的主席”沃尔克的反对。因为他很清楚,这项决定意味着金融监管的放松和混业时代的到来。但反对没有什么卵用,投票结果说明了一切,沃尔克辞职。

此后,小个子的“经济沙皇”格林斯潘在让全球资本市场都竖起耳朵的同时,也让美联储的政策目标逐渐偏离了单纯的维持币价稳定,转向了赤字、就业等政府指标,并开启了长达30年的降息大通道。

随着60年代发展起来的信息技术革命的不断演进,半导体、PC和互联网等让信息高效、远距离处理和共享成为可能。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低廉的人力和资源成本,成为吸引资本投资建厂的主因。于是,美国产业链的分布开始遍布全球,制造业开始外移,跨国公司开始涌现。第一波是日本,第二波是亚洲四小龙,第三波是中国。

金融化、信息化和跨国公司不断推进贸易全球化。而美国凭借美元的强势地位,不断向全球输出货币。实际上,美国是在出口美元,而不是商品。如此一来,美国必然在贸易中处于逆差。不过,由于国力强盛,外国赚取的外汇很大程度上通过购买美元资产再次回流美国,这也是美国能够维持宽松的基础。

这是一个看似美好的闭环。但背后,却带来了两个深层次问题。

一是低息催生出大量金融相关的服务产业,刺激了信贷和债务,使得杠杆越来越大。先是本世纪初的美国居民住房信贷消费,产生了次贷危机。紧接着,美国企业通过“借债回购”的方式使得每股盈利虚增幅度达到30%左右。虚增的盈利推升了股价,提升了资本利得和财富效应,促进了消费,并吸引更多资金入市,进一步推升股价。这样便成就了过去十年的美股大牛市。

二是美国的制造业大量外移,国内逐渐空心化。2001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为28.3%,到了2017年,这一数字快速下降到16.7%。与之对应的是,中国从2004年的8.7%快速上升至2017年的27.1%。201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

4、

中美制造业增加值变迁

从2001到2019年,美国至少有100000家制造业工厂迁往他国,近500万的就业岗位流失海外。产业工人由于国籍等限制,没法跟随产业转移到全球,因此大量工人失去饭碗。铁锈带便是制造业外移的重灾区。好在,在低息的信贷环境下,美国消费旺盛。这些下岗的工人,则被第三产业吸纳,成为售货员、送货员。

劳动力出不了国,资本则越过国界,在全球配置,赚取利润。2016年,苹果在爱尔兰成立了无国籍实体,从而避税高达146亿美元。狗血的是,爱尔兰为了“招商引资”,这笔欠税款,还不收。

全球化和美元的强势让跨国公司在美国享受廉价的美元和高股价带来的分红,在中国享受廉价的劳动力,同时还享受各国像爱尔兰一样低廉友好的资本税,赚的钵满盆满。最终的结果,就是贫富差距拉大,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在美国,大公司的CEO薪酬与普通工人工资的比率,从1965年的20:1上升到2014年的300:1,从1978-2013年,美国CEO的薪酬增加了937%,而普通工人的工资仅仅增加了10.2%。从整个社会结构看,最富有的10%人群拥有全部资本的70%,而最顶部的1%的人群更是拥有这些资产的一半。腰部的40%的人群拥有全部资本的大约25%,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房产。剩下50%的底部人群,只拥有全部资本的5%。这不是健康的纺锤形,也不是我们常见的金字塔形,而是一个倒置的漏斗。这个大漏斗,漏掉的是生活保障和希望。

2019年5月23日美联储发布的抽样调查显示,在遇到紧急意外情况需要支出400美元时,有39%的被调查者无法以现金、储蓄或者信用卡的方式进行支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最近美国给民众直接撒1200美元,只是想让这底层的近4成人挺过3个月。

富人收入的暴增也没有带来税收的增加。随着避税体系的完善,来自富人的税务征收近十几年来正逐渐减少。加州大学一项关于美国超级富豪课税负担的新研究发现:2018年,美国400个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比美国底层50%家庭的24.2%还低了一个百分点。

5、

2018年美国前400个富有家庭和底层50%家庭的税率

对跨国企业和富人征税的缩减,影响到了政府的财政收入。2018年,曾经占据美国联邦税收总额近乎半壁江山的公司税收已经下跌到不足10%,规模仅为1407亿美元。而教育、医疗等政府公共服务开始不断萎缩,使得底层民众怨声载道。

为了维持基本盘,美国两党更是希望用“低利率、高负债”来维持福利。结果,造就了目前高达4.6%赤字率的庞大政府债务。2019年美国公共债务仅利息支出就达创纪录的5910亿美元,占GDP比例达到3%,超过15年全年的预算赤字。

老牌制造业基地的铁锈带情况只能更差。如今这里的经济总量比重已经下降至25%左右。曾经荣耀的中产工人失去工作,难以养家糊口。这也是为什么在电影《美国工厂》中,代顿市的工人在最初得到福耀玻璃的工作时,心存感激。

这一切,成为了民粹主义滋生的温床。当人们听到“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优先”的声音,昨日重现。

于是,这些摇摆州,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2020年的新冠疫情,如同一根突如其来的稻草,让美国的问题暴露无余。制造业空心化、贫富差距巨大、社会杠杆高企,让诸多公司和民众失去了抵御风险的能力。

萧条之下,各国都会成为一个个被封禁的囚徒。以前的全球化共识,只会被“短视”的“囚徒困境”博弈所取代。在疫情击穿国外的心理底线时,把锅甩给中国,转移矛盾,是必然选择。

于是在欧美不少国家,都已有不同程度的排华。联合国秘书长强调疫情后会彻查疫情来源,美、英、澳、德、法、印等国政客要向中国索赔。美、日政府甚至要求本国企业撤离中国。更不用说川普一而再再而三的把病毒冠上“中国”的前缀。

“去中国化”在中短期,都将成为一个主流趋势。但真正的“去中国化”,不在于国外,而在于自己。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

中国突飞猛进的40年,有两个重要节点:一个是改革开放,一个是加入世贸。无一不是拥抱世界、顺应全球化。然而,即便是快速的发展、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和商品贸易国,在中短期内仍无法改变一个现实——大而不强。

中国工业拥有39个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但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前几天指出,全球制造业分为四级梯队: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主要是一些新兴国家,包括中国;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包括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非洲、拉美等国。

在科技领域,虽然近年的科技投入逐年增高,但中国目前的研发活动主要侧重于试验发展阶段,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投入比例合计仅16%。而美国则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领域相对投入更多资源,合计占比达到36%。从2011年,中国的申请专利数已经全球第一,但授权转化率偏低。公司、高校、个人与职称、评奖相挂钩的功利型专利大量存在,真正的技术保护和和转化作用并不显著。

在金融领域,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3月22日说,外资持股占A股流通市值4%不到,算下来占总市值不超过3%。同时,2019年末,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规模约合2027.9亿美元,占全球官方外汇储备资产的1.89%,美元则超过60%。而在国际支付市场中,人民币的占有比例大致也只有1.6-1.9%之间,与之相对的是我国GDP占全球16%的巨大体量。金融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低,又变相为“去中国化”提供了便利。

这些数字,都在告诉我们,我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发展中国家。认清自己的现状和过去,才知道如何拥抱世界和未来。

而在疫情期间,伴随着美国的甩锅,“中国拯救世界”、“中国是全球资本避风港”;更有甚者,宣扬中国与世界脱钩,凭借国内市场、自力更生等等声音,扶摇直上、不绝于耳。这和百年前用道符蒙蔽双眼的义和团无异。

尾声

在八国联军占领紫禁城后的四年,一位小个子的男孩出生在四川省广安县协兴乡牌坊村。1920年,他到达法国,开始了勤工俭学生涯。在钢铁厂轧钢、在巴黎运河边扎花的他切身感受着资本主义国家的种种,也思考着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

后来,在经历了起起伏伏后,他告诉我们:“和平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中国的最大战略。”“不为自己树立对立面,越发展越谦虚。”

2020年,庚子。干燥、寒冷。

新冠病毒肆虐,经济衰退,民粹主义盛行,去全球化,新的世界秩序正在酝酿。还请牢记这位老人的嘱托: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决不当头、有所作为。

参考文献:

[1] Ray.Dalio, “Our Biggest Economic, Social and Political Issue”, 2017.10.23.[2] Federal Reserve Board issues Report on theEconomic Well-Being of U.S. Households,2019.5.23.[3]徐驰、张文宇,《“逆全球化”的沙盘推演:雷声大 雨点小》,李迅雷金融与投资,2020年4月14日[4]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孟话历史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